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5章是不是該做點什麼了

發佈時間: 2023-01-07 16:23:01
A+ A- 關燈 聽書

“嗯。”

“這大晚上的,你不管你自己死活,可兩個孩子不許去,不許跟著折騰。”

“媽若是不放心,一起去好了。”江君越挑了挑眉,語氣溫和的道。

“我才回來,為什麼不等明天?”

“讓景伊早些卸下心防吧。”

“好,我跟你們一起去。”一咬牙,藍晴下定决心的道。

娘兩個全都質疑江君越的决定,可他這個人,一旦决定了,幾頭牛也拉不回來。

江君越坐到了沙發上,藍景伊慢慢的揭開了他傷口上的紗布,頓時,血水流出來,看著有些觸目驚心,她閉了閉眼,這才咬牙替他上了藥,再重新包紮了,她不是專業的護士,雖然小心翼翼的很怕弄疼了他,卻還是有幾次碰到了傷口,可他都象沒事人一樣,靜靜的坐在沙發上由她包紮,她想著,若不是藍晴還在客廳裏,這會他說不定還會調侃她幾句什麼。

終於好了,藍景伊直起了身來,這才發現自己不知何時已是一頭一臉的汗了。

媽媽傷了他,所以必須要她替他包紮,不然,她總覺得對不住他。

好了,一切安排妥當。

藍景伊抱著沁沁,藍晴抱著壯壯,李雪鳳已經回去了,蔣翰和保姆拎行李,一行人下了樓,當來到樓門前看到眼前的兩部車時,藍景伊終於明白過來了江君越曾經說過的,他是絕對不會委屈兒女委屈她的。

兩輛薰衣草露營車,靜靜的停在夜色裏。

不用說,一輛是他的,一輛是成青揚的。

他和成青揚之間的事她還是不知,其實許多事她都不明白,比如,他和尹晴柔之間又發生了什麼,比如江君亮哪裡去了?

這一整天發生的事情太多太多,而她也總是錯過了問他的機會,看著面前的兩輛露營車,不待江君越安排,藍景伊便道:“媽,你和沁沁壯壯一輛車吧,車上將就一下,有你在,我放心。”

江君越沒吭聲,似乎很滿意她這樣的安排,那厮一定是想歪了,以為她要跟他那啥那啥來著,可是天地良心,她只是想要與他單獨相處,想要他她回答自己的問題,不然,再不知道答案,她快憋瘋了。

“好。”當著兩個保姆的面,藍晴沒有拒絕。

可當藍景伊抱著沁沁上了車,頓時回頭看了一眼江君越,他早就安排好了的,窄小的空間裏早就架起了幾張臨時的床,兩張小的,兩張大的,全都是可折疊的,再加上原本的那張,剛好三個大人和兩個孩子都睡得下。

藍晴也上了車,眸光掃了一下沒說什麼,但是卻是意味深長的看了她一眼,藍景伊急忙低下頭去,天知道她讓媽媽上這輛車真的只是為了要問江君越一些事情的,但是現在看來好象她是故意的,就好象她與江君越兩人分不開似的,“媽,我是有事要……”

“行了,把沁沁放床上吧,床上睡著舒服,女大不由娘,你如今長大了,我也管不著你了,去吧,不過他傷著,你自己要清楚什麼當做什麼不當做,你爸他都入土了,他不可能答應的,真不知道他連夜非要趕去做什麼。”嘮叨了幾句,藍晴已經放下了小壯壯準備歇著了,累了一天,別說是老人家了,年輕人也累得挪不動步,好在藍景伊白天在江君越的病房裏睡過,不然現在也堅持不住了。

安頓好了老的小的,藍景伊這才下了車,快步的朝著另一輛露營車走去。

兩輛露營車,她這出行的場面還真是挺壯大的,要知道,在Z國,露營車是極少見的,而且還是這樣奢華的露營車。

孩子們那輛是小陳駕車,她和江君越這一輛是蔣翰駕車,她一上車,蔣翰便啟動了車子,兩部露營車一前一後開出了公寓社區。

露營車上,江君越正靠在靠枕上看著手中的平板電腦,聽見腳步聲悠然抬起頭來,唇角上噙著一抹似笑非笑的意味,“老婆,是不是很想和我洞房?”

