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0章你幫我洗

發佈時間: 2023-01-07 16:24:32
A+ A- 關燈 聽書

“嗯,我也覺得爸爸還活著,媽,到時候你見了爸爸,可不許不理我和孩子喲。”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瞧你說的,你可是媽***親生女兒呢。”

“那傾傾呢?”藍景伊狀似隨意的問道。

藍晴的身子頓時一僵,其實只要一想到是賀之玲推了穆錦山落海讓她十九年都見不到丈夫,她還是怨恨著賀之玲的,可她很快就反應了過來,“他是他,他媽是他媽,不過,你是我的女兒,不許吃裡扒外喲。”

“知道了,媽媽真好。”藍景伊放下了沁沁壯壯,伸手從藍晴的身後抱住了她的腰,這一刻,看著媽媽,看著江君越,她徹底的放下了心結。

看來,不管結得多緊的結,只要用心了,努力了,總會解開的。

露營車繼續行駛,天越來越黑了,昏昏沉沉中,藍景伊摟著怎麼也不肯去另一輛露營車的沁沁壯壯睡著了,藍晴也歪在椅子上睡了。

車廂內一片肅靜,江君越頎長的身形坐在小桌前,面前依然是那臺筆記型電腦,他目光始終不離電腦荧幕,時不時的眉頭輕蹙,江氏的情况現在很微妙,之前只知道江君亮架空了公司,可在他架空的同時,他已經做了必要的佈署,所以要恢復江氏只需要個把月的時間絕對沒問題,但是眼下的情况是,江君亮之前拿到的股份現在都歸在了另一個人的手裡,可那個人,他至今查不出是誰。

如此的神秘,如此的强大,强大到到現在他都沒有辦法查出那個人的半點頭緒來。

那天江君亮被帶走之後,他以為江君亮背後的那個人一定會浮出水面了,可是,居然就在警車駛去局子裏的路上出了車禍,江君亮莫名其妙的就不見了,至今去向不明。

那就象是一枚定時Zha彈,隨時都有引爆的可能,就因為這個,二叔和二嬸都沒有來參加他的婚禮,本是同根生,卻不想終是落得這樣如仇人股的關係結局。

電腦裏的資料江君越已經不知道看過多少次了,還是沒有半點線索。

露營車停下來的時候,已經是淩晨了,車廂裏只聞淺淺的呼吸聲,孩子們和藍景伊藍晴睡得正酣,那邊蔣翰停穩了車,回頭看向江君越,“江總,你看……”

“你和小陳還有保姆先去休息吧,這裡,我留下就好。”眸光悠然掃過藍景伊和一雙兒女,他的臉上流露出憐愛的神情,不想叫醒他們。

蔣翰遲疑了一下,“你一個人……”

“不礙事,去吧。”他揮了揮手,蔣翰和小陳昨夜和今夜連夜開車,雖然白天的時候他們去林子裏時曾經補了會眠,可到底時間短,根本不可能補足,他不是資本家,不能連人家的睡眠也剝削了。

蔣翰這才走了。

車廂裏只亮了一盞小燈,更加幽靜。

電腦右下角開著的QQ突然閃爍起來。

有人要加他的QQ。

江君越看了一眼對方的資料,是個陌生的女Xing,按理說只要是正常的男人都會在好奇心的驅駛下加為好友的,他卻連猶豫都沒有,直接就點了拒絕。

江氏的事情千頭萬緒,他實在是沒有時間把精力浪費在聊天上,那是空虛之人喜歡的玩意。

可他才拒絕,那邊又開始加他了。

江君越揉了揉額頭,對於那些不諳世事的小女孩他是真的沒興趣,索Xing就點了永久拒絕,這樣,女孩就再沒辦法加他了。

QQ終於不閃了,他繼續看著電腦中的檔案。

可,不過是兩分鐘後,QQ又閃了。

這次,是一個新號碼。

提示的消息顯示:“帥哥,為毛不加我?我只是想找個朋友聊聊天說說話,就很普通的朋友那種,我又不會在這虛擬的網上强了你,再者,你一個大男人怕毛?”

直接。

大膽。

大有他不加,她就不罷手的意思。

江君越的腦子裏只閃過了兩個字:無聊。

這次,他直接把QQ改成了拒加陌生人的狀態,至此,這一晚他的QQ除了手下人發過來資訊以外,再沒有閃過。

夜微凉。

柔軟的毯子蓋在身上,藍景伊睡得香沉,可是睡夢中不由自主的就往一旁貼去,卻,沒有觸碰到她以為會有的那個熱源,引她下意識的翻了個身,隨即恍惚的睜開了眼睛,“傾傾……”嚶嚀醒來,昏暗的光影中那男人就如雕像般的坐在椅子上,很專注的在研究著什麼。

“傾傾,幾點了?”看過了他再看到了身邊的小人,她迷糊的問道。

“一點多了。”

“車停了?”

