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8章爸爸要抱抱

發佈時間: 2023-01-07 16:15:31
A+ A- 關燈 聽書

‘醫生’點了點頭,一雙黑亮的眸子輕柔中帶著隱隱的關切落在了小沁沁紅通通的小臉上,頓時,心如被絞一般的痛了,“我檢查一下。”口中藏了變聲器,江君越拿著聽診器停在了女兒身前。

頓時,一股熟悉的女人味混合著小東西身上的氣息撲面而來,他貪婪的狠吸了一口,細算起來其實分別真的沒有多久,可這一刻,他卻有了一種恍若隔世的感覺。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想抱著自己女人。

更想抱著自己的孩子。

沁沁。

壯壯。

一大兩小,早不知在何時已經融入了他的生命中,再也割離不去。

再給他些時間,一點點的時間就好。

到時候,他就撥雲除霧,一切都清晰明了了。

見是醫生來檢查,藍景伊什麼也沒想,撩開了小沁沁的衣擺,江君越這才將手心裏捂熱了的聽診器放在小東西的胸口,“咯咯……”不知道是不是感覺到了他的熟悉感,小沁沁一抬眼居然沖著戴著口罩捂得嚴嚴實實的江君越十分友好的笑了一下。

“真乖。”微微遲疑了一下,雖然知道說多錯多,江君越還是忍不住的回應了女兒一聲。

沙啞而略帶磁Xing的聲音。

彷彿熟悉,又彷彿陌生。

藍景伊悄然抬頭,正好看到江君越溫柔看著沁沁的眼神,一瞬間,她的心臟彷彿漏跳了半拍,那雙眼睛……

不可能的。

不可能是他。

他剛剛還與尹晴柔在一起呢。

他剛剛是一身便裝,而這個醫生則是穿著白大褂戴著墨鏡呢。

她真是昏了頭了,居然會產生這醫生是傾傾的錯覺。

黯然的搖了搖頭,便哄著沁沁道:“沁沁一直都乖,來,給簡醫生笑一個。”

沁沁雖然不舒服,可是還是在打了一個哈欠後很配合的擠出了一抹笑意來,那小模樣,讓江君越心疼了,聽診器聽過,他卻沒有直起身來,而是拍了拍手,向沁沁示意道:“抱抱,好不?”

他的聲音很是溫和,再加上眼睛裏含著的笑意,小沁沁居然一點也不怕他,小手一伸就奔向了江君越,藍景伊只好松了手,“孩子感冒了,別傳染了簡醫生。”

“呵呵,不會,我是醫生。”即便是傳染,他也甘願,只有能與面前這娘三個小小的聚上一聚就好。

很溫暖的懷抱,帶著莫名的熟悉感,沁沁很樂意呆在他的懷裡,懶懶的就象是一隻才出生不久的小猫咪,窩在那裡一動不動。

一旁,沒睡著的小壯壯精神了,一看江君越抱起了沁沁,也伸過小手去,“抱抱……抱……”

兒子要他抱。

江君越自然義無反顧。

顧不得胸口的傷還沒有完全好了,一手抱著沁沁,一手就抱起了小壯壯,兩小人都在他懷裡了,雖然胸口痛了,可是心卻是暖的,他沖著壯壯笑,雖然只是用眼睛,小傢伙還是很興奮,歡實的在他的懷裡扭動著,一雙大眼睛使勁的在他身上看了又看。

忽而,一個熟悉的稱呼響起,“爸爸……爸……”

江君越瞬間打了一個寒顫,他驚了,他這個兒子的能力實在是讓他……

藍景伊不好意思了,“壯壯別亂叫,叫醫生,或者叫叔叔也可以。”

“爸爸……”可小壯壯根本不聽藍景伊的,又叫了一聲爸爸。

這一聲,直叫的江君越胸口都不疼了,低頭就在小傢伙的臉上親了一下,“真乖。”

小沁沁嘟起了小嘴,“親……親親……”

江君越失笑,她這個女兒現在也會嫉妒了,只好在小東西的小臉上也親了一口,還帶著響,這才不舍的把沁沁交到藍景伊的懷裡,壯壯交到保姆的懷裡,不能再抱了,再抱他怕會穿幫,更怕忍不住一下子摘下口罩與這娘三個會合。

想家了。

高級公寓裏再好再大,也比不上那間小公寓。

只一間,卻處處都透著家的味道。

是了,他女人在哪兒,孩子們在哪兒,哪裡就是家。

他如今,孤單了許久了。

“簡醫生,孩子沒事吧?”正沉思著,藍景伊說話了。

江君越這才反應過來自己抱過孩子後就一直沉浸在那份暖暖的親情中,竟然忘記自己現在的‘醫生’身份了,“沒什麼大事,輸了液再吃點藥,很快就能退燒了,不過,今晚上一定要注意,若是再發燒,就敷冰袋物理降溫,大人要辛苦些了。”把從醫生那裡問來的現學現賣給了藍景伊,他這半路的‘醫生’其實也挺不容易的。

