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0章八手聯彈

發佈時間: 2023-01-07 16:16:43
A+ A- 關燈 聽書

“鋼琴?”孟峻峰和陸安兩個一起驚豔了,“這還沒過生日吧,姓洛的,你就送了這麼一個大禮?那等到兩個小壞蛋過生日的時候,你送什麼?”

“到時候再說。”揮手讓工人走了,洛啟江打開了蒙著鋼琴的外包裝,十指遊走在琴鍵上,頓時,優美的旋律就由他的指尖流瀉而出,很美,很動聽。

兩個小東西瞬間被吸引了。

都說小孩子是最容易好奇的了,果然不必洛啟江叫,就齊刷刷的從江君越的腿上滑了下去,洛啟江一邊彈琴,一邊看著小東西的方向,美了,“瞧著吧,我贏了,嘿嘿嘿。”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然,下一秒鐘,他才起的得意頓時飛了。

“爸爸……”

“爸……”

兩小人站到了地毯上後,卻不急著往鋼琴這邊來,而是一人扯著江君越一隻手,使勁的往鋼琴的方向拉呢,這是不管有什麼稀奇玩意,他們兩個認的都只是他們親生的爸爸,其餘的人,誰都不行。

江君越笑了,還是這兩寶貝聰明,不象孩他媽,居然什麼‘外人’都信任。

江君越牽著兩個小東西的小手,就象牽著兩隻小企鹅,愉悅的走到了鋼琴前,“洛啟江,行了,你讓位吧,這位置歸我了。”

“你……”

“孩子們不跟你們,這不是我的錯,看來,他們只認他們老子,哈哈。”

“切,等哪天我有了兒子,一準比你的還可愛,到時候,你也甭想抱到。”

“等你有了的那天再說。”江君越一付那還要很久很久以後的表情,讓洛啟江很受傷,他是要很久以後才會有孩子,可是美薇快有了,想到美薇,又想到美薇求著他的事兒,他皺眉了。

洛啟江摸了一根烟,然後,落莫的走向陽臺,點燃,靜靜的吸著。

身後的客廳裏,那架簇新的鋼琴上有了史上絕對特別的一場表演,陸安和孟峻峰很快就看呆了,從來看鋼琴表演最多的就是四手聯彈,但此刻,那架鋼琴上不是四手,而是六手。

一雙大手,兩雙白嫩嫩的小手。

絕對創紀錄的一場表演。

不過,入耳的音再也不悅耳,根本就是魔音,他兩個恨不得捂起耳朵來,可是坐在椅子上的江君越卻是一臉陶醉的看著沁沁和壯壯。

果然,自己的孩子是最好的,自己的孩子做什麼也都是最正確的。

他們如今,終於理解這個至理名言了。

手上的腕表響了,江君越這才悄悄的站起,然後拿眼神示意了一下陸安和孟峻峰,兩個人這才屁顛屁顛的跑過去,明明剛剛還覺得兩個小東西製造魔音來著,可這會兒,受了傳染般的四只大手也開始製造魔音了。

八手聯彈。

江君越瞄了一眼手機,快步的走進陽臺,“沁沁和壯壯就交給你們三個了,我出去一下,很快回來。”輕拍了一下洛啟江的肩膀,他又道:“那小子我一直恨不得扒了他的皮,可,他對美薇的心卻是真的。”

洛啟江又是狠吸了一口烟,輕輕點了點頭,“你去忙吧。”

江君越悄無聲息的走了,孩子交給了三個兄弟,他放心。

咖啡廳裏,藍景伊慵懶的坐著,時不時的瞄瞄手機荧幕,說好一下午的,可是這會兒,她的心就飛到了小沁沁身上,她惦著那小東西呢,感冒才好些,這會不知有沒有在老人家那裡哭鬧呢。

手機短信不知道是第幾次發給小陳了,好在小陳回復的都很及時。

“藍總,沁沁和壯壯玩得可高興了,你看,這是他們兩個的照片。”伴著簡訊的,還有沁沁和壯壯在玩玩具彈鋼琴時的畫面,那小嘴樂顛顛的,早就把她這個媽媽給拋到九宵雲外去了。

“小姐,要添咖啡嗎?”正看著沁沁壯壯的照片呢,一旁,咖啡廳的女服務生走了過來。

藍景伊繼續看著,頭也沒抬,隨意的道:“再來杯摩卡吧。”

於是,女服務生拿走了她桌子上的空咖啡杯,去端摩卡了。

很快,一杯熱汽騰騰泛著濃濃香氣的摩卡放在了藍景伊面前,藍景伊一手繼續翻看照片,一手隨意的端起咖啡杯,輕輕啜飲了一口。

咖啡很香甜。

看著孩子們的笑臉更舒心。

不管日子怎樣難,不管那男人離她有多遠,可她有沁沁,有壯壯,這便足矣。

看一會兒,喝一口,一杯咖啡,不知不覺就下了多半杯。

不知怎麼了,也許是坐得久了被外面的太陽曬著了,突然間就有些頭暈,她想站起來出去咖啡廳透口氣,可這一站起,才覺天旋地轉。

突的,身子一歪,整個人便栽倒在了咖啡廳的桌子上。

“快來人,有人昏倒了。”

咖啡廳裏亂成了一片。

咖啡廳外,一輛黑色的不起眼的小轎車內,一個男子拿起了手機,“尹晴柔,事成了,那些錄音什麼時候還給我?”

