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9章就是要喝酒

發佈時間: 2023-01-07 16:21:07
A+ A- 關燈 聽書

江君越終於閉上了眼睛,他累了。

準備這場盛世婚禮就耗費了他許多的心力,他預算到了一切的一切,卻怎麼也沒有算到藍晴會在這個時候回來,而且,趕得那樣的巧,若是她再晚回來一步,他和藍景伊的大婚就真的禮成了。

到時候,生米煮成熟飯,他什麼也不怕了。

可現在……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救護車到了醫院,江君越被推向了手術室,他微微的睜開了眼睛,溫和的看著面前的女子,“景伊,酒,備酒。”

“好。”藍景伊什麼也沒想,他說什麼她就應什麼,這個時候的她,只想他好好的,這比什麼都重要,他受傷的那一刻,天知道她快要嚇死了,真怕他從此沒了,那她的人生不知道要怎麼繼續走下去。

聽她應了,他這才含笑的任由護士把他推進了手術室,傷口要縫合要處理,不過都是外傷,所以他真的沒當回事,這比起上次他胸口的槍傷真的差了十萬八千裏,可他喜歡看藍景伊緊張他時的樣子,那讓他很受用。

藍景伊等在了手術室外,這一次比起上一次已經算是好的了,上一次他生死不明,這一次他是清醒著進去的,所以不會有生命危險,但是一想到他傷口的疼,她就心疼他。

他們兩個人最近似乎是與醫院掛上了鉤,他受了兩次傷,她傷了一次腿,真是流年不利呀,她决定等他出了院,一定要跟他一起去寺院拜拜,求菩薩保佑家人和自己平平安安健健康康。

還有賀之玲和爸爸的事兒,她不知道要怎麼開解媽媽,其實她跟媽媽一樣對賀之玲是恨多於其它,可是,賀之玲畢竟是江君越的母親,這一點上她真的多少循了點私心。

蔣翰來的時候,她就在手術室前踱著布,根本不管穿著婚紗的她的樣子有多惹眼,她無暇去顧及其它,“嫂子,披件外套吧。”眼看著等在手術室外的其它人都拿眼睛緊盯著藍景伊,他趕緊奉獻了他的外套,好歹是江君越喜歡的女人,他得為手術室裏的那位護好了,他現在算是徹底的明白了江君越對藍景伊的心了。

那是誰也無可比擬的,為了藍景伊,他連自己的母親都送進去了,甚至於為了不讓她為難還接了藍晴那一刀,那一刀若是落在別人身上,一定會追究藍晴的責任的。

可是江君越卻生生受了。

藍景伊這才發現自己還穿著婚紗,只是白色的婚紗此時早就染上了血色,急忙披上了蔣翰的外套,她問他,“都處理好了?”

“嗯,都安排好了,我才順便去了一趟小公寓,你媽和孩子們都好,雪鳳還在那裡照顧他們呢,你就放心吧。。”

藍景伊點點頭,“謝謝。”媽媽和沁沁壯壯都好,她就可以放心的留在醫院照顧江君越了。

這其實,也是蔣翰的意思。

之前江君越受槍傷昏迷不醒的時候,一醒過來就是成青揚和尹晴柔在大吵大鬧,也是那時候他知道了尹晴柔之所以後來精神有些失常完全是因為當初看到了不該看到的一幕,她受到了刺激,再加上賀之玲強烈反對江君越娶她,她一時受不了就跳了樓,後來,賀之玲就把她送去了精神病院。

而江君越在知道真相的時候一方面是對母親的惱恨,可是又毫無辦法,另一方面就是對成青揚的氣怨,當初若不是成青揚製造了那樣的場面,尹晴柔也不會受到刺激而精神失常,一氣之下,才醒來的他不顧疼痛,Cao了一把水果刀就捅了成青揚,還告訴成青揚他們從此再不是兄弟,再也不見面。

可江君越終究還是因為自己瞞了藍景伊受傷的事兒而找上了成青揚而回了國。

想到這裡,蔣翰內心說不出的感覺,直想著江君越與藍景伊能修成正果,他也就可以放下心了。

“誰是江君越的家屬?”就在兩個人各自的想著心事的時候,忽而,手術室的門開了,護士沖著門外喊到。

“我是。”

“我是。”

兩個人異口同聲,而後齊齊的奔了過去,“他要出來了?”

“嗯,傷口已經縫合好了,沒有什麼大礙,放心吧。”

藍景伊這才長松了一口氣,忽而想到江君越要進去手術室時的要求。

酒。

他要她準備酒來著。

“蔣翰,你去買兩瓶酒,好不好?”

