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出糗到家了

發佈時間: 2023-01-07 15:17:44
A+ A- 關燈 聽書

“停……停……”藍景伊轉過頭去,驚懼的對著正沖過來的或者正拍照的八封記者們吼道,她預先設計的場景是自己衣著整齊,她絕沒想到什麼都偏離了預期的軌道,完了,不知道她的內`褲有沒有被拍到。

可,律師喝多了,此刻正睡著,所有,都按照之前預定的計畫按步就班的執行著,江君越鐵青著臉拿著手機背過身去,“洛啟江,趕緊找人來給我擺平一切。”他現在人在現場不方便找人,床上唯一的被子被藍景伊搶去了,所以,他就只好委屈的穿著子彈內褲任由那些沖進來的男記者們欣賞著他這個‘牛郎’完美的體魄了。

房間裏的記者三分鐘後就被飯店的安保人員迅速驅散了。

不得不說洛啟江的辦事效率還不錯,江君越松了一口氣,長褲已經找到穿上了,幸好他剛剛及時戴上了墨鏡,只要死不承認是自己就好了,但是現在,還不能馬上離開,難保那些狗仔不會蹲守在飯店週邊亂拍亂照什麼的。

“藍景伊,這就是你叫我來的目的嗎?”終於安靜了,江君越冷冷的質問著藍景伊。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藍景伊頹然的坐在了床上,身體顫抖著,可,腦子卻在迅速的轉動著,不,她不承認是她主導的,反正,她也吃虧了不是嗎?

大眼睛骨碌一轉,“小傾傾,我還想說是不是你得罪了什麼富婆然後被人跟踪了呢,是你害我跟你一起倒楣,說吧,你要怎麼補償我?”她的第一次就這樣的沒了,低頭瞟了一眼床上的那一片嫣紅,心裡一酸,眼淚差點沒流出來。

飯店是她選的,房間也是她選的,江君越是真的懷疑藍景伊的,但是看著床上的那抹紅,他又無言了,“藍景伊,別讓我查出來剛剛的事跟你有關。”冷哼著,大步的就走出了這個房間,這是自他有記憶以來他最沒面子的一次,居然,被人真的當成了牛郎來報導,他的臉面真的丟盡了。

“洛啟江,趕緊來接我。”再也呆不下去了,否則,所經所遇的人,即便是個服務員他也覺得人家偶爾看他的一眼都是在嘲笑他。

“哈哈哈……哈哈……好,你等著,我的車很快就到。”

“快點。”江君越的聲音如刀一樣,他想殺人。

“小越越,你吼什麼呀,我輸了一千萬都沒叫,你贏了叫什麼叫?”洛啟江一邊開車一邊調侃著江君越。

江君越這才想起來藍景伊一早穿上的那條小底`褲,居然被他給猜對了,居然真的是紅色的,可是贏了又能怎麼樣,他很不爽,“姓洛的,少跟我提這件事,否則,老子閹了你。”氣極,恨極,所有的怨氣只能往洛啟江身上發,不知道老媽有沒有看早間新聞,他只希望老媽今天起得晚,然後沒有打開市五套的地方臺看什麼鬼新聞。

“閹了我?江君越你是不是怕你的女人被我追上手呀?”

“什麼我的女人,少給我提她。”

“哈哈,能讓我們江大小爺連來人家來了大姨媽都不放過的女人,一定是床上功夫了得吧?”洛啟江下`流著他的語言,無所不用其極的調侃著江君越,好不容易逮到江君越一次痛脚,他得充分利用了才算過癮。

江君越的腦海裏卻是閃過了昨晚上他進`入藍景伊身體裏時的那份阻滯,他是有感覺的,這一刻,他真的不知道要怎麼說起那抹血色了,該死,居然連床單上的紅都被直播了出去,他真的出糗到家了。

藍景伊一直在哀悼著她失去的第一次,甚至連江君越離開了都沒有感覺到,甚至,忘記了要向他討要回簡非離送給她的那個鑰匙鏈了,此刻,她滿腦子的都是她失去了她的第一次。

心傷,心痛,懊悔,席捲而來。

就在江君越上了洛啟江的車揚長而去的時候,另一個藍景伊期待的主角終於出場了。

“嘭”,房間裏的門被推開,陸文濤沖了進來,不由分說的一把抓住了藍景伊的衣領,然後收緊再收緊,冰冷的目光怒視著藍景伊,唇張了又張,卻終究是一個字也沒說出來,床單上的血色,鏡頭前一閃而過的紅色小底`褲,陸文濤是有些吃驚的,只是,他還不能確認。

藍景伊也是無聲,兩個人就那般的對視著,良久,陸文濤緩緩的鬆開了她的衣領,看著她蒼白到幾乎無血色的小臉,大手扯著她的手就往房間外走去。

“陸總,請問,您對您妻子的出軌有何感想?”小報的記者才不管他是不是難堪呢,居然連這樣的上不了層面的幼稚的問題都問了出來。

他能沒有感想嗎?

