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8章脆弱的他

發佈時間: 2023-01-07 16:20:32
A+ A- 關燈 聽書

“媽……”

“晴姨……”

只差一步遠的距離,可就在這時,一道寒光乍起,頓時把藍景伊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她嚇壞了,那一刀刺下去,賀之玲有個三長兩短撇開不說,媽媽殺人也會惹麻煩的,“媽……”她驚得大叫,下意識的伸手就要去拉開藍晴的手臂。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可,已然晚了。

而那兩個員警剛好才轉過身去,所以,沒有及時發現藍晴的動作,再加上藍晴的猝不及防,一時間,那把匕首不偏不倚的就要刺在賀之玲的脖頸處了,那一刀貫下去,非死即傷,要知道人的脖子上可是有大動脈的。

“啊……”

“殺人了……”人群裏有人嚇的傳出驚叫聲,有人捂住了嘴,呆呆的看著這即將發生慘劇的一幕。

明明還是一場大婚的盛宴,轉眼間就要鬧出人命來,每個人都嫌眼睛不够用,眨也不眨的盯著那個方向。

“撲”,低低的一聲悶響,隨即,前面背對著他們的三人條件反射的轉過了身來,藍晴的手哆嗦著,低低的發著顫音,“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江君越,你還是偏著你媽是不是?可是你媽她殺了伊伊的爸爸,她殺了錦山呀。”她慌了,從前連螞蟻都不捨得踩的婦人,這一刻真正的見識到了血色是什麼樣子了。

可,被刺中的人居然不是她一心想要刺死的賀之玲,而是江君越。

母債子償嗎?

“來人,快帶走這個女人。”有警衛沖上來,再也顧不得藍晴與新娘子的關係了,刺殺了江君越,這可是天大的事,還見了血,那就絕對不能放過這女人了。

“傾傾……”藍景伊驚呆了,她怎麼也沒有想到江君越會在最危急的關頭一下子躍過去擋在了賀之玲的身前,也替他母親擋了這一刀,到底是母子,這是怎麼也毋庸置疑的。

鮮血如注的從江君越的鎖骨處湧出來,藍景伊已經沖過去抱住了他的身體,帶著他靠在她的肩膀上,然後一起小心翼翼的坐到了地面上。

“兒子……”賀之玲大吼,這一刻,她流淚了,“你怎麼這麼傻?為什麼要救媽?媽也是要死的人了,不需要你擋這一刀呀,兒子……”賀之玲號啕大哭,“是媽媽錯怪了你,媽媽以為你只要這個女人,為了這個女人不惜把媽媽送進去,卻沒想到你會為了媽媽……”

“媽,別怪兒子。”回握了一下賀之玲握過來的手,江君越歉意的紅了眼睛,總是他媽媽,卻也是他親手把他所得到的賀之玲推穆錦山落海的資料交給的警方,他不孝,卻也必須要這麼做。

“真的是你讓警詧來帶走她的?”藍晴不相信了,一雙手還在抖個不停,這瞬間發生的一切也嚇壞她了,腦子裏半天才回過味來,才明白賀之玲才說了什麼,若真是這樣,她豈不是白傷了江君越,好歹他是她外孫子外孫女的爸爸,更是女兒藍景伊所愛的男人,上一輩人的事情,又關這孩子什麼事呢?

她的心,突的又沉了。

“帶走她。”

兩個女保安過來,說著就要架起藍晴。

這樣殺人的場面,任藍晴如何辯解也是無力的,那麼多雙眼睛看著,她撇不清。

“住……住手,不許動她。”卻不想,已然蒼白了臉的江君越低聲封锁了眾人,眾人雖然不解,卻還是依了他的話沒有帶走藍晴。

藍晴的淚流的更汹湧了,“這可怎麼是好,錦山,我要怎麼才能給你報仇?怎麼才能够呢?”她一下子跪坐到地上,悲愴的哭得無比傷心,“景伊喜歡他,景伊喜歡他呀,錦山,他是個好孩子,你說,我要怎麼辦呢?”

藍景伊看著媽媽這樣的反應,她的心酸了,媽媽找爸爸這麼些年有多苦她是最清楚的。

十九年的堅持,那要一份怎麼樣的執著呢。

她懂。

“別管我,帶你媽媽去休息,這裡,我會處理的。”拼著一絲力氣,江君越推著藍景伊的手臂,“去,啟江在,陸安在,峻峰也在,快帶晴姨離開。”

“傾傾……”藍景伊低頭看著他鎖骨處還在不住湧出的血水,心更疼了,“別說話,救護車就來了,我先送你去醫院,再去陪我媽,就先讓雪鳳照顧我媽吧。”還有兩個保姆呢,她看著他的傷口,這次是避開了內臟,在上一次那個傷口的上邊一點,不然,他早就不能說話了,只要人還活著,一切便好。

