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0章交杯酒

發佈時間: 2023-01-07 16:21:23
A+ A- 關燈 聽書

“喂,我不想喝酒,你也不許喝,拿來招呼客人倒是可以的。”她白了他一眼,都受傷了,還逞能要喝酒,哪有這樣的病人。

“陪我喝一杯就好,乖。”卻不曾想,他居然不改初衷,哄著她非要喝呢。

“你受傷了知道不?”

“知道。”他很乖很溫柔的看著她,“乖,倒酒。”

“給我一個理由。”她看著他,不明所以。

“伊伊,我們補上交杯酒吧。”這一句,他說得極輕極低,甚至於有些口齒不清,可是聽到她的耳朵裏時,她卻覺得這是她聽到過的史上最動聽的話語。

傾傾,可不可以不要總是給她那麼多的驚喜,讓她感動的每一次都是不由自主的拜在他的身邊不想離開呢?

他就是她的盅她的惑。

她完了。

徹徹底底的完了。

就看著他,她一動不動,宛如雕像。

而,病床上的男人彷彿與她達成了默契一般,也是一動不動,靜靜的回視著她。

四目相對間,縷縷的情絲穿過他的眼睛她的眼睛,然後交纏的絞在一起,再也難以分開。

空氣裏是低低的呼吸聲,卻清晰可聞,藍景伊聽著自己的心跳越來越響,她覺得面前這男人真的就是一隻妖孽,他看著她的眼神就象是旋渦一般,引著她深深深深的陷進了他的世界裏,再難退出……

“叮……”門被推了,“病人有不有什麼不適感?或者不舒服的?”護士進來了,也打亂了才一室的寧靜。

“沒……沒有。”藍景伊激欞一跳,彷彿才做了什麼壞事似的,條件反射的就替江君越回答了起來。

“嗯,的確沒有。”江君越望著她溫溫一笑,低低的響應她的回答。

這一響應,藍景伊的臉更紅了,頭垂下去,恨不得貼在胸口上。

“沒有就好,若是有什麼舒服的及時按鈴,嗯,這瓶輸液再半個小時左右就輸完了,記得摁鈴換藥液。”

“好的,謝謝。”這次,回應護士的不是藍景伊了,而是江君越自己,因為,他足足等了三秒鐘藍景伊都沒說話,他再不應就冷場了。

護士這才轉身走了,藍景伊繼續低頭,小臉上酡紅一片,她怔怔的絞著衣角,他有沒有不適有沒有不舒服她哪裡知道呀,可剛剛居然還替他回答了。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呵……”一根修長且骨感的手指輕輕抬起了她的下頜,讓她被迫的重新仰起了小臉,也再度看見面前的妖孽男人,此時,他正促狹的看著她笑呢,“嗯,我好不好你自然知道,說的沒錯。”

“喂,你……”她嬌嗔的要推開他的手,不想,他另一手突的一個用力,瞬間就猝不及防的扣著她的頭俯向了他的臉,這一落,她的唇不偏不倚,剛剛好的落在他削薄的唇上。

都是唇薄的男人最是無情,可是她在他的身上只看到了有情,他對她,真的沒得說的。

“傾傾……”

她只喚了一聲,尾音還沒落,他已經輕輕吻上了她,這一吻,比起在遊樂場更衣室裏的那吻更輕更輕,更柔更柔,就象是棉花糖的絲,絲絲的纏在她的心間,甜甜的,根本不想拂開。

藍景伊沉醉在男人的吻中,周遭,是酒的醇香清冽。

最初,她還怕自己一個小心碰到他的傷口弄痛了他,可慢慢的,她什麼都忘了。

腦子裏只剩下了他,剩下了這一吻。

這一吻,彷彿一個世界那般的長久,又彷彿只是眨眼間,很快,藍景伊就覺得自己快沒了呼吸,也是這時,江君越他終於鬆開了手,四片唇這才徐徐分開,藍景伊眼神裏的韻致就象是被一旁酒給灌注到了裡面一樣,氤氳中寫著旖旎和迷醉。

“倒酒,乖。”

他說,她做。

所有,都自自然然。

兩個紙杯。

兩杯酒。

沒有婚禮現場上奢華的高腳杯,也沒有那時的人山人海和熱鬧氛圍,有的,只是他身上男人的味道。

藍景伊倒好了。

江君越不等她遞給他,一手捂著傷處,一手慢悠悠卻也是極沉穩的就拿過了一杯,“來。”他說著,拿酒的手臂已經彎在了她的眼前,佑著她也學著他在彎過手臂的同時,與他的交相在一起。

“老婆,做我一輩子的老婆,好嗎?”