他被當眾戴了綠帽。

進了電梯,陸文濤燃起了一根烟,可,才吸了一口,身上的手機就響了,他看了看號碼,隨即接起,“什麼事?”

“陸總,一開盤就大跌了。”

“我知道了。”陸文濤陰沉著一張臉,眸光瞟了一眼藍景伊,掛斷電話後他的手緊握成拳,靜靜的凝望著對面的藍景伊足有五秒鐘,才道:“真不要臉。”

“那你呢,你跟陌小雪呢?你們就要臉了?”藍景伊倔强的吼回去,她才一次,人家連孩子都要有了,她跟陌小雪比起來,根本是小巫見大巫,差了一大截好不好。

“叮”,電梯停了,電梯外,通向安全出口的一路上都有人在把守著,陸文濤來時就打點好了一切,面無表情的帶著藍景伊出了飯店的側門,一輛黑色的奧迪正等在那裡,“上車。”

藍景伊卻頓在了車前,無畏的迎視著陸文濤,“我們離婚吧,免得因為我這個不要臉的女人影響了你們陸氏的股票,不然,你被老爺子扒皮可就慘了。”

“休想。”他揪著她上車,狠狠的扔在後排座位上,隨即坐到了她的身旁,沖著司機道:“回家。”

從飯店到家裡,一路上,車廂裏的氣氛只給人窒息的感覺,好不容易熬到要到家了,陸文濤突的扯起了她的發,讓她被迫的轉首再看向他,“你故意的是不是?就是為了要跟我離婚?”他終於記起了曾經跟她說過的話,不然,藍景伊是從不去飯店那樣的地方的。

“是又怎麼樣?”她回過去,不甘示弱,她就是想離婚。

頭皮痛起來,她看到了陸文濤的眼底泛起了一絲迷離,“呵呵……”他笑了開來,“可我就是不想離。”

於是,藍景伊被關進了那個已經算不上是家的大房子裏,鎖換了,是指紋鎖,電腦不能上網,電話撥不出去,手機欠費,藍景伊跟任何人都聯絡不上了。

冰柜裏吃的喝的應有盡有,她卻無心了。

不想吃也不想喝,只想離婚。

藍景伊站在陽臺上看著社區裏的景致,別人都是自由的,就只有她被關在這大房子裏,若是以後自由了,她再也不要住這樣的大房子,這樣的牢籠,讓人一點也不舒坦。

五天了,陸文濤他到底要怎麼樣?

天,又黑了。

藍景伊無聊的躺在床上發呆,天花板上貼著碎花的牆紙,記得當時她還跟陸文濤說這牆紙一定要好的,不然萬一有甲醛什麼的她懷上孩子就不好了,卻不曾想,從結婚的第一天開始,他就沒有碰過她,又哪裡來的孩子呢?

驀的,她突然間想到了飯店裏的那一天,那晚,她和小傾傾好象沒有任何的措施。

算了,都過去幾天了,她再來後怕已經沒了意義。

門,“哐啷”一聲被推開了,藍景伊轉首,正對上一臉笑意盎然的陌小雪,“呵呵,藍景伊,謝謝你呀,來吧,只要在這裡簽個字,以後,你就自由了。”陌小雪高姿態的掃過她,一副她就是陸家少***樣子。

藍景伊伸手接過陌小雪遞過來的A市紙張,那是一份離婚協議書,上面的簽名檔上,男方陸文濤已經龍飛鳳舞的簽下了他的名字,時間就是今天。

藍景伊並沒有急著簽字,而是,把目光調到了協議書的開端,從頭到尾一字一字的看過這份協定,要她淨身出戶,不然,他就不離婚。

呵呵,他以為她當初要嫁給他時想要的就是他的家產嗎?

陸文濤他真的錯了,伸手接過陌小雪遞過來的筆,兩個女人第一次這樣的默契配合,看過後連想都沒想,猶豫都沒猶豫,藍景伊直接就簽字了。

“行了,帶上你的東西,你可以走了。”陌小雪居高臨下的看著藍景伊,完全的一副勝利者的姿態。

藍景伊輕輕的一笑,“陌小雪,走是我自己自願的,陸家後的身份也是我不屑不想要的,不過,我奉勸你一句話,我走了,你未必就能替代得了我的位置。”即便那個男人沒有碰過自己,可是,她一直知道他不願意離婚,若不是自己出了一個下下策的狠招,他至今也不會同意的,他的不離婚不娶陌小雪意味著什麼?

意味著陌小雪在他心目中的地位其實只有一個,不過是一個床伴罷了。

都說當局者迷旁觀者清,陌小雪早晚有一天會明白的,但那時,已經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