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4章我們說說話吧

發佈時間: 2023-01-07 16:18:42
A+ A- 關燈 聽書

淡幽的陽光,輕輕篩落在更衣室內,空氣裏,滿是清新的味道。

就在那暖暖的光線間,江君越徐徐轉過身來,頎長的身形優雅如畫,一身黑色的燕尾服剪裁得體,濃黑的眉展著笑意,唇角微彎的弧度寫盡了一抹妖孽的味道。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那一瞬間,彷彿他們初見時,藍景伊聽到了心口的狂跳。

藍景伊怔怔的站在那裡,這一刻,她仿如置身在夢境中一般。

不是真的。

他明明是跟尹晴柔在一起的。

無論是一起出國,還是一起回國,還是……

咬咬唇,很疼。

再咬咬唇,還是很疼。

藍景伊眨了眨眼,這才發現眼睛早就潮了,眼前的一切有些模糊不清。

有淚,正欲流出。

多少天了,從他昏迷不醒開始,她就一直在惦著他。

哪知,他突然間就出國了。

後來,是尹晴柔告訴她她的傾傾與其在一起。

那個時候,她覺得整個世界都崩塌了。

這些日子,不知是怎麼渾渾噩噩的堅持過來的。

不對。

不可能的。

他們之前有賀之玲有爸爸,永遠也不可能走到一起的。

搖了搖頭,藍景伊轉身就跑。

她跑得那樣急,那樣切。

明明想見,卻又不敢相見。

他在獄中他在昏迷不醒時她還有理由去看他,可他若是清醒了身體復原了,她連見他的籍口都沒有了。

見了,就對不住爸爸,她不知道要怎麼破了那個難解的局。

她沒有那個能力。

“伊伊……”低低的輕喚,磁Xing而沙啞,明明他們之間還隔著幾米的距離,可是他追上來的速度卻是那樣的快,轉眼間,一隻修長而皙白的大手就握住了她的小手,溫暖而有力。

“放手,對不起,是我走錯了門,打擾了。”李雪鳳那個殺千刀的,帶她來他和尹晴柔大婚的地方做什麼,讓她看著心愛的男人跟另一個女人大婚,李雪鳳不知道那對她有多傷多殘忍嗎?

握著她手的大手卻半點要鬆開的意思也沒有。

沒有任何的語言,只有他一點一點的加大力道,直到將她徹底的扳轉過身體,讓她不得不面對這個朝思暮想了許多天的男人,嗅著他濃濃的氣息的這一刻,藍景伊多日以來壓抑著的那種情感瞬間土崩瓦解,彷彿一道水閘突然間打開,頓時有無休無止的水狂湧而出,她的眼睛早就潮了。

江君越握著她小手的大手忽而下移,隨即便強勢的攬住了她的小腰,再慢慢扣向自己,不過是須臾,藍景伊便貼近了他,近的,兩個人之間再也無一絲縫隙,這過程中,她掙扎,她使出了全身的力氣,可都沒用,他的手勁太大,根本不是她所能對抗得了的。

他站在她面前,挺拔如松如神祗一般,足足高了她有一個頭,此時,他深幽的目光灼灼的落在她的小臉上,那目光讓她眸中原本還隱忍的淚再也忍不住的頃刻間流瀉出來,頓時,兩隻小拳頭如雨點一般的捶在江君越的身上,“混蛋,你混蛋,你放開我。”

她打他,一下接一下。

她罵他,一聲接一聲。

可,回應她的依然是他溫潤如水般的微笑,就那般的看著她,彷彿怎麼也看不够一般。

終於,她的拳頭落得慢了。

終於,她的聲音越來越低了。

她累了。

她滿腔氣慣就象是打在了棉花團上,這麼半天了,半點迴響都沒有。

藍景伊真不知要怎麼對付這個男人了,“江君越,你幹嗎?你都要與她結婚了,幹嗎不放開我?你欺負我。”她說著時眼淚流的越發的汹湧,他穿著這麼正式的燕尾服,不是要結婚又是什麼,別告訴她伴郎要穿燕尾服的,她才不信,可他既然都要結婚了,就不該追上她招惹她。

溫溫的指尖輕輕上移,輕輕的落在她的臉頰上,一滴一滴的拭著她臉上的淚,卻怎麼也拭不淨,拭了這滴另一滴又湧了出來,他低低歎息了一聲,“都孩子媽了,怎麼還象個孩子似的哭呢?”

