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一窮二白

發佈時間: 2023-01-07 15:17:52
A+ A- 關燈 聽書

都說當局者迷旁觀者清,陌小雪早晚有一天會明白的,但那時,已經晚了。

抱著小乖,只拿了兩套換洗的衣服,藍景伊終於如願以償的離開了那個大房子,心自由了,身體自由了,可這一刻,她的心卻空空的,那是一種說不上來的感覺,沒有預期的欣喜,也沒有預期的興奮,有的,只是平靜,平靜的再也不能平靜的一顆心。

走進夜色,走在無邊的霓虹閃爍中,婚是她自己要離的,錢是她自己不要的,但是現在,擺在她眼前的卻是赤`果`果的現實問題,她全身上下只有兩百多塊,換句話說就是若要住飯店的話,那點錢就只够她一個晚上的花銷,而且,住得還是那種便宜的上不了檔次的飯店。

可是明天呢?

她要吃要喝,不然就是等死。

若不是陸文濤關了她這幾天,她這幾天一定會找工作的,可,她的人就是被關了。

藍景伊不知不覺間就走到了騷動那裡,她想起了她被偷的那三千多塊錢,若是要回來,怎麼也能維持她一個月的吃喝拉撒了。

可,想法就是想法,那三千塊不是她想要追回來就能追回來的,追不回來的時候她還是窮的一無所有。

藍景伊想起了小傾傾,從那天離開飯店後她一直都沒有那‘牛郎’的消息,不知怎麼的,這會想起他,她居然就覺得有些愧意橫生了,那晚,真的是她利用了他,可,這念頭不過是瞬間馬上就換成了另一個,那晚,她是便宜了那小子,居然,把自己的第一次給了他了。

還有,不過一個牛郎罷了,上電視那是他的榮幸是不是?

擺脫了歉疚感,但是,當她坐在騷動吧台前盯看著那個沒見過的調酒師調酒的時候,腦子裏又閃過了小傾傾,“喂,小傾傾呢?”她晃動著手中的雞尾酒,這杯酒她已經喝了有一個多小時了,愣是就沒喝完,口袋裏沒錢,所以,今晚她就只打算消費這一杯酒了,還是最便宜的一種雞尾酒。

“小傾傾?哦,你說的是那個人呀,他就來我們這裡工作過兩次,而且兩次都是臨時的,沒聽說他還要再回來這裡呢。”

“什麼?臨時的?”藍景伊“蹭”的跳了起來。

“對。”

藍景伊若有所思,想了又想,才終於下定了决心問道:“他是不是被什麼人給包了呀?”這是她能想到的小傾傾不來這裡調酒的最正當的理由。

“這個,我就不知道了。”

“那你們這裡缺人不?”心思一轉,她現在需要錢。

“缺,正招人呢,再招不到人我一個人除了吃飯睡覺都在這裡頂著班呢,累死了,怎麼,你有認識的調酒師?”

藍景伊一下子跳下了高脚椅,小手一拍那兄弟的肩,“你看,我行不?”

“你會調酒?”小夥子不相信的上上下下把她掃了一個遍。

藍景伊眨巴眨巴眼睛,然後,很認真的點了點頭,“嗯,會的。”

“這個,得問我們經理,你等著,我打個電話問下。”說著,小夥子真的拿起了電話撥了過去,很快的,他沖著藍景伊道:“你叫什麼名字?”

“藍景伊。”大小姐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她沒做過虧心事,就還以本尊來混天下。

很快的,小夥子放下了電話,無奈的聳了聳肩,“經理說了,只招男的,不招女的。”

藍景伊才起的希望又頓去了,身體重新坐回高脚椅上,失落極了。

到了此刻,她才覺得嫁了陸文濤那麼久,也耗費了她那麼久的青Chun歲月,一分錢沒得到真的是委屈到外婆家了。

天要亮了,手中的那杯酒端起又放下,每次都是沾一下唇,讓杯中始終殘留著一點液體,也讓她得以繼續的留在這裡,可是明天呢?

酒吧要打烊了,藍景伊拖著她那個略有些笨重的背包步出了騷動,那晚那幾個偷她錢的人根本沒出現,又或者真的出現了,她能要回自己的錢嗎?

