第30章他是小跟班

發佈時間: 2023-01-07 15:18:17
A+ A- 關燈 聽書

“嘿嘿,你真厲害,一猜就准,賣了三十幾個,行了,你幫我背著,我請你吃砂鍋刀削麵。”餓了,餓得前胸貼後背,她現在的眼睛裏都是吃的,這一說,彷彿熱汽騰騰的砂鍋已經擺在了面前了似的。

肩膀上一沉,眼看著藍景伊不拿他當外人似的使喚著,江君越冷聲道:“藍景伊,是我雇傭你還是你雇傭我,自己背著。”說著,就勢的就要把那裝著小飾品的袋子放在她肩上。

“喂,你是男人呀,就幫我背今晚一晚,明兒不用你來,我自己就成了。”她笑嘻嘻的,終於找到了自己的價值,她是可以賺錢的,她再不是陸文濤藏在樓中樓裏的那個金絲雀了,不過,地攤這玩意很不保險,有一天沒一天的,明天一早,她要去找工作,那才是長久之計。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被她一句‘你是男人’說著,江君越只好把那個袋子從背著改成提著的,不然,可惜了他身上這上萬塊的行頭,總也要穿個整天吧。

藍景伊的眼睛很快瞄準了街邊的一個砂鍋地攤,臨時的小攤位,人行道上擺著小桌子小椅子,已經過了用晚飯的時間,人不是特別多,可也不少,藍景伊走到了攤位前,看著那一溜食材,歡快的點了自己的,再轉身向江君越道,“喂,你也點呀,別客氣。”反正是他的錢,他不吃可是他傻。

“這個……怎麼點?”從小到大,雖然去過騷動那樣的地方鬼混過,但是,這樣室外的小地攤上的東西,他可從來也沒吃過,今晚上,他跟著藍景伊當小跟班算是什麼都見識到了,好在,超墨一直戴著,不然,被人抓拍到他堂堂江氏的總裁先生在馬路邊吃地攤,他的臉便丟盡了。

“呃,這個也不會?笨蛋……”藍景伊一戮他的腦門,“很簡單,打底點三樣七塊錢,然後,加一樣加一塊錢,點吧。”

“哦。”江君越瞄了瞄她才點的那一份,只三樣,一樣都不多,他卻是不会的,一口氣點了七八種,這才作罷,隨她坐到了小桌子前,桌子太矮,他的腿太長了,坐在那小凳子上根本就是活受罪,才想要言語,藍景伊又站了起來,拿了一個空盤子撿了一盤子香菜端過來放在小桌上,“嗯,這個是送的,一會兒你多吃點,不够咱再去盛。”

江君越沒說話,而是摸了一根烟出來點燃了,狠狠的吸了一口,才慢條斯理的道:“藍景伊,你老公是不是以前虐待你虐待狠了?”所以,吃個砂鍋也是精打細算的,連送的東西都不浪費。

“喂,別提他了成不成,我跟他,離婚了。”藍景伊原本歡快的面部表情在江君越提起陸文濤的時候一下子黯了下來,甚至一點也沒有去奇怪江君越怎麼會知道陸文濤和她的關係,是了,那天她太出名了,他想要不知道都難吧。

“真離了?”江君越挑了挑眉,一張俊臉在煙霧的掩映下倏的靠近了藍景伊的,在距離她的臉只剩下兩公分左右才停了下來,男Xing的氣息混合著烟草的味道縈繞在藍景伊的鼻息間,她輕輕一點頭,“以後,別再跟我提他,否則,我跟你急。”那是一場惡夢,即便是不愁吃不愁穿不愁睡覺的地方,可是,她一天也沒有開心過,而且,那場婚姻還影響了她去找工作,一起畢業的同學都工作那麼久了,她呢,卻是荒廢了自己的學業,大學學的那點子東西,都快忘記了。

剛好面來了,熱汽騰騰的擺在兩個人的面前,他的料多她的料少,她悶悶的吃著,頭不抬眼不睜的只對付著她手下的面,但是,那微垂著在容顏卻洩露了她心底裏的殤,吃了一半,她低低的,也是輕聲的道:“那晚,對不起。”說到底,那晚也是她利用了他,所以,再見,她想,她多少也該補償他一下的。

之所以跟著他跑出來而不是留在洛啟江那裡,原因就是她想跟他說上這一句。

那天晚上,她終於如願以償的離了婚,卻也囙此而錯失了她的第一次,卻,連怪對面男人的理由都沒有,所以,重新得回自由的她談不上開心也說不下難過,只是還要活著,要去面對人生的一個又一個的艱難罷了。

“哪天晚上?”江君越夾了一筷子面,哪壺不開提哪壺的裝不知道的說道。

“我能離婚,謝謝你。”