“謝謝簡醫生。”聽說沁沁沒什麼事了,藍景伊頓時就舒了口氣,“沁沁,壯壯,跟簡醫生說再見。”

兩小人立刻揮舞起兩隻小爪,興奮的與江君越再見呢,“拜……”

說不來多的字,只能說極簡單的單音,但那小聲音太動聽了,“拜……”江君越笑著說了再見,這才轉身慢慢離開,每走一步都是不舍,什麼時候他一個大男人也這樣婆婆媽媽了,可是今晚,他就是這樣了,借著查房來看兒子女兒和女人,其實,已經很好了。

不過那不舍也只一會兒的功夫就散去了,藍景伊答應他要送孩子到他的住處給他玩玩的,到時候,他和沁沁壯壯就可以想怎麼玩就怎麼玩,他想親多少下就親多少下。

想著,就是一個爽。

病房門開了,門外一側,小陳正站在那裡東張西望,江君越明明問了他藍景伊和沁沁壯壯在幾樓的,可這半天也不上來,難不成是出了事?

他打電話,可是江君越手機居然關了機。

這會,已經過去有一會兒了,說不擔心那是假的,畢竟江君越是他老闆,換句話說,那就是他的衣食父母。

江君越才還邁著穩健的步伐往病房外走去,可才一走離病房門口,一隻手便捂上了胸口,“小兔崽子。”壯壯剛剛在他懷裡太歡實了,小拳頭小身子撞了他的傷口好幾次,這會,疼著呢。

“江……”沒了變聲器,小陳一下子就聽出了江君越的聲音,也是這時候才反應過來他剛剛的擔心是多餘了,原來江君越是扮成了醫生來看過藍景伊和孩子們了。

“若不是我呢?她和孩子們要是出什麼事,你知道後果的。”江君越繼續朝前走去,聲音不冷不淡,可是那份嚴肅的意味頗濃,小陳的額頭頓時全是細密的汗珠,“我……我知道了。”

這次,的確是他不對,江君越這個‘醫生’進去的時候,他應該檢查的,是他惦著江君越怎麼還不來而疏忽了。

江君越抽了支烟,返回急診區的時候,蔣翰正斜倚在外科診室的門外,看見江君越走過來,只聳了聳肩,算是打了招呼,臉上很明顯的寫著‘他有意見’四個字。

“還要多久?”

“護士才說最少還要十幾分鐘。”

“行,那好了你送她回去住處,我先走了。”說完這句,江君越彷彿終於丟掉了一個燙手山芋般的轉身就走。

“喂,喂,她出來會鬧的。”

“不必理會。”

“我不理她?隨便她怎麼發作?”

“嗯。”江君越越走越快,若說之前他很有耐心,那麼到現在,他對尹晴柔的耐心已經完全沒有了,有的,不過是些微的責任罷了。

有些人,你不必給她耐心,他還記掛著曾經的情意,可是那個女人,從內到外已經完全的變了質,再也不是他記憶裏的那個柔美的女孩了。

正要步出醫院大門,驀的,一股冷肅的視線直直射在他的身上,讓江君越下意識的望過去,醫生大門的玻璃門前,李福宇正恨不得拿眼神在他身上剜出個窟窿似的狠狠的盯著他。

江君越依然邁著穩健的步伐,就當是一個陌生人看著自己。

眼見他就要從自己身邊經過,李福宇再也忍不住了,轉身就去抓江君越的手腕,卻被江君越倏的一閃,一下子避過,“李總,請自重,這裡不是地下黑拳表演場所。”

“她黑了我兩億,兩億呀,老子到現在都沒碰過她身子,你說虧不虧?憑什麼不許我在機場把她帶走?江君越,你是能替她還老子錢還是想幫她賴帳?”

“一個願打一個願挨,與我無關,我只知道她在我手上的時候,你最好別動她。”

李福宇頓時眼睛一亮,“那就是她不在你手上的時候,你不會罩著她了?”到現在,李福宇終於知道江君越的厲害了,在T市他幾乎手眼通天,真不懂這樣一個人物怎麼會慘敗在自己弟弟手上。

唇角咧開了一抹弧度,似是應了,又似是沒應,隨即,江君越不帶任何的猶豫的大步朝前走去,“對了,我出現在T市,你最好不要傳播出去,否則,你知道的。”

他每一個字都極輕極低,可是落在李福宇的耳朵裏卻猶如Zha彈一般,他有些不懂江君越何以要隱藏自己回T市的行為,不過,直覺告訴他,說了沒好處,不說則一定好處多多,“成,我答應你,那我能去看看她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