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3章你結婚了吧

發佈時間: 2023-01-07 16:12:40
A+ A- 關燈 聽書

T市。

一間高級公寓。

手捂著胸口,江君越臉色微白的坐在沙發上,可即便臉色不好,也依舊掩不去他全身上下自自然然而湧出的那份冷峻。

此時的江君越另一隻手裏是一疊資料,越看他眉頭越皺的厲害,“啟江,還是沒辦法查到那人是誰嗎?”

“查不到,他每一筆交易都在不同的地方,這讓人真的沒辦法入手找到他。”

手指在茶几上輕敲了幾下,江君越淡淡道:“我估算了一下,即便他搶到了江君亮那百分之十的股份,到現在為止他手上江氏的股也不會過半。”

“是的,真沒想到有些散戶就是死捏著不放,之前江氏的股票跌成那樣,居然還有人對你們江家死忠,呵,你人緣不錯。”

“可惜了,如今只剩個空殼子了。”放下手中的資料,江君越徐徐靠在沙發上,大概是這一動牽扯到了胸口的傷,他眉心微微一蹙。

洛啟江眉尾一挑,“即使是空殼子,到了你手裡也能起死回生,你別跟我說你沒有這個本事。”重重的拍了江君越一下肩膀,“你小子,一定是早就留了我們大家都不知道的一手,江君亮那小子其實早就在你的股掌中握著他還猶自不知呢,我真替他感到可憐。”

“明兒,得有所行動了,或者,可以讓那個人現現身。”

“是不是用得著我了?不然,你小子不會叫我過來的。”

江君越才要說話,門鈴便響了起來,洛啟江瞄了一眼江君越捂著胸口的手,“瞧瞧,爺就一供你使喚的小厮,居然當起開門門童來了。”

江君越淡淡一笑,目光轉向門前,洛啟江兩步就到了,此時正透過猫眼往門外看呢,可,只看了一眼他就轉過頭狠狠睨著江君越,再咬牙切齒的道:“原來,你不止請了我,還叫了那兩個壞種也來了。”

“嗯,開門吧。”

“不開。”洛啟江抱著膀子站在門前,“明明我一個人就可以搞定,你叫這麼多人豈不是添亂還麻煩。”

“不麻煩,給你壯壯勢,呵呵,開吧。”

“我就不開。”洛啟江抬腳就朝沙發走來,任憑身後的門鈴被摁的尖響,都彷彿沒聽見似的。

“行,勞動不了你洛家少爺,那我讓別人開門吧。”江君越說著就拿起了手機,作勢的要撥出去。

他這手指才摁下去一下,那邊洛啟江手一扯,就搶下了他的手機,“江君越,老子上輩子一定欠了你什麼,好吧,這輩子就讓你欠了老子的,下輩子你也要回報老子。”

“好說。”

清清淡淡的笑語,江君越面不改色,臉不紅,心不狂跳。

門開了,兩個熟悉的身影走了進來,那個背後的人是時候激出來了,他這個人,從不打沒把握的仗。

……

“藍總,你快來看,咱們公司的大門被堵上了。”藍景伊正坐在辦公桌前批閱著檔案,冷不丁的,辦公室的門被推開了,小王飛一樣的沖進來,嘰裡呱啦的喊道。

“什麼意思?”藍景伊深吸了一口氣,在不明所以的情况下,她不能表態,到目前為止,她批閱了一個多小時的檔案都沒有發現公司有任何的紕漏,她不信自己的貨代公司出了問題。

“好象是……是……”喘勻了一口氣,小王這才續道:“是江氏的老員工,還有江先生以前的朋友,說是要擁戴你出山,江氏好象……好象……”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哦。”藍景伊長舒了一口氣,只要不是貸代公司的事情就好,“一起去看看。”理了理衣著,藍景伊脚踩著低跟鞋,一身米白色的職業套裝,襯著她分明就是白領麗人的俏模樣,腿好些了,只要不累著,不穿高跟鞋可以如常人般走路了。

景越貨代不大,只有一層樓,很快就到了公司的大門前,果然,走廊裏人滿為患,她飛快掃過,大多數都是江氏的老職員,但是為首的居然是洛啟江,陸安和孟峻峰,還有幾個記者,看見她出來,那幾個記者手裡的攝像機便“哢哢”的摁下了快門,運轉起來了。

“嫂子,江氏要垮臺了,聽說江君亮已經賣了江氏所有的股份,你再不回去坐陣,江氏真的要亂了,我們兄弟幾個真的不忍見著江氏垮了,不然等越哥醒了,一定會找我們算帳,說我們幾個對不住他不管江氏的死活,你說是不是?所以呢,我們三個就自作主張的來請你出山了。”洛啟江迎前一站,語不驚人死不休的說道。

“是呀,嫂子,好久不見,你果然英勇神武了,瞧瞧這公司讓你打理的,井井有條,不錯不錯。”陸安也跟著起哄。

藍景伊臊得慌了,這公司的事都是江君越以前安排的人處理的,她不過是過問一下罷了,真的沒做什麼的,“誰說江氏垮了?”