果然,她承認了,果然,就如他手下所查到的那樣,她是為了離婚才製造了那一晚的‘風情萬種’的,好在,她承認了,不然,他還真想著要好好的‘回報回報’她的,不過,想到那晚上她得到的也失去的,他又笑了,“又是謝又是道歉的,藍景伊,來點實在點的吧。”從來處`子的市場價都挺高的,稍微有點姿色的少說也要給個上三千的,但是,這女人沒要錢,半分也沒要,她又一次讓他刮目相看了。

“嗯,我給你煮飯洗衣一個月,怎麼樣?”她都要當他的老媽子了,這樣的誠意總夠了吧。

江君越真想伸手摸摸她的腦袋是不是發燒了,她越來越讓他大開眼界了,“哧溜”的吸進口中一筷子面,他爽快的道:“行,就從今晚開始。”其實不用想,他這附近就有一幢自己的小公寓,只是,很久都沒有去過了。

藍景伊沒坑聲,欠債還錢,欠人情還人情,還清了,以後走到哪裡都可以昂首挺胸了,吃完了砂鍋抬頭,江君越砂鍋裏的面根本沒動多少,“喂,你怎麼吃那麼慢?”她累了,明天一早要趕去人才市場找工作,所以,她得早點回去休息一下。

“哪裡慢了,我吃完了。”江君越站起來,他有潔癖,雖然刀削麵很好吃,可是,他一想到旁邊那個看起來油糊糊的盛著清湯的大鍋,就沒胃口了。

“真浪費。”藍景伊伸手按著江君越坐下去,“你真不吃了?”

聽著她很疑惑的嗓音,他淡聲道:“嗯,飽了,走吧。”

“那我吃吧,別浪費了。”移過去了他的砂鍋,她真的不会的大口大口的三下五除二的解决了他的那份砂鍋,讓他徹底看了一個傻眼,甚至於忘記封锁她吃他剩下的了,等她吃完了抹著嘴的時候,他才想到,她剛剛這樣的吃他的,是不是可以理解為她甚至不在意吃他的口水呢?

藍景伊似乎也是後知後覺的從他的眼神裏讀到了然後想到了什麼,所以,付了錢扯著他撒腿就跑,“走了啦,快帶我去你的窩,我困了。”

夜色暗了下來,那暗黑讓藍景伊這才多少自在了一些,江君越還是兩手插在褲子口袋裏,不疾不徐的走在暗夜的馬路上,有種靜謐的氛圍襲上他的心頭,他突然間發現,他好象有很久很久都沒有這樣的與一個女人壓過馬路了。

夜市不遠的一個社區,江君越引著她走到社區門口的時候停住了,因為,社區是封閉式管理的,沒門卡,進不去,他只好繞到了一旁的警衛室,“麻煩幫我開一下門。”

那原本正坐著玩手機的警衛抬頭瞟了一眼江君越,隨即帶著點興奮的道:“你是江先生是不是?”

“嗯,是我。”

“呵呵,你都好久沒來過了呢,來,我給你開門。”警衛真的替他開了社區的小角門,江君越禮貌的一笑,“謝謝你。”

“回來住就好,不然,房子空了多浪費呀。”警衛邊說邊瞟了一眼江君越身後的藍景伊,想要說什麼,卻又頓住了,只是溫和的笑了笑,便繼續的低頭盯看著他手中的手機了。

藍景伊很彆扭的跟在江君越的身後,一邊走一邊小聲的嘟囔著,“以後,還是住自己的窩比較好,別人的再大再奢華,可,總不是你的,小傾傾,你姓江呀?”

“嗯。”他悶應了一聲,脚步也加快了些,居然,不想告訴她他的名字,他喜歡被一個女人跟著的時候那女人想著的不是他的錢他的人,而只是,一份從天而降般的依賴和信任。

乘著電梯到了頂樓的小公寓門前,江君越彎身蹲在了門邊,手伸到了門底下輕輕一摸,果然,那鑰匙還在,他拿出來“哢嗒”一聲開了鎖,一室的孤寂就在眸中,眸光瞟進了小公寓,脚步有些沉,他輕聲的對身後的藍景伊道:“進來吧。”

一房一廳一廚一衛,少許的灰塵告訴藍景伊,他是真的有些日子沒回了,可是江君越知道,他已經有至少兩年沒回這裡了,若不是那個每個月來打掃一次的鐘點工,只怕,灰塵還更多。

兩年了,怎麼也沒有想到會是在這樣的情况下回來的,他站定在客廳中央,望著門側的鞋架怔怔的出神,眼睛,一眼不眨。

那樣的目光也吸引了藍景伊,她看過去,鞋架上,一雙藍色格子男拖,一雙粉色格子女拖,兩雙托鞋並排的排在那裡,親密的就象兩個戀人一樣,甜蜜而溫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