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9章白白嫩嫩的

發佈時間: 2023-01-07 16:10:42
A+ A- 關燈 聽書

“大伯,這邊。”江君劍看不過去了,禁不住的給江涵予提了個醒。

江涵予這才將手中的紙張交到了右手,左手再拿出手機,“你好,江涵予。”

緊接著,他的表情凝重了起來,似是在認真的傾聽著對方講話,也就幾句話的功夫,江涵予點了點頭,“我知道了。”

他掛斷了,伸手捉住賀之玲的,“聽話,什麼事都等老爺子的葬儀舉行完後再說,好不好?”

“好。”似乎江涵予這一握,賀之玲的神智回歸了,也清醒了,忙不迭的點頭,也忘記要封锁藍景伊參加儀式了,恍恍惚惚的被江涵予拉到他身邊一側,另一邊就是藍景伊。

儀式很快開始了。

莊嚴而肅穆。

藍景伊將壯壯交給保姆,手扶著李雪鳳還是站了起來,送別老爺子,她一定要站起來,她不想讓老爺子看到她受傷的樣子,不想讓老爺子去了還在另一個世界裏擔心她。

司儀一直在高聲的主持一個又一個的小儀式。

氣氛深沉而肅穆,兩個小東西也靜靜的看著老爺子的畫像,一下子變成了兩個小大人,乖乖的。

最後一個儀式是告別儀式。

所有參加儀式的人手拿白菊花,一個一個的走過老爺子的墓前,天空,突然間就下起了細雨,淅淅瀝瀝的,李雪鳳扶著藍景伊慢慢走著,身後是兩個保姆分別抱著沁沁和壯壯。

“老爺子,安息吧,若是真有人害了你,他早晚會得到應有的報應的。”低低的默念著,藍景伊的心,還疼著。

“景伊,小心。”腿上還綁著石膏,一個趔趄,她差點摔倒。

“沒事。”手扶著李雪鳳的手,藍景伊咬牙直起身來,抬步就要跟上走在前面的江涵予,突的,不遠處的墓碑後面閃過一道身影,深黑色的手工西服,袖口一朵手繡龍紋圖案,那樣的熟悉,熟悉的讓她想也不想的頓時甩開了李雪鳳的手,“雪鳳,你幫著保姆替我照看一下沁沁壯壯,我去那邊一下。”

“幹嗎?”

“哦,方便一下。”低低說著,若是那男人不方便出來,那她就去會一會他,江君越,沒想到他倒是有良心,知道回國送老子最後一程。

老爺子若泉下有知,也該知足了,要知道,她腿受了傷,他都沒回來看她一眼,就與尹晴柔在一起卿卿我我了。

不管怎麼樣,有人暗中收購江氏股票這樣的事情他一定要知道,若他不插手,這一次江氏真的是凶多吉少。

反正,她就是認定了他是醒過來的,認定了那個人影就是江君越。

人的潜力在遇到極端事情的時候,常常都是最容易被挖掘出來的時候,當她追到江涵予的身後,身子便往一旁一閃,轉眼便閃進了另一排墓群中,然後,拖著一條病腿快速的朝著那個男人追去。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明明一直氣著他,怨著他,可此刻真的發現了他的存在,她還是想見他,哪怕,只看一眼,只質問他一聲,也好。

“景伊……景伊……”李雪鳳低低喚了兩聲,可是現場的氣氛太嚴肅太沉悶,彷彿她抬高了聲音就褻瀆了老人家的安息似的,讓她也不敢高聲去喊藍景伊。

她想追過去,可是又擔心壯壯和沁沁,藍景伊可是把兩個孩子交給她的了,江君亮還在這裡,丟下兩孩子追上去她委實不放心。

突然間想到成青揚來,怎麼說成青揚與江君越也是哥們,轉身就去找他,卻見不遠處成青揚已經被江君亮纏上了,兩個人不知在聊著什麼,成青揚的身邊還站著那個女人,她著急的跑過去,一邊跑一邊瞄著沁沁和壯壯,“成哥,景伊去那邊了,你快去看看。”

不想成青揚沒聽見一樣,繼續和江君亮有說有笑,彷彿沒聽見她說話似的,倒是成青揚身邊那個男不男女不女的人轉過了頭來,“她去哪邊了?”

