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3章感動

發佈時間: 2023-01-07 16:22:22
A+ A- 關燈 聽書

“晴姨,我是陸安,我身邊還有孟峻峰和洛啟江,嗯,哥幾個是來給沁沁壯壯過生日來的,晴姨開門吧。”電話的彼端,陸安在求開門。

藍晴手一顫,手裡的電話差點掉落,也是這時候才想起今天的日子很特殊,不止是江君越設計的與女兒的大婚日,還是沁沁壯壯的生日。

兩個寶貝一周歲了,去年的這一天還是她陪著藍景伊在國外的醫院裏生下孩子的,也是去年的這一天,壯壯丟了,那時她和藍景伊受了很多的苦,也傷了很久的心,如今壯壯找回來了,他們一家四口也團圓了,卻因為自己丈夫的死而不能……

想到這裡,她不由得抬頭看向了臥室的方向,江君越依然還跪在那裡,大有她不同意他娶藍景伊他就不起來的意思。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想著曾經若不是他,她連看病的錢也沒有,只怕如今的她早就不在這個世界了。

心,瞬間就軟了。

“晴姨,開門呀,好熱,我快熱死了。”就在藍晴陷入沉思中的時候,那邊陸安又催促了起來。

她這才醒過來,來者是客,更何况人家來只是為了給沁沁壯壯過生日,想著兩孩子本來就該好好過生日,真的不能因為自己而影響了兩孩子的快樂,她只好道:“這就開門去。”

她掛斷了電話,李雪鳳聽見她的話就要去開門,她卻道:“我親自來開。”

“哦。”李雪鳳便停在了原地,可,藍晴起身走去的方向卻不是房門,而是臥室的方向,到了,她停在門前,“你們兩個起來吧。”

藍景伊頓時眼睛一亮,“媽,你答應了?”

“你要問你爸答應不答應。”

藍景伊小臉黯然了。

江君越俊臉微揚,跪了這一會兒了,他卻半點情緒都無,回握了一下藍景伊的小手,這才從容的對藍晴道:“媽,你告訴我爸爸葬在哪裡吧,我自會帶著景伊和孩子們去問他。”

“先起來再說。”藍晴皺眉。

“你不答應我就不起來。”江君越依然穩穩的跪在那裡。

“你幾個兄弟來了,你這樣跪著成何體統?”藍晴惱,給了他臺階下,他卻不肯下。

“都說男兒膝下有黃金,可我與景伊已經辦了婚禮,景伊的父母就是我的父母,我江君越跪父跪母不丟份,也不丟人,很成體統。”淡然說完,他依舊跪在那裡,挺直的背脊透著一份驕傲,這是藍晴第一次看見這樣固執的江君越,卻,也讓她感動,只為他一句景伊的父母就是他的父母。

再去回想藍景伊曾經勸過她的那些話,哪一句都是真真的。

曾經,他是真的要跟自己的女兒領證的,卻因為這件事而放弃了。

後來,女兒知曉後也與他分了手,她當時還埋怨女兒來著。

可是,當兩個人一同經歷了所有之後,這一刻的兩個人的意見卻是出奇的一致。

都說失去方知,他們真的失去過彼此一段時間,也是那一段時間才明白了什麼是真正的愛吧。

愛了,便怎麼也放不下,一如她怎麼也放不下穆錦山。

閉了閉眼,藍晴的眼睛濕潤了,身後的門鈴又響了起來,伴著的還是茶几上的電話鈴聲,一聲接一聲,像是催著她的魂一樣。

“姥……姥……響……響……”兩孩子咿咿呀呀,抱著她的腿,搖著她的身體,那一聲聲讓她終於清醒了。

兩個外孫,再加上女兒女婿,怎麼也大得過賀之玲帶給她的傷痛,她真是越老越糊塗了。

可是丈夫那裡……

烦乱了又烦乱,她終是道:“都起來吧,我告訴你錦山葬在哪裡好了,你們,真要去嗎?”

“嗯,沁沁壯壯過了生日睡下了就出發。”

“這樣急?”藍晴困惑,不明白江君越何以這樣急著去看丈夫。

“他是景伊的爸爸,也便是我江君越的爸爸,若不先見了他,你覺得景伊會安心與我一起嗎?我不想她因為爸爸而難過而與我一起時彆扭著,我想,爸爸一定很開心我們一起去看他的,他要的就是女兒的幸福。”

藍景伊倏的轉頭,目光定定看著江君越,原來,雖然她沒有表現出來,可是他一直都知道她因為爸爸的事而心裡在彆扭著,爸爸死在他媽***手上,她能不彆扭嗎,可有他此刻這般說,她從前所有的委屈所有的彆扭就都不值一提了。

