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7章空墓

發佈時間: 2023-01-07 16:23:43
A+ A- 關燈 聽書

倒是藍晴,夾了些菜到飯碗裏,便到了車窗邊,默默的吃著,半天也吃不到一口,藍景伊的心開始不淡定了,也夾了菜端著飯碗,然後走到藍晴身邊,站定,“媽,不可口嗎?”飯菜雖然不是才煮好的,可是味道不錯,她都不知道江君越是從哪裡變來的,看著車外,還在山野之中呢。

“快到了。”藍晴的目光依然悠悠的落在車窗外,遠處的近處的山景很美,“過了這片山,到了海邊的那個漁村就是了。”

原來,媽媽是又想爸爸了,見媽媽如此,藍景伊也吃不下,放下了飯碗,伸手從藍晴身後擁住她,“媽,你還有我,有沁沁有壯壯。”從昨天藍晴出現,她一直沒有時間跟藍晴好好談談,其實藍晴的變化都在她的眼裡,藍晴瘦了,神情裏是掩不去的落寞。

藍晴也索Xing放下了飯碗,伸手摸了摸她的手,“景伊,別怪媽媽。”

“媽,我怎麼會怪你呢,是我不好,非要跟傾傾在一起。”

“昨晚我想了很多,算起來,上一輩人的恩怨也不能怪君越,那時候,他跟你一樣,都還小,唉,要怪,就怪他爸爸媽媽,若不是他爸爸……”說到這裡,藍晴又頓住了,眸光悠然的掃過車窗外的景致,“其實,你該早告訴***。”

“我怕你傷心。”藍景伊實話實說,因為她那時知道後就很傷心,恨不得死了算了,可是又舍不下沁沁和壯壯,行屍走肉了好多天才緩過來。

“是呀,如今想起來,他知道的時候也很難過,不然也不會要跟你分手,呵呵,媽那時候真傻,還說你們兩個明明都大人了,可還是象小孩子過家家一樣,孩子都有了,居然還那麼不定Xing。”

“媽,不怪你,不過這回,傾傾說了會給你交待的,如今,他媽媽也進去了……”

“是呀,他是給我交待了,可是外人又會怎麼看他呢?哪有兒子把自己媽送進去的,唉,這世道,別人會說他不孝,為了女人親媽都不要了。”

“媽,吃飯吧,冷了不好吃。”這一聲媽,喊著的主人卻不是藍景伊,而是江君越,娘兩個一起轉頭,這才發現不知何時江君越已經過來了,人就停在她們身後兩步遠的位置,真不知道兩個人的話他聽去了多少,幸好,也沒說他什麼壞話。

“呵,好,就聽君越的,景伊,你也吃。”

重新又拿起飯碗,雖然心事還重著,可是兩個人都吃完了碗裏的飯。

似乎飽了,又似乎沒飽。

一餐飯畢,藍景伊的心情不知怎麼的就沉重了起來。

保姆回去了,可沁沁壯壯說什麼也不肯去另一部車,藍景伊怕兩孩子影響江君越工作,可哄著也不行,非要留在這車裏,“媽和孩子留下吧,起程。”江君越一句話,兩寶貝頓時興高采烈了。

“還要多久?”藍景伊悄聲問他。

“兩個多小時吧。”江君越看了一下腕表,低聲說道。

“那快了。”果然跟媽媽說的一樣,過了這片山就要到了。

於是,車廂裏藍景伊和藍晴哄著沁沁壯壯,江君越繼續忙著他的工作,不知不覺中車子就駛出了大山,大山外就是海,往前的路上是一個又一個的漁村。

露營車一路沿著海朝前開去,藍晴已經不說話了,也不哄著沁沁壯壯了,就是呆呆的坐在車窗前看著外面的海,江君越開始忙碌了起來,也不知道是誰打過來的電話,反正他的手機響不停也接不停。

車速越來越緩,藍晴的神情也越來越凝重。

那是一處連著海的林子,露營車停在了林子邊上。

不必任何人提醒,藍景伊都知道,他們到了,爸爸的墓應該就是在這裡。

下了車,她一手一個的牽著沁沁和壯壯,保姆沒下車,兩輛露營車開走了,藍景伊也不問,反正有江君越在,她也不用Cao心,那男人會把出行的一切都安排好的。

有他在,怎麼都好,她相信他。

藍晴的步子越來越慢,臉色也越來越蒼白,藍景伊把淘氣的壯壯的小手交到江君越的手上,“你牽著壯壯,我跟媽媽一起。”看藍晴的狀況,她很擔心,想著藍晴之前離開她那麼久,一定是查到了一切後就一直呆在這裡陪著爸爸了。

那是多深的愛呢,媽媽愛爸爸,很深很深。

進了林子,很快就看到了幾座墓碑,藍景伊正好奇哪一座是爸爸的墓時,江君越已經走到了一座墓前。

他靜靜的站在那裡,目光掃視了一遍,隨即又在那座墓的前前後後走了一圈,由頭至尾都沒有拜祭過墓的主人。

藍晴一直在邊上看著,看著他的表現,她的臉色越來越難看,正要發作,江君越的手機就響了,他低頭看了一眼手機裏的簡訊,忽而轉頭對藍晴道:“媽,你和景伊先跟我來,一會不管什麼人來了,都不要說話,行嗎?”

