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瞠目結舌

發佈時間: 2023-01-07 15:18:09
A+ A- 關燈 聽書

“嘿嘿,贏了兩把。”藍景伊臭美的笑道。

“不錯,繼續。”

“不玩了。”一旁,孟峻峰一把扔了手裡的牌,“洛哥放水,分明就是想讓小美女贏呢,再輸,一會兒我只能穿著褲衩走了。”

“好呀好呀,那我們也不玩了。”藍景伊立刻拉開了抽屜,將那些錢一古腦的拿出來,迅速的疊整齊,扯著江君越就走,“走吧走吧。”自古贏錢的從來不能隨便先說不玩的,現在,輸家自動的說不玩了,白讓小傾傾贏了這麼好幾千,藍景伊樂得合不擾嘴,自然是想跟他趕緊的逃了。

“喂,別走……別走呀……”洛啟江在那吼著,本想拿藍景伊將江君越一軍的,但是現在,居然一個沒留神藍景伊和江君越就一起跑了。

喘著粗氣停在那社區外的馬路邊上,藍景伊手拄著膝蓋,臉上猶自還帶著興奮的意味,可,不過是幾秒鐘,她就站了起來,伸手一拍江君越的肩膀,“喂,小傾傾,你有了這筆錢,以後,別跟著那猛男厮混了,男人還是靠自己的好,可以拿這些錢擺個地攤什麼的,我幫你,怎麼樣?”從那豪宅裏跑出來,滿目的陽光讓她終於可以消除心底裏的那抹不自在,大大方方的跟這男人說話了。

江君越的手插進了褲袋裏,眼睛瞄著社區裏那輛停在草坪前的超眩的黑色寶馬,他的唇角抽搐了一下,隨即,慢條斯理的道:“在哪擺?擺什麼貨好?”

“你願意了?”藍景伊一臉的興奮,這樣才對,這樣才是自謀出路的典範,被人包氧錢再多,可是,賺那樣的錢總是……總是……

其實,剛剛他贏了那麼多的錢一定是坐在他上家的猛男給他放了N多次的水,那猛男還真是為了博小傾傾這個‘紅顏’一笑而不惜輸個血本無歸呀,見他不回應,藍景伊的好奇心又來了,她眨著一雙眼睛,真的是萬分好奇的道:“小傾傾,你陪洛哥一夜,他給你多少呀?”聽說這些有的是明碼標價的,有的純粹是要看金主的喜好的,那猛男那麼有錢,一定給他不少吧。

從之前的唇角抽搐到此刻的瞠目結舌,江君越足足盯看著藍景伊有五秒鐘,然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刷”的擁過她的肩膀,同時,一隻手緊扣在她的腰上,第一次有女人跟他在一起不是為了他的錢而只是單純的想要說服他象個男人,腦海裏回想起那一晚與她的纏`綿歡`愛,他的心不由得泛起了絲絲的漣漪,他看著她的眼睛,薄唇輕輕的落了下去,灼熱的吻頃刻間席捲了藍景伊所有的神經……

不是第一次吻她,卻彷彿每一次都是第一次一樣,江君越的舌輕巧的就鑽進了藍景伊的口中,也沒有回應,她只是青澀的停在那裡,也或者,她根本不知道怎麼回應,只是任由著他的探入和予取予求。

良久,當感受到氧氣就快要消失殆盡了,江君越這才徐徐的移開了唇,手還扣在她的腰上,伸手攔了一輛計程車,跳上去,很從容很認真的道:“走吧,進貨去,晚上擺地攤,嗯,你說要進什麼貨?”

“你真的願意了?”藍景伊忘記要去呵斥才被他吻著的事兒了,只驚喜著他才出口的話,擺個地攤,賺點小錢,暫時緩解一下她現在的囊中羞澀,不然,她連吃飯睡覺都成問題了。

“嗯,不過,我只管出錢和收錢,其它的,不管。”

“你的意思是都交給我來管?”藍景伊順騰摸瓜,特別的期待這樣了。

“嗯。”隨口應了一聲,江君越已經將在洛啟江那裡贏的錢全都一古腦的塞到了藍景伊的口袋裏,她好象特別缺錢,看見錢眼睛都藍了一樣。

“好呀好呀,我幫你,我也不要你的報酬,只要你供我吃飯睡覺就成,小傾傾,你的窩在哪兒?”

江君越挑了挑眉,“窩?”他一下子沒反應過來這一字是什麼意思。

“喂,就是你住哪呀?我沒地方住,我幫你賺錢,晚上,我住你那兒。”

身都失了,她跟他矯情什麼呢?

