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3章居然這麼巧

發佈時間: 2023-01-07 16:25:28
A+ A- 關燈 聽書

藍景伊低頭看下去,這山裡的風景實在是美,迷宮一般。

然,也就是這迷宮一樣的地形讓人很容易走進去出不來,就象是八封陣一樣,無論你怎麼繞都好象在原地繞來繞去似的。

咬了咬唇,藍景伊這才不甘願的道:“好吧,你叫吧。”小册子裏說得很嚇人,她若是真不請嚮導,若是真有什麼閃失,那後悔的不是自己?她可不能拿自己和江君越的生命開玩笑。

江君越這便按照小册子上的電話號碼打了起來,很快那邊就說會派個嚮導過來,請他和藍景伊原處等著。

小橋流水,小橋就是最好找的標誌物,放下了電話,她依然還坐在他的大腿上,“這下,可以放開我了吧,不然,一會兒來人了。”

“總得走上個幾分鐘,沒那麼快的。”鎖骨上有傷,可是他的手臂卻是靈活的狠,輕輕一轉,便轉過了她的頭,就在藍景伊暈暈的呼吸著他身上的男Xing氣息時,男人一雙薄唇已經落了下來,她想推他,又怕一不小心觸到了他的傷處,就那麼一愣神的功夫,男人得手了。

柔軟的唇輕貼上了她的,卻不急於功城掠地,而是輕輕輕輕的摩梭著,那一下下撩著她的心尖尖顫了又顫,聽見他輕吻中的呢喃,“真想就在這裡吃了你。”

她瞬間身體一抖,才要說話,他的舌輕巧的就鑽入了她的口中,唇吮著她的,把她才要出口的話語頓時淹沒在了吻中,“嗚……嗚……”

舌尖輕桃著她的,帶引著一股股的電流自他的身上傳到了她的身上,他的氣息,他的味道,她很快就醉了。

好在,他的手很安份,只是輕扣著她的腰,除了讓她動彈不得,並沒有什麼其它野蠻的動作。

初時,她還因著這是在野外而有些放不開,可是漸漸的,他的手他的舌他的吻,讓她不知不覺中就迷失了自己,順著他的吻而吻,順著他的舌而舞,直到氧氣的即將殆盡,他才緩緩移開了唇舌,微側開的俊顏在樹影下顯得有些朦朧,明明離得是這樣的近,她卻還是覺得看不清楚,“傾傾……”

“以後不許隨便離開我的視線,嗯?”剛剛知曉她一個人進山來,他唬了一跳。

“好。”

“這才乖。”他輕拍了拍她的小臉,“人來了。”

她這才聽到一串腳步聲,若不是他提醒,她根本就沒聽見,起了身,兩個人一起站在小溪邊,才要轉頭,身後一道熟悉的聲音就飄了過來,“江先生江家後,原來你們在這裡,讓我好找。”

呃,居然是那位會煮美食的美女‘廚娘’。

“小姐也想進山?”藍景伊先於江君越開了口,她不喜歡這女孩,一個嚮導做電燈泡就足够了,再加一個,那光度會不會灼人的眼?

“是的呀,我跟你們一起進山。”美女脚步加快,幾步就到了他們兩個的面前。

真是騷包,那對兇器少說也有D,藍景伊想著自己的C,頭有些痛,她沒人惹眼。

不行,不能被一個不自重的要倒貼的女人打敗,江君越認識她的時候她也是C,那時滿世界也大把的D,他不是也只選了她?

輕輕一笑,“這山裡一個人走很危險,你男朋友同意?”

“哦,這是我的工作,我家人自然是同意了,我還沒有男朋友,獨身中。”女孩小酒窩一起,笑得隔外的燦爛。

“工作?什麼工作?”藍景伊問,倒是一旁的江君越始終沒有說話,只是,他雖不言語,但是那眼神卻是落在女孩的身上的,讓藍景伊恨不得剜了他的眼。

“嚮導呀,我是這裡的嚮導,剛剛中心那邊打電話說江先生和江家後要進山,便讓我來了。”

“你熟悉這山裡的地形?”藍景伊詫異了。

“自然,不然也不是嚮導了。”

“你有證件嗎?”藍景伊不相信了,哪裡有這麼能耐,這女孩不止是會煮飯炒飯還會爬山看地形?這樣一個嬌滴滴的大美女,她不信了。

再說了,這世上能有這麼巧的事情?

怎麼來了這地方,她和江君越到哪兒,這女孩都跟著到哪兒呢?

