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1章簌簌發抖

發佈時間: 2023-01-07 16:11:42
A+ A- 關燈 聽書

眼淚越流越多,藍景伊無助極了。

半敞的門不住的有風吹過來,吹得她簌簌發抖。

“江二少,說好要談的生意呢?怎的你居然跑到這樣蹩脚的地方來,真是讓成哥我好找。”忽而,一道熟悉的聲音響起,引得藍景伊“刷”的睜開了眼睛。

迎面的門楣上,此時正斜椅著一名男子,不是別人,正是成青揚,那頎長而挺拔的身姿就象是一棵蒼松,尊貴華美,讓人忍不住的只想看著他,再看著他……

若傾傾不在,藍景伊覺得,成青揚真的是一個看一眼就會讓女人心跳加速的男人。

他來了,他一定是來解救她的,好歹他是江君越的人。

江君亮眉毛一挑,“成哥來的真不是時候,小弟我正在處理家事,不如,等小弟處理完了咱哥倆個再談?”

成青揚目光一掃房間裏的幾個男人再加上藍景伊,“呵,這是玩的哪一出?要霸王硬上弓?”

“成哥有興趣?”江君亮隨意的將手裡的手機拋起扔下,姿態隨意懶散,就是一個花花公子的做派。

成青揚紋絲不動,只淡淡道:“二少應該知道的,江君越的女人我都有興趣。”

江君亮咧唇一笑,手裡的手機“嘭”的落回在手心裏,指尖一劃,就劃開了觸摸荧幕,笑睨著荧幕上的尹晴柔,可他才要說話,那頭,突的就摁斷了。

“呵呵,成哥真是一頭豹子呀,小綿羊看到你沒有不怕不躲的,這就是威名遠場,果然不同凡響。”

“誰的電話?”成青揚目光微冷,睨在江君亮的臉上就象是刀刃般隨Xing一劃,卻彷彿破了皮見了血,讓人刺痛一片。

“啪”的一合手機,江君亮笑了,“既然人家躲著你了,我就不好說出她是誰來,做朋友的,這點誠信還是要有的,成哥你說是不是?”

“呃,你也有所謂的朋友?”

“自然,成哥不就是其中一個嗎?”江君亮反問,目光自上而下的掃視了一通成青揚,“成哥,我的事,你最好不要插手。”

“不行,他捅了我一刀,老子有仇必報,這女人我要定了,你開個價吧。”

“哦,原來成哥是被捅醒了呀,我還真得謝謝我那個大哥,嗯,讓這世上多了一個正義之士,行,若你真的想要她去找江老大算帳,那就給這個數吧。”說著,他舉起了兩根手指。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二十萬?”

“成哥小氣了吧。”

“兩百萬?”

“打發要飯花子的數,我江君亮總也强過花子吧。”

成青揚唇角微抽了抽,最後從門楣上直起了身形,挺拔如松的站在那裡,氣勢一下子就漲了起來,“兩千萬,你願意就成交,若不願意,那就做罷,這女人我不要也成。”說完,他轉身就要離開,半點留戀的樣子也沒有。

江君亮的腦子裏迅速的打著小九九小算盤,忽而,他嘿嘿一笑,身子一移便沖到了門外,沖著走廊裏正要拐進樓梯間的成青揚的背影喊道:“OK,成哥,成交了。”再轉身沖著房裏的幾個男人隨手一揮,“你們幾個出去吧。”

兩千萬不是小數目,尹晴柔每次最多轉給他三百萬,那與兩千萬根本沒辦法比,有了兩千萬,他就可以回本緩口氣了,到時候撇下江氏那個空殼子,他海角天涯去逍遙,那時還怕尹晴柔拿老爺子的事威脅他嗎?

那時他早就離開了江家,他不在意了。

兩個人一拍即合,兩千萬,成青揚直接打給了江君亮,還真是雷厲風行。

不過,瞄著兩個人的對接銀行,她長舒了一口氣,跨行轉錢,即便是真轉了,也要明天才能到帳。

江君亮這才把她交給了成青揚。

拖著一條傷腿,藍景伊靜靜的坐進了成青揚的車。

熟悉的車,以前江君越用過,她也坐過。

可那時的心境與此時明顯不同。

那時成青揚和江君越是兄弟,如今,是敵人。

她一言不發的坐在後排座位上,成青揚不說話,她也不說。

可,之前成青場與江君亮之間的對話她可是聽得一清二楚。

他從江君亮的手上要了她不是為了救她,而是為了找江君越報仇。

車廂裏的低氣壓低的讓藍景伊有一種窒息的感覺。

“介意我抽支烟嗎?”忽而,成青揚溫文有禮的轉過頭來問了她一句。

藍景伊點點頭,“你隨意。”這是他的車,而她現在算是他囚禁的人,他想怎麼著她根本管不著,也管不了。

煙氣頓時飄渺在小小的車廂內,嗆得藍景伊一聲接一聲的咳,二手烟最是要人命了。

“呵呵,還是不抽了吧。”摁開車窗,成青揚將只抽了幾口的半截烟一個漂亮的抛物線就拋到了馬路上,“想去哪?”

