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8章偷了一個香

發佈時間: 2023-01-07 16:27:08
A+ A- 關燈 聽書

身影掩在帳蓬內裡,只有眼角的餘光還落在那個男人的身上,他已經掛斷了手機,此時正轉過身朝著她走來。

天要亮了。

他要走了。

只不知,他要給她一個什麼藉口離開。

可不管什麼藉口,這一刻她的心都是痛的。

腳步聲越來越近,藍景伊悄然躺下,靜靜的闔上眼睛,努力讓自己什麼也不去想,卻,忍不住的還是想像著江君越和尹晴柔在一起時卿卿我我的畫面,於他們來說那是溫馨,於她來說就是刺目刺心。

他來了。

已經彎身進了帳蓬。

狹小的空間裏,那抹熟悉的男Xing氣息香噬著藍景伊所有的神經,若不是剛剛親耳聽到他說要回去陪著尹晴柔,這一刻她一定會一轉身就膩歪的靠到他的身上去。

大手落了下來,輕拍著她的臉,“伊伊……”他輕輕叫,帶著微微的急切。

這是要叫醒她帶他下山吧。

他要走了。

腦子裏全都是昨晚上他們一起的畫面,他吃烤串時的樣子,還有兩個人滾在一起的畫面,一場場,這一刻竟都成了記憶。

“伊伊,醒醒……”

彷彿被吵到了,藍景伊借勢的翻了個身,强忍下眸間的潮意,仰首睜開了眼睛,迷朦的看著面前的男人,“傾傾,幾點了?”還是叫傾傾吧,他原本也不是她真正的老公,那個證,到底還沒扯呢。

“三點多了,天要亮了,我們下山,好不好?”

天還黑著呢。

“天亮再下山不好嗎?我困。”她轉身,一付還想睡的模樣,原諒她,她就是想到知道他會給她一個什麼藉口回去T市見尹晴柔。

不管是不是有點小女人,她就是要試出來。

“江氏出了點事情,我得趕回去處理一下,不然,就會出大亂子的。”江君越輕握住了藍景伊的小手,這山裡夜冷,他只想跟她多說說話讓她清醒些,不然一會兒出去帳蓬外很容易感冒,而且,他說得也沒錯,他回去不止是要去處理尹晴柔的事情,江君亮惹下的那個人是時候出來了。

若他猜的沒錯,明天公司的周年慶那人一定會出場的。

“哦?公司怎麼了?”

“等你回去就知道了,不過,你放心,有老公我在,我會先回去處理好的,嗯,你陪晴姨和沁沁壯壯在這裡多留幾天,好好玩一玩,這的空氣好,讓孩子們也享受享受。”

聽他有條不紊的說著藉口和對她與孩子們的安排,她笑了,笑靨如花,“好,老公安排的這樣合情合理,為妻我只好遵命了,可是,老公要記得我不在的日子要想我喲。”軟軟的起身,兩手條臂攀在了他的脖子上,黑暗中,他的俊顏並不十分清晰,可這樣看著依然讓人賞心悅目,許是沒想到她會對他如此的主動,他的頭俯了下來就要吻住她。

藍景伊卻倏的一閃,手指落在他薄薄的唇上,“留著回去吧。”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想到尹晴柔,她彆扭了,不想他吻她,一下也不行。

江君越唇角微彎,微微的笑意帶著幾許的柔和,“好,能不能走?要不要爺背你?”

“不必,你下山吧,我還想再睡會兒,届時讓季唯雪來接我就好了。”身子一僵,她現在只想逃離有他的世界。

有些事,不知才好,可偏偏她剛剛就是醒了,也就是聽到了。

“不行,你怕蛇,這山上蛇多。”

“可帳蓬周圍不會有蛇的,你不是做了防護措施了嗎?這裡好睡,我還困著呢。”說著,她打了一個哈欠,他要回去見尹晴柔,她才不想送他。

她做不到那麼的大度。

“也好,夜裡我加了炭,炭火還燃著,暫時這裡是安全的,我這就讓季唯雪上山,不出半個小時,她就到了。”

“好。”聽他說話,已經為她做了所有的細緻的安排,可,這些安排的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他要馬上離開,喉頭一哽,只這一字,她就再不說話,閉上了眼睛,只想睡去。

卻,又哪裡還能睡得著。

“那我走了,乖,很快蔣翰就會送你們回去,好好吃飯,好好睡覺,讓我放心,好嗎?”她閉上眼睛的瞬間,他到底還是一俯首就在她的臉頰上偷了一個香,輕輕的,卻讓她的身子一個悸動,“好。”

“走了。”

這兩個字尾音一落,他的身子就抽離了她的,那抹男Xing氣息也繞到了帳蓬口,然後,離去。

他的人,終還是走了。

藍景伊靜靜的躺著,這小小的一隅昨夜裏他還與她癡纏著,怎麼也要不够她,可是此刻,天已經變了。

瀑布的水聲清幽悅耳,如今聽著再也不是燥聲了,她喜歡。

他走了很遠了吧。

是她自己要留的,可是當他真的把她一個人拋在這裡的時候,她心裡真的很不痛快。

他心中,最重的那個人也許是她,可不過只比其它的人多出那麼一丁點而已。

她若是他心中的最重,又怎麼會放心把她留在這山裡呢?