而且,還有理有據。

“江家後擔心的是,以前我帶客人的時候他們也是不相信呢,這進山可不是開玩笑的事情,不可能讓不懂地形的人做嚮導的,那可是玩命的事情。”嗲裏嗲氣的說著的時候,女孩的小手便從身上的背包裏摸出了一張卡片遞給藍景伊,“江家後看看,照片都是我的,如假包換。”

藍景伊瞟了一眼,還是接了過來,她怎麼也不相信這女孩會是嚮導,太年輕漂亮了。

季唯雪。

嚮導證上的名字。

很好聽的名字。

“靚女姓季?”帶著一絲微微的詫異,一直不說話的江君越開口了。

季唯雪秀眉一挑,“江先生有問題?”

“沒問題,不過我媽媽以前有一個閨蜜也姓季,不由就對你這姓氏覺得親近了。”

“是呀,你媽媽那閨蜜叫什麼名字?這可是我的本家,說不定就真的認識呢。”季唯雪面色不變,微笑的說道,只是,握著背包帶的手下意識的緊了一下,就那一下,絕對沒有逃過江君越的眼睛。

“呵,那位阿姨出國很久都沒有聯系了,不說也罷,既然旅遊中心安排了季小姐做我們的嚮導,那,可以出發了。”

“傾傾……”藍景伊沒想到江君越跟人家論起了家常來,好象還要搭上一層關係似的,頓時心裡那種彆扭的感覺更濃了。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走吧。”大手牽起了她的小手,帶著她走在前面,倒是把季唯雪給丟在了身後。

藍景伊有些糊塗,一時摸不清這男人到底是啥意思,可是身後多了一個電燈泡,她也不好這個時候問了。

空寂的山間,隱約可見人影,來這裡旅遊的人不多,可是來的人一定是消費能力很强的,因為這裡沒有飯店,只有渡假別墅,那豪華的別墅比起五星級的總統套房都不差分毫,若不是有錢階級,普通人來不起這樣的地方來消費的。

“蘭花……”才進了山間,一朵漂亮的蘭花就開在了路邊,這裡的山間真好,半點人為破壞的痕迹也沒有,絕對原始森林的感覺,拿了手機就開始拍照,她好喜歡這蘭花。

見她喜歡,江君越微微歎息了一聲道:“早知道你要進山,我拿相機來了,手機拍照的效果不好。”

藍景伊想起露營車裏拿下來的那只单眼也是有些遺憾,大眼睛一瞪,“江君越,你這是在怪我心血來潮要進山嗎?”

“不是可惜嗎。”呵呵一笑,江君越往後退了一步,他是怕自己成了她相機中的一景,蘭花很美,還是不要染上塵世間的顏色。

“嘭”,卻不想這一退,不偏不倚,一下子撞在了季唯雪的身上,“啊”,吃痛喊了一嗓,引得藍景伊倏的回頭,正好江君越也轉過了身,條件反射的就彎下身扶住了季唯雪差點倒地的纖美身形,“報歉,沒看到你過來。”說著這話的時候,江君越的眉頭微微皺了一下,他聽力一向好,可是剛剛季唯雪走過來的腳步聲他居然沒注意到,可見她的脚步有多輕了。

不動聲色的看著季唯雪,她柔軟的嬌軀彷彿失重般的靠在他的身上,這一下,他的眉皺的更深了,手一推一送,再扶住她的腰,讓她不至於再度摔倒也不至於再貼在自己的身上,江君越這才微舒了一口氣。

“江先生,是我不好,沒防著你會後退,謝謝你,若不是你扶我,我一準摔倒了。”

江君越的手早在季唯雪站穩的時候就鬆開了,隨後,身形一側,便站在了藍景伊的身側,“不謝,走吧。”淡淡瞥了一眼季唯雪,江君越再度牽起藍景伊的手便要朝前走去。

不想,身後的季唯雪急急道:“等一等,江先生,我才急著上前是想給你相機的,我帶了,单眼的,拍照效果很不錯,可以拿我這個相機重新拍幾張,留著收藏很不錯的。”

“哦?”江君越再度站住,此時的季唯雪真的從背包裏摸出了一架單反相機來,黑眸微眨了一下,他淡淡笑開,“行,那恭敬不如從命,我和景伊就先用著了。”他伸手就要去接。

一旁,藍景伊不願意了,她是真的不喜歡這個季唯雪,美雖美,可美的有點妖有點豔,再總是找藉口來靠近她男人,她更不舒服了,手一扯他的袖子,“不用了,我不過拍著玩而已,也不是要參加什麼攝影展,再者,拿著那麼重的相機我身體吃不消。”

“江家後可以讓江先生給你拍的喲。”季唯雪依舊笑,那笑容看起來明妹如花,端的是惹人眼球,都說伸手不打笑臉人,再加上她是這旅遊中心配過來的嚮導,本來就是來服務她和江君越的,提供相機也是理所應當的,一時間,她還真沒有拒絕的理由了。

就這麼一遲疑的功夫,那架單反相機便悄然落在了江君越的手中,“江先生拿穩了,我撒手了。”拿著相機的小手落在江君越的掌中,那畫面,特別的刺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