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6章耐不住寂寞了

發佈時間: 2023-01-07 16:14:33
A+ A- 關燈 聽書

“三天時間,若報紙上的消息是假的,他讓賢,若是真的,他繼續留任。”藍景伊邊走邊說,絲毫也不避諱隨後跟出來的江君亮,讓他聽見又如何,這是早晚要擺在明面上的棋局,她現在最好奇的是江君亮要如何兌現他的承諾如何收拾爛攤子。

三天,他哪來那麼多錢?

不可能的。

第一次出山江氏。

藍景伊以不勝不敗,與江君亮平分秋色的結果離開。

在她來說,這是不錯的結果。

可在另一個人眼裡,卻是不好的結果了。

一個小時後。

急切而興奮起來的三只已經回到了江君越的公寓。

門一開,陸安第一個八卦的沖了進去,“江君越,你也有今天呀,哈哈,真爽。”

“居然有超出你計畫之外的事情發生。”從吧台上拿過一瓶啤酒,孟峻峰直接拿牙咬開了瓶蓋,再一仰頭,酒液便灌入了他的喉嚨口,他咕嚕咕嚕的大口海喝起來。

最後一個進來的是洛啟江,他悶聲不響的走到沙發前,一屁股坐到江君越的對面,再拿眼睛掃了掃兩個明顯興奮不已的男人,最後把目光落在彷彿不存在沒什麼反應的江君越的身上,再慢條斯理的取了根烟,點燃,吸上。

公寓裏沒女人,所以,他想抽烟就大口的抽,啥也不用在意。

他不說話,江君越居然也沒反應。

彷彿他們這三只根本沒回來沒進來這公寓似的。

孟峻峰將一瓶啤酒喝的一滴不剩,豪氣萬千的把瓶底朝天,再甩了甩,一滴酒液甩在了茶几上,“越哥,嚇蔫了?”

一直手點著沙發扶手似笑非笑的江君越這才輕輕抬頭,隨即笑開,“那個人終於耐不住寂寞了,他出現了,這幾天,好好盯著江君亮。”

“嘭”,手裡的空啤酒瓶一下掉落在茶几上,“越哥,你是說江君亮背後的那個人就是大量收購江氏股票的人?”

“我只是猜測,現時還不能確定。”

“呵,怪不得江君亮看起來那麼自信,江氏的窟窿他已經堵住了,是不?”

“是。”

“薪資明天也能發了,是不?”

“是。”

“越哥,真有你的,我還想著要向你彙報今天的戰果呢,現在看來根本不必要,你比我們三個還早知道結果,還早知道江君亮現在的底細,看來,江氏裏沒少留眼線呀。”

“用得著留嗎,他們一直都在。”

“越哥,你不噎人你會死呀?”

“對。”

“靠,真他娘的拽,可是哥們我就得意你這拽樣,說吧,接下來讓哥幾個做啥?”

孟峻峰這一句下來,陸安和洛啟江全都看向了江君越,等著他一聲‘令下’呢,卻不想,江君越居然優雅的往沙發靠背上一靠,隨即語不驚人死不休的道:“帶孩子。”

“帶孩子?”陸安一愣,一下子沒想明白這是啥意思,怎麼聽著像是天外來音一樣,伸手就摸了摸江君越的額頭,“越哥,你發燒了?”

“你才發燒了呢,我很正常,你們三個就等著帶孩子吧,嗯,最好買些玩具啥啥的,不然,很不好帶。”

孟峻峰猛的一拍大腿,“越哥,你是不是想跟嫂子相認了?然後你們兩個卿卿我我二人世界,就把兩個寶貝蛋交給我們三個哄著?”

“沒。”時候不到,那兩個人必須解决了,他才能見她。

“越哥你就繼續裝深沉吧,老子要回去泡妹去了,走了。”

“那我也走了,大侄子大侄女啥時候需要俺們,越哥你一個電話就好,閃了。”

孟峻峰和陸安相繼離開了,只有洛啟江一個人還坐在江君越的對面,他沒動,直等著門開了再關了,那兩人離開了,他這才撚息了手裡的煙頭,隨即,一動不動,靜靜的看著江君越。

客廳裏,兩個男人對坐著,你不言,我亦不語。

那氣氛怪異極了。

時間,一分一秒的走過。

低氣壓一直持續再持續。

終究,洛啟江再也耐不住的開了口,“美薇懷孕了。”

“嗯。”江君越低低應了一下,再點了一下頭。

洛啟江咽了一口唾沫,踟蹰了半晌才道:“她想留著這孩子。”

“嗯。”還是單音,江君越惜字如金了。

突的,洛啟江猛的抬起了頭,黑亮的眸子灼灼的盯著江君越,“說吧,你要什麼條件才肯放了雲飛?”

“她的意思?”江君越笑了,手指繼續規律的點在沙發扶手上。

“是。”

“那行,讓她準備大婚吧,到時我一定還給她一個完整無損的新郎官。”

“你……”洛啟江身子一震,就在剛剛來公寓的路上他接到洛美薇的電話的,原想著江君越看他的面子會放雲飛一馬,卻不曾想這小子居然拿捏他,雲飛是什麼身份,洛家怎麼可能讓自己的女兒嫁給一個地痞無賴呢,不可能的。

“沒事了?”

