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9章必須要認命

發佈時間: 2023-01-07 16:24:15
A+ A- 關燈 聽書

“陸先生,再見。”倒是江君越唇角勾起一抹笑意,大方而禮貌的與他道別,然後才快步的追上藍景伊,兩個人並排走在林子裏不算寬敞的小路上,可是那一高一低的背影,竟是那樣的和諧般配。

從轉身到離開,藍景伊沒有看陸文濤一眼,也沒有跟他說過一句話。

陸文濤筆直的身形靜靜的立在樹影之間,陽光很暖,可他看著那個女人的背影時,心卻是從來也沒有過的空。

這一刻,他很清楚的知道,他終是失去她了。

可她,也誤會他了。

“呵呵呵……”不知道站了多久,但看藍景伊和江君越的身影越來越模糊,他忽而就笑了起來,然後伸手胡亂的在身上摸索著,半天才摸出一根烟來,點燃,狠狠的吸了一口,然後,目光平靜的望向此時正與藍晴站在一處的父親陸博文。

是的,從他們幾個人離開,陸博文就追了過去,好象是在對藍晴勸說著什麼,可他全然的沒興趣了。

事情走到今天,越是解釋就越是給人一種越描越黑的感覺。

不說了。

他是不會解釋的。

只是,唇角的笑意卻是那般的蒼涼和無奈。

煙氣飄渺在林子裏,透過煙氣,他一直看著藍景伊的背影,看著看著,就有了一種不真實的感覺。

或者,剛剛的一切都沒有發生過吧,只不過是他的一場夢。

夢醒,只希望了無痕迹。

閉了閉眼,再睜開時,他扔了煙頭,撚息,隨即大步的朝著藍景伊離開的方向走去。

“陸先生,工……工錢……”可,才幹活的人不依了,他們都是臨時找來做這個零活的,做了拿不到錢可不幹。

陸文濤卻恍若不覺,繼續的朝前邁著步子,可是脚步卻不自覺的有些虛飄,整個身形也微微的晃蕩著。

一個漁民一溜小跑的追上去,猛的一拍陸文濤的肩,“喂,活幹了,錢總要結的吧?”這可是他們的地盤,犯不著怕一個外鄉人,有錢也不怕。

這不輕不重的一掌,終於把陸文濤的心神給拉了回來,打了一個激欞,他猛然驚醒,也不回頭,伸手就往口袋裏探去,很快就摸出了一遝粉紅色的鈔票,隨意的往後面一遞,“嗯,應該夠了。”

那人一把搶過,低頭就去數錢,臉上立刻就染上了燦爛的笑意,後面追上來的也都巴巴的看著他數,巴巴的等著。

“喂,多了一千。”這漁民倒是個老實人,該怎樣就怎樣,他舉著才數出來多的那一千塊,又開始追陸文濤了。

“老江,別追了,快別追了。”

“傻老冒一個。”

“老江話都喊出去了,人家也知道多了一千了,不追也不行,總要還給人家的。”

“不對,你看,老江都喊出去了,可是陸先生還是沒反應,嘿嘿,指不定他財大氣粗,根本不在乎那一千塊呢。”

“這樣最好,咱們八個人,多一千剛好一人多一百一,就幹了這麼一會的功夫,值了也賺了,嘿嘿。”

幾個人議論著,果然老江追上了陸文濤只說了兩句話就轉了回來,再揚了揚手中的鈔票,“真是有錢人,他不要了,哥幾個分了吧。”

這邊分錢分的開心,那邊陸文濤卻還是虛飄的走著,腦子裏一片空白。

陸博文上當了。

上了當還帶著藍晴來這裡拜祭穆錦山,現在,穿幫了的墓地他和爸爸真的解釋不清的。

他突然間就想到那個給自己消息的人,眯了眯眼,那人是故意的,絕對是故意的,就象是早就準備好了一口深井,然後佑導著他主動的跳下去,再把他弄個淹淹一息。

林子外。

兩輛拉風的露營車穩穩的停在那裡,藍景伊和江君越還有沁沁壯壯已經上車了,就只有藍晴被陸博文纏住在車下,怎麼也不肯鬆手,他在不停的說著什麼,可藍晴的臉色根本就是不耐煩,終是再也忍不住,用力的一推,“嘭”,陸博文倒在了地上,而藍晴則是一轉身就上了露營車。

隨即,兩輛露營車揚長而去。

藍景伊還是沒有看他的方向一眼。

“文濤,是爸爸對不住你,是爸爸上了當,受了騙,爸爸錯了。”