“酒?要酒幹嗎?”蔣翰糊塗,他這會子只想見到江君越。

“他……他要的。”藍景伊臉紅,有些不好意思了,她是不是有點在寵著那男人了,他要酒,她就給他備。

“哦,那我去準備吧,要什麼酒?”蔣翰卻是很瞭解江君越的,知道他既然說了,那就一定有他的用意,他還是去執行就好了,不過他現在受著傷,也不能喝什麼太烈的酒吧。

“隨便,低度數的就好。”她怕他是因為賀之玲而要喝酒要借酒澆愁,所以還是準備度數低點的吧,那樣對他才安全些,他現在實在不適合喝酒。

蔣翰去買了,她一個人等在手術室門口,很快,江君越被推了出來,她奔到推床前,伸手就握住了他正在輸液的那只手,冰冰凉凉的,“傾傾……”她低喚。

他徐徐睜開眼睛,看著她的時候,眼底是柔和的笑意,似乎是想要開口說話,卻半天也沒能說出半個字來,“用了局部麻醉,可能現在說話還不方便,等麻藥的勁過了就可以了,不過麻藥勁過了,病人也會很疼痛,若是用鎮痛棒可減輕些,可是手術前問了他,病人說不需要。”護士一邊推著推床一邊向藍景伊解釋。

藍景伊只輕輕點了點頭,便繼續的握著他的手,“傻,為什麼不用呢?免得疼。”

他眨了眨眼睛,還是那微微的笑意,卻讓她頓時心情大好,乘坐醫用專梯,很快就到了外科住院部的VIP病房,他那三個兄弟,早就幫他安排好了一切,這一刻應該是替他善後呢,畢竟今天可是請了好多人來參加她和他的婚禮的。

進了病房,蔣翰還沒回來,江君越看看她,再看看她,似乎是想在她身上尋找什麼似的,可半天也說不出來一個字,“你在找東西?”藍景伊問他。

“嗯。”

“哦,是不是找酒?”她猛然想起他之前讓她備酒而她又讓蔣翰去弄酒來了。

“嗯。”他低低應著,幾乎聽不清楚,可是口型她卻是對得上的。

“一會兒就到了,我讓蔣翰去買了。”

他再度輕點了一下頭,才皺起的眉頭也舒展了開來,她為他調了調輸液的速度,這才漫不經心的問道:“你要酒做什麼?你受了傷不能喝酒的。”這個常識不必她說他也應該知道的吧。

他笑,再沒應什麼了,連口型都沒有,不過,神情卻有些小愉悅的樣子,讓她很是摸不到頭腦。

蔣翰回來的時候,手裡不止是拎了酒,還拎了些水果,當走到門前看到病房裡面的畫面時,一時間有些怔住,他有多久沒有看到藍景伊和江君越在一起時的溫馨畫面了,還是看著這兩個人在一起比較舒服,比江君越與尹晴柔在一起時看著要順眼多了。

反正,他就是不喜歡尹晴柔。

想著江君越現在終於放手了那個女人,他就想歡呼。

“咳……”低咳了一嗓,不然他不敢進了,生怕撞到兩個人少兒不宜的畫面,他可不想長針眼。

這一聲咳,江君越和藍景伊同時轉過了頭來,只不過,一個幅度大些,一個幅度小些。

“酒……”許是麻藥過去了些,江君越居然很清晰的吐出了這一個字,可見,那酒他要的有多急多切。

“醫生說你不能喝酒。”蔣翰將東西放在了一旁的小桌上,轉首沖著江君越道。

江君越微微點頭,拿眼神朝著門口示意,那意思是趕他走呢,蔣翰皺眉,就這麼嫌弃他嗎,好歹他才替他買了不少東西,可看江君越的樣子,似乎很不喜歡他這個超級亮的電燈泡一樣,想一想只好道:“我讓人煮了清粥過來,應該很快就到了,到時候你們兩個注意敲門聲呀。”

他這樣一說,藍景伊頓時不好意思了,小臉低垂看著江君越輸液的手背,彷彿才做了壞事的小女孩一樣。

江君越看著她潮紅的臉蛋,心思頓時有些偏了,可是這個時候他也不能做那個,能做的就是感受一下她對他的照顧,據說上次他沒醒過來的時候,她幾次進重症室裏陪著他,可惜那時候他半點知覺都沒有,這次是清醒著的,雖然受了傷,他卻一點也不難過,還很受用她如此的照顧。

“杯子。”蔣翰沒帶過來高腳杯,可是這病房裏有一次Xing用的紙杯,喝酒絕對可以了。

藍景伊以為他要喝水,端起暖壺就要給他倒水,卻不想,他封锁了她,“倒酒,兩杯。”他說話舌頭硬硬的,不過可以勉强讓人聽清楚。

“你真要喝酒?”

“嗯,一起。”

猜猜,傾傾要幹嗎?他可不是單純的要喝酒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