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7章他心裡還有她

發佈時間: 2023-01-07 16:09:59
A+ A- 關燈 聽書

“不用了,明天我會會他,順便查清楚到底是誰在收購江氏的股票,這事可小可大,若是真有一股我們不知道的勢力要拿下江氏,只怕,咱們有對手了。”

“景伊,你有辦法了,是不是?”聽藍景伊說起,李雪鳳眼睛一亮,還以為她真有辦法了呢。

藍景伊搖了搖頭,那人太神秘,到如今她也沒有查出半點頭緒來。

不是說知已知彼百戰不殆嗎,她現在差的就是不知對方是什麼人物。

明天就是老爺子出殯的日子了。

江家的人除了江君越和藍景伊全都回了老宅,其中也包括江涵予和賀之玲。

為人兒女,這最後一程一定要送的。

江家的氣氛因著老爺子的事特別的低氣壓。

一餐晚飯,沒幾個人動過筷子就散了。

江涵予看了賀之玲一眼,“你跟我去書房一下。”

賀之玲別別扭扭的起了,“又有什麼事?”

“最近哪來的錢?”兒子還‘昏迷’著,可他知道賀之玲又給了那個敲詐她的人一筆錢。

“你管不著。”進了書房還沒落座,賀之玲嘲諷的吼了一句,“反正,你們個個都不管我的死活。”

江涵予揉了揉額頭,若他真不管她的死活,早在知道穆錦山被推落水的時候就去報警了,又何苦這些年來一直自責呢,那時,賀之玲就被抓了,可是那會兒他看著才沒多大的兒子,終是沒有報警。

不管怎麼樣,這個女人給他生了一個兒子,至少讓老爺子不再為難他。

可她到現在都不明白他的心。

閉上眼睛,想著兒子就是因為這件事情才被江君亮利用的他就心痛。

有些事長痛不如短痛,越拖得久越會讓毒瘤慢慢腐至全身,到時再下决心動手術就晚了,“之玲,去自首吧,爭取從寬處理。”

“你休想,那地方我是不會進去的。”賀之玲咬牙,她這般年紀了,讓她去監獄裏生活,她絕對受不了。

“可是你現在的存在,對那兩孩子來說就是一個阻礙,他們,能幸福得了嗎?為什麼你不肯為自己的兒子多考慮些呢?為什麼你就不肯讓他好過些呢?那孩子現在太難了。”

“江涵予,別拿兒子來壓我,你說這些明著是為了兒子的幸福,可我覺得你根本就是還想著那個穆錦山,你恨我讓你少了快活,是不是?”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江涵予黑眸一下子睜開,冷冷的睨著賀之玲,沉聲道:“你嫁給我的時候我想我的Xing取向我說得很清楚了,可你偏要嫁,這能怪得了誰?還有穆錦山,那不過是我的一廂情願罷了,那個人,他心裡只有藍晴,從來沒有旁的男人女人,他很正常。”

“胡說,我讓人查了,他是在認識藍晴之後才正常的,在認識藍晴之前不知道跟多少男人搞在一起過,哼,不然,你也不會惹上他,若不是你惹上他,嗚嗚,我如今也不會一而再再而三的被人敲詐……”賀之玲越說越激動,說著說著,想到這些年的委屈,眼淚劈哩叭啦的就落了下來,讓江涵予又無言以對了。

終是他對不住她一生。

女人最美好的年華她都給了江家。

可他卻沒有給過她一個做女人的快活。

“老爺子給了藍景伊江氏百分之三十的股份,你覺得,你還有封锁她過門的理由嗎?”

“什……什麼?怎麼可能?”賀之玲傻了,吃驚的看著江涵予。

“是真的,吳律師已經告知我了,老三家的也知道,只有老二家的不知道,江氏要亂了,我真怕會毀在老二家的手上呀,之玲,你就當是成全兒子和藍景伊吧,讓他們能放下一切成婚,這樣不好嗎?兒子的幸福也打動不了你嗎?再者,我已經打聽過了,你只是推人落海,可穆錦山如今是死是活,誰也無法確定,再加上你是自首,不會判多少年的,你相信我,好嗎?”

“不好,我不要進去那種地方,不要。”不住的搖頭,賀之玲後退再後退,終是一轉身打開了書房的門哭著奔了出去。

不管怎麼樣,她不會去坐牢的。

五十歲了,人也老了,這樣去坐牢,她會被親戚朋友們耻笑的,以後不管出來不出來都沒臉見人了。

“之玲……之玲,你回來,我還有話說。”江涵予追出書房,卻哪裡還能追上賀之玲,她越跑越快,下了樓梯就離開了江家,可是這個時候,已經很晚了。

“大伯,大娘她……”江君劍擔憂的看過來,不知道要不要追出去。

“算了,由她去吧,君劍你也去休息,明天的葬儀全要靠你和君亮了。”

“大伯,這是我應該做的,爺爺生前對君劍那麼好,真想不到他會突然間……”江君劍鼻子一酸,對老爺子,他是發自內心的尊敬的。

“睡去吧,我也去。”江函予點了點頭,彷彿一瞬間蒼老了十幾歲似的,背也有些佝僂了。

回了房間,打了電話給蔣翰,那邊很快接起,“江先生……”

“蔣翰,君越還沒醒嗎?”

