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1章從此不理他

發佈時間: 2023-01-07 16:17:14
A+ A- 關燈 聽書

才有的愉悅一下子煙消雲散,江君亮搖下了車窗,口哨聲也止了,眼皮突突的狂跳著。

車速减到最慢,一種不好的預感越來越强烈,想了想,他終是又打給了尹晴柔,那邊只響了一聲就接了起來,“到了?”

“不如你送到樓下吧,我事情多,比較趕時間。”

“行。”尹晴柔倒是答應的痛快,讓江君亮多少舒了一口氣,這才又加快了車速。

小車很快抵達了小公寓所在的社區。

這是一個差不多有七八年區齡的社區了,社區裏的房子早就住滿了人。

江君亮的小車很不起眼,到了大門前取了小票進了社區,很快就看到了尹晴柔,此時的她正坐在一株樹下的草坪上玩著手機,似乎心情極好,所以即便是低著頭也能看到她帶笑的面容,不得不說,她很美。

江君亮徐徐停了車,再摁了摁車喇叭,搖下的車窗外,尹晴柔聽到聲音便起了身,一眼就看到了他,看了半天才認出他來,這才徐徐的走過去,“呵,若不是你摁了喇叭後又看向我,我都沒有發現是你呢,江君亮,你真的很會偽裝。”

“少廢話,東西給我。”江君亮目光迅速的朝四周掃過,只有幾步外有幾個大叔欧巴桑在閒聊著,可不知為什麼,他還是緊張,腦海裏不住回想著那個人警告他時的語氣,很深冷。

“喏,給你。”尹晴柔將一個小小的U盤遞向他,“你放心,我向你保證我手上沒有COPY過的了。”

江君亮手如箭般射了出去,倏的一把搶過,“謝了,走人。”說完,脚一踩油門,掉轉車頭就往社區大門口開去。

原本,還想要對尹晴柔做點什麼,可是這會兒,他是有這個心沒這個膽子,一想起咖啡廳裏趴在桌子上的藍景伊,心“撲騰撲騰”開始狂跳了起來,這個時候,她出事的事情已經是傳開了吧。

到了晚上,就會上新聞上報紙了。

只希望不要扯到自己的身上。

“哢……”正思慮著,忽而,前面一輛重型貨車橫在了路上,他急刹車停了下來,便使勁摁起了車喇叭。

“嘀嘀……嘀嘀……”

可不管他怎樣摁,那輛貨車都紋絲不動的停在那裡。

“江君亮,是不是你?”微開的車窗外,傳來尹晴柔氣急敗壞的聲音,惹他下意識的轉頭,就見兩個‘欧巴桑’,一人挽著尹晴柔一隻胳膊,帶著她朝著他的車快步走來。

“你引來的人,是不是?”

耳朵裏尹晴柔質問的聲音讓他的腦子轟轟作響,就在這時,大貨車的一側優雅步出一道熟悉的身影。

那張臉,即便是化成灰他也認得。

是江君越。

還未等他反應過來,兩個人影已經沖到了他的車前,“江先生,這是逮捕證,你被逮捕了,從現在開始,你所說的每一句話都將成為呈堂證供。”

“憑什麼?”手往口袋裏一摸,他現在只想摸到尹晴柔才給他的U盤香到肚子裏,若是被查到爺爺的死是他的所為,他死定了。

可是他快,一旁的便衣更快,車窗雖只開了很窄的一道口子,卻先於他長臂一探就搶過了他才拿到手裡的那個U盤,再順手打開車門,於是,就在陽光滿目的午後,江君亮被帶上了警車。

“江君越,你這個混帳,我好心讓你取保候審,你卻與尹晴柔合起夥來陷害我,姓尹的臭裱子,老子要是有事,你也休想脫離干係,老子下地獄也要帶上你。”

江君越表情不變,只目光冷冷的睨著此時正停在他一步開外的尹晴柔身上。

“越越,這是怎麼回事?這到底都是怎麼回事?”尹晴柔梨花帶雨,嬌柔的讓人心疼。

“張警官,可否把那個U盤給她看一眼?”淡清清的說過,他的視線依然不離尹晴柔的小臉,那樣的目光,讓她禁不住的打了一個寒顫,“越越,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你好。”咬了咬唇,尹晴柔不甘的卻也是無力的辯白著。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江君越一聲不吭,如雕像般的身影筆挺的立在她的面前,可他越是不說話,她越是心虛,他的眼神彷彿要將她的心臟鑽出一個窟窿似的,讓她疼極了,“越越,你讓她們鬆開我,我什麼也沒有做,我只是為了你。”聲線弱了下來,她哀求的看著他。

江君越依然不說話,那冷峻的面容是那樣的惹眼,她忽的看得癡了,“哈哈哈,我就知道,你心裡就只剩下那個女人了,可是,她死了,她已經死了,哈哈哈,我得不到你,她也休想得到你。”