呵,其實什麼都是假的。

她才不是他的最美。

藍景伊再也躺不下了,爬起來,光著腳丫就鑽出了帳蓬,果然,烤爐裏的炭火在燃著,只看著那火光都能感覺到一股熱汽。

他昨晚沒睡嗎?

她累極的睡去時,他到底都做了什麼?

徐徐的走到炭火前,低頭看著那微微的火光發呆,這山裡已經沒了他的踪影,她跑出來也不必送他了。

真黑。

她有些後悔了。

很怕。

明明是一樣的位置一樣的風景,可他在的時候,她就一點也不怕,他前脚一走,原本美好的景致瞬間就有些陰森了一般,讓她微微的恐慌了。

她蹲下身,抱著膝再看了一眼下山的方向,黑漆漆的一片中什麼也看不清。

他真的走了。

撿了一根木棒挑著那炭火,繼續的看著時,眼淚忽而就流了出來,小溪流一樣沿著臉頰悄然滑落,滑進唇角,鹹澀一片。

不看了。

看了他也走了。

真的就那麼的狠心,說走就走,都不會回頭再來看看她。

想著,眼淚多的讓她再也看不清眼前的任何了,手抹了一下眼睛,這一抹,眼淚居然越加的汹湧了。

“臭傾傾,你是壞人,大壞蛋,混帳王八蛋。”手拈了一根草,狠狠的絞著,絞著草葉的汁液粘在手上,很不舒服,“大壞蛋,大壞蛋,大壞蛋……”翻來覆去的,她一直低低的罵著那男人。

忽而,腰上一緊,一條有力的臂膀倏的一帶,“罵誰呢?罵傾傾呢?”

藍景伊倏的回頭,不相信的看著身後正摟著她的男人,“你……你沒走?”

“走了呀,不過,又回來了。”

“不對,我根本沒聽到腳步聲,你壓根就沒走。”想著才自己哀怨的樣子他一定全都盡收了眼底,她小臉紅了。

“真走了,不放心就又回來了,果然,你哭了。”他低低說著,絮絮的聲音中突然間一股强光便射到了她的臉上,這壞蛋居然開了手電筒,此時正照著她,“呵,這臉花的,小花貓一樣,沁沁和壯壯都不及你此刻悲壯,來,擦擦。”他手指擦著她眼角的淚,“這麼大的人了,居然還哭鼻子,藍景伊,你羞不羞。”

“不羞,誰讓你剛剛撇下我了。”想著,還是委屈,她嘟著小嘴不樂意的狠剜了他一眼。

“呃,要帶你一起下山的,誰知你不願意,好啦,現在一起下山吧。”拉著她站起來,“又光腳丫,再有一次,藍景伊你信不信我可以讓你三天三夜都下不了床,這樣,也免了你穿鞋子的痛苦了。”

聽到他的威脅論,她頓時臉更紅了,甩開他的手就沖進了帳蓬,一顆心亂得不行,他沒走,居然還在等她,這樣的猝不及防的驚喜打亂了她所有的心神。

藍景伊覺得自己越來越堪不透這男人了,要說這是驚喜吧,確實有點那個效果,可是除了驚喜之外呢,那可就是她才有的哀怨了。

罵他大壞蛋絕對沒罵錯。

穿妥了衣服,再穿鞋子,月光把他的影子投射進來,影影綽綽中透著一份溫馨的美。

“這裡怎麼辦?”烤爐裏的炭還沒滅呢,兩個人用過的東西都還在,不收拾就走,總覺得是打擾了這樣幽靜的山野。

“已經打了招呼,會有人來收拾的,來,我們下山。”

乘著夜色,他牽著她的手,小心翼翼的帶著她下山,一股酒味始終漫在鼻間,他帶了雄黃酒,所以即便是天還黑著,可她都不怕蛇了。

手電筒的光映著這森林裏也不恐怖了,相反的,隔外的優美。

再是怨著他要回去見尹晴柔,可他到底還是與她一起下山了,想到這個,她的心溫暖了幾許。

“傾傾,我昨晚做夢了,我夢見爸爸了,你說,爸爸是不是要出現了?”

“嗯,就快出現了。”

“真的嗎?”江君越這人,從來不亂說話的,他若說了,那便是有五成的可能。

“嗯,小心。”正說話間,他大手一帶,帶著她就靠在了他的懷裡,她這才發現脚下踩了一個小石子,剛剛差點摔倒了,好在他的動作够快,她才免遭一場小劫難,“傾傾,謝謝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