“這個……”頓了一下,一直找不到江君越的蔣翰只好道:“還沒。”

“哎,真是造孽呀,老爺子明天出殯,若他能醒過來,記得在異國他鄉給老爺子燒幾張紙錢,也不枉老爺子疼他一回。”

“嗯,我知道了。”

“對了,君越出國的事,是不是尹晴柔和之玲一起辦的?”

“是。”不過江君越也同意了,但是這事,蔣翰不敢說,江君越不許說出去,他就不能說,江君越一定有他的道理,所以即便是江君越的老子問起他也不敢說。

“君越信任你,什麼事都交給你,那我也信任你,蔣翰,你幫我查查,尹晴柔最近是不是有匯過款給之玲?”賀之玲之前很不喜歡尹晴柔,兒子和尹晴柔一起的時候她千方百計的阻撓,現在居然一起把兒子送出國外,這樣的合作其中一定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

“好,明個我就告訴你。”

蔣翰答應了,又與江涵予說了一會兒子話這才掛斷了手機。

明天老爺子出殯,不知怎麼的,他覺得這事不簡單。

江君越都醒了,不可能這樣大的事情他不知道吧。

成青揚到底把他藏哪去了?

氣惱的打過去,可是,成青揚的手機居然關機了。

想了一想,他打給了阮明,那小子就是成青揚的跟班,只要找到阮明,就能找到成青揚。

不想,阮明的電話也打不通。

這世界瘋狂了。

驀的,蔣翰的腦子裏電光火石般一閃,猛的想起江君越失踪那天他查過的班機記錄,其中有一個回國去B市的特別的可疑,名字保密,他當時想那人的目的地不是T市應該就不是江君越了,此時想起,保不齊江君越真的回了國,只是先去的B市,再中轉回去T市。

瞬間,世界一下子混亂了。

……

一億元人民幣借給江君亮的第十天。

一大早,藍景伊便起了,一身黑色制服,長髮盤在了腦後,拾掇好了自己就帶著沁沁和壯壯坐上了小陳的車,她安靜的看著窗外,這幾天,再不抵觸小陳了,若沒有小陳,那天在十字路口,也許她真的就被那輛卡車撞死了。

那個迎頭先撞上大卡車的車就是小陳開的車。

有些話,她想問小陳很久了。

今天氣氛很嚴肅,也很低沉,她想了想,終是忍不住問道:“小陳,是他派你到我身邊保護我的,是不是?”

小陳轉了一下方向盤,透過後視鏡看了一眼藍景伊,一時之間不知道要怎麼回答了。

“說吧,他不會知道的,我也不會告訴他。”那夜那抹熟悉的氣息她一直覺得是夢,可是那夢,為什麼那麼真實呢?

最近,她又開始瘋狂的想他了。

想他念他。

她要瘋了。

“嗯,是江總。”遲疑了一會兒,小陳終是承認了。

“呵呵。”藍景伊忽而笑開,他雖然到現在也不肯與她聯系,可他還在想著保護她,為她做這些,那就說明他的心裡還有她,可他為什麼就不肯打個電話給她呢?

撫摸著手裡的手機,真的很想很想給他打個電話。

卻,找不到任何可以打給他的理由。

他不理她,她又何必去倒貼他呢。

……

T市的郊區。

墓地。

幾十輛黑色的小車停在墓地外。

老爺子生前結交的人很多,各行各業的都有,今天這樣特殊的日子,應該是能來的都來了。

藍景伊下了車坐到輪椅上,再抱著小壯壯坐在懷裡,身邊,李雪鳳替她抱著小沁沁,一家四口獨缺了江君越,若是他在,絕對不會讓外人抱沁沁的。

“藍大經理,你可到了。”江君越不在,身為江家主事的江君亮迎了過來,色迷迷的目光盯著藍景伊,“就是不知道你是以什麼身份來參加老爺子的葬儀呢?是我哥的未婚妻,又或者是陸先生或者是簡先生的女朋友?聽說最近你和簡先生陸先生交往甚密,可惜今天他們兩個居然沒來,藍總是不是聽到這個消息失望了?”

强推澀澀新文〈狼Xing總裁太兇猛〉,絕對好看,親們一定要支持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