“是嗎?”江君越微抿了一下唇角,他終於說話了,可這兩個字中卻帶著濃濃的嘲諷,“她是死是活,如今已經不需要你Cao心了。”最後一字的尾音還未落,他便手一揮,“帶走吧。”

兩個‘欧巴桑’頓時扭著她往不遠處的警車走去,也是這個時候她才發現社區裏不知何時早就被便衣封鎖了,那些早先見到的大叔欧巴桑全都變成了條子。

“越越,你不能這樣對我?你這樣,對得起我嗎?你會受報應的,老天爺會懲罰你的。”

江君越轉身,彷彿沒有聽見她的聲音似的,大步的朝著自己的座駕走去。

寶石藍的林肯車門自動打開,他彎身坐進去,坐在駕駛座上的蔣翰道:“江總,去哪?”

“去墓地。”爺爺終於可以安息可以暝目了,他也終於可以鬆口氣了。

還有三天就是沁沁壯壯的生日。

時間很緊迫,可是,一切都在他的預料之中有條不紊的進行著,所以其實一切都算的剛剛好。

“江總,那天警車真的也要到場?”蔣翰一邊開車一邊狐疑的問道。

“是……”

“你是要對夫人……”

“開車吧,爺爺等我去看他,已經等了許多天了。”

有一些結,總要解開,否則,越結越死,再難解開。

所以,遇了結,不管有多難解,都要想辦法解開。

“越越,你會後悔的,會後悔的……”尹晴柔坐上了警車,依然不忘歇斯底里的沖著他的車咆哮吼叫。

江君越搖下了車窗,這一刻,他的心情是沉重的。

把尹晴柔送進去並非他所願所想,可是,有些事,錯了就是錯了,錯了的她就要承擔她應該負起的責任。

好在,她的罪很輕,應該不至於判刑,想到這裡,眉頭才舒展了開來,“打給小陳,問問她醒了嗎?”

“醒了,剛才你下車的時候我就打了。”蔣翰狗腿的笑了,終於不用侍候尹晴柔那個壞女人了,他要苦盡甘來了。

“嗯。”藍景伊沒事就好。

藍景伊醒來的時候,小陳剛好帶著沁沁和壯壯回來了咖啡廳,頭有些痛,她低頭看了一下時間,天,她居然就趴在這桌子上睡了一個多小時。

“媽媽……”許是剛剛玩得開心,兩小人興奮的朝她跑過來,“爸爸……抱……”

聽著小東西含糊不清的叫爸爸,藍景伊心底裏五味雜陳,哪裡想到他們兩個今天還就真的見到了他們真正的爸爸呢,只以為他們是跟從前一樣總是無意識的叫爸爸,伸手摸了一下沁沁的額頭,沒發燒,“沁沁,壯壯,要不要去逛商場?”馬上就過生日了,早就要給孩子們買衣服禮物什麼的,可不是今天有這事,就是明天有那事,這一拖再拖,就拖到了今天。

“去……去去……”

小傢伙最愛熱鬧了,立碼同意,半點猶豫都沒有。

“小陳,保姆不在,你陪我們一起去吧,要麻煩你了。”

“不麻煩。”

“對了,他們兩個在老伯家裡有沒有淘氣?有沒有弄壞人家什麼東西呢?”

小陳的唇角抽了抽,其實真的弄壞了,可他不能說,洛啟江說了,不就是一架鋼琴嗎,壞了再買,有什麼大不了的。

是的,那是一架十幾萬的鋼琴,就那麼被小壯壯一泡尿給尿了。

最初小傢伙是用手彈著的,後來就要用脚彈,沒想到陸安和孟峻峰一個比一個寵他,爭著把他放在了琴鍵上,於是,就尿了……

“沒,都挺乖的,啥也沒弄壞。”

“真乖。”藍景伊捏捏小壯壯的臉,不知怎麼的,她看著小壯壯那燦爛的笑總是覺得哪裡不對勁,可是小東西太小,她問也問不出什麼來。

頭有些暈,出了門吹了吹風,頓時就好了。

睡了一覺醒來,世界還是原來的樣子,並沒有任何變化。

商場裏購物,經過女裝區,忽而就看到了昨晚上尹晴柔穿著的那件衣服,下意識的走過去看了看標籤,她頓時傻了。

一萬三千一件。

她是斷斷捨不得花那麼多錢買一件衣服的。

是江君越買給尹晴柔的吧?

心底酸酸的。

看了一眼就快步的離開了,彷彿那件衣服是燙手山芋一般。

他們,還是在一起了。

而她就是最多餘的那一個。

好吧,其實這樣的結果真的挺好的。

不然,與他在一起,她就是對不住爸爸,對不住那個給了她生命的最親的人。

不想了,血拼衣服去。

沁沁的。

壯壯的。

自己的。

一家三口就好。

那個男人,他不管她,那她,也從此不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