沙啞而低沉的男聲,就象大提琴美妙的琴音,讓她根本不會了思考,不用考慮,她直接點頭,“好。”

“乖。”他的酒杯落在了她的唇上,引著她的也落在了他的唇上。

輕輕栽倒,有酒液清冽入口,帶著醇香帶著暖意。

酒入口很緩很慢,可是藍景伊喝得卻極急極切,彷彿怕江君越下一秒鐘就反悔一樣,一杯酒頃刻間就入了喉嚨口,再抬頭時,面前的男人喉結湧動著喝下了酒液,抬眼看她時已牽開了唇角,“饞猫。”他指間輕拭去她唇角殘留的一滴酒液,然後,漫不經心的就送入了自己的口中,那模樣那姿態,太興感了,讓她恨不得一下子把他撲倒,可隨即眼角的餘光就瞟到了他鎖骨上纏纏繞繞的紗布,此時,正有血絲在慢慢沁出。

“傾傾,你流血了。”酒很美味,回味無窮,可是結果卻是扯到了他的傷,藍景伊急了,伸手就要去摁鈴。

“別動。”忍著痛,江君越拉下她的手。

“怎麼……”

“難道你想挨駡?”江君越眨眨眼睛,明明傷口真的繃開了,他居然還在笑。

藍景伊頓時泄了氣了,“那怎麼辦?”

“我歇息一下就好了,老婆,乖乖陪我躺著,等輸完了液,我們就回家。”

一聲老婆,他叫得極自然,也拉著她躺到了他的身邊。

藍景伊頓時就掙扎著要下床,她很怕一個不小心觸到他的傷口,那可不是開玩笑的,會疼會痛,會很難好轉。

他卻一手緊摟著她的腰,“老夫老妻了,陪我躺會要那麼困難嗎?”

“誰跟你老夫老妻了,證還沒扯呢。”沒證,他們的夫妻身份是不愛法律保護的,她再暈,這點常識還是知道的。

“我明白,可是,我找了,找不到你的戶口本,不然,我拿了就……”

“你什麼時候去我那裡找的?”她扭過頭,狐疑的看著他,這男人到底背著她做了多少事情呢?還有,到她那裡就是她的地盤,為什麼她一無所知?

“你不知道的時候,老婆,不管扯證不扯證,交杯酒都喝了,這稱呼,你今生今世都賴不掉了。”他的口氣有點無賴,讓她著惱。

“你無賴。”

“沒,我很正經很認真,老婆。”他再叫,神情除了嚴肅還是嚴肅。

真的快被他打敗了,她歪倒在他的身邊,輕輕的閉上眼睛,這個時候,所有的亂七八糟的事情全都湧了出來,“傾傾,你媽媽會不會怪你?”

“不會。”

“你就那麼篤定?”

“自然,因為她是我媽媽,這世上,沒有媽媽不愛自己子女的,你不是也很愛很愛沁沁和壯壯嗎?”

“唉,那是,不過我媽媽卻不肯原諒你媽媽,還有,媽媽說爸爸去了,這是真的嗎?”想到再也沒有可能見到爸爸了,藍景伊的心一片黯然。

江君越沒有說話,只是大手輕輕握住了她的小手,那輕握分明是在傳遞著什麼不易言說的資訊,讓她的心頓時更沉了。

“別怕,晴姨那裡,我來說服。”

他這一句,她就安心了,繼續閉著眼睛,她累了。

兩個人靜靜的躺在床上,可,睡著的是她,醒著的卻是江君越,彷彿那個真正受傷的不是江君越而是藍景伊。

歲月靜好,只想你一世安穩。

藍景伊醒來時已經是兩個小時之後了。

病房內的陽光早已西斜,天色已黃昏,嗅著醫院裏消毒水的味道,她才赫然清醒過來,“傾傾……”急忙的扭頭看向身邊,這一看,她驚住了,“傾傾……”那個男人,他居然不在,她的身側,空空如也。

藍景伊有一種想撞牆的衝動,來住院的是江君越,可是住著住著,這在病床上睡沉了的卻是她。

而那個病人,不見了。

“傾傾……”藍景伊抬腿就下了床,甚至沒注意到自己還光著腳丫,慌亂的沖向陽臺,可推開陽臺的門,又哪裡有那個男人的身影。

再轉向門口,一邊跑一邊喊,“傾傾,你在哪兒?”

“呼啦”,門被人從外面推開,江君越頎長的身形赫然到了眼前,“醒了?”

“你去哪了?”她捉住他的手臂,看見他的這一刻,心終於回歸了本位,剛剛,她嚇壞了,不知怎麼的,睡醒看不見他時,她就有一種感覺,她的傾傾離開她了,似乎,這男人早晚有一天會離開她的。

會有那樣的一天嗎?此時看著他時,她依然為自己剛剛的感覺而心有餘悸。

“去與醫生坐了坐,聊了聊出院以後要注意的事項,嗯,想不想聽?”

“不想。”她依在他的身上,“傷口還沒好,你不能出院。”

“這是小事,什麼事也大不過跟老婆扯證。”

“油嘴滑舌。”她嗔他,可是心卻甜膩的甚是舒坦,人果然都是虛榮的,她承認,這一刻她真的虛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