他還跪在自己的身邊,但此時看著卻那般的高大,比他站直身體時都高大。

一個女人,沒有什麼比一個男人懂自己更重了。

藍晴的眸子又潮了潮,可視線卻怎麼也無法從眼前的二人身上移開,她輕輕伸手,徐徐從長褲口袋裏摸出了一張紙條,隨即遞給了江君越,“喏,這就是了,你若是能讓錦山同意了,那我便也同意了。”

“媽……”藍晴這話,聽起來是做了讓步,可,爸爸已經去了,又怎麼會表達他的心思呢,媽媽這樣,也是變相的難為江君越。

“咚咚……”身後傳來了敲門聲,門外的三個男人現在是門鈴、電話,還有敲門,全都用上了,都在提醒著屋內的人趕緊去開門,他們等不及要進來了。

“爸爸,門……門……”兩小人也催促著,好奇門外是什麼人在那淘汽呢,好象比他們兩個還淘氣。

江君越這才伸手接過那張紙條,低頭看了一眼,再輕聲道:“謝謝媽。”說完,他拉著藍景伊一同站起,“哎呀……”許是跪得久了,藍景伊只覺得兩條腿象過電一般,酥酥麻麻的,又痛又癢,她不敢動了。

“去沙發上坐著,別亂動。”正著急挪不動步的時候,身子一輕,人已經被江君越抱了起來,他邁著穩健的步伐,轉眼就抱著她到了沙發前。

兩手下意識的勾著他的脖子,眼睛則緊盯著他的傷口處,“疼不疼?”

“無礙。”他淡聲道。

“傾傾,好象又滲血了,是不是傷口繃開了?”

“沒關係,我去開門。”他說著就鬆開了她的手,要去開門。

“我來吧。”聽到藍景伊說他傷口繃開了,藍晴立即上前去開了門,其實若不是錦山的事與他媽媽有關,她看這個女婿,越看越順眼的,她一直都很喜歡江君越。

門,“吱呀”一聲開了。

客廳裏大大小小老少三輩人瞬間就被吸引住了目光。

太喜感了。

三個臃腫的人形徐徐而入,最前面是紅遍全身的聖誕老人,後面也是著紅衣的布袋熊和卡通猫。

最興奮的要數沁沁和壯壯,才冒話,不會說可是會表現,四條小短腿飛也似的奔了過去,到了,‘聖誕老人’很配合的蹲下了身體,兩小人就伸出小手摸摸這又摸摸那,一會,又發現了後面的布袋熊和卡通猫,瞬間又被轉移了視線,就在這三人身上轉來轉去,高興極了。

眼見三大兩小互動不停,一直坐在沙發上的江君越淡聲道:“三個大男人,還要膩歪多久?沁沁,過來,爸爸抱。”

沁沁的目光原本還在洛啟江的身上,一聽見他叫,立刻就屁顛屁顛的跑向他,“抱……”

江君越手臂一張,小人就順著他的腿爬了上去,然後,穩穩的坐在他的腿上,視線則是落在他纏著紗布的鎖骨處,小手好奇的剛要落下去,一旁藍景伊就捉住了她的手,“沁沁乖,別碰那裡,不然爸爸會疼的。”

一聽到會疼的,小東西立刻俯下小臉,小嘴一張,呼呼的吹著氣,吹呀吹呀,一邊吹一邊道:“不疼……”

藍景伊頓時笑了,江君越低頭在小傢伙的額頭上狠狠親了一下,“沁沁真乖,爸爸不疼了。”

藍晴看過來,果然那紗布上透著隱隱的血色,她有些傷感了,畢竟這傷是她刺的,可是這會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她也不好關心江君越,好在,藍景伊忍不住了,“傾傾,別總說無礙無礙的,我給你換下藥吧,一會兒就好了。”離開醫院的時候有帶藥和紗布,她知道。

“不用,晚點再說。”

“傾傾……”藍景伊不依了。

“我說不用就不用,晚點再說。”他一個大男人,哪裡就那麼嬌氣了,江君越拂開了藍景伊的手。

“當當當當……”陸安哼起了命運交響曲的調調,伸手往聖誕老人的袖子裏一掏,忽而,手上就多了一個小物件,還金光閃閃的。

“壯壯,生日快樂,這個給你。”那是一艘精緻的遊艇,漂亮的讓人愛不釋手,小壯壯一把搶過去,左看右看,這會其它的什麼東西都入不了他的眼了,陸安也不管他,再伸手摸到另一個袖子裏,“當當當當……”又哼了一遍命運交響曲的調子,手裡又多了一個小東西,“沁沁,這件給你,生日快樂。”

沁沁立刻從江君越的腿上滑下去,大眼睛亮晶晶的看著陸安手裡的白雪公主,好美,她就看著,也不伸手拿,一旁洛啟江急了,一把從陸安手上搶下去然後塞到沁沁的懷裡,“快抱著,別看這個穿了衣服,裡面可是鍍了金的,小東西,你陸乾爹這次是真的煞費苦心才整出這兩件禮物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