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2章幸福來得太快

發佈時間: 2023-01-07 16:25:07
A+ A- 關燈 聽書

彆扭,除了彆扭還是彆扭,連她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麼,反正,她就是看著這女孩很特別,似乎人家來這裡就是為了江君越似的。

一種天生的敵意讓她揚眉睨了女孩一眼,隨即站了起來,“我吃飽了,我去看看沁沁壯壯。”說著,大步的就朝著別墅的玻璃大門走去。

“江家後,你再吃些吧,你吃得真少。”女孩嗲裏嗲氣的聲音在身後響起,讓她的眉頭越來越皺,“真飽了,謝謝。”

出了別墅,忍著不回頭看餐廳裏的那一男一女,藍景伊便去了別墅園子裏的遊樂場,也是這時才發現這別墅四周的景致清幽,依山傍水,絕對是一處休閒的好所在。

“媽媽……”

“媽……”兩小人第一時間就發現她的身影了,人在迷宮裏朝她揮舞著小手,叫她快些去呢。

藍景伊很快就到了,兩孩子玩著,藍晴坐在一邊看著,看起來氣色還不錯,讓藍景伊松了一口氣,“媽,你去補個眠,我看著兩個小搗蛋。”

“我不困,閑著也是閑著,我看著就好,這山野間的景致不錯,保姆都出去遊玩去了,你和君越也一起去吧,媽老胳膊老腿,不想爬山了,在這裡就好。”經歷了昨天,藍晴又恢復了以往對江君越的態度,從前在她眼裡,江君越這個女婿可比女兒好多了。

可這會兒,藍景伊又犯老毛病了,下意識的回頭瞄了一眼玻璃門的方向,江君越還沒有吃完吧,守著那麼一個嬌滴滴的大美女,他是巴不得吃得慢些再慢些,這樣才能飽了眼福。

是的,就是這個時候,她腦子裏全都是江君越看著那女孩時的眼神,似乎,真的飽含了一些什麼東西。

越想,越是這樣的。

怪不得醒過來他沒有加足馬力的再來一次‘晨練’呢,原來,他早就想著下樓去看美女了。

是的,就是這樣。

越來越篤定的想法,藍景伊的心裡頓時塞了。

“媽,小陳和蔣翰他們一起走的嗎?”

“蔣翰沒去,小陳他們三個去的,有導遊,你放心吧。”

“哪來的導遊?”

“這邊旅遊渡假村給介紹的,說是這山裡太大,風景雖美,但進去了一旦迷了路就糟糕了,所以,每隊進山的人都有當地的嚮導跟著。”

藍景伊想想這樣也對,這樣才安全。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她想一個人走走,那男人吃個飯都吃那麼半天,她自己到處逛逛也是應該的,就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嗎?

她也可以一個人的。

或者遇上個帥哥美男也不錯。

“媽,我出去逛逛。”她說著,起身就要走開。

“去吧,別走遠了,君越找不到你就不好了。”

“知道了。”他樂不思蜀呢,平常用餐一向很快的他今個卻磨蹭起來了,這麼久還沒吃完呢。

快步的出了別墅,她也不知怎麼了,反正,從昨晚到現在她就心塞,那種患得患失的感覺讓她也覺得自己很不正常。

可,第六感就是給她一種很不好的感覺,似乎,最近要有什麼事情發生了一樣。

也許是幸福來得太快,讓她總覺得不真實吧。

山間的景色果然美不勝收,沒走多遠,就遇見了小橋,流水如瀑布般沿著橋墩傾瀉而下,水珠四濺,讓她不由自主就想到了昨晚,小臉頓時湧上緋紅。

靜靜的坐在溪邊的石頭上,一株樹影掩住了陽光,水中,有遊魚歡快的遊過,慢慢的,藍景伊的心情平復了些許。

就在這時,身後傳來了一道熟悉的手機鈴聲,是江君越的手機,他來了。

藍景伊沒動,還是坐在那裡,端看他能不能找到她,她是坐在一叢灌木叢後的,她知道從他手機響起的那個位置看不見她的。

“蔣翰,什麼事?”身後,江君越已經接了起來。

真不是故意要偷聽的,但是,他接電話她剛好可以聽得見。

“情况怎麼樣?”

“……”

“通知醫院,人必須給我搶救過來,否則我讓它關門歇業。”低低的吼聲,帶著一些憂慮。

“……”

“我先不回去了,你讓人安排好處理好,有事發短信,就這樣吧。”

有人出事了嗎?

似乎還很嚴重,不然不用搶救吧,藍景伊忽而就想到他受槍傷的那時候,也是很嚴重,那時,她每天都在擔心他的煎熬中,如今想來,那時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折磨。

那出事的人是誰?

