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7章戴口罩的醫生

發佈時間: 2023-01-07 16:14:55
A+ A- 關燈 聽書

十幾米外就是十字路口,可以直走,也可以右轉,直走是機場的方向,右轉是醫院的方向。

此時,直走是綠燈,右轉直接通行。

司機猶豫了,也打斷了那聽似悅耳的手機鈴聲,“江總,你看……”

江君越眸光輕眨,淡聲道:“轉彎。”

“是。”終於得了指令,司機長舒了一口氣,不然到路口他直走也不是右轉也不是。

手機的鈴聲在無人接聽的情况下自動停了下來。

江君越沒感覺似的目光篩落在車前,腦海裏全都是尹晴柔與江君亮電話裏的對話,頭,疼了起來。

“叮……”一個簡訊提示音。

車子已經右轉,正是去醫院的方向。

江君越慢香香的拿起手機,指尖輕滑,是蔣翰的簡訊,“局子裏來人了,要帶走她。”

江君越閉了閉眼,再睜開時,眼睛裏一片深幽,“掉頭,去機場。”

“啊……”司機一個愣神,這才轉過來,再要去機場,很麻煩,要換車道,這會,路上車正多呢,還要找能掉頭的路口。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去機場。”不容置疑的命令,司機只好一邊開車一邊尋找能掉頭的地兒,心底裏在罵老天爺,要去就早點說,能不能不要折騰他,可也只敢在心裡罵罵,表面上半點也不敢表現出來。

車子,疾駛向T市機場。

醫院。

小陳將車停在了急診大門前。

藍景伊抱著小沁沁下了車,掛號,診病,取藥,果然要輸液,好在小傢伙很乖,打針也不哭不鬧,再加上有小壯壯陪著,她一邊輸液一邊和小壯壯玩著玩具,可到底還是病著,整個人蔫蔫的,輸著輸著,不知不覺的就睡在了藍景伊的懷裡,小壯壯見妹妹睡了,聽話的也窩在保姆的懷裡睡了。

天,黑了。

叫了四份便当,保姆和小陳吃了,藍景伊卻怎麼也吃不下,輸液都兩個多小時了,沁沁的高燒還是不退,一張小臉潮紅一片,量了一遍又一遍體溫,還那麼高,她哪裡能吃得下。

小陳一個男人只能在一邊乾著急,這事他已經彙報給江君越了,可是江君越到現在影兒都不見,他也沒辦法,只能陪著了。

“家後,你也吃點東西吧,小孩子發燒夜裡最容易反復,尤其是淩晨三四點鐘,說不定今晚要熬夜,你若是不吃東西哪裡有力氣守著她?”保姆勸著,她聽著卻愈發心焦,也是這個時候,特別的想藍晴,兩個保姆對孩子對她再好,也不如自己親媽。

“駱姨,你幫我抱一會兒,我去下洗手間。”想給藍晴打個電話,她現在知道了,帶大一個孩子委實不容易,媽媽一個人把她從小帶到大就更不容易了。

走廊盡頭的露天陽臺,藍景伊斜倚在欄杆上撥打藍晴的號碼,媽媽走了那麼多天,也該回來了。

可,不管她怎麼打,那頭都是關機。

懊惱的合上手機,正要回去臨時病房照顧小沁沁,忽而,走廊裏一道身影讓她脚底生了根般,再也移不動分毫了。

他回來了嗎?

那個背影分明就是她的傾傾。

揉了揉眼睛,再揉了揉眼睛,這一次,她更加確定那個背對著自己的男人就是江君越了,可是心,卻已經沉到了穀底。

他果然醒了,而且身體大好。

他回來了,卻不是一個人。

他身旁的那個女人的身影,不必任何人介紹,就是化成灰她也認得,那是尹晴柔。

男的帥,女的靚,即使是只看背影都讓人著迷。

此時的尹晴柔身上搭著一件男款外套,明顯是江君越的,那外套搭在她身上不但不覺不搭,相反的一看就能讓人感覺到男的對女的關愛,所以,夜冷了才把自己的外套給她披上。

兩個人一前一後進了急診室的看診室,藍景伊呆呆的看著那個方向,她怎麼也挪不開脚步。

手機就在這時響了起來,藍景伊激欞醒來,這才摸出手機,原來是小陳的,她急忙執著起來。

“家後,沁沁醒了,哭著找你呢。”

“哦哦,我這就回去。”瞧瞧,她怎麼就因為看見那個男人和尹晴柔而忘了自己到醫院來的目的呢,居然把沁沁都給忘記了,她這個媽真的不稱職,兩手插在褲子口袋,藍景伊低頭迅速的往自己要的臨時病房走去,就在經過剛剛江君越和尹晴柔進去的那個診室的時候,她的脚步微微一頓,卻也只有一下,隨即,便飛也似的沖進了自己的病房,由頭至尾,都沒有掃向那間進去一男一女的診室。

“家後,你臉色怎麼那麼不好?”

