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5章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發佈時間: 2023-01-07 16:14:01
A+ A- 關燈 聽書

“陸安,問一下江君亮有沒有來?”

“嫂子,沒來。”

“那我們這一路行來的路上萬一他來了呢?”

“好,我這就去問。”陸安真的屁顛屁顛的去問警衛了,很快轉回來,恭敬的對她道:“嫂子,江君亮真沒來。”

藍景伊點了點頭,可明明聽到這樣的消息她該安心的,她卻就是覺得哪裡不對勁,事情應該沒那麼簡單,江君亮不是飯桶,不會由著她這樣大搖大擺的來江氏,回過頭看向洛啟江,再壓低了聲音道:“你們綁了他?”

“沒有,天地良心,真沒有。”洛啟江自從那次切手指沒切成功,早已與江君越前嫌盡釋,如今又是好哥們了。

“上樓。”不管怎麼樣,路走到這裡,已經沒有她回頭的份了。

電梯,很快來了。

藍景伊唇角掛著微笑,安靜的等著電梯停下,當她走進電梯,頓時,一股淡淡的若有似無的氣息撲面而來,彷彿,那個人就在她的身邊,就在這座電梯裏。

輕闔了眼眸,再緩緩睜開,窄小的空間裏,又哪裡有江君越的存在。

傾傾,真的已經離她遠去了,她卻還是要走進他的世界裏。

曾經,這幢塔樓的頂樓是屬於他的。

如今,卻是那個人渣江君亮的。

是誰的錯?

是誰的錯?

只要一想到這個問題,藍景伊就很烦乱。

賀之玲,她真該死。

是她橫在了自己和江君越之間。

“嫂子,到了。”電梯門開了半天,可藍景伊依然靜靜的立在那裡不動,陸安忍不住的催了一下。

藍景伊這才回神。

頂樓右側以前是江君越的辦公室,現在是江君亮的了,至於左側,是一個小型的會議室,此刻,江氏的小股東還有骨幹和核心成員全都等在裡面,就等著她的到來宣佈解除江君亮的總裁職務。

人不多,卻全是精幹,經歷了景越貨代,藍景伊對於公司的事務把握,如今已經上了一個檔次。

想當初她離開江氏的時候還只是客服部的一個小經理,那時江君越是總裁,可是時過鏡遷,如今那個男人已經在國外了,是生是死她得來的消息全都是從別人那裡來的。

一步一步,藍景伊走向會議室。

回想那一天,彷彿一場惡夢。

藍景伊才一邁進會議室,頓時,數道視線便落在了她的身上,“藍小姐,你這是……”

“江君亮……”她咬牙切齒,恨不得一口咬死這個男人,轉頭就看陸安,彷彿在說‘你不是說他沒來嗎?’,可這會,江君亮正穩穩的坐在江氏總裁的位置上,而且,比她還先到。

一瞬間,藍景伊有種轉身打道回府的想法,可也不過是一瞬間,她便笑了,“江君亮,我來的目的很簡單,請你讓賢。”

“呃,什麼時候一個姓藍的也能對我們江氏內部的組織架構指手劃脚了?藍景伊,你沒這個權力吧。”

“小陳,把我手上關於江氏的股權證書拿給江先生過目一下,讓他看看我有沒有這個權力?”

百分之三十的股份,再加上沁沁和壯壯的,她絕對有這個權力。

證書在會議室裏無聲的轉了一圈,最後又回到了小陳的手上。

“江先生,作為江氏現在的大股東,我要求你讓賢。”

“不讓,你的股份是從我爺爺那裡偷來的,就是偷的。”

“呃,江先生真會開玩笑,股權轉讓是想偷就能偷來的嗎?倒是江先生坐了些日子的總裁之比特很有可能是偷來的呢,所以,你才如此的不務正業,瞧瞧,上任這才多久,江氏已經被你搞得烏煙瘴氣了。”隨手拿下孟峻峰一直抱著的報紙“刷”的甩在江君亮的面前,“你好好看看,這就是你經營江氏的結果,你覺得,你還有臉繼續留在這個位置上嗎?”