一定是跟他有關的人,還是極為重要的人,不然,蔣翰不會打給他的。

因為,小事情蔣翰自己也能處理,除非必要,不必事事都來徵詢他的意見。

“伊伊?”掛斷了手機,江君越開始喊起了她的名字。

藍景伊沒動,懶懶的靠在身後的樹幹上,繼續的看著小溪裏的遊魚,悠然愜意。

“伊伊,你媽說你往這個方向走了,你快出來。”

她聽見了他的腳步聲,卻是往相反的方向去了。

嗯,就讓他找一找她,緊張他一下也好。

腳步聲依舊,不疾不徐,讓她只是聽著也彷彿嗅到了他的氣息似的。

可只要一想到才在餐廳裏他和那個漂亮女孩間的眉來眼去,藍景伊就不想動了,依然坐在頑石上。

“哎呀……”突然,不遠處傳來一聲驚呼,像是出了什麼意外,藍景伊頓時條件反射的站了起來,“傾傾,怎麼了?”

可當站起,當看到十幾米外的男人頎長的身形如標杆般筆挺的立在那裡時,藍景伊才知道上當了,還以為他摔倒了,卻不想他根本沒事,好端端站在那呢,“蹭”的坐回去,卻再也沒辦法藏住了。

視野裏的遊魚再也不悠哉了,那個男人的腳步聲越來越近,最後,停留在她的身側,修長的身影倒映在碧波輕蕩的水面上,端就是一幅畫,朦朦朧朧中讓她下意識的想像著他妖孽的樣子,頓時心漏跳了半拍。

他不動。

她亦也不動。

到如今她才知男人食色,女人也如是。

這樣的一刻,藍景伊覺得呼吸的聲音都大了好多似的,突然間就有些刺耳,屏著呼吸,手指撚著才摘來的野草,微微的使力,讓指節一節節泛白。

忽而,眼前溪水裏的影子一晃,還不等她反應過來,肩膀已經被一條有力的臂膀擁住,讓她的頭迫不得已的靠在了男人的腰腹上,“好玩不?”三個字,他淡清清的就打破了兩個人之間的沉寂。

“什麼?”恍惚間,一不留神,她就下意識的應了他。

“捉迷藏。”

“你才捉迷藏呢,滾。”伸手就去推他。

“嘶……”一聲輕嘶,擁著她肩膀的手略略松了下,隨即,他的聲音鑽進了她的耳鼓裏,“打是親罵是愛,老婆你這是在向我表明心迹呢,不過,一點也不矜持。”

“去,大白天的,這可是室外,你少動手動腳的。”又推了他一下,再歪頭白了他一眼,江君越沒正經的時候看起來特別的痞,那股子邪邪的味道就象是罌粟,惹人看著都上癮,可,這男人是屬於她的,只不過,現在還不在法律保護之內,想到這個,她的心又有點不舒服了。

“我手沒動脚也沒動,倒是你,小手一直在動,老天爺也知道你不對,所以不許你推開我。”

他說得她頓時噎了一下,這世上,能這樣大言不慚的把白的說成黑的,黑的說成白的,江君越若排第二,就沒人敢排第一了。

“快起開。”

“不。”

他拗了起來,突的手一拉,猝不及防的就拉起了她,然後就勢的就坐在她才坐著的頑石上,扯著她就坐在了他的大腿上,“輕點靠喲,傷口疼著呢。”

“那你還吃魚,那可是海鮮。”想著那美女端到桌上的小鹹魚她就氣悶。

“不鮮了,鹹的呢,淹了好久了。”

“淹製品對身體也不好。”

“偶爾吃一下無礙,嗯,再說了,小鹹魚配稀飯很對口。”

這話倒是真的,剛用餐的時候是早餐午餐的一併都有的,他們兩個起得晚,自然而然的就都吃了稀飯,“我不管,傷口沒好俐落之前,你不許再吃了。”

“行。”

不想,他很痛快的就答應了,倒是讓她一下子不知接下去說什麼好了。

“嗯,對為夫的我還有沒有什麼要求?”

她很想說以後見到年輕的姑娘要避得遠遠的,可是隨即一想,這世上的年輕姑娘太多了,即便他避著,那些不自重的女孩也會倒貼上來的,算了,他若是那樣的說也沒用,不是那樣的說了就是添睹,乾脆直接轉移了話題,“傾傾,這裡的空氣真好,我們進山看看?”

“好,我叫上嚮導我們這就進山。”

“不用了吧?”她詫異,實在是不喜歡他們的二人世界裏突然間多出來一個不相干的不認識的人。

“不行,這山裡的地形真的很複雜,若是沒有嚮導只怕你進得去就出不來了。”

“真有這樣兇險?”

江君越隨手往褲子口袋裏一掏,便將一個精美的小册子放在了她的手心,“嗯,你自己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