藍景伊看著他的動作,一時沒反應過來他說了啥,只呆呆的想著他將會把自己怎麼樣呢?

她早知道他受傷了,卻沒有想到他之所以受傷是因為江君越捅了他一刀。

“藍景伊,想去哪?只給你一次機會了,若你再不說,我就把你押去別墅。”

“什麼?”藍景伊這才回神,詫異的抬頭對上成青揚冷俊的一張臉,最近,他瘦了很多。

“想去哪?”

成青揚低低重複問了一遍,她這才明白過來,“你要放了我?”

“我欠他一命,放了你就當還了他那一命,從此,我跟他橋歸橋,路歸路,見面就是敵人了。”

“真的放我?”

“嗯。”

“停車。”藍景伊急忙低喊了一聲,趁著成青揚做了這個決定還沒反悔之際,她趕緊下車,到時他反悔她也不在他手上了。

“你確定你能自己回去?”掃了一眼車窗外半天不見一輛車一個行人的郊區路段,成青揚疑惑的問道。

“確定。”

“OK,這可是你自己的選擇,停車。”

司機踩了刹車,徐徐將車停在了路邊。

藍景伊的手落在了車把手上,車門開了,她卻並沒有急著下車,而是下定决心的問了成青揚一句,“他為什麼傷你?為了尹晴柔?”

“嗯。”

心,突的一痛,她早就知道的,卻還是痛。

“為什麼?”

“不為什麼。”似乎是有些不耐煩,成青揚手指點著車窗玻璃,眼神越發清冷起來。

藍景伊吃力的把脚落在了馬路上,這一番折騰,她的腿傷更重了,人還沒站穩,成青揚的車便啟動了,很快就把她甩下了老遠老遠。

吃力的走著,一步一步,都是痛疼。

她今天真倒楣。

身上粘膩膩的難受著。

這會的雨雖然停了,可她之前濕了的衣服還沒幹透。

要不要這樣倒楣呢?

這會雪鳳找不到她一定是急瘋了,可她連手機也沒有,根本打不了給雪鳳。

走著走著,身後傳來了聲響,她轉過頭去,正好一輛小車“刷”的從身旁駛過。

“喂,等等我,等等我。”她要搭車,一條腿如羚羊一樣的往前跳動著,用力的揮手再揮手,死馬當活馬醫,只希望那開車的司機能看到後面狼狽的她,再好心的停下車來載她一程。

藍景伊祈禱著。

世上好人多。

世上好人多。

不知道是不是她祈禱的作用,那車還真的緩下了速度,隨後開始倒車,一會兒的功夫就停在了路邊,車窗搖下,司機扭頭沖著她道:“要搭車?”

“嗯,謝謝司機了。”這時再看這車,寶石藍的林肯,高端大氣上檔次,她這一身泥水的模樣坐上去真的會髒了人家的車,她突的有些膽怯了,想著人家一定不會准許她上車,有錢人家嗎,最講究的就是乾淨。

那司機回過頭去似乎是問了後排座位的人一句什麼,隨即嫌弃的道,“跺跺脚上的泥,上車吧,我家老先生信佛,你遇上他算是你運氣好,不然……”

“咳……”車廂裏傳來一聲低咳,司機頓時收斂了,就在藍景伊覺得那聲咳有些熟悉的時候,司機道:“上車吧。”

來不及想其它,藍景伊便上了車,規規矩矩的坐在一邊,另一側果然坐著一個戴著花鏡的老人家,此時正歪靠著,像是在閉目養神,“謝謝老人家。”

戴著眼鏡的老人家點了點頭,揮揮手,車子頓時就重又啟動了。

總不是自己家的車,藍景伊怎麼坐著都不舒服,又不敢亂動,直挺挺的坐在那裡,恨不得一下子到了市區,她也就解放了。

“大姐,這有手巾,你擦擦吧。”司機大概是嫌她身上太髒,遞過了一條手巾讓她擦擦,藍景伊也不会,擦吧,不然她連後背都不好意思靠到人家乾淨的椅背上,她身上委實是太髒了。

擦好了,這才長舒了一口氣,再看一邊的老人家,應該是睡著了,一頂禮帽遮著臉,一動也不動的靠在那裡。

藍景伊抿了抿乾澀的唇,壓低了聲音對司機道:“能不能借我手機用一下?我好讓我朋友來接我。”

“喏,你用吧,不過要小聲點,別吵著了我們家老先生休息。”

“好的。”感激的點點頭,藍景伊接過了手機,現在回想起不久前發生的一切,只覺得那是一場惡夢,好在,現在終於夢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