“呵,原來藍小姐是針對這些事情呀,第一,江氏員工的薪資明天發放,絕對不會拖欠員工半毛錢的薪資,第二,這些報紙上所謂的趕不上交貨期的貨剛剛在來開會之前,我已經全數的安排過了,都可如期交付。”

“那第三呢?”手指點著公司帳款虧空的項目,藍景伊慢條斯理的問道。

“藍股東可以派人去財務部查一下,若是現在還有虧空的帳目,那才能說是我江某人的失職,若沒有,那就是這些報紙污蔑我,我江君亮要告他們誹謗,我要他們賠償我的精神損失和名譽損失。”

江君亮說得鏗鏘有力,彷彿他就是一個受害者一樣,他居然就把白的說成黑的,黑的說成白的了。

可是一切,卻又有條有理,讓人挑不出半點毛病。

“江君亮,明明是你虧空了公司的帳目,查就查,也還給越哥一個清白,我不信是越哥做的,是他替你背了黑鍋。”洛啟江第一個為藍景伊出頭了,江君越可是千交待萬交待,這次一定要以藍景伊拿下江君亮,卻怎麼也沒有想到,這小子居然來了一個釜底抽薪,反手一搏了,倒是讓他有些措手不及,實在是沒想到江君亮會出現在會議室,看來,是他們小看江君亮了。

“洛少,證據呢?再者說了,你一個外人,你憑什麼參與江氏的內部會議?來人,請他們三比特出去,這裡不歡迎他們。”江君亮手一指洛啟江、陸安和孟峻峰,突然殺了一個回馬槍,這一招陰謀狡詐,卻又讓人猝不及防。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洛先生,陸先生,孟先生,你看……”這會議室裏的人先還是要站在藍景伊這邊的,可是江君亮一席話說得漂亮說得滿滿當當的,讓他們一時之間也不知做何抉擇了,全都是坐在那裡觀察著事態進展,沒一個人參與進藍景伊與江君亮這才起的烽火之戰了。

“慢著。”藍景伊伸手一攔,來時她並不想來,可既然來了,水也淌渾了,她就繼續淌,不怕水渾,就怕水不渾,那就不好玩了。

“藍小姐這是……”

“他們三個是我這個江氏的大股東請來的顧問,請他們走就是請我走,江先生,有你這樣對待公司大股東的嗎?”

江君亮被搶白的頓時臉都青了,“洛家、陸家和孟家的少爺是你請的顧問?”這話鬼才信,就他們三家在T市的地位,不可能做她藍景伊的跟班的。

“是,洛少,你是吧?”

“是。”

“我也是。”

“我也是。”

三個人異口同聲,也是這時候才回味過來,剛剛若不是藍景伊,他們三個已經被趕出去了,明明是來幫著藍景伊完成江君越交待的任務的,如今卻被下進了江君亮早就準備好的套子裏,剛剛差點被哄出去。

“呵,原來只是小小的顧問,那公司的高層會議你們是沒有權力參加的,請到門外等著藍小姐,如何?”

洛啟江的臉色微變,陸安和孟峻峰也亦是,三個人很快交流了一下眼神,洛啟江迎前一步,道:“不行。”

“呵呵,這是我們江氏的規矩,若非高層和公司股東,不能參加這樣級別的會議,幾比特沒在江氏工作過可能不知道,藍小姐應該是很清楚的吧。”

“你……”

藍景伊一揮手,“你們下去。”

這一仗,有些難打,可她既來了,就試一次,江君亮,他就是她的敵人,想起那天他綁了她,她真的想殺了他。

三人退了出去,藍景伊則是安穩的坐在了會議桌右首的位置,那是除了公司總裁以外最顯赫的位置了。

也是這個時候,那些原本想要擁護她的人才反應過來是時候出口了,“江總,既然藍小姐是江氏最大的股東,她有權要求公司換總裁。”

“那換總裁的依據呢?那三條,我一樣也沒做錯。”

“江先生口說無憑,還是等查證後再說吧。”

“既然大家這麼不信任我,我看,擇日不如撞日,就今日查吧。”江君亮擺弄著手裡的一隻鋼筆,語調輕鬆的說道。

“好,那就……”

“慢著。”藍景伊打斷了開口要派人去查證的人的話,淡淡一笑,“我相信江總裁,既然他說那報紙上的都是子烏虛有,那便是了,今個來開會,目的就是討論公司如何度過危機,既然公司現在沒有危機,那這個會也就開的沒有意義了,你們說是不是?”

她的話落,會議室裏頓時鴉雀無聲了。

“啪啪”,江君亮拍了兩掌,“藍經理如今真的不能小覷,不如再回來公司工作?”

“不了,景越貨代還需要我。”

“呵,那麼個小公司,你做著多沒勁兒,還是來江氏吧,這裡才是你大展拳脚的地方。”

“多謝,不必了,還是請江總裁將那三件你所說的子虛烏有的事情處理好,否則,三日後我藍景伊依然請你下課。”

“行,大股東都這樣說了,我江君亮便說到做到。”

一場原本以為絕對勝算的會議,就這樣的結束了。

藍景伊出來的時候,洛啟江和陸安、孟峻峰三人正焦急的等在那裡呢,“嫂子,怎麼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