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7章不能嫁給他

發佈時間: 2023-01-07 16:20:09
A+ A- 關燈 聽書

眼角的餘光中,臺下麵的不遠處似乎有騷動,她好象看見了警詧。

雖然早就知道今天遊樂場來了警車,可是這個時候看見警詧她還是不舒服。

“傾傾,有警詧。”

“喝酒,乖。”他卻輕聲佑哄著她,兩個人的酒杯也一點一點的在凑近對方的唇,藍景伊聽到了自己的心跳聲,一下一下,如同擂鼓。

耳邊,是司儀還有台下眾人的歡呼聲,催促聲,就要結束了,她真的大婚了。

頭還是暈暈的,視線總是不自覺的被那兩個員警的身影牽引,嗅著葡萄酒的香醇,她赫然發現那兩個員警正走去的方向不是別的人的方向,而是賀之玲。

“傾傾,你這是……”腦子如陀螺般的不停不停的旋轉著,突然間,她豁然開朗的一下子想明白了,“你授意的?”唇微微的顫,她真的沒有想到他為了娶她為了還爸爸一個公道,竟然……竟然會……會讓人在賀之玲參加完她和他的婚禮之後帶走賀之玲。

兩個員警已經到了賀之玲的身旁,那個女人先是看了兒子一眼,隨後狠狠的瞪了藍景伊一下,這才木然的轉身,隨著兩個員警就要離去。

真的要這樣嗎?

可似乎,只有這般,她才能安心的嫁給他,他果然給自己也給媽媽交待了,可是他呢?

他是賀之玲親生的兒子,這樣大婚的一刻,她眸子突的就潮了,“傾傾……”

“無論是誰都是一個生命,我已經自私了那麼久,是時候給你爸爸媽媽交待了,這事怪不得誰,是她自己做的,就要她自己承擔後果。”他的嗓音低醇,是只有她才能聽得見的聲音,可是,無論他的語調如何平靜,都難掩他眼神中的那份淡淡的幾不可察的落寞。

見她還是沒有動的只是靜靜的看著她,他抿了一下薄唇,“乖,喝酒,喝了,你就是我江君越的老婆了,從此都不能更改。”他忽而一笑,豪氣萬千的道。

就為他的這一個决定,她嫁給他,無論以後會怎樣,都值了。

她願意。

手腕輕顫,卻沒有任何猶豫的堅決的彎下,手裡的酒杯徐徐的落在了他削薄的唇上。

“喝。”

“快喝呀。”

“江君越,男人沒你這樣婆婆媽***。”就在身前的台下,陸安大聲的吼叫著。

酒,已到唇邊,清香醇冽。

“景伊,你不能嫁給他,不許喝,不許喝。”就在這時,就在許多人的期待中,人群中忽然傳來了藍晴熟悉的聲音。

那聲音就象是一枚定時Zha彈,頓時炸開了藍景伊的一顆心。

“嘭”,手裡的酒杯落地,藍景伊轉身看向藍晴,手在抖,全身都在抖,媽媽知道了嗎?

知道爸爸失踪的原因了?

那麼,她終究還是嫁不成了嗎?

“景伊,不要嫁給他,不要……”藍晴說話間已經在眾人讓開的一條小路上沖到了台前,然後,手脚並用的吃力的就要爬上臺來,看著媽媽那樣急切的樣子,藍景伊提起婚紗的裙擺,轉而就飛向了藍晴。

“伊伊……”低低的一聲輕喚,含著江君越莫名的心痛,他都已經這樣安排了,卻,還是成不了這場婚禮嗎?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老天爺,這是在欺負他?

那一聲,讓藍景伊朝前跑去的脚步微微一頓,卻也只有一下,她還是選擇了母親藍晴,沒有媽媽,就沒有自己的生命。

她無法不去理會媽媽。

兩隻手頃刻間就握在了一起,一樣的白皙,一樣的纖小,藍景伊一個用力,便拽著藍晴上了鋪著紅毯的高臺,“媽,怎麼回來也不打個電話給我?”

“打不通,還好我及時回來了,景伊,你不能嫁給他,你爸爸就是他媽媽害死的,你爸爸已經死了,嗚嗚……死了……景伊,我到了他的墳前,我陪了他這許多天,可是景伊,我好恨,恨那個女人好狠的心……”藍晴嗚咽著,一邊斷斷續續的說著,一邊轉首在台下的人潮中搜尋賀之玲的身影,很快的,她看到了,恨恨的盯著賀之玲離去的方向,她大聲道:“賀之玲,你給我站住,今天,我一定要為錦山討回公道。”

“媽……”賀之玲人已經被帶向警車了,藍景伊真不知道藍晴還要怎麼樣,一切,自有法律來決斷一切。

藍晴彷彿沒聽見一般,雙目通紅,“姓賀的,你躲得了初一躲不過十五,你賠我錦山,賠我……”她哭喊著,頓時,一場婚禮再也沒有了之前的喜慶,相反的,全都是悲凉。

原本有警衛想要上前拉下藍晴,還以為她是來鬧場搗亂的,可才要上前,江君越一揮手,他們就只能退下了。

於是,一場婚禮變成了一場鬧劇,明明就要禮成了,卻再也沒有辦法繼續下去,司儀尷尬的站在那裡,想說什麼又不知道要說什麼,‘鬧場’的是新娘子的媽媽,他能怎麼說?

