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8章過激的表現

發佈時間: 2023-01-07 16:10:22
A+ A- 關燈 聽書

藍景伊始終靜靜的坐在輪椅上,他說,她聽,從頭到尾看不出絲毫情緒,終於,江君亮住了嘴。

“江先生說完了?”

“完了。”江君亮挑了挑眉,今天他一定要製造一起意外,這女人一定要死,到時候,她手上的股份就歸了她兒子,可是江君越不在,他是她兒子女兒最合理合法的監護人,想到這個,江君亮笑得越發的燦爛了。

可那燦爛也不過是瞬間,轉眼便僵了。

“刷”,眼前什麼一閃,隨即,一支白色的菊花便甩在了江君亮的臉上,“江君亮,這個送給你,也很適合你,我想有句俗話你應該聽說過,人在做天在看,出來混的總要還的,總有一天,你會後悔你所做過的一切。”

江君亮隨手拂去從臉上掉落的白菊花,冷冷一笑,“藍景伊,你別敬酒不吃吃罰酒。”

藍景伊輕輕一笑,再攏了攏懷裡的小壯壯,小東西軟軟濡濡的,貼在身上特別的舒服,還有一點,那就是讓藍景伊很安心。

是的,壯壯雖小,可卻能帶給她難以言說的安心感,藍景伊半點也不怕的回應過去,“江先生,你這是被人直戮心事後,氣急敗壞的表現嗎?難不成,你真的做了什麼錯事?”

“你胡說。”眸光閃爍著,江君亮的臉色難看了。

“哦,既然你沒做什麼錯事,那大可不必這樣過激的表現,你說是不是?”

江君亮這才發現不知何時,四周的人都望向了他這邊,只好強壓住心頭的怒火,“藍小姐請自便。”說完,轉身灰溜溜的走了。

藍景伊也不理會,一張小臉微昂了起來,微微笑著沖著一個方向點了點頭,頓時,就有記者迎了上來,“藍總,請問景伊貨貸被扣押的貨櫃現在上船出海了嗎?”

“早就出了,這位記者應該知道新聞要有新鮮Xing吧,這都過去那麼多天了,你才想起來當新聞問我,不覺得有些奇怪嗎?”含笑的望著記者,藍景伊不疾不慌,從容的問道。

“這並不奇怪,我是因為剛剛江先生的反應才聯想到的,當時業界很多人都傳說是江二少爺對景越貨貸多有‘照顧’,但因著對江氏有忌憚,便沒有報導那件事情,但是現在江氏的情形混亂,可能是要易主了,所以在下才敢問過來。”

“易主?什麼意思?”

“江氏的股票被吵得紛紛亂亂,聽說江二少爺自己也拋售呢,藍小姐不知道?”記者壓低了聲音問她,可是壓得再低,也無法封锁近旁一些人的聽力。

“江二少爺也在拋售股票?”頓時,旁邊另一個記者也好奇的問了過來。

“是呀,這天下可沒有不透風的牆……”

“難道江二少爺與江大少爺之間真的有嫌隙?之前江大少爺所犯的事情真的與江二少爺有關?”

……

頓時,人群裏開始了議論紛紛,而且傳播的速度極快。

這世界就是這樣的變態,無論是男人女人,其實都愛八卦,尤其是江氏這樣在T市聞名的公司。

藍景伊的輪椅徐徐往老爺子的棺柩前而去,老爺子生前待她不薄,對老爺子她是敬重的,再說兩個小傢伙雖然還沒有名正言順的成為江家的一份子,可是骨血擺在那裡,他們就是江家的子孫。

“媽媽……”都說少年不識愁滋味,這話不假,但小壯壯今天彷彿是受到了氣氛的感染,居然小表情也嚴肅了起來,只是時不時的柔軟的喚她一聲。

藍景伊低頭親了親小壯壯,身旁李雪鳳懷裡的小沁沁頓時不幹了,“媽媽,抱。”她也要抱,她嫉妒壯壯了。

藍景伊抬頭就想把小沁沁也抱到懷裡,可這一抬頭,她的眸光彷彿被什麼吸住了一般,再也移不開視線來。

她恍惚的厲害。

視野中,似乎是那個男人來了。

是她的傾傾來了。

那如妖孽般的男人他終於回來了嗎?