藍景伊站在路燈下,守在外面的小乖一見到她就竄了上來,圍著她搖尾乞憐著,藍景伊看著自己的斜長的影子,她才發現自己的離婚真的傻氣極了,至少,要安排好自己的一兩個月的生活才離婚呀。

但是現在,說什麼都晚了。

“哢”,一輛拉風的銀灰色蘭博基尼停在了她的身旁,很響亮的一聲口哨,隨即,駕駛座上的車窗搖下,洛啟江正好對視上了因著他的口哨而抬頭的藍景伊的小臉,嗯,就是這妞,“喂,上車。”就因為這妞的紅內`褲,他輸了一千萬,可是,那一千萬他輸得特別的爽,能看到江小爺出糗那種感覺太爽了。

藍景伊認真的看了猛男足有三秒鐘,然後,很認真的沖著他道:“我是女人。”

說完,藍景伊轉身就走,這猛男喜歡的是小傾傾那樣的男人,可她是女人,她對gay沒興趣。

洛啟江如何能放得下這好不容易等來的女人,其實,騷動那邊他是留下話了的,不然,騷動是真的缺調酒師的,但是洛啟江一句她是我的女人,愣是把騷動的小老闆給驚嚇的呆傻了,自然也不敢收留藍景伊了,於是,第一時間通知洛啟江趕緊來接走這尊女菩薩。

一女人一小狗,兩個人飛快的走在馬路邊上,那小狗不住的圍著女人轉著圈圈,四條腿到底是比兩條腿轉得快轉得歡,銀灰色蘭博基尼不疾不徐的緊跟著藍景伊,幸好天才亮,路上的車也不多,但是,那鍥而不捨的響個不停的喇叭聲卻絕對是擾民了,洛啟江他分明就是故意的。

藍景伊甚至能聽到頭頂上的視窗有人在罵罵咧咧,“這一大早,這是作死的節奏嗎?吵死了。”

洛啟江彷彿沒聽見,依然慢悠悠的開著他那輛蘭博基尼緊跟著藍景伊。

恨死了,可是,他於她是陌生人是不是?是誰說過不要跟陌生人說話的,藍景伊加快了步伐,準備前面轉彎乾脆就轉進那條巷子裏,讓那猛男的車開不進去也就擺脫他了。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要到了,只要轉了彎她就解放了。

可,人算不如天算。

“刷”,不偏不倚,頭頂上不知是哪一家的洗臉水精准無誤的倒了下來,而且,全都倒在了藍景伊的身上,讓她瞬間就一頭一臉的濕了。

“啊……”藍景伊下意識的驚叫出聲,可抬頭看去時,頭頂的樓房的視窗哪一家都不見半個人影,“喂,誰倒的水?”

藍景伊喊了半天,自然是沒人理她。

洛啟江忍著笑,手指悠閒愜意的點在方向盤上,“喂,上車吧,找個地方換換衣服,不然,你曲線畢露了呢。”

藍景伊一低頭,這才發現洛啟江果然說得沒錯,身上的裙子緊貼在了她的身上,甚至,透過那布料還淺淺的露出肉肉的色澤來。

露肉了,這是藍景伊的第一個反應,可,一旁的洛啟江緊接著又十分惡劣的來了一句,“那水,應該是洗腳水,真臭。”

“啊……”藍景伊想殺人,拔脚就跑,卻只跑了兩步就頓住了,她沒地方去。

T市,沒有她的容身之地。

“上車吧,我帶你去洗洗,放心,跟著我絕對安全,我不會碰你一根手指頭。”洛啟江信誓旦旦的說到,一邊說一邊想,若是把這女人送到江君越的面前,不知道那小子會是什麼樣的表情,想著想著,他越發的期待了起來。

洛啟江的話藍景伊是相信的,他喜歡男人,當然不會碰自己了,算了,她再要强也沒有濕身了還在大街上任人品賞任人觀看的習慣,身子一彎就跳上了洛啟江的車,小乖的速度比她還快,就在她的脚踏上那車的時候,小乖的小身子猛的一跳,隨即,就趴在了坐進車裏的藍景伊的脚下,很乖很乖。

銀灰色的蘭博基尼驟然的一加油門,洛啟江心情大好的把車駛向了T市的東南方向,那是一片高檔住宅區,藍景伊被帶進了一套頂級套房內,四房兩廳,裝修奢華而又品味十足,手中的車鑰匙華麗麗的一個抛物線便精准無誤的落在了客廳的昂貴茶几上,洛啟江手一指一間臥室,“裡面有洗手間,進去洗洗吧,若是你不介意,衣服也有,不過,是舊的。”

藍景伊的眉微微一皺,他這裡還有女人的衣服?

可是,這些都不是重要的,重要的是她要趕緊換下一身的濕衣,從背包裏翻出換洗的衣服,藍景伊沖進了洗手間,舒`服的躺進了洗手間的浴缸裏,溫熱的水再加上一夜未睡,藍景伊洗著洗著就迷迷糊糊的泡在水裏閉上了眼睛,頭沉沉的靠著浴缸的邊沿上,她睡著了。

客廳裏,洛啟江興奮的正拿著手機撥打著發小的號碼,一個,兩個,最後一個是江君越,“君越,約了阿鋒和陸安來打牌,你不來就三缺一,你趕緊給我滾過來。”

“不去。”江君越瞄了一眼牆上的掛鐘,這才早上六點鐘,洛啟江是腦袋秀逗了嗎,這麼早叫人打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