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3章雙囍

發佈時間: 2023-01-07 16:18:17
A+ A- 關燈 聽書

上了電梯,很快就到了樓下。

出了樓門,藍景伊頓時也醉了。

只是要帶孩子們去遊樂場而已,哪裡想到居然會有人給佈置了這樣大的排場。

好多車。

為首的就是那輛寶藍色的林肯。

“洛哥,你怎麼也來了?”藍景伊不好意思了,他那麼貴的車,指甲劃一下洛啟江都得心疼吧,她這兩個寶貝蛋呢,而且是超具破壞能力的小壞蛋,一個比一個淘氣。

“嫂子,上車吧。”洛啟江唇角掛著笑,一身的西裝穿得筆挺,儼然一個豪門闊少的花花公子樣,可是去遊樂場,要穿得這樣正式嗎?

藍景伊唇角抽了抽,想著又是那個男人被尹晴柔纏住來不了吧,所以,他這些哥們看不過去就都來了,隨便吧,“謝謝。”抱著沁沁坐進去,後面保姆也抱著壯壯進了去。

後面,清一色的一溜長排的紅色保時捷,看著喜慶,張揚。

若是貼了喜字,那可真象……

想到這裡,藍景伊吸了吸鼻子,她和江君越的未來就甭想了。

還是別弄花了才李雪鳳好不容易幫她化好的妝容最大。

要是一不小心掉了眼淚出來,她昨晚一夜沒怎麼睡的後遺症黑眼圈就絕對顯現出來了。

“嫂子,有哥幾個陪著兩個小東西,你放心吧,今天一定吃好玩好啥都好。”陸安和孟峻峰也迎了過來,沖著車裏的她打了一個招呼。

“謝謝。”她想她是真的知足了,有他這一幫兄弟陪著就好了。

既然與他再也沒有可能,相見不如不見,就這樣吧。

她也收收心,再不去想其它了,得不到他,總也要他是幸福的,他和尹晴柔原本就是一對,是她的出現破壞了那一對,就讓他和尹晴柔回歸本位吧。

如此,也算是皆大歡喜了,想著,心情多少好了一些些。

十幾輛車。

還都是豪車。

要多張揚就有多張揚。

她想低調,卻沒低調成。

拿出手機,想想還是發了一條簡訊給江君越。

總是孩子的生日,他不理他們娘三個,她理他好了。

“傾傾,孩子們很好很高興,謝謝你,祝你幸福。”

發完了,她呆呆的看著手機荧幕,心裡頭又亂了起來,一團麻一樣的絞著一顆心說不出來的感覺。

像是痛,又像是麻。

或者,她的心早就麻木了吧。

八輛機車開道。

一路暢通無阻。

T市最大的遊樂場。

遠遠看去,佈置的隔外熱鬧,就象是國慶日時一樣的佈置,到處都擺著時令的一盆盆的鮮花,紅色的,黃色的,紫色的,看過去,煞是好看。

不過是孩子們的生日罷了,那男人至於這樣擺闊氣嗎?

若是他在,她真想好好的損他一損。

這世上,錢與物與享受都是身外之物好不好,這些他給他們娘三個再多也抵不上他來一場。

可他,卻不來。

下了車,兩個小東西立碼就被遊樂場前熱鬧的氛圍吸引住了。

“洛哥,今天遊樂場有活動?”怎麼人這麼多?又不是週末,再說即便是週末也不可能人這麼多吧。

大人孩子都挺多的。

“哦,今天遊樂場的所有場所都免費。”

“哇,那咱們快進去玩,嘿嘿。”李雪鳳呲牙一樂,“真好呀,怪不得這麼多人。”都是來順點便宜的。

看著人多,藍景伊這才自在了些,原來這裡的花哨不是他佈置的,這便好。

長長的車隊,整整齊齊的停在停車場,那清一色的車型顏色看起來氣派非凡。

司機留下了。

幾個大人帶著兩個小朋友樂顛顛的就隨著人潮進了遊樂場。

人多,不過每隔幾步就有一個工作人員指揮著,所以場面井然有序。

沁沁和壯壯的小眼神已經不够用了,看著哪裡都稀奇,玩玩這個,玩玩那個,一玩上了就不肯下來,大有要玩一天的架勢,不過在第一次被藍景伊以糖果哄下來之後,後面三個男人如法炮製,每一次都成功的哄下來換了下一個場地去玩。

滑梯,城堡,電動車,木馬……

不管你想到想不到的,全都玩了個遍,有三個大男人在,藍景伊變成了攝影師,天公很做美,這樣晴朗的一天,再加上孩子們那燦爛的笑容,她所拍的每一片照片都特別的好看。

怎麼看也看不够。

“那邊是不是有人要結婚呀?”有人在經過她的時候狐疑的問著同伴。

“不會吧,哪有人在遊樂場結婚的?”

