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會享受的主兒

發佈時間: 2023-01-07 15:18:01
A+ A- 關燈 聽書

“君越,約了阿鋒和陸安來打牌,你不來就三缺一,你趕緊給我滾過來。”

“不去。”江君越瞄了一眼牆上的掛鐘,這才早上六點鐘,洛啟江是腦袋秀逗了嗎,這麼早叫人打牌。

“喂,這是你自己說你自己不來的,那我直接就把那女人就地正法直接睡了喲,到時,你可別後悔。”

“哪個女人?”江君越身體裏的磕睡蟲刷的昏倒,他坐直了起來,腦子裏自然而然的居然就閃出了藍景伊那張該死的臉,該死的女人,害他丟臉丟到家了。

可,回應他的是“嘀嘀嘀”的手機盲音,洛啟江那混帳已經掛斷了。

於是,洗臉、刷牙、穿衣、整裝,江君越只用了五分鐘就跳上了他那輛新提的超眩的黑色寶馬,疾馳向洛啟江所提供的住處,那地方,好象是洛啟江一直用來金屋藏嬌的地方。

耳朵裏回蕩著的是才沖出江家時駕之玲的嗓音,“君越,大清早的,你這是要去哪裡?”

他要去哪裡?

他要去找那個給駕之玲下了果島沫,再算計了自己的穿過紅底`褲的女人算帳。

水很溫,不得不說洛啟江是個會享受的主兒,浴缸也是特製的,只要裡面的水溫降了,立刻就會重新加溫,一點也不會讓人覺得冷了,那舒適度讓藍景伊睡得越發的實了。

客廳裏,洛啟江正與早到的阿峰和陸安泡著茶,一直乖乖的躲在角落裏的小乖不安份了,藍景伊進去那間浴室好久了都沒見出來,小東西“汪汪……”的叫了兩聲,也吸引了客廳裏三個大男人的注意力。

“啟江,你這養得什麼狗呀,瘦不啦嘰的,渾身沒有二兩肉,醜死了,一看就是一個雜交,血統都不純正,你丫的就養這樣的狗?”陸安看了又看,最後,十分之不相信小乖是洛啟江養的。

“誰說這狗是我養的了?不是的。”洛啟江立碼否定,他只養藏獒好不好,誰要養這樣沒檔次的小狗呢。

“那誰的?啟江,你女人養這樣的狗?”

洛啟江瞟了一眼阿峰,“就我女人養的怎麼了?養這樣的狗就丟人了?我倒不覺得,我覺得養這樣的狗的女人才有愛心,也才好相與。”想到藍景伊,洛啟江笑了,他覺得藍景伊是江君越的死Xue,他得好好玩個痛快的。

“啟江,你女人在這裡?”陸安的好奇心一下子被挑了起來,男人們在一起,最喜歡的就是聊女人,尤其是漂亮的女人,“漂亮不?”

“馬馬虎虎一般。”

“洛哥,拉出來給兄弟兩個看看,也算是對我們一大早及時趕到的獎勵吧,快點。”

“洗澡呢。”洛啟江抿了一口茶,手指敲著茶几,漫不經心的說道。

“洗澡?”陸安和阿峰兩個人先是異口同聲,隨即,眼神也一致的瞄向洗手間,可,客廳裏所見的那個洗手間是關著的,燈也是滅的。

“房間裏呢,別看了。”

“洛哥你這又是金屋藏嬌了吧,快點給哥幾個見識一下,哈哈。”

“嘿嘿,我去看看喲,一會兒抱過來給你們瞧兩眼。”洛啟江這會兒也覺得不對了,因為藍景伊進去的時間真的挺久的了,算起來都快要半個小時了,再洗下去說不定要洗脫皮了。

陸安和阿峰一起催著他起著哄,洛啟江這才走進了臥室,再看那洗手間的方向,一片安靜,半點的水聲都沒有。

“藍景伊……”洛啟江沖過去,有點急了,別是藍景伊失`申了想不開在他的洗手間裏溺水**了吧。

門開,浴室的浴缸裏,藍景伊正舒`服的閉著眼睛沉睡著,溫熱的水包裹著她的身體,讓她就象是一尊瓷娃娃般沉靜可愛。

驀的,身後傳來了開門聲,洛啟江知道,那是江君越來了。

洛啟江微微的一笑,身體便慵懶的倚在了浴室的門上,輕`佻的沖著客廳的方向唯恐天下不亂的喊道:“阿峰,陸安,快來見過嫂子,正要出浴呢。”

江君越陰沉著臉,獵豹一樣的一個箭步沖過了陸安和孟峻峰,轉眼便到了浴室前,伸手一撥拉洛啟江,“走開。”同時,一雙桃花眼瞟進了浴室,果然,藍景伊正斜寐在浴缸裏,居然在人家的浴室裏就這樣的毫無防備的睡著了。