藍景伊無言了,幾步沖到他面前,伸手就捉過他的大手,狠狠的在他的手背上掐了一把,“誰想了,我不過是有話要問你罷了,傾傾,從現在開始,你所說的每一句話都將作為呈堂證供,不得有半點虛假。”

看她嚴肅了,他也一本正經起來,“好的,老婆大人。”

“證還沒領,你少來。”

“婚禮有了,中華人民幾千年的傳統,舉行過婚禮我們就算是夫妻了,什麼證不證的,不過是現代人的一個幌子罷了。”

“呃,就你有理。”她還真是說不過他,不過這個現在並不是她要追究的事情,“傾傾,她呢?你們,真的……”問到這裡,她突然間發現此時說出尹晴柔的名字有些不合時宜,怪怪的,也擾了她和江君越才建立起來的這樣良好的氛圍吧,以至於說了一半,藍景伊就頓住了。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她現在很好。”可她頓住,他卻瞬間就明白了過來。

“哦。”他這樣的回答,讓她也不好再追問下去了,總不能問他與尹晴柔之間的事有沒有說清楚,兩個人之間是不是還有一腿?

不能問。

可是不問的結果就是一顆心怎麼也放不下。

她强忍著,呆呆的坐在他身邊,也不說話了。

“我怎麼聞到一股醋酸味?你帶醋上車了?”就在兩個人之間冷場的時候,他伸手一擁她,讓她也靠在靠枕上,緊挨著她坐著。

“胡說什麼,你才吃醋了呢。”

“既然沒吃,那就把不必要的情緒撇到車外去,我可不想被不相干的人影響了這樣的良宵,老婆,大婚的日子,我們是不是該做點什麼?”

“滾。”她一把推開她,下了地,車身很穩,蔣翰開得不快不慢,走在這移動的露營車裏,她眸光掃過車窗外,不知怎麼的,突然間就有種迷幻的感覺,彷彿這一切都是不真實的一樣,狠狠咬了一下唇,那疼意讓她清醒了許多,卻還是覺得恍然如夢一般,就好象她和他現在就在巴黎,他又一度給了她一個又一個的驚喜。

“想什麼呢?”見她靜立在車窗前,江君越也下了床,頎長的身形立在她身側偏後一些,兩個人的影子頓時就倒映在了車窗上,這樣看過去,竟是那樣的般配。

車窗外有霓虹閃過,一瞬間迷亂了她的視野,明明沒有喝酒,她卻也醉了,“傾傾……”伸手去拉他的手,“我想喝酒。”

“嗯,我去拿。”

車廂角落的小吧臺上,他真的倒了兩杯酒,兩隻高腳杯,一隻給她,一隻他自己拿在手裡,想是因為受傷不方便,他並沒有擁她的身體,只是對著窗子上的她的影子輕笑道:“什麼時候學得調酒?”是的,不止是她想起了騷動初遇時的場景,他也想起來了。

“一個人孤單寂寞的時候,很無聊,呵呵,就調酒,喝酒,喝酒,調酒,不知道什麼時候,我看著網站的錄影,就學會了。”

聽她說起,他忽而想起他們一起的第一次,“有時候,我真的很感謝淘寶。”

藍景伊頓時回頭白了他一眼,“我恨死了那家淘寶小店。”是的,若不是那款口紅被換成了迷Chun,她也不至於失去自己的第一次,還是自己主動求著他的,她真是丟臉死了。

“可我喜歡,呵呵,其實,我還應該感謝一個人。”

“誰?”

“陸文濤,謝謝他把你完整的交給了我。”

她覺得她在這樣的夜晚提起尹晴柔都有些煞風景,卻不知他居然又提起了陸文濤,想起陸文濤,她有些汗顏,“現在想來,有些事也不能全怪他,只是我跟他有緣無份吧。”夫妻兩場,那麼久的相處,居然沒有擦出火花了,他們真是神奇的一對。

“呵,你還真是敢替他說話,就是希望你會為他說到最後。”

藍景伊才要問他這話是什麼意思,他手中的高腳杯已經沖著她的碰了過來,兩隻酒杯,輕輕相撞,“Cheers!”

“Cheers!”

嗅著酒香,她仰頭一仰而盡。

“老婆,來吧,我們洞房。”酒入喉,甘香醇冽,她還沒有從那酒意中回過味來,他就俯下頭在她耳朵邊低低說道。

“少來,你傷著呢。”

“無妨,白天出院前醫生已經交待了,我傷的是上面,下麵沒問題,所以,只要你主動,一點也不會耽誤我們的大婚之夜。”江君越大刺刺的說過,絲毫也不覺自己與醫生討論這個有什麼不對。

“你居然跟人家說起這個,江君越,你好過份。”

“那有什麼過份的,這很正常,難不成,你還真想給我們的洞房花燭夜留下遺憾不成?”

“傾傾……”她剛想反對,他的吻就落了下來,薄薄的唇輕輕覆在她的唇上,那一刻,車窗外的景致倏忽閃過,不停變幻,藍景伊又有一種如夢的感覺了。

可是這夢,卻是這樣的真實,因為,她感覺到了身體的輕顫,感覺到了所有的感官都在隨著他的吻他的狂野而顫動著。

世界,迷幻在她的傾傾編織的氛圍中,美好如冬雪,純淨柔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