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6章再懷一個吧

發佈時間: 2023-01-07 16:23:19
A+ A- 關燈 聽書

藍景伊到底也沒有逃過江君越的魔爪,按照他的說法,大婚夜不做點什麼屬實是糟踏了這樣的日子。

他說的倒是有道理,可是,藍景伊怎麼也沒有想到她和他的婚夜竟然會是在露營車裏完成大禮的。

他傷著,不能再動干戈,所以,最後那個主動的人自然是她,雖然是‘被迫’的,可主導一切的只能是她,她逃不過他的挑引。

不過,藍景伊最後得到了一個結論,主導男人的感覺也不錯。

露營車早就駛離了T市市區,此時正在盤山路上轉著圈圈。

駕駛室與車廂是分割開來的,所以,她和江君越做什麼蔣翰都不知道。

雖然如此,在兩個人初初開始的時候,她還是放不開。

慢慢的,才被他挑起了所有的感覺。

聽得他一聲低吼,她傾聽著他的喘息徐徐躺在他的身側,只是靜靜的躺著,呼吸著空氣裏兩個人曾經一起的氣息,那樣的濃郁,也讓她有些嬌羞。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不知道過了多久,藍景伊覺得有點不對勁,一歪頭,果然,那男人正看著她呢,借著車廂內淡弱的光線,他的黑眸寫著幾許的深沉,卻也飽含了一絲溫柔,“想什麼呢?”似乎是第一次,這男人這樣看她,讓她竟有點不好意思了。

江君越微微一笑,長指輕輕挑起她的髮絲,這樣深的夜了,兩個人居然還是沒有半點睡意,“想著你都為我生了沁沁和壯壯,可為什麼還是有男人不想放過你呢?”

“胡說什麼,沒有的事兒。”

“真沒有?”他還是笑,手指繼續有一下沒一下的拉扯著她的長髮,樣子妖孽極了,讓她呼吸一緊,“別這樣看我。”

“那怎樣看?”他目光下移,落在她的小腹處,“還是想辦法再懷一個吧,嗯,沁沁和壯壯一定很期待再有一個小弟弟小妹妹可以玩,小乖也期待。”

“喂,你……”她才想抗拒,可已經晚了,這男人不知發什麼瘋,居然又來了感覺。

深深的吻,深的讓她連呼吸都奢侈了起來,到底還是沒有抵抗住他的美男風情,這一晚,先是她的主動,到後來他不管不顧自己的傷到底掙回了男人的面子,到底強勢了一回。

藍景伊軟成了泥,半點也動不了,微眯的眸子裏男人的俊顏依舊,真不知道他發什麼瘋顛,“又誰惹著你了?”她好象聞到了一股醋酸味。

“沒誰,睡覺。”淡清清的四個字,他直接不承認了。

藍景伊被這第二度的折騰,真的困了,卻不肯睡,忽而想起第一度停下來的時候他好象是看了一下自己的手機,也這才想起那時她‘主動’的時候自己的手機好象響起了簡訊提示音,伸手就去摸到了手機,打開,果然有一條簡訊。

當看到一個陌生的昵稱時,藍景伊一怔,隨即點開,“還好嗎?”

三個字。

這絕對是與她相熟的人,否則不會這樣突兀的來問一句,這明顯是關心她的。

藍景伊往下看到號碼,頓時愣了。

怎麼非離的名字被改成了‘狗蛋’?

“傾傾,我除了雪鳳以外就這麼一個朋友了,你不許亂來,把名字改回去。”是他改的,就要他改回來,藍景伊把自己的手機遞給江君越。

“他小名是叫狗蛋的,我沒弄錯。”

“你……你調查過他?”

“不需要,老一輩的圈子裏都知道他這個小名,他生下來沒幾天他爺爺就去了,他NaiNai怕他不好養,就起了這麼一個小名。”江君越理所當然的說道。

“那你也不能在我手機裏改成這樣呀,這可是昵稱,或者,你說的也不錯,我叫他的小名更親切。”

藍景伊這般一說,江君越倏的就搶下了她的手機,手指飛動,幾秒鐘就把狗蛋改掉了,不過,卻沒有恢復原樣的“非離”,而是在前面加了姓氏‘簡’字,簡非離,“嗯,改好了。”

藍景伊接過,失笑,打了一個哈欠,再也挺不住了,放下手機就閉上了眼睛,“睡了。”她是真的累了,“你也睡吧,比起你我差多了,你才是到處惹桃花呢,男的女的都惹,哼哼。”

江君越唇角微勾,眸光沉了沉,似乎是想要解釋什麼,終究是看著她睡著了什麼也沒有說。

夜,更深了。

蔣翰和小陳下午就奉命睡了一大覺,所以這時候精神頭很好,再開上個幾個小時絕對沒問題。

藍景伊睡沉了,傾聽著她低低的呼吸聲,江君越這才拿起了自己的手機,隨即調成靜音發了一條簡訊,“陸文濤到哪了?”