而且新郎也沒有封锁,他更加不好出言封锁了。

發現了賀之玲的藍晴,此時正瘋了般的掙開藍景伊的手就向台下跳去,然後,在人群中奔向賀之玲,“你給我站住,賀之玲,你給我站住。”

江君越微眯了一下眼睛,轉首看向司儀,“善後。”兩個字,便已宣佈了一切,這場大婚以喜慶開始,卻以這樣的沒有結果的結果終結了。

他終於還是沒有娶成藍景伊。

眼看著她要追向藍晴,他快步向前,一把捉住了她的手,摟著她的腰,擁著她輕輕一跳就跳下了高臺,然後,大步的追向藍晴和賀之玲。

另一邊,江涵予也在朝那個方向追去,兒子大婚的日子,他真的沒想到到底因為自己當年的舊事而破壞了,可這個時候,他後悔也來不及,什麼都晚了。

江家,今日會再度成為了T市街頭巷尾的談資。

人群早就因為幾個人而散開了些,眾人一邊看著他們往賀之玲的方向追去,一邊低聲的議論著。

“原來是殺父仇人,我看新娘子還怎麼嫁給江君越,這怎麼嫁呀,嫁了兩親家以後見面也是添堵。”

“唉,可憐了那兩個漂亮可愛的孩子,一個象媽多些,一個象爸多些,這要是兩個人不能在一起,那兩孩子以後就是單親家庭的孩子了,即便是兩方都再婚了,那也是後爸後媽,哪有跟親爸親媽在一起生活幸福呀。”

“是呀,真可憐。”

“你說怎麼就讓他們兩個遇到一起了呢,可惜了這郎才女貌的一對,他們兩個多般配呀。”有人搖頭歎息著,怎麼都覺得可惜了一場姻緣。

就在嘈雜的議論聲中,藍晴終是追上了賀之玲,她才要上前拉住賀之玲討個說法,賀之玲身旁的兩個員警中的其中一個便上前了一步,“這位太太,賀之玲已經被實施了逮捕,若您對她有什麼意見,可後面去警局彙報,我們會酌情處理的。”

“你……你們真是警詧?”明顯的,藍晴很懷疑,懷疑這是江家的人在作秀在欺騙她。

“是,賀之玲涉嫌一起十九年前的推人落海案,具體細節我們不便透露,請這位太太放行。”

警詧這樣說,藍晴由不信轉為了將信將疑,“人都沒了那麼久,你們一直不處理,怎麼會在今天帶人?不可能的,她兒子大婚呢。”藍晴不相信的小聲的嘟囔著。

“報歉,為我們提供線索的人要求在這場婚禮喝交杯酒的時候就可以帶人走了,至於其它資訊,我們不能再披露了。”

“我……我就是那個被推下海的男人的妻子,為什麼不能披露?是不是江家給了你們錢?讓你們作一場秀,明著是帶走這個女人,實則是做給我女兒看?好讓我女兒嫁給姓江的?”藍晴一把扯住警詧的衣服領子,她找了那麼多年的丈夫,竟然早就落海而亡,十九年呀,那樣漫長的時光,也是她生命裏最寶貴的年華,就這樣的流逝在尋找穆錦山的過程中,一日復一日,天知道這些年她是怎麼過的,從最初的思念到後來的只想找到他的下落就好。

哪怕他已經另娶了新妻而把她拋諸了腦後她也認了,可她怎麼也沒有想到他早就死了,還是賀之玲做的,怪不得之前賀之玲很反對女兒嫁給江君越呢,還有對自己和女兒的反應,在知道真相的時候,她終於明白也清楚了。

“報歉,家後有什麼事情可以去局裡說明。”警詧再度沖著她禮貌的點了點頭,然後示意同伴一起帶人離開。

另一名警詧立刻引著賀之玲就要離開,可是等了這麼多年的藍晴已然知道了真相,又怎麼會放過賀之玲呢,“不,我不要她進去,到時候你們一定包庇她,我要她死,我就是要她死,我要她賠我丈夫的命……”她嘶喊著,聲音啞得不行,手摸向懷裡,一瞬間手裡就多了一把匕首,狠狠的朝著賀之玲刺去……

殺人償命,她殺了賀之玲就去陪著穆錦山,這些年,她孤獨的也夠了,真的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