“哦,沒什麼,這光線太暗吧。”藍景伊抱過哭鬧著的小沁沁,哄著哄著,小傢伙就不哭了,只是眨動著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媽媽……媽媽……”輕輕的叫,越發的膩著往她的懷裡鑽,小傢伙高燒的很難受。

“乖……”心疼的親了又親,原本來醫院只想著輸了液等孩子退了燒就離開的,現在看來,沁沁的病一時半會也好不了了,“小陳,你去辦理住院手續吧。”她不想住臨時病房了,她很怕一出門就撞見那個男人和尹晴柔,只要一回想起兩個人剛剛並肩而行的畫面,她的心就隱隱作痛。

之前只是聽說,如今親眼看見,那種感覺根本無法言說,一顆心彷彿瞬間凉到了底。

同一樓層的診室,醫生在為尹晴柔仔細檢查了之後,道:“先生,這位小姐的傷有些嚴重,要做縫合手術,還是住院吧。”

“不,我不要住院,縫合一下我就離開。”尹晴柔咬牙,她最不喜歡的就是醫院,若不是手臂刮了一條長約六七釐米長的口子,她才不要來醫院。

“隨你,先去手術室,一會兒出來輸完了液我們就離開,到時回去,我會叫護士照顧你。”江君越平靜無波的說完,轉身就往外面走去,他要去看看沁沁,哪怕只是遠遠的看一眼也好,若不是尹晴柔在機場出了事,他根本沒打算去接她了。

“越越……越越……”顧不得身上的傷,尹晴柔望著轉身就要離開的江君越心底一陣發慌,幾天不見,再見,他的身子已經大好,行動已如常人,似乎沒有什麼不對,可江君越看她的眼神就是讓她覺得心底發顫,那是面對陌生人的眼神。

“我去抽支烟,蔣翰會陪著你。”回頭說了這一句,江君越義無反顧的還是走了。

“尹小姐,請隨我們去手術室。”護士催著,瞟了一眼她那條白皙手臂上縱橫交錯的醜陋的傷疤,不由得回頭多看了幾眼江君越的背影,那些明顯是被虐待的痕迹,尤其是那種被煙頭灼燒過的疤,清晰惹眼。

護士忍不住的多想了,瞧著兩個人似乎關係還很融洽,難不成男的有虐待狂,女的有受虐狂?

“看什麼看?”大概是感覺到了護士好奇加上微微鄙夷的目光,尹晴柔一仰小臉,又恢復了她往常趾高氣揚的樣子,有人說越是心底底氣不足的人越是想要在外人面前表現出強勢來,護士抿了抿唇,沒吭聲,引著她往外面走去。

蔣翰亦步亦趨的緊跟著,可是對這個差使蔣翰意見很大,江君越自己不愛搭理尹晴柔,偏要交給他,他真不願意對著一臉造作的尹晴柔,可他沒辦法。

“蔣翰,你去跟著越越,他的傷還沒有好利索,別讓他多抽烟。”忽的,蔣翰停了下來,若不是他收脚快,直接就撞到早就停下來轉身跟他說話的尹晴柔身上了,抬眼睨了一下突然間停下來的尹晴柔,雖然M國的醫生說她已經好了,可他還是覺得她象個瘋子,大瘋子。

“能不能不要突然間停下?”他冷喝,之前十幾個小時的飛機,他就想對她發飆了。

“不能,你自己想心事想入迷了也要怪我嗎?”

蔣翰瞬間無言,的確,他剛剛是走神了,陰著臉,沒在說話。

江君越並沒有抽烟,出了診室就打給了小陳,響了有五六聲那頭才接起,“江總,有事?”

小陳的語調有些哀怨,確切的說是對江君越有意見了,自己女兒病了,輸液都好半天了,他早就發過去了簡訊,可江君越居然現在才打過來電話。

“幾樓?”

“十一樓。”沒好氣的報了樓層,小陳故意沒報病房號,也讓江君越急急。

“好,我馬上上去。”卻不想,江君越問都不問他,直接掛斷了。

小陳眼皮一翻,若他是老闆,等江君越上來他一定狠狠打江君越一頓。

十分鐘後。

藍景伊勉强吃了幾口冷飯,眼看再有一個多小時輸液就好了,她想哄著沁沁和壯壯睡覺,夜深了,小朋友們習慣了早睡早起,早就哈欠連天了,不過,可能是換了一個地方的原因,兩個小傢伙不管怎麼困就是不睡。

門,被推了開來,一個戴著口罩的‘醫生’在一個護士的引領下走進了病房,“簡醫生,就是這個小女孩,始終高燒不退。”護士指著沁沁向‘醫生’介紹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