現在,吃喝拉撒才是人生大事,這些解决不了她連活著都成問題,又豈能去期待其它的。

她的言語,再加上她的决定,若是換個女人,他直接認為是為了他的錢他的人了,可是,偏偏就是她,傻傻的,卻也是可笑的,唇角咧開了一抹微彎的弧度,他伸手一捏她的鼻尖,“你就不怕晚上我把你就地……”

“喂,你小聲點。”這可是在計程車裏,前面還有開車的師傅呢,他的口德也太差勁了吧。

“呵呵呵……”他笑了,越來越大聲,再忍回去,薄唇貼上了她的耳朵,小小聲的用只有他們兩個人才能聽到的聲音道:“藍景伊,原來你也懂得‘矜持’這兩個字怎麼寫呀?”

藍景伊的粉拳立刻回過去,狠狠的捶在江君越的胸口,不過,造成的後果不過是撓癢癢的感覺,江君越還咧著嘴笑著,妖孽眾生,“總比你被人家包氧好,喂,你到底住哪兒呀?”打了一個哈欠,躺人家浴缸裏睡的時間雖然不少,可她還是困,這就是昨兒一夜未睡的後果。

聽過了她的話,江君越只是笑,手摟著她的腰,“先把貨進了,地攤擺了,賺了錢請你吃飯,然後,就帶你去睡覺。”

“好,師傅,去長江路。”那裡有一個小飾品批發市場,以前她讀大學的時候經常在那裡進貨,然後在大學校園裏兜售,這個,她輕車熟路,熟悉的很,只是,苦於沒有本錢。

車子,真的駛去了長江路,當江君越跟著藍景伊逛在了如同菜市場的小批發市場上時,他的眉擰了又擰,好在藍景伊的視線全都在那些貨物上,所以才沒有注意到他的神情。

那些小飾品一看就都是假貨,不銹鋼鐵片什麼的製成的吧,成本根本就沒幾個錢,賣一個能賺個幾塊錢,就算是一天晚上賣十個,都不如他的珠寶店賣上半枚戒指賺得零頭多,哈欠連天,早上起太早,再加上這樣的在人群裏擠著,他想找地兒睡覺。

藍景伊很興奮很熱烈的進了一些貨,賣這種小東西就是有一點好處,東西不占地方,拿著很輕鬆,只花了一千多塊,藍景伊就進完了貨,轉身再看江君越,此時的他正手插在褲子口袋裏不耐煩的打著哈欠呢,“喂,好了,走,今晚就開業,嘿嘿,我可不白吃你的住你的,我給你賺錢。”

通常,能約上他的女人很不容易。

通常,約上他的女人最迫切最渴望做著的事兒就是跟他滾上床,直到在床單上印上兩個人的璦昧之液才肯放過他。

但是,今天這個女人賴上他的目的只是想要給他打打小工賺點小錢,然後,混個吃飯睡覺的地兒。

江君越看著如外星球上掉落的女人,唇角又咧開了笑意,嗯,有點小新鮮,他倒要看看她怎麼兜售她的那些小飾品。

於是,夜市上,藍景伊成了老大,江君越成了小跟班。

“喂,把你那個換下來,把這個戴上,你戴著哪款,哪款一定好賣。”藍景伊不由分說的扒下了他手上的那枚不算大卻絕對厚實且純度極高的白金戒指,當廢品一樣的揣進了她自己的口袋,然後給他戴上了一款根本就是鐵片片的尾戒,“來呀來呀,超值大拍賣了,男款女款心隨我動,十塊錢一枚,十五塊錢兩枚……”

藍景伊吆喝著,許久沒有賣過東西了,那種靠自己的能力賺錢的感覺又從她的骨子裡冒了出來,她喜歡這樣自力更生的感覺。

“給我看看。”有女人被她的吆喝聲叫賣的有些動心了,沖過來捉住的卻不是藍景伊的手,而是,江君越的手,“真好看,我要一對,男女款各一隻,男款的就按這位先生的尺寸大小來就好。”女子捉著江君越修長而白皙骨感的手怎麼也不肯鬆手了。

正在向另一名女子兜售一款耳環的藍景伊眼角的餘光終於瞄到了江君越臉上的不耐煩,小手救命的揮過來,一把握住江君越的手腕用力的一拉,也及時的解救了他的危難,然後,從他的手指上解下那枚廉價的便宜的再也不能便宜的戒指遞給了那個女人,“嗯,看看沒問題我就幫你包上。”拉拉扯扯的象什麼,怎麼現在的女人都這樣的色了嗎?

夜,深了。

夜市裏站了兩個多小時,眼看著人越來越少,少得只剩下那些賣家互相大眼瞪著小眼,藍景伊這才數起了口袋裏的錢,然後,興奮的一邊收拾著小地攤一邊對江君越道:“喂,你猜賺了多少?”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這還用算嗎?他一直站在這兒,她賣一個就歡快的叫一聲,他想要忽略都不行,“一百多一點吧。”

“嘿嘿,你真厲害,一猜就准,賣了三十幾個,行了,你幫我背著,我請你吃砂鍋刀削麵。”餓了,餓得前胸貼後背,她現在的眼睛裏都是吃的,這一說,彷彿熱汽騰騰的砂鍋已經擺在了面前了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