“真成了?”尹晴柔不相信的質問。

“成了。”

“把她死過去的照片發給我,否則,我一準把你爺爺怎麼被你弄死的錄音發到全世界,江君亮,到時我會讓你身敗名裂的。”

“姑NaiNai,你饒了我吧,若是這時候我進去咖啡廳被人認出來,一準會被人懷疑上。”

“那你讓別人拍,反正沒有圖片為證,我不信你。”尹晴柔冷聲喝斥,這也難怪她不相信,上一次她也以為江君亮得手了,對會藍景伊先女幹後殺,可結果呢,居然讓人給救了出去,所以,在事情沒有結論之前,她一概不相信。

“等著,若是我弄死了藍景伊,你還不把錄音給我,尹晴柔,老子也弄死你,反正早晚被你逼死。”

“吼什麼吼,快去拍照,我要看結果。”

江君亮這才推了推鼻樑上用作偽裝的眼鏡,再換了一件不起眼的外套,悄然下了車,悄然逼近了咖啡廳,若不是那個下毒的人已經走了,他絕對不會如此冒險的親自去拍藍景伊被毒後的照片,可是他沒辦法,那人得手了就立刻離開了。

咖啡廳裡裡外外,現在全是亂作一團的人,應該已經報警了,所以裡面的顧客正在往外走,剩下的都是咖啡廳的員工,此時全圍著趴在桌上的藍景伊品頭論足的議論著呢。

手心裏攥了一個微型相機,江君亮並沒有進去咖啡廳,而是左右掃描了一眼周遭,見沒什麼可疑的人,這才凑近藍景伊昏倒的那個窗子前,隔著玻璃,“哢嚓哢嚓”連拍了幾張照片,然後,轉身就朝自己的小車飛快走去,上車後第一件事就是把照片發給尹晴柔,“現在你相信了吧?”他要確定尹晴柔沒事了才能離開,那個瘋女人,若是再讓他拍照,他若是走了再回來不是更麻煩,而且,很容易出問題。

到那個時候,警詧也就來了。

片刻後,尹晴柔笑了,“哈哈,藍景伊終於死了,越越是我一個人的了,江君亮,你有種,給你兩個選擇,一是你選個地方,我們見個面,我把錄音給你,二是你親自來我這裡取。”

“我去取。”等約了地方再見面,那不知道要多久,為免夜長夢多,江君亮想也不想的就做了决定,想到這裡,他唇角揚起了笑意,最近這幾日他運氣真好,既得了貴人相助,又要從尹晴柔手上拿回被她要脅的東西了。

若是可以,在她的住處,他真想把那臭女人玩上手,也好漲一漲他男人的威風。

是的,只要一想起尹晴柔最近一段時間威脅自己的那些話語,他就想好生的教訓教訓那個女人。

小車飛快駛離咖啡廳,江君亮摁開了車窗,讓汩汩的風吹進來,吹得他格外的清醒,這個時候,每走一步都要想好,再不能犯了弄死爺爺時那個低級的錯誤了,若是再有什麼把柄被人捏著,他早晚被折磨死。

心情好了,愉悅的吹著口哨,看著車窗外哪裡都是好看。

尹晴柔的小公寓,其實也是藍景伊的住處,估摸著警詧很快就會到那裡了,他要在警詧去那裡之前從尹晴柔手上把東西拿走,再銷毀了。

據說江君越回來了,可是有什麼用,還不是由著他對藍景伊下了手,甚至還得了手。

哼,他江君越已經輸了,還輸了個徹底。

輸了兩個女人,一個被他弄死了,一個被他利用著。

至於江氏,還穩穩的在他的手上攥著,不知道能攥多久,不過,只是不被江君越給奪過去就好。

從小到大,江君越一直壓制著他,如今這樣的局面是他做夢也想不到的。

車速越開越快,恨不得一下子就到了尹晴柔的小公寓。

口哨聲中,車上的藍牙響了,他喵了一眼號碼,便接了起來,“先生,你好。”

“江君亮,你***能不能少給我惹事?”他問好,對方卻是不問青紅皂白,劈頭就罵了過來。

“我惹什麼事了?”

“你自己知道,最好收斂些,否則,你死期到了,到時我也保不住你。”“嘭”,那邊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