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7章叫聲老公我聽聽

發佈時間: 2023-01-07 16:26:41
A+ A- 關燈 聽書

她烤他吃。

大爺的樣子很欠扁。

可,又理所當然般。

“要是有酒就好了,居然忘了這碴口。”江君越略略遺憾的說道。

到底,他還是說走嘴了,果然是早就有預謀的。

“望了酒沒關係,別忘了你的雪妹妹就好了。”

“自然不會忘。”他輕輕笑,吃著骨肉相連,噴噴香,不得不說藍景伊烤串的手法不錯。

“切。”她白了他一眼,然後,低頭看了看爐子上的烤串,江君越這厮喜歡吃炭烤秋刀魚,嗯,眼看著其它的已經烤好了,不焦不嫩,火候剛剛好,灑了些辣椒粉,這些她吃,也該輪到她歇一下吃點了,不然只聞味不吃那多折磨人呀,除了烤魚全都收在了一旁的盤子裏,爐子上就只剩了烤魚。

江君越吃得很快,吃完了伸手就要拿她才放在盤子裏的烤串,藍景伊眼疾手快一挪盤子,“這些是我的,你的魚在上面,等會,兩分鐘左右就能吃了,不要告訴我兩分鐘你也等不了吧?”

“好吧。”江君越帶著點哀怨的瞟了她一眼,他一直吃,她一直烤,也是該讓她吃些了。

藍景伊卻不守著那魚了,而是轉身端了盤子坐到了帳蓬邊,那位置距離江君越有點遠,遠點好,省得他搶她的東西吃。

“喂,魚不用看著嗎?”其實中午在餐廳裏藍景伊走了之後他真沒吃多少東西,也就是說一整天都沒吃什麼,所以雖然剛才吃了些,他根本還沒飽,一個大男人,自然有男人的食量,再加上藍景伊烤得香,看著那條魚,他覺得是時候吃了。

“都說了,再等一會,烤透了才香,懂不?”

藍景伊已經開動了,兩個人終於換了比特,之前是他吃著她看著,現在是她吃著他看著,那種感覺果然很爽。

夜色醉人。

星星眨著眼睛,這山裡的星星和月亮較之山外的似乎特別的亮。

雖然覺得這是在自欺欺人,畢竟這世上的月亮只有一個,星星也是走到哪裡都是固定的那些,可她還是看著比別處看著的敞亮。

“喂,好了吧?”

“嗯,差不多了,你吃吧。”藍景伊吃著烤玉米,真香呀,她灑下的料都是她喜歡的,她喜歡孜然放越多越好。

江君越這才放下了身段,起身去叉了那條魚來,借著炭火的光線看下去,頓時,一張俊臉黑透了,“喂,好象糊了。”

“不可能的,我有准,你吃吧。”藍景伊十分篤定的說道。

江君越這才吹了吹魚,張嘴咬了下去。

“好燙。”這是第一下的感覺。

隨即,嚼到了嘴裡之後,他的表情便變了,古怪的抬起頭來看著藍景伊。

“不好吃?不會的,烤魚最香了,又香又脆。”藍景伊繼續舒坦的吃著自己盤子裏的,全是她愛吃的,她還特意灑了辣椒,很好吃。

江君越咧了咧嘴,似乎苦極,焦透了的東西入口大抵都是苦的,藍景伊以為他會吐了扔了,可是沒想到,他居然又繼續吃起來,“老婆烤的不錯,嗯,一會再烤一條。”望瞭望一邊還沒放爐子上的新鮮烤料,他只能期待她下一條不要烤糊了,下一條他自己也看著點吧。

藍景伊眨眨眼睛,看看他再看看他,還在吃。

明明是他手裡的食物不可口,可為什麼吃著吃著吃不下的卻變成了她呢?

藍景伊到底還是將手裡吃了一半的烤辣腸放在了盤子裏,再撿了一串骨肉相連起身沖到了江君越的身前,一把搶下他吃了少半的烤魚,“換骨肉相連吃吧。”

“行,老婆說怎樣就怎樣。”江君越也不拆穿她,還真的接過去吃了起來,讓藍景伊倒是不好意思了。

“嘶”,可才吃了一口,江君越的唇角就抽搐了起來,整個表情都痛苦了,“好辣,你到底放了多少辣椒粉。”

“咳……”低咳了一聲,藍景伊訕笑,“一時急,忘了你不吃辣了,好吧,我給你烤麵包吃。”烤麵包省事,放在上面烤熱了就成,甜的,她沒打算給他灑調料,江君越這才臉色恢復正常,“有勞老婆了。”

邊吃邊烤,好在她手法已經熟練了,想著本是要整他來著,結果,又心軟了,她可真是沒用。

一頓燒烤,是藍景伊吃得最爽的一次,管够。

月圓星稀時,蟲鳴啁啾,忙活了半天的藍景伊疲乏的鑽進了小帳蓬,小天地很小,仰頭就能透過頭頂的透明薄膜看到夜空,那是一種很新奇的感受,長了這麼大,第一次可以這樣從容的睡在野外,正享受著這一刻的時間靜好,脖子上一熱,男人的唇溫溫潤潤的落下來,輕輕的吻著,帶著輕顫,“伊伊……”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嗯。”