她怔怔的看著那個方向,眼都捨不得眨一下。

“景伊,怎麼了?”沿著她的視線,李雪鳳也望了過去。

只一眼,李雪鳳就了然了。

伸手輕輕一拍她的肩膀,“景伊,那個女孩很漂亮,與你有的一拼。”

“啊?”藍景伊這才回神,也這才清醒過來,那穿著中Xing服裝的人一眼就可以認出來是女人,因為她耳朵上戴著兩個大大的圓環,顯得很有女人的味道,可是,女子短短的短碎髮型又衝突的讓她有些男Xing化,乍一看,那女孩真的很象江君越,可是此時再一細看,馬上就能看出差別來。

她不是江君越。

女子輕挽著成青揚的手腕,眉目含笑,清清婉婉的朝著她這邊走來。

藍景伊的心,頓時突突的狂跳起來。

明明女子不是江君越,藍景伊卻還是忍不住的心跳加快。

不過,她倒是很樂意看到成青揚的身邊多了一個女人,這樣很好,至少讓他‘正常’了許多。

就在她滿目的詫異中,兩個人已經走了過來,此時就停在她的身前。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景伊,這是小蠶。”成青揚語帶微笑的與她和女子介紹著,一隻大手也輕扣住了小蠶的手,樣子顯得親昵極了。

“你好。”小蠶大大方方的伸出了小手,藍景伊便握了上去。

兩個女人的手輕輕交握在一起,只是禮節Xing的一握,隨即鬆開。

“你好。”禮貌的問了好,藍景伊便轉過了頭,那天在成青揚的別墅裏他怎麼也不肯理她,今日卻不請自送的把他自己送到了她面前,這事有點古怪,不過,藍景伊很快壓制住了心底的疑惑,很熱絡的道:“成哥,我是不是得叫嫂子?”圈子裏的人都喚成青揚為成哥,藍景伊也不例外的叫他成哥。

成青揚臉上的微笑還在,卻突然間就顯得有些彆扭起來,淡清清的睨了藍景伊一眼,唇微抿了一下,終究是什麼也沒回應,倒是他握在手心裏的小蠶有些不好意思了,“藍小姐,我和青揚才剛剛認識,嗯,我只是他的女伴,不過是陪他一起來出席江老爺子的葬儀罷了。”

藍景伊抬首瞟了成青揚一眼,彷彿在問‘她說的是真的?’。

可,沒人回應她。

“嫂子,快過來,大伯才到處找你呢。”江君劍來了,從保姆手中搶去輪椅就往江涵予那邊推去,樣子很是急切。

“君劍,這是……”

“大伯說大哥不在,一會兒舉行儀式的時候,你代替大哥出席,就在他身旁。”

“這……這不好吧?”她雖然為江家生了兩個寶貝,可她還沒嫁給江君越,這個T市的人都知道。

“這有什麼不好,爺爺最喜歡你這個孫媳婦了,真不知道大哥當初怎麼回事,明明都定了婚期的,居然就反悔了,要是不反悔,估摸著後來也不會出那麼多的事,江氏也不會這麼亂,他也不會到現在都醒不過來,唉!”

藍景伊默了。

他反悔大婚都是因為她父親的事情。

那件事她一直沒有告訴媽媽,若是媽媽知道,反應會更强烈。

人很多。

可人群中她一眼就看見了江函予,父子兩個眉眼很象,此時,江函予正望著她的方向,看見她要過來了,便揮了揮手,“景伊,快過來,壯壯和沁沁也過來,一會兒送太爺爺一程。”

江君劍推著輪椅的速度頓時快了,李雪鳳緊緊跟在後面,眼看著就要到江涵予身前,突的一道人影閃了過來,“涵予,江家的規矩,沒名沒份的女人孩子一律不算江家的人,一會兒舉行儀式的時候,她不能跟在你身邊。”

“之玲……”江涵予冷了一張臉,惱怒的看著賀之玲,似乎是氣得不輕,額上青筋直跳,“你……你……”

“你問問兩個弟妹,我有說錯嗎?”賀之玲繼續攔著藍景伊,現在她的錢口袋就只有尹晴柔了,她也顧不得其它,只要尹晴柔要求的,她全都答應。

她不想坐牢。

這樣的一刻,藍景伊進也不是,退也不是尷尬的坐在那裡,很是彆扭,只為這個人是江君越的母親,若是江君亮或者江君亮他媽,她說什麼做什麼都不會錯,可是對賀之玲,她真的不知道要怎麼對侍了,若是可以,她真想直接把她送進監獄去。

可以嗎?

這一刻,她就真的是這樣想。

“家後,這是那位先生讓送給你的。”就在幾個人僵持不下的時候,張媽遞了一張紙給賀之玲,張媽是老宅子的老人了,老爺子的最後一程,她是來送行的。

賀之玲眸光一掃手中的紙張,頓時,一張臉白了,“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她拿著紙張的手狂烈的顫動不止,一雙經過經心描摹過的眼睛裏全都是不可置信,“不可能的,不可能的。”

“怎麼了?”再不待見賀之玲,可到底他們是夫妻,江涵予走了過去,一把搶過她手裡的紙張看了起來,頓時,臉色也變了。

他的手機,就在這時響了起來,他看著手裡的那張紙,另一手胡亂的去摸手機,可手機明明在左邊的褲子口袋裏,他卻用右手摸向右邊的褲子口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