“那邊。”李雪鳳手一指,更急了。

“許是看到什麼好看的東西去看了吧,一會兒應該就回來了。”

“不可能的,她說她去方便一下,你瞧,衛生間也不在那個方向呀,要不你幫我看著點景伊的孩子,我去追追看?”這裡人很多,可她能信任的人除了成青揚以外,就是江涵予了,江涵予那邊也被來追思老爺子的人纏住了,她一時也找不到其它可以相信的人。

“行,我幫你看著。”

“雪悉,我和江先生有事要談,馬上就要離開,不能耽擱了,我們先走吧。”不想,成青揚立碼代替他女伴拒絕了李雪鳳。

“姓成的,虧得江先生以前拿你當朋友,沒想到你居然是個白眼狼,哼哼。”這樣的墓地,帶著兩孩子和保姆追過去明顯不現實,想著藍景伊好歹也是一個大人了,再說這大白天的,雖然下了細雨,可雨勢並不大,她應該很快就回來了。

於是,李雪鳳只好帶著保姆和沁沁壯壯往車前走去。

也是這時才反應過來,今個小陳也沒跟上來,把她們送到墓地就說去車上等著了。

想著藍景伊可能真的去方便了,她也沒想其它,算了,就等一等吧。

這邊,江君亮和成青揚已經勾肩搭背哥倆好的並肩準備離開了,就連那個跟班女人都退到了成青揚的身後,地位明顯下降了。

李雪鳳隨手抓了一個現場指揮的人員,“成青揚是誰請來的?”

“江總。”

“江總?他不是出國了嗎?”

工作人員白了她一眼,“是現任的江總。”

“江君亮?”

“對。”工作人員又白了她一眼,彷彿在說‘不然還有哪個江總?’。

雨越下越大了,黑色的雨傘很快發了下來,大家撐著傘陸續的離開,誰人還理會藍景伊了。

幾個人很快就到了車前,兩個小東西和保姆坐進了車裏,李雪鳳撐著傘站在雨中回望著墓地的方向,小陳這才搖下了車窗,“藍總呢?”

“她說……說她去方便一下。”

“哦,那應該很快就回來了。”小陳不以為意的點點頭,隨即繼續擺弄手裡的手機。

雨越下越大。

藍景伊全然不顧衣服濕了,吃力的一蹦一跳的朝著那個人影離開的方向追去。

四周都是墓碑,一個挨一個,看著那黑漆漆的墓碑,當遠離了人群,她突然間就覺得有些瘮的慌。

手抹了一把臉上的雨水,她再也耐不住了,“傾傾,你站住,我看見你了。”高喊了一聲,可是她的聲音很快被淹沒在淅瀝的雨聲中,再看前面,半個人影也沒有了,她才想到以自己的腿脚追上江君越是何其的難。

正著急的四下裡張望著,脖子上突的一緊,隨即小嘴被捂上,“別動,否則老子捅死你。”惡狠狠的聲音,帶著地痞流氓的味道,藍景伊腦袋裏轟轟作響,也是到這個時候才反應過來她可能是上當了。

果然,戀愛中的女人智商為零,遇見傾傾,她所有的理智都沒有了。

“唔唔……唔唔……”她掙扎,卻奈何她那點力氣落在困住她的人身上就相當於沒有。

藍景伊被人往墓地邊緣的樹林裏拖行著,兩條腿已經沒有任何著力點,無助的在草地上畫著平行線,壓下兩行草叢,若有人經過,會猜到這裡曾經有一個女人被人拖走了嗎?

藍景伊恨不得掐死自己,她真笨。

一個背影就讓她上了當。

那個導演一切的人是太瞭解她嗎?

閉上了眼睛,她心亂如麻。

“嘭”,整個人被拋進了一輛越野車,隨即,她的眼睛被蒙上了,嘴也被用膠帶徹底的封住。

此時的她看不見也說不出話來。

越野車啟動了。

她想聽聽外面的動靜,可是雨聲把一切都淹沒了。

除了雨聲還是雨聲,其它的她半點也聽不見。

“報告。”才擄她的男子開了車上的藍牙打起了電話。

“說。”

一個字。

一個音。

是江君亮。

真是江君亮幹的。

她完了。

“貨到手了。”

“嗯,送到預定地點去,我大約一個小時後趕到。”

“是。”

男子應了一聲便掛斷了電話。

江君亮,他要幹嗎?

那個人渣,那個混蛋,他居然利用江君越引出了她。

不過,也不能說人家渣,是她自己太笨了。

愛情,果然是要不得的。

可她對傾傾,即使知道他們中間隔了一層又一層的阻礙,甚至不曉得會走到哪一步,卻還是想要見見他。

車子並沒有駛離T市,大約四十幾分鐘後就停了下來,藍景伊被人扛進了一幢房子裏,雨聲很快被隔離在外面。

“女人,你最好老實一點,若是你聽話,到時老子就讓你死個痛快,若你不老實,想著要逃出去什麼的,那到時別怪老子先把你先女幹了再殺,哈哈,老子也快活一把,嘗嘗江君越陸文濤簡非離玩過的女人是什麼滋味。”

眼睛上的,嘴上的封條都被撕開了,她一張小臉便全部展現出來,男子把膠帶撇到一邊,大手隨即就摸到了她的臉上,“嗯,這皮膚真不錯,白白嫩嫩的,果然有做女人的資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