“這山裡真好。”只有他們兩個人,聽著彼此的心跳,似乎這個世界只剩下他們兩個了一般,她的世界裏是他,他的世界裏是她。

那種感覺說不出的美好。

他的唇開始上移,在她的唇上蹭著吮著含著,軟軟的,帶著一股女人香,這夜雖然有點遺憾沒讓人送酒來,可是有女人在,還是讓人迷醉。

藍景伊再要避已經來不及了。

耳朵裏是帳蓬外時而傳來的動物的低叫聲,卻滿透著寂靜,讓她不自覺的沉浸在男人才製造出來的氣氛裏,“老婆,叫聲老公我聽聽……”

似乎,從大婚,她還真沒叫過他老公,可是這稱呼,只一想,就有點佑人,他想聽。

聽她叫他老公的聲音。

絕對比這山間傳來的任何聲音都動聽。

他磁Xing的嗓音透著一絲Xing感,讓她心尖一顫,可唇張了又張,那聲‘老公’她怎麼也叫不出口。

“傾傾……”這兩字蔔一出口,雖然親切,可是江君越還是皺了皺眉頭。

“叫不叫?”他咬著她的唇,不輕不重,撩起一股微癢,讓她難受著。

“傾傾……啊……”他啃咬的力道把的心勾到了嗓子眼,不上不下的,難受著。

“叫老公。”他在啃咬中強調。

藍景伊到底沒拗過他的執著,再不叫她就要窒息了,“老公……”終於叫出了聲,可結果卻是被淹沒在他的吻中,他只聽到了一聲呢喃,半點也不清楚。

不過這聲呢喃足够讓他微移開了唇瓣,“嗯,再叫一聲。”

“誰說我才叫了?”他一移唇,她立刻翻臉不認人了,老公怎麼聽怎麼肉麻,她叫不出來。

“不叫是不是?”淡弱的星光月色下,他修長的手瞬間就落在了她的胳膊窩下,指尖搔著她的肋骨,引得藍景伊失聲大笑,“哈哈……哈哈哈……”

身子在小小的帳篷裏滾來滾去,卻怎麼也躲不過男人的魔手。

她笑得再也忍不住了,只覺得五臟六腑都隨著笑而顫動了起來,有點疼。

“快叫老公。”江君越下手卻一點都不軟,動作越來越快越來越精准的落在她最怕癢的地方。

藍景伊真的要告饒了,“傾傾,好傾傾,饒了我吧。”再笑,她要吐血了。

“老公和傾傾都是兩個字,叫聲老公有那麼難嗎?”江君越不依,非要她叫的樣子。

“哈哈……”她大笑著,眼淚都笑了出來,再被他搔下去,她非瘋了不可,叫吧,叫了不死人的,一邊笑著一邊下著决心,好半天,她終於彆扭著叫出了口,“老公……”

一聲出口,江君越頓時就醉了。

原本還在搔癢的手頓時就轉移了陣地,一把攥住藍景伊的小細腰,恨不得把她嵌入自己的身體裏,“老婆……”回應了一聲,清亮而悅耳,這一聲,讓藍景伊的眼睛頓時就潮了。

她跟他,到底經歷了有多少呢?

從相識到如今,不知走過了多少的風風雨雨,她孩子都給他生了,可是兩個人的關係也僅限於有了一場不受法律保護的婚禮,法律意義上,她還不是他的妻。

可是,能走到這一步,她真的知足,真的開心了。

“老公……”許是第一聲叫出了口,第二聲就自然多了,“老公……”第三聲隨即又出,聲聲都軟了江君越的心。

夜色溫柔,他醉在她的世界裏,在帳蓬窄小的空間裏帶著她滾來滾去,那一晚,彷彿怎麼也無法饜足般的不停的折騰著她,各種各樣的姿勢全都用了,他還是樂此不疲,在一聲聲老婆的佑導下,她終是也回應了她一聲聲的老公。

那一晚,她不知叫了他多少次老公。

反正,一開了口,就再也叫不停。

不知過了多久,就在低低的蟲鳴聲中,藍景伊累極的睡了過去。

帳蓬裏多了男人,便特別的暖。

她窩在他的胸口,嗅著他的氣息,心裡只覺踏實。

夜,依然深沉著。

低低的窸窸窣窣的聲音似乎就在耳邊。

藍景伊下意識的就醒了,迷糊的睜著惺忪的睡眼,手下也意識的往旁邊一探。

可,男人不在。

她激欞坐起,意識回籠的瞬間就想到了她還是在山裡。

才要叫傾傾,忽而,帳蓬外傳來了那個男人的低低的聲音,“好,我馬上趕過去,告訴晴柔,我立刻去看她。”

一聲晴柔,把藍景伊所有的困意都消了去。

她,醒透了。

而他,要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