“沒……沒了。”

“那早些回吧,我乏了。”

洛啟江謔的站了起來,拿起沙發上的靠枕狠狠的敲在江君越的頭上,“臭小子,你拽什麼拽,你都要幸福了,幹嗎不給別人點機會幸福呢?小心老天爺嫉妒你給你小鞋穿。”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江君越隨手拿下頭上的靠枕,笑涔涔的道:“就是因為我的幸福就要到手了,我才想著美薇也要幸福吧,既然孩子都有了,何不讓一家三口團聚呢,這世上,最讓人痛苦的事情莫過於骨肉分離了。”

這話,他的聲音低沉而滿富滄桑感,讓洛啟江不由得腦海裏閃過沁沁和壯壯兩個小東西來,再想起那時江君越一個人在T市因著失去藍景伊而整日裏醉生夢死的畫面,他頓時默了。

或者,江君越的提議也不錯。

孩子都懷了,還矯情的不嫁又有什麼意思呢。

只是這樣,真的便宜了那個雲飛。

他終是什麼也沒說,默默的起身,默默的離開了。

……

“阿嚏……”藍景伊打著方向盤,車速超快的往小公寓那邊趕,這一天真是流年不利的日子,開個車還一直打噴嚏。

江君亮那邊她搞不定不說,家裡又出了事。

沁沁感冒了,高燒三十九度,一早她上班的時候還好好的,這會就病了,保姆說怕燒成肺炎,她這便要趕回家去再送沁沁去醫院好好檢查一下。

小孩子生病最怕高燒。

“阿嚏……”又打了一個噴嚏,讓她條件反射的撫了撫額,她這也沒發燒呀,也沒感覺到冷,那天她被雨淋了都沒感冒,倒是沒被雨淋的沁沁感冒了,不知道是哪個人在背地裡嚼舌根說她什麼了,不然怎麼無緣無故的打噴嚏呢。

匆匆到了家,保姆拿才量好的體溫計遞給她,“家後,三十九度五。”

“嗯,我去拿些東西,這就去醫院,你抱著沁沁跟我去吧,駱姨在家裡照顧壯壯。”藍景伊一邊收拾東西一邊說著决定。

誰知,她才說完,小壯壯“哇”的就哭了,小傢伙雖然只會叫爸爸媽媽不會說其它的什麼,可是人小卻能聽懂大人的話,“去……去……去去……”小手够著够著的往她這邊來,要她抱。

小壯壯很少哭的,藍景伊急忙放下手裡的東西,一把接過來,“壯壯,是不是也感冒了?”

“家後,量過了,壯壯沒發燒,也沒流鼻水,他身子壯實著呢。”

呃,不是說龍鳳胎一個得病另一個也會傳染嗎,可她這兒子卻不一般,從小沒吃過母Ru,可是小身子卻比小沁沁還要強壯,“不哭,醫院那地兒可不是好地方,你在家裡呆著安全,等妹妹好了,就回來跟你玩。”藍景伊親了親兒子的小臉,心疼的哄著,手心手背都是肉,壯壯也是她的寶貝疙瘩,她愛著呢。

“哇……哇哇……”她這樣說,小壯壯哭得更凶了,“去去……去……”

哄了又哄,最後藍景伊沒招了,“駱姨,帶著壯壯一起去吧。”不哭就行,她聽不得小壯壯哭,小壯壯一哭,她的心就酸了。

“家後,會傳染的。”

“管不了那麼多了,走吧,一起收拾東西,馬上去醫院。”大不了兩個一起輸液,她管得了大人,卻管不了小孩子。

“好吧。”兩個保姆與她一起收拾好了要帶著的物品,尿不濕,濕巾,還有一些小玩具,小孩子不出門則已,一出門就要帶上多多的,以免需要時拿不出來就慘了。

從小公寓到醫院,不是很遠,可也不近,二十幾分鐘的車程。

這會兒小陳也趕來了,他開車,藍景伊抱著沁沁,小東西小臉紅通通的,卻是一種病態的紅,小嘴唇也不若往日紅潤,可雖然不舒服,卻不哭不鬧,乖乖的靠著藍景伊,只是再也沒有往常那麼調皮歡實了。

前面紅燈,等紅燈的時候小陳拿起了手機,飛快的發了一條簡訊:“沁沁發燒,家後正趕往醫院。”

正閉養神的江君越聽見簡訊提示音,皺眉睜開了眼睛,打開手機,看到簡訊眉頭皺的更深了,“前面轉彎,去XX醫院。”

“江總,不去機場了?”

“嗯。”

“那尹小姐……”

“你說你愛了不該愛的人,你的心中……”江君越正要說話,忽而手機響起了鈴聲,他低頭掃過,尹晴柔的手機號碼在荧幕上正從左到右不住閃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