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5章擇日不如撞日

發佈時間: 2023-01-07 16:19:08
A+ A- 關燈 聽書

這叫什麼話,她真想狠訓他一頓,可轉眼就忍下了,這是他婚前他們最後在一起的唯一一次機會了吧,等他大婚之後,她再也不能這樣近距離的貼著他靠著他與他說話了,小手徐徐的舉起再落在他的臉上,“傷口還疼嗎?”那時若不是為把她留在看守所的他的房間裏,他也不至於去打黑拳,也不至於挨了那差點要人命的一槍。

那是令他九死一生的一槍。

他搖搖頭,“不了。”

她的心柔了柔也松了松,“那就好,傾傾,答應我,以後不管發生什麼事都要好好照顧自己,好不好?”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嗯。”他忽的俯首,鼻尖“蹭”在她的鼻尖上,“然後呢?”

沒有然後了,“我想出去了,你放手。”

她的聲音輕輕的,低低的幾若蚊繩,可雖然低,語氣裏也明顯的有一份濃濃的帶著哭腔的鼻音,還有一份她極難掩飾的落寞。

他忽的兩手打橫一抱,瞬間就將她又輕了許多的身子抱在了懷裡,大步的走到窗前的一個靠椅上,坐穩,而她,只能被迫的,迫不得已的橫躺在他的懷裡他的臂彎上,他繼續低頭看著她,“可我不想放,怎麼辦?”

怎麼辦?

凉拌唄,

“你要大婚了,呵呵。”她强擠出一抹笑意來狀似不在意的提醒他,“恭喜你,我會祝你幸福的。”

“你也要幸幸福福的。”

他笑,手指拂起她額邊的碎發,輕輕綰到她的耳後,“頭髮真亂,要不要梳整齊了?”

“不用了。”她一孩子媽,啥都無所謂的。

“我給你梳?”

“你會?”她眼睛一亮,竟是有些期待,明明已經與他沒可能了,可是這會兒,她就是想要再奢侈的與他呆上一會再一會。

時間,過得慢些吧,她捨不得從此離開他的世界,很捨不得。

“不會。”

她淬了他一口,“那你還要梳,還不如我自己梳呢。”掙扎著又要起來,他卻還是不肯,讓她只能繼續躺在他懷裡,雖然這更衣室裏只他們兩個人再無他人,可她還是覺得有些不自在,怎麼就有一種兩個人在**的感覺呢。

“不會就學,這是必須的,來,我給你梳頭。”他說著,真的放下了她,然後把她放在了梳粧檯前的椅子上,坐定,隨即,一雙修長而白皙的手真的開始在她的頭上動作了起來。

他的動作舒緩而優雅,讓她靜靜的坐在那裡不由得看得癡了。

認識他這麼許久,她從來不知道他還有這樣的一面,就那般的任由她的長髮在他的手上不知不覺間就挽成了一個樣式簡單卻絕對獨特的髮髻,也露出了她飽滿的額頭,“有人說,擁有你這樣飽滿額頭的女人一定會幸福的。”

她抿了抿唇,沒說話,實在是不知道要說什麼,繼續的看著他拿起一旁的發飾,隨心所欲的插在她的發間,“嗯,手法還可以,好看。”

他這兩個字‘好看’,不知是指他盤的髮髻好看還是說她長得好看。

可她聽著,還是臉紅了,鏡子裏,他看著她,眼神交匯間,有一股電流倏的劃過,惹她身子一顫,“傾傾,別搶走沁沁和壯壯,行嗎?”她可不想自己的兒子女兒從此跟一個後媽生活,她無法想像那樣的場面,反正她不喜歡尹晴柔,若那個女人虐待她的孩子怎麼辦?

“行。”半點猶豫都沒有,他很乾脆的就應了,然後一手握起她的手,拉著她起來,“衣服濕了,要不要換一件?”

她搖搖頭,“不了。”這裡的衣服都是屬於另一個女人的,她們尺寸不一樣不說,她也不喜歡穿別人的衣服,即便是新的也不喜歡。

“想不想看自己穿婚紗的樣子?若是想,不如試試?不喜歡再脫了,這裡不會有人強迫你的。”他柔聲說,磁Xing的嗓音就象是天籟一般,滿滿的都是盅惑,讓她不由自主的就點了點頭。

真想嫁給他。

可惜,他們有緣無份,終究不能在一起。

那就讓自己做一場夢好了,有一場美夢總比什麼也沒有要好,她很期待穿上婚紗與他站在一起的畫面,即便是假的,她也期待。

“這件怎麼樣?”他指著那一排婚紗中的其中一件問她。

她搖搖頭,指著最邊上的一件道:“我要那件。”

水晶白的婚紗,細細的掐腰,長長的裙擺,沒有皺褶,但是簡約中卻透著一股子高雅,“好。”

他取下婚紗遞給她,“要不要我幫忙?”