幸好,她拉了簾子,只露出一張臉和半截雪白的肩膀,從門口望進去也看不到她身體的其它部位。

“君越,上心了?”洛啟江穩住身形,站在他身側笑嘻嘻的看著江君越一臉的黑沉。

“誰上心了,不過是個女人罷了,睡得跟猪一樣。”他和洛啟江這樣說話,她都沒有半點反應,似乎,很好睡。

“既然不上心,那就走吧,咱們去打牌,輸了的今晚請客。”洛啟江走過來,一手搭在江君越的肩膀上,“怎麼,看不够了?不如我上去叫醒她吧。”說著,就要沖進洗手間。

“滾。”江君越冷聲的一吼,揪著洛啟江便走出了那個房間,客廳裏已經擺好了桌子,四個人坐下去,便玩了起來。

吵。

很吵。

藍景伊迷迷糊糊中就覺得好象是聽到了小傾傾的聲音,睜開眼睛時,看著暖暖而奢華的浴室,終於回籠的意識告訴她這裡是那個猛男的地盤,天,她居然在人家的浴室裏睡著了,急忙的從水中站起來,胡亂的擦了擦身體就套上了衣服,打開房間的門時,門外正熱鬧著,四個男人正打牌呢,而小傾傾就坐在她迎面的位置上,此刻,正在出牌。

在看到小傾傾的那一瞬,藍景伊才要走出去的脚步頓時頓住了,頭垂了下去,此刻的她最怕見到的就是小傾傾,想到那晚在飯店的房間裏兩個人的纏綿大戰,她臉紅了,一直紅到腳趾頭,想要出去,卻,又怕那個男人看到她。

“藍景伊,過來。”就在這時,那男人居然大大方方的喊出了她的名字,讓她下意識的一怔,抬頭時正好對上了那男人的視線,他朝她勾著手指,邪氣的象個妖孽,“過來,幫我看一把牌。”

磁Xing而悅耳的男聲,彷彿帶著盅惑一般,再配合著那張俊逸的讓女人想要啃上一口的俊臉,藍景伊的腿不由自主的就朝著他走了過去……

柔美的輕音樂,舒心而養耳,江君越隨即拿起手機,任由那手機鈴聲響徹在客廳裏,然後,按著已經走到他身邊的藍景伊坐在他才坐過的位置上,“嗯,交給你了,我去接個電話。”

那聲音,那語調,彷彿,她跟他有多親密似的。

藍景伊的心恍惚一跳,可隨即的,她反應了過來,他,的確是她最‘親密’的人,想到那晚在飯店裏跟他之間發生的一切,她的臉又紅了。

“抓牌呀,快點。”陸安催促著,帶著點不耐煩和好奇,好奇這女人到底是洛啟江的女人還是江君越的女人呢,抓著抓著,他猛的一拍大腿,“洛哥,我想起她是誰了,是不是那天在飯店……”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閉嘴,你不說話沒人把你當啞巴。”一邊,已經打完了電話返回來的江君越厲聲一吼,豹子一樣的想吃人似的。

藍景伊立刻局促的站起,看來,自己那天一定是很‘出名’了,否則,不會這好幾天過去了居然還能被人給認出來,“我……我先走了。”她起身就想逃,再留下去,她覺得自己全身的細胞都要被焚燒殆盡了,很難受很難受。

兩隻有力的大手卻是微微一按,按著她迫不得已的又坐了下去,“替我打牌。”江君越不溫不火的淡聲道,卻是,飽含著命令的語氣。

“我……我不怎麼會,會……會輸的。”她局促的,不敢看江君越,經歷了那一晚,她見他時只剩下了不自在,可是他呢,好象什麼也沒發生過似的,沒羞沒躁的面部表情,自自然然的看向她手中的牌,彷彿,她真的是他的女人了一樣。

天,她居然想到了‘他的女人’這個詞彙。

江君越淡淡的一笑,伸手一拉牌桌下麵的小抽屜,藍景伊頓時傻了,好多的錢,“你贏的?”那些錢,讓她有些興奮,目測最少也有個七八千塊。

“嗯,够你輸兩個小時的吧?我去抽支烟。”他說著,真的轉身走了,嘴裡叼著烟,斜倚在陽臺的欄杆上看著客廳的方向,好象是在看她,又好象是在看她身側的猛男,藍景伊的心一跳,是了,他是被猛男包氧的男人。

“洛哥,你剛剛放水了是不是?”孟峻峰瞄了瞄洛啟江才打出的牌,上一圈就應該打出去的,可是,他愣是沒出,結果,放走了藍景伊第一個出淨了牌。

“胡說,才被我壓在了一張牌後,我才發現,這不,一看到就出了。”

蒼白無力的解釋,藍景伊掩唇一笑,可是目光卻是不由自主的落在了陽臺上的那個男人身上,他的烟已經抽完了,此時正大步的走回客廳,很快就停在了她身旁,“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