藍晴狐疑,“為什麼?”他帶著幾個人連夜緊趕慢趕的來了,不就是要帶孩子們祭拜穆錦山嗎?

“呵,看一齣戲。”淡然說過,江君越的臉上現出一抹玩味的神情。

藍晴還是不懂,卻也沒有反對。

與他接觸的日子不短了,他做事一向都有分寸,隨著他,幾個人很快就閃到了一個小斜坡後面。

沁沁和壯壯好奇大人們來這樣的野外是來做什麼,不過,兩個小東西也不會說什麼話,就是大眼睛滴溜溜的轉著到處的看著,新鮮著呢。

“沁沁,壯壯。”江君越很認真的叫過兩孩子的名字,兩個小腦袋立刻轉到他那邊去,在等著他接下來的訓示呢。

江君越手指點在唇上,做了一個噓聲的動作,“從現在開始,不許說話喲。”

兩小人一起眨了眨大眼睛,然後重重的調皮的點了點頭,江君越伸手一一的摸摸小東西的頭,“真乖。”

就在這時,林子裏突然間傳來了腳步聲,那聲音吸引著幾個人看過去,當藍景伊看到為首的那個人時,整個人頓時僵住了。

沁沁和壯壯個頭小,再加上江君越原本也沒打算讓他們看到什麼,所以就只是聽到了聲音,兩個小傢伙好奇的才要伸頭去看,小手上一沉,頓時就然多了兩個玩具,低頭一看,全都是他們沒玩過的,絕對的新鮮,於是,小東西被吸引了,再也不管那不遠處發來的聲音了,自顧自的玩著玩具,開心著呢。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江君越滿意的瞥了一眼沁沁壯壯,孩子的世界就要是一張白紙,若不是擔心藍晴多心,他其實剛剛就想讓保姆帶走沁沁和壯壯了,可這兩孩子到底也是穆錦山的外孫子,真帶走了於理不合。

兩孩子玩著手中的玩具,江君越抬眼看出去。

離著有些遠,可不影響他看清楚那些人的樣貌,他歪過頭去,果然在藍景伊的臉上看到了詫異。

陸文濤來這裡,她肯定詫異的。

“怎麼回事?”藍晴有些懵,因為,她看到的不止是陸文濤,還有陸博文。

“媽,看戲。”江君越這人,若是不想改口,你用十匹馬拉也改不了他的口,若他認定了要改口,誰也勸不了,從昨天到現在,那一聲聲的媽叫得親切,也叫得藍晴的心暖暖的。

藍晴點了點頭,現在才明白過來江君連夜帶著他們娘四個趕過來果然是有目的的。

可是,陸家父子出現在這裡到底是為什麼呢?

陸文濤先查看了一遍那座墓,隨即一揮手,他身後的人便竄到了墓前,就在藍景伊和藍晴迷糊不已想不明白他們要做什麼的時候,那些人已經開始拿出工具挖起了地來。

土,一鍬一鍬的揚起再拋到墓的週邊,藍景伊的心揪緊著,她想發作,可是一旁的江君越卻彷彿什麼也沒發生似的,只是靜靜的看著,而藍晴,卻是在壓抑著,她兩手緊握成拳,死死的盯著那座墓,隨時都有站起來沖過去的可能。

“媽,景伊,你們別擔心,他們動不了爸爸的。”

他這一句,低沉而悅耳,登時就讓母女兩個放下了嗓子眼裡吊著的那塊大石頭,這才呼吸了幾口新鮮空氣。

剛剛,太緊張了。

想發作,又想著江君越的話不敢發作。

視野裏有四個男子拿著鍬在翻飛的挖著土,動作很快,可是,挖了許久還是有土。

藍景伊的心有些莫名了,按理說,挖出那麼些土怎麼也該露出棺木來了吧,可那些人依然在挖。

又挖了有幾分鐘,便又有幾個人出現了,藍景伊有些懵。

因為,她看到那幾個人抬來的不是別的,正是一口棺木,棺木看起來是舊的,也不知道是從哪裡弄來的,隨後,那幾個挖土的人停了下來,幾個人合力把那口才抬來的舊棺木下到了才挖的坑裏,動作自然而流暢,顯然的,那塊墓地裏原來根本就沒有埋過什麼人。

“錦山不在裡面?”藍晴到底還是忍不住了,她再糊塗,可也看得明白,連棺木都沒有,怎麼會埋了人在裡面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