“不要。”她搶下,一溜煙的就閃到了屏風後。

心口狂跳著,明明知道自己這樣是自欺欺人,可她還就想欺自己一次,好喜歡這夢呀,最好永遠也不要醒了。

換婚紗的動作,每一下都有些抖,時不時的拿眼神瞟向屏風,她有些怕,怕他突然間閃進來,怕自己沒穿好婚紗的醜樣子落在他的眼中。

於是,手雖然抖,可是動作快了許多。

轉眼,婚紗就換在了身上。

還沒照鏡子,她就激動了起來,於是,這樣的後果就是怎麼也拉不上背後的拉鍊了。

“好了嗎?”聽著屏風後漸漸沒了窸窣的聲音,可是女人還沒有出來,江君越低頭瞄了一眼腕表,有些著急了。

人生就這麼一次,他不想遲到,可是小女人的動作真慢呢。

“我……我拉不上拉鍊。”他這一句,她的手抖得更厲害,更拉不上拉鍊了。

“我來幫你。”他說著,不等她答應人就已經閃了進來,頎長的身形站在她的身後,輕輕一拉,拉鍊就好了,“走吧,尺寸居然剛剛好。”

“是的喲。”她低頭看了一眼,真的不肥不瘦,彷彿為她量身定做的一樣,“她跟我一樣瘦了?”之前的記憶裏,尹晴柔可是比她略微豐盈些的,而且好象,男人都喜歡上凸下翹的女人的,想到這個,她黯然了。

“是吧。”牽著她的手走到了大鏡子前,頓時,一男一女就現在了眼中。

男的燕尾服,女的白色婚紗,第一眼的感覺就是這一男一女絕對是新娘新郎官了,可是理智很快喚醒了藍景伊,不是的,他們不可能的,她看著鏡中的兩個人,眼睛都捨不得眨一下,他們站在一起,真好看。

“咚咚咚……”門就在這時被人敲響了,也驚醒了癡迷在兩個人世界裏的藍景伊,她激欞抖了一下身體,忙不迭的就要去屏風後,“我去換下來。”不能再做夢了,夢做到這樣,她已經很滿足了。

他卻扯住她的手,不許她離開,然後另一手也握住了她的另一手,四只手相握在一起,緊緊的,緊緊的。

重新又嗅上了他的氣息,她開始暈暈的,不知今兮是何兮了。

“江先生……江先生……”

“景伊……景伊……”

先是一個陌生人的聲音,隨即就是李雪鳳的聲音,“你們在裡面是不是?快出來呀。”

藍景伊臉紅了,可她才要掙扎,男人薄薄的唇卻落了下來,開始只是輕輕印在她的唇上,可是很快的,他似乎很不滿足於這樣的輕吻,舌尖悄然捲進了她的檀口中,勾著她的丁香與他一起纏繞,起舞,樂此而不疲。

那樣忘情的吻,讓藍景伊直接就忽略掉了門上傳來的敲門聲,她什麼也不知道了,她的世界裏就只剩下了身前的這個男人。

她的傾傾。

她最愛的傾傾。

可不可以不分手。

他可不可以不要與尹晴柔結婚?

可,他們沒有辦法在一起,她總不能封锁他這輩子不娶其它的任何女人吧。

她不能那麼自私。

時間,在這一刻的脚步是那樣的快,快得她覺得就是那麼眨眼間,她的呼吸就開始急促起來,直到胸腔裏氧氣的即將殆盡,江君越才捨得鬆開她。

藍景伊先是大口大口的呼吸,她的目光也迎視著他的,這個時候,敲門聲已經沒了。

空氣裏滿滿的都是他吻著她的感覺和味道。

她的心跳繼續加快再加快。

彷彿要從胸腔裏跳出來一樣。

陽光很暖,身邊的男人也更暖。

不行,她真的要脫掉這件婚紗了。

婚紗太美,不適合她這個不能嫁了的女人。

“我去**服。”她忽而突兀的以這樣的開場白打破了兩個人的相視對看,雖然怎麼也看不厭,可她真的該清醒了,剛剛門外那樣大的動靜,她再不出去,不用等到明天,今晚就會成為晚報的頭版頭條了。

她可不想被人指著脊樑骨罵成小三,那多丟臉呢,長這麼大,她最不屑的就是做小三了。

小三是無恥的代名詞。

走吧。

快點走吧。

快點清醒吧。

“別。”他還是緊拉著她的手,忽而就摸出了一個她無比熟悉,而且還是曾經親手製作的泊金的錫紙彎成的小圈圈套在了自己的指間,揚了揚,微微笑開,“老婆,婚都訂了那麼久了,你是不是該履行承諾嫁給我了?擇日不如撞日,今天人多,那就今個舉行婚禮吧,就讓整個遊樂場的大人小孩都給我們做個見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