陸文濤默然走了過去,彎身扶起了陸博文,什麼也沒說,只是拉著他朝自己的車走去,今天的事不能全怪陸博文,是他自己上了江君越的當,只知道江君越的兩輛小車去了小公寓的社區又離開了小公寓,自己的人彙報說那兩輛車離開的時候上了兩女一男外加兩個孩子,他還以為他們是離開小公寓去別處住了,而自己恰巧遇到了點麻煩,就沒有趕在江君越的前面趕到。

卻怎麼也沒有想到那是假的,而真的他們是上了隨後駛離社區的露營車。

他失算了。

或者,早知會有今天的結果,他說什麼也不會為父親做今天這一場補救的,這場補救,只會讓誤會更深更難解釋清楚。

“文濤,你揍爸爸一拳,狠狠打一拳。”上了車,陸博文捶胸頓足,懊惱極了。

見他不回應,陸博文繼續道:“早知道這般,我自己來就好,就不帶上你了,藍丫頭也就不會怪你了,唉,又是我錯了。”

“閉嘴。”低吼了一聲,陸文濤一脚踩下油門,眼睛目視前方,再也不想聽陸博文嘮叨了。

錯已經錯了,再去後悔也沒用。

“文濤……”這似乎是兒子第一次這樣對他低吼,陸博文怔了怔,想要說些什麼,卻突然發現陸文濤的臉色很不好,抿了抿唇,他終究是什麼也沒有說。

黑色的寶馬就在那兩輛露營車的後面,不疾不徐的開著,車距始終保掛著不遠不近,陸博文覺得揪心極了,可他也明白現在說什麼都是晚了。

索Xing閉了嘴,默默的看著前方的車,那兩輛車中有一輛車裏有藍晴,可是那又能怎麼樣呢,十幾年了,他們從沒有象現在離得這樣近,可卻又是那樣的遠,遠得,彷彿隔著千山萬水,萬水千山。

眼淚,就在不知不覺中滾落,濕了他的面頰,也濕了他的心坎。

良久,就在他沉浸在自己的失落中時,忽而,兒子低低的說了一句,“爸,對不起。”

他才恍然驚醒,抬頭,車窗外已經暗沉了下來,天黑了,“文濤,是爸爸對不起你。”

“呵呵,是我自己沒有把握住機會,我娶了她兩次,兩次都與她失之交臂,或者,我跟她是真的有緣無份吧。”平靜的說著,陸文濤的面容掩映在半明半暗間,帶著隱隱的讓人摸不著也堪不透的殤。

“傾傾,我不想回T市了。”藍景伊早就發現了後面緊跟著露營車的那輛熟悉的車。

那車,就是化成灰她也知道是陸文濤的,他還開著他們是夫妻時開著的那部車,那部車已經不是新款了,可他,始終未換。

不想他一直跟在後面,不想看見他。

“行,聽老婆話跟黨走,就依你了,蔣翰,我記得前面兩裏地外有一個岔路口,轉向,順便通知一下小陳。”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好咧。”從上了露營車,江君越的心情就很好,連帶的這一車人的心情都好,蔣翰自然也是。

三分鐘後,兩輛露營車轉向,轉去了另一個方向。

“文濤,他們不回T市了?”後面,陸博文率先發現了。

“不知道。”陸文濤也看見兩輛露營車轉了向,握著方向盤的手微微頓了一下,可也只有一下,他的目光便從露營車上移開,或者,就從這個岔路口開始,把曾經的愛情徹底的埋葬吧,不是他的,終歸也不可能是他的了,他必須要認命。

“文濤,你不追過去?”

“不了。”追過去幹嗎?看藍景伊和江君越親親熱熱的樣子?

原諒他,那是他最不想看到的畫面,那便,從此不看。

“哦。”歎息了一聲,陸博文閉上了眼睛假寐著,再沒有開口了。

薰衣草露營車穩穩的行駛在馬路上,藍景伊看著這陌生的路段,不由得有些好奇的道:“傾傾,這條路能去到哪裡?有沒有好玩的地方?咱們去渡假吧。”帶上媽媽帶上孩子,這會是一場很愜意很美妙的休閒時光,不知怎麼的,從他出現,她就覺得那原本壓在自己身上的重擔一下子就去了,很舒服。

“若我記得沒錯,那邊有一處景點,原始森林的味道,就去吧,就享受一下大自然的風光和新鮮的空氣,比滿T市的汽車尾氣好多了,嗯,我安排一下。”他說著,就打起了電話,還真是說做就做,雷厲風行。

藍景伊不管了,有男人為她安排一切,她樂得清閒樂得自在,逗著沁沁壯壯瘋鬧著,再看兩個寶貝越看越是喜歡。

“景伊,我覺得你爸爸一定還活著,我也好好的活著,我要等著再遇見他,到時,我告訴他你有沁沁壯壯了,你爸爸他一定會很開心的。”自從再回到了露營車上,藍晴彷彿一下子又年輕了幾歲似的,就連說話的聲音都是愉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