她能不哭嗎,他真的要娶尹晴柔了,雖然自己與他不可能了,可她還是覺得自己很委屈,畢竟,他們之前橫著的那道山不怪她,卻……

他越說,她哭得越凶。

不過是片刻間的功夫,人已經哭的快沒有呼吸了,一張小臉梨花帶雨的同時還煞白一片。

緊扣著她腰身的手越發的用力,江君越再也隱忍不住,削薄的唇帶著一抹薄荷香悄落在她的眼瞼上,一下一下,輕吻著她的眉她的眼,吻去她一滴一滴的淚,也吻得她的腦子不知不覺間就成了漿糊,此刻,她迷糊了,已經不知今兮是何兮,實在是沒想到他會這樣吻她。

這吻,彷彿帶著無比的深情,無比的憐惜,那輕吻讓她開始忘記哭了,傻傻的感受著他的溫柔,一雙眼睛越睜越大,可水霧中她根本看不清他貼近的俊顏,吸吸鼻子,又抽噎了會兒,她這才去推他的胸口,可他緊貼著她,與先前一般,她根本撼不動他分毫,她有些不自在了,“癢。”

“還哭不?”他含糊不清的問,聲音有些沙啞,也含著些心疼。

她先咬了一下唇,然後委屈的道:“要你管?”

“自然要管了,你是我兩個孩子的媽。”見她終於不再流眼淚而只是抽噎,他興感的薄唇開始下移,轉而落在她的臉頰上,輕啄了一下。

她聽著這個解釋,心底裏黯然了,是他兩個孩子的媽又怎麼樣,他們終究沒有辦法走到一起,“傾傾,你鬆開我,我們好好說話好不好?”她想,她真的該離開了,她不想參加他和尹晴柔的婚禮,很不想。

“好,你想說什麼,就說吧。”江君越依然緊攬著她的腰,語氣中帶著些隱忍的期待,眼神清澈如水般的望著她,讓她頓時就醉了般的彷彿受了他的盅惑似的。

“別,別這樣看我。”

“那怎樣看?”他笑,唇角的笑意襯著他比從前還要妖孽,抑或是情人眼裡出西施,她承認,他還是她心裡頭住著的那個人兒,若不是因為他媽媽推了她爸爸入海,她根本不想與他分開。

她垂下眼瞼,“她會找過來的,你不怕嗎?”

“誰?”聽著她古怪的問題,他饒有興致的問她。

“新娘子,傾傾,別告訴我你不怕她傷心。”他傷成那樣都願意為了尹晴柔出國,那就證明他是非常在乎那個女人的。

“不怕。”不想,江君越想也沒想的直接就給了她一個十分篤定的答案。

她心尖一顫,眉頭輕蹙,他這話分明是在向她暗示,他有了尹晴柔也不想放過她。

男人都是這樣貪心的嗎?

吃著碗裏的還惦著鍋裏的。

可她不想做小三,從初初與他相識的時候他要求她做他的女人的時候,她就表明立場了,“可我怕。”她不想成為第二個陌小雪,那時,她還罵過陌小雪,甚至於鄙視陌小雪呢,所以如今,她絕對不會讓自己走到那步田地。

“我在呢。”

他會幫著她?

答案是否定的。

都要大婚了,他幫著的只會是他的新娘子。

她忽而就笑了,笑得蒼涼笑得無奈,“傾傾,你放過我吧,好不好?就算我求你。”

“不好。”

“那你到底要怎樣?”

“你就要跟我說這些話?”他問,眼睛眨了一眨。

“是,我想走了,沁沁和壯壯不見了,也不知道去哪裡了,我要去找他們。”也是這個時候,她才想起自己的兩個寶貝來,不知被江君越的三個死黨給抱到哪裡去了。

“不急,該出現的時候總會出現的。”

“傾傾,有人。”突然間,轉彎的另一個方向傳來腳步聲,此時正朝著他們這個方向走來,讓她一陣心慌,若是尹晴柔的話,那見了面多尷尬。

“不想見人?”

“嗯。”當然不想見了,他如此的緊摟著她,若是被人看去,一定會上T市的頭版頭條的。

新郎官大婚前幽會前女友。

不對,她不是他的前女友。

也不對,她好象是他的前女友。

隨便吧,她和他的關係太亂了。

反正,她不想再出名了。

“好,如你所願。”江君越微微一笑,便擁著她輕輕一個旋轉,手一用力,便帶著她進了一步外的更衣室。

漂亮的新娘服,一件又一件,這些應是新娘子在各種各樣不同場合要換的喜服吧,真漂亮。

她掃了一眼,就收回了目光,人也松了一口氣,因為,剛進來的時候,他腳後跟一嗑,此時,更衣室的門已經在他身後“哢嗒”一聲闔上了。

此時的他們,相對‘安全’。

陽光照射在兩個人的世界裏,那樣的溫暖,也那樣的安靜。

她仰頭看他,一時竟不知說什麼好了。

他卻笑開,“想說什麼,說吧。”

“幾點的吉時?”她擔心這樣跟他一起會不會影響他大婚的時間。

“沒多少時間了。”他微微笑,低啞道出實情來,這是真的。

“哦,那你快去準備……”

“不過也不急,新娘子不急,我就不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