什麼,都等處理完他的傷再說吧。

以為今天終於嫁了,結果,她還是沒有嫁成。

是吧,她和傾傾他們兩個人真的是有緣無份。

回想初初見面的那一次,若他不是賭輸了在那個酒吧調酒,他們也就不會見面了,也就不會有今天的痛苦了。

這份痛這份苦,太過蝕人心魂,她受不住,真的受不住了。

“藍景伊,怎麼會這樣?哎呀,江君越,你怎麼受傷了?”就在這時,李雪鳳扒開了人群閃了過來,當詫異的看到眼前的一幕時,她明顯的震驚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剛剛小沁沁要噓噓,她就帶著小沁沁去了一趟洗手間,結果,出來後就發現整個婚禮場面都不對了。

眼看著現場的人都望著這個方向,她便把小沁沁交給了保姆,直接飛奔而來。

“雪鳳,你帶著景伊和晴姨,還有沁沁壯壯和保姆先回去,這裡我會找人處理的。”江君越一看見李雪鳳,頓時松了一口氣,一張臉更白了,他原本的傷還沒有徹底的好了,如今新傷加舊傷,若不是强忍著,早就倒下了。

李雪鳳還是不清楚事情的來龍去脈,可是對於江君越的訓示,她一向視為聖旨般的,立刻就去拉藍景伊,“景伊,不管發生什麼,你都要照顧好阿姨和孩子們,走,我們先回去。”

不想,藍景伊一推李雪鳳落在自己手臂上的手,“雪鳳,我們是不是好閨蜜?”

“是的呀。”狐疑的看著藍景伊,李雪鳳不知她這是怎麼了,她也不知道是藍晴傷的江君越,若是知道,她絕對不敢多話了。

“既然是閨蜜,那我就麻煩你幫我照顧我媽和孩子們,我要先去醫院陪著傾傾,若他沒有大礙了,我立刻回去。”她這話,一半是說給李雪鳳的,一半其實是說給藍晴聽的,畢竟江君越的傷是藍晴刺下去的。

藍晴閉了閉眼,淚水越來越多,“錦山,我真蠢,該傷的人沒傷到,不該傷的人反倒是被我傷了,我真蠢呀。”

“媽,爸爸若是在世,他一定會喜歡沁沁壯壯的,你要替爸爸這個阿公多照顧沁沁壯壯才是。”溫柔的哄著藍晴,一個是生養她的媽媽,一個是自己最心愛的男人,她哪一個都捨不得傷害。

其實之前就决定要離開江君越的,可是兜兜轉轉了一圈,他們居然又回到了原地。

藍晴的手一直在抖,這會兒聽見她的聲音,才回過神來,也這才聽到兩步外正在保姆懷裡哭喊的沁沁和壯壯,兩孩子從出生到現在,在她的記憶裏絕少哭的,尤其是小壯壯,皮實著呢,你想聽到他的哭聲,比登天還難。

可是這會兒,壯壯在哭。

他應該是看見了江君越身上的血在哭吧。

可那血,是她的誤傷是她的傑作。

眼看著藍晴的視線終於移到孩子們的身上了,再想著江君越不去計較她的那一刀,藍景伊趕緊趁勢打鐵的道:“媽,快去哄哄沁沁壯壯,再帶他們回家吧。”

藍晴茫然的點了點頭,由著李雪鳳攙著她往已然開過來的小車走去,另一邊,遊樂場的救護車也已經趕到,藍景伊隨救護人員把江君越抬上了車,而遊樂場現場就交給了洛啟江三兄弟去處理。

救護車一路嗚咽著往醫院開去,遊樂場上原本還那樣的熱鬧,可現在,玩樂的人都三三兩兩的聚在一處低聲聊著什麼。

藍景伊不敢看了,她知道那些人是在聊這才發生的一切,如今,她和媽媽還有江君越都成了別人茶餘飯後的談資了。

賀之玲還是被押上了警車,警車隨在120急救車後,兩輛車,載著母子二人卻分別去向了不同的地方

救護車上,江君越的傷口經過了護士的急救處理,此時已經止住了流血,可他的臉色依然很慘白,微眯著的眼睛一直落在她的小臉上,大手也緊握著她的手,“伊伊,不走,不分開,好嗎?”

他就象是一個孩子一樣,彷彿怕她會突然間消失了一樣。

這是她第一次看見這樣脆弱的江君越,在她的印象裏,他一向都是酷酷的帥帥的,這世上也沒有他江君越做不到的事情,可當此刻,他身上都是血的情况下,她才知,原來他也不過是如她一樣的普通人,普普通通的人,捉了他的手緊貼在臉上,她輕輕笑開,“嗯,我不走,我們,不分開。”這是心的承諾,有他在,天就不會塌下來的,她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