“可你看那邊那個摩天輪,那上面好多汽球,汽球上好象是喜字。”

藍景伊隨著兩個人的指指點點看過去,果然如是。

而且,那邊的草坪上還鋪了紅毯搭了檯子。

真熱鬧。

果然是有人要結婚。

不過,都與她無關。

她低頭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衣服,雖然喜慶,卻與婚紗無關。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今天可真熱鬧,才警車也來了。”又一個經過的欧巴桑抱著小孫子一邊走一邊與另一比特欧巴桑閑侃著。

“警車?”

“是的呀,我親眼看見的。”

“警車來這裡幹什麼?”

“誰知道呢,說不定是怕今天人多,有什麼不法份子吧。”

藍景伊笑笑,這是遊樂場的安保措施,肯定自有其道理,什麼也沒想,轉過身就要繼續為沁沁壯壯拍照,這才發現場地裏的電動車已經停下了,居然不見那三個大男人和兩個小東西,再轉頭,李雪鳳正坐在一邊的長椅上喝可樂呢。

“雪鳳,有沒有看見沁沁壯壯?”大概是從前丟過小壯壯的陰影還在,藍景伊的心頓時沉了沉,不由自主的就擔心了。

“看見了。”李雪鳳懶洋洋的伸了一個懶腰,這才拿著一大瓶的可樂走向藍景伊。

“幹嗎去了?”眼見她近了,藍景伊伸手一拳拍在李雪鳳的肩膀上,她著急了,這無關於信任不信任,完全是一種下意識的反應,只有把兩個小東西看在眼裡了,她才能徹底的安心。

“去噓噓去了,喏,就是洗手間。”李雪鳳拿著可樂瓶一揚,正欲往洗手間指去,可這一指,她手裡的可樂頃刻間不会的全撒了出來,這樣的猝不及防,讓藍景伊根本來不及避開,頓時,胸口全濕了,捎帶的還有褲子。

“喂,你沒長眼睛嗎?”她火了,濕了的衣服緊貼在身上,除了難受就是不自在,這讓她怎麼陪孩子玩呢。

“哎呀,對不住呀。”李雪鳳一邊彎身要為藍景伊擦可樂,一邊在心裡鄙視江君越那厮,同樣的一招,訂婚的時候用過,這結婚的時候還用,可她損他的時候,他就一句,“只想給她一個驚喜。”

有這句,她感動了。

也不怕自己當壞人了。

兩個人擦了半天,可最後的結論也只能是換衣服了,“哪裡有賣衣服的?”

“不知道咧。”李雪鳳望天,撒謊作戲都不是她的強項。

“也對,這裡是遊樂場,不是精品店。”藍景伊歎息了一聲,“算了,我忍忍就好了。”好在不是夏天,這樣時節的衣服不是特別薄,也沒有特別的貼身顯形,就是,她有點冷了。

一身的濕,能不冷嗎。

“要不我把外套借你吧。”李雪鳳就勢的就要脫身上的衣服。

“不用,那不是一樣嗎,反正我們兩個總要有一個受冷。”不是她就是李雪鳳,那還不如忍忍好了。

“那我多不好意思。”李雪鳳開始在遊樂場裏逡巡,最後眼睛一亮,指著那邊好象是什麼人要結婚的場道地:“那邊工作人員多,咱去找人借一件。”說著,她扯著藍景伊就朝那邊跑去。

“喂,不用了。”人家結婚呢,她跑去幹什麼,藍景伊囧,她能說她現在最不想遇見的就是結婚的場面嗎?

結婚於她,就是一道怎麼也淌不過去的坎,怎麼也磨不去的殤,她不想看那樣的場面,很不想。

“走了啦,你要是不想換,咱們看看熱鬧,沾染一下喜氣也好,嘿嘿。”

“姓李的,你思Chun了是不是?”

“對呀,姐姐我就是思Chun了。”李雪鳳眨巴眨巴眼睛,只要一跟沁沁壯壯相處,她就想生個小孩子來玩玩,太可愛了。

藍景伊翻了個白眼,“受不了你。”卻終究還是被李雪鳳拖著往那喜慶的方向走去。

人真多。

遠遠看著,有些人有點熟悉。

是了,這樣結婚的場面就象是她和傾傾訂婚的場面一樣,只要有江家那樣的家世,T市有頭有臉的都會來,所以,她以前見過也沒什麼不對。

“那邊有更衣室。”李雪鳳帶她往那邊走去。

喜。

紅紅的雙喜字。

一個又一個。

很多很多。

數也數不過來。

紅木的木門,輕輕推開,便是更衣室了。

不曾想,這遊樂場裏臨時創意的一間更衣室竟會這樣的大,入目,是一溜長排的新嫁娘的新衣,“雪鳳,別進了,碰了人家新娘子的東西,小心被剝了皮。”她故意狠呆呆的說著,這卻是心裡話,看見這些,她羡慕,卻也心酸。

李雪鳳卻是身子一閃,一下子就閃到了她的身後,同時,沖著更衣室裏落地窗前正緩緩轉身的男子打了一個‘剩下的交給你’的手勢,轉眼,就魚一樣歡快的遊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