對方很快回了過來,他便又發了一條,“製造點意外,讓他晚些到,嗯,差個三四個小時吧。”

“好。”對方回了一個字,江君越這才滿意的收了手機,歪身,安靜睡去。

那一晚,藍景伊到底也沒能從江君越的身上打聽到關於尹晴柔的事情,還有成青揚的事情。

醒來,天早就大亮了,伸手摸向身邊,空空的,讓她激欞就坐了起來,當一眼看到車窗前靜靜坐在椅子上看著電腦的江君越的背影時,這才長舒了一口氣。

他在,就好。

經歷了昨天,她真的再也不想失去他了。

“傾傾……”光著腳丫跳下床,一把就從他身後摟住了他的脖子,深嗅著他的氣息,她的心才安然了些。

“怎麼又光腳丫?快去穿上鞋子。”

“等會兒。”她膩在他身上不想離開,就想這樣的膩歪著,很舒心。

“傾傾跑不了,乖,去穿鞋。”

聽他如哄孩子一樣的話語,她臉紅了,只好去穿了拖鞋,這才又來到他身邊,再看電腦荧幕,原來他是在工作,江氏的,景越貨貸的,一個個的報表,一份份的檔案,藍景伊突然看到電腦下方顯示的一個檔名,這個景越貨貸這個月的財務預算她早幾天就看到了,“怎麼你這也有?”她甚至開始懷疑,他是不是早就在處理這些事情了。

“老婆要睡懶覺,為夫只好多多努力,為你代勞了。”

“傾傾,你是不是早就……”她鼻子一酸,原來這男人早就要回到她身邊了,不然不會做這些。

他抬手抓住了她的手,輕輕一扯,便扯著她坐在了他的腿上,藍景伊不敢後仰,不敢靠在他受傷的身體上,“來,陪我看看檔案,這樣才不無聊。”他說著,一邊看一邊開始毛毛手起來。

“喂,你欺負我。”

“老婆就是要這樣服侍老公的,嗯?”

“那你呢?”

“昨晚的第二度我服侍的還不够好?頂著傷呢。”

藍景伊小臉刷的通紅,這男人沒救了,“你無賴。”

“嗯,只跟你無賴。”

“那……”她一開口,差點又要把尹晴柔的名字給說出來,想了想,又忍了,“我餓了,你快放開我。”

“好。”他打了一個響指,還真的鬆開了她,隨即摁開了駕駛室與車廂間的隔擋玻璃,沖著蔣翰道:“十分鐘後叫小陳停車,你也是,開飯。”

藍景伊東嗅嗅,西嗅嗅,哪裡也沒有飯菜的味道,再看車窗外,絕對的是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地方,“傾傾,哪來的飯菜?”

“你來弄。”他淡清清的道。

“我弄?”這車上雖然有廚房用具,可她沒看見米沒看見菜呀,巧婦難為無米之炊,她弄不來。

“嗯,去洗洗,就開飯了。”

“好吧。”她有些迷糊,卻還是乖乖的去洗臉了,洗手池前一邊洗臉一邊看著鏡子裏的男人,他坐在那裡,身姿挺拔,從不知道他就是看個電腦也能這樣的賞心悅目,癡癡的看著他,還是有種做夢的感覺,昨天之前他們還在兩個世界裏,此刻,他們真的又重新在一起了,那種感覺,一點也不真實似的。

“洗個澡吧,不過要快,只有幾分鐘喲。”

“洗澡?”藍景伊頓了一下,這才想到才靠近他的時候他身上那股子熟悉的沐浴Ru的味道,那是他專屬的牌子,看來他是洗過了。

“嗯,有熱水,快去。”

“你怎麼不早說?”早說她昨晚就洗了,身上粘膩膩的很難受。

“現在也不晚,呵呵,去吧。”他的視線繼續埋在電腦上,而她則進了洗手間。

果然熱水器有熱水,這是在露營車上,她就是想要磨蹭也不可能,這車上的水可不能浪費了。

洗了一個戰鬥澡,出來的時候,車上已經熱鬧了起來,兩個小東西還有媽媽和保姆,再加上小陳和蔣翰,原本覺得空間還可以的車廂頓時就狹窄了。

“景伊,快來,你來上飯上菜,都餓了,就等你呢。”

藍景伊臉紅,原來所有人都沒吃都在等她呢,想著一定是江君越的要求,她也不好意思多說什麼了,也是這個時候才明白,他要她來弄飯菜不是要她煮,而是早就備好了。

一個個的食盒擺在那裡,數了一數,十個。

打開來端到桌子上,都沒凉,還滾熱著呢,八道菜,另兩個食盒裏都是飯,盛了飯幾個人開始吃了起來,人多,吃著也熱鬧,兩個小東西也跟著搶,吃得很開心,江君越和兩個保姆照看著,她樂得清閒,自顧自的吃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