“嗯。”

“那你怎麼不去睡?公司的事兒很忙嗎?”揉著眼睛爬起來,這次她很乖的穿上了拖鞋才下床走到他身邊,說話的聲音也是極低,生怕吵醒了媽媽和沁沁壯壯。

江君越淡然轉身,一張臉上平靜無波,“不忙,不過是閑著打發無聊的時間罷了,既然你醒了,就叫醒媽媽抱著沁沁壯壯,我們下車吧。”

“好。”藍景伊打了一個哈欠,還沒睡飽,想著江君越一直沒睡,她心疼了,急忙叫醒藍晴,母女兩個整理了一下東西,一人抱一個,與江君越一起下了露營車。

停車場一側是一幢別墅,三層,江君越把沁沁壯壯和藍晴安頓在了二層的一個房間裏,再指著對面道:“保姆睡在那間,有什麼事叫她們。”

藍景伊囧,扯了扯江君越的衣角,“孩子們還是跟我們睡吧,媽媽這兩天都沒睡好。”

“我傷口感染了,需要你重新上藥包紮一下,還是讓媽媽帶著孩子吧,我怕萬一醒了,你抽不開手。”

看著他如此的離不開藍景伊,藍晴心底裏五味雜阿,卻沒有反對,“景伊,君越的傷要緊,你趕緊去給他處理一下,孩子們我帶著,你放心吧。”

這個時候藍景伊再說什麼都不妥當了,只好隨了江君越上了三樓。

寬敞的臥室和衛生間,四處打量著,原本還有些困乏的藍景伊早就因著這番折騰醒透了,半點睡意都沒有,她想洗澡,不過想著江君越的傷,還是覺得先替他處理了才好,指著一張椅子道:“快坐下,我幫你處理一下,好去洗個澡。”一天不洗澡,就粘膩膩的難受。

“我也要洗,不如,洗過了再上藥?”江君越唇角微彎,臉上是一抹大灰狼般的笑意,讓藍景伊不由打了個寒顫,“喂,我不要了,我困。”昨晚在露營車上他就沒少折騰,這男人,怎的精力這樣充沛,還是,他真是餓了很久?所以要連番的吃幾次才能飽?

忽而,就想起了他與尹晴柔在一起的日子,頓時覺得空氣的味道都變了,“別告訴我你一直為我守身如玉來著,鬼才信呢。”

“你不是鬼,是老婆,所以,必須要信,嗯,多試幾次你就知道你的信任絕對沒錯啦。”某男大言不慚臉不紅心不跳大大方方的說道。

藍景伊很無言。

“我去洗澡了。”她懶著理他,抬腿不就往洗手間走去。

“我也去。”不疾不徐的跟在她後頭,“我自己來很不安全,傷口怕水怕感染,若是感染了麻煩的還是你,所以,還是你幫我比較妥當。”

聽他淡悠悠的說過,那一句怕水怕感染,讓她頓時就不知要如何拒絕了,“昨晚還不够?”車上呢,他居然玩很時尚的車中震動,只要一回想起,她覺得她明天會不好意思見蔣翰的,她的臉皮可沒有他的厚。

“二十八天一個人的日子,你說要多少天才能補回來?”

聽他隨口說出這個時間,她粗略的算了一下,從他出國到昨晚,還真的有二十八天了。

敢情他是要把那二十八天的寂寞全都補回來?

藍景伊一咬牙,“你找姓尹的去,那會是他陪著你的,對吧?”身子一閃,人便閃進了洗手間,轉身,小心認真仔細的上了鎖,再擰了擰,檢查了又檢查,確定外面那個人絕對打不開之後,這才轉身脫了衣服,擰開了蓮蓬頭,也是這會子,她後悔了。

尹晴柔的帳還沒算清呢,她就因著他帶給她的一個又一個的驚喜而投降了。

淋著水,舒服的閉上眼睛,累了一天疲乏至極的時候,最美的事情就是洗個熱水澡,然後,美美的睡上一覺。

水聲淅瀝,她愜意的淋著水,正想著出去後要怎麼擺脫那男人時,忽而,一股與之前的熱汽絕對不符的冷絲絲的氣息悄然至身前,“誰?”條件反射的睜開眼睛,藍景伊頓時懵了,不過這次她沒捂下麵也沒捂上面,捂了也沒用,他已經看過了,再說,這之前都不知道被看過多少次了,“你怎麼進來的?”

“開鎖。”淡清清一笑,他已經關上了浴室的門,轉而揚起一隻手,手上一串鑰匙嘩啦啦的響著,“這別墅的每道鎖雖然都可以反鎖,不過,我只要有一把萬能鑰匙就好了,無論你怎麼反鎖,都能打開。”

“給我看看。”她伸手就去搶,他卻身子一歪避過了,“幫我洗了澡我就教你用,這樣,你不虧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