“喏,這是早報,還有晚報,還有很多家的報紙,嫂子要先看哪一份?”陸安從一旁一個人手中拿過一打報紙,模樣認真的問藍景伊。

藍景伊皺眉,怎麼她一早來上班半點消息也沒聽說呢,隨手拿過來一份看了,果然都是鋪天蓋地的對江氏不利的消息。

欠貨款不還。

違約斷貨。

拖欠員工薪水。

……

一條又一條,看的她頭大,“現任的江總呢?”

“不見了。”

她想著那天江君亮還擄了她,怎麼可能說不見就不見呢,看來,他真是手上太缺錢,以至於堵不住自己挖下的大窟窿了。

“國不可一日無主,公司不可一日無總管,嫂子,越哥不在,你趕緊出山吧。”

“得,別叫我嫂子。”他們正牌的嫂子是尹晴柔,江君越現在就跟尹晴柔在一起呢,她可不想擔了虛名。

“那叫什麼?”

“除了嫂子叫什麼都可以。”

洛啟江看看陸安,陸安看看孟峻峰,最後,陸安迎了上來,“嫂子,我不管越哥做了什麼對不住你的事情,可你在我們心中永遠是我們的嫂子,沁沁和壯壯就是我們的大侄兒大侄女,嫂子,這不過是一個稱呼罷了,叫習慣了也改不了,你就由著我們叫吧,這不影響我們擁戴你。”

“影響。”

“怎麼影響了?”孟峻峰眼睛一眨,一付很不解的樣子。

“跟他有關的稱呼會影響我的心情,我現在心情很不爽,來人,送客。”藍景伊說完,轉身就進了公司大門,直接當身後那些人如空氣了。

“嫂子……嫂子……”陸安急了。

“警衛,擋住,任何人等不得入內。”不是她要矯情,那男人已經拋下她了,她在外人面前總要給自己留一份自尊吧,人家不要她了,她還由著別人借著他的名頭叫她嫂子,這稱呼,她真的受不起,也不能受。

“快打電話,請示一下。”孟峻峰急忙拉住陸安,嫂子很生氣,後果很嚴重。

陸安這才停住了脚步,看著很快橫在景越貸代大門前的警衛直皺眉頭,“這不是自家人不認自家人嗎?”

“行了,打吧。”

陸安只好拿出了手機撥給了江君越,想著江君越之前的吩咐,接通了只叫了一個稱呼,“哥,不讓叫嫂子。”

“那就叫……”江君越才要說下去,突的眼睛一亮,藍景伊的電話打進來了,他這個號碼是新號,但是,藍景伊的號碼早就存進來了,“掛了,等會再說。”

陸安頓時傻了,人還在貨代公司外面呢,這麼多的人就等他一個人,他真的快無言了,可是老大讓等,他也沒辦法,放下了手機揣進口袋裏,兩手無辜的一攤,道:“哥讓等著。”

等吧。

好多的人,全都等著。

那場面,實在是壯觀。

可,又井井有條,分毫不亂。

……

高級公寓裏。

江君越不疾不徐的將一個小東西含在了口中。

隨即,按下了接聽鍵。

頓時,撥打了半天此時已有些煩躁的藍景伊的聲音就傳了過來,“老先生,是不是打擾到您了?”

“呵呵,沒,我要感謝你呢,今晚我可以睡個好覺了。”蒼老而略帶磁Xing的聲音,略略的有點熟悉,讓藍景伊格外的愛聽。

不過,她先不好意思了,老人家顯然沒有怪她打擾他的好眠,“我想跟您老說說話。”

“丫頭,說吧。”江君越很感謝口中的那個小物件,還真神奇,真的讓他變了聲,不然,他根本不敢接藍景伊的電話。

藍景伊囧,咬了咬唇,才小聲的道:“其實也沒什麼事了,就是想跟老伯隨便說說什麼。”

那聲老伯讓江君越狠抽了一下唇角,隨即笑開,淡清清的道:“我也正閑來無事呢,你結婚了吧?”

“啊?”藍景伊頓了一下,隨即道:“不算吧。”老人家這話題也轉得太快了吧,而且,問得還是這麼私人的問題。

“呵,這是什麼回答,那就是結了的婚不算數了?”

藍景伊沒吭聲,這問題她真不好回答。

“其實吧,我是想問問你有沒有孩子,我這個人最喜歡小孩子了,若是你有小孩子,可以送來我這裡讓我玩玩,我保證會完好無損的把你的孩子送回去。”他想沁沁和壯壯了,可那天在墓地,只能遠遠的看一眼,若是能抱到懷裡,那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