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6章握你的小手

發佈時間: 2023-01-07 16:09:35
A+ A- 關燈 聽書

“我這不是已經行動過了嗎,誰知道那丫頭怎麼那麼命大,昨晚派去的人失手了,我估摸著是姓成的人在幫著她,你也知道姓成的厲害,我哪裡可能是他的對手,再給我三天時間緩一緩吧,這三天,你每天少借給我一點就好。”只要够他付那筆一億鉅款的利息就好,過了十天,那一億就歸他支配了,江君亮越想越是愜意,等他資金周轉過來,就什麼都是他的了。

“休想。”“嘭”,尹晴柔掛斷了電話。

可很快的,江君亮又打了過來。

定定的看著手中不住閃爍的手機荧幕,尹晴柔一陣煩躁,她的病如今已經好了很多,可她不想好起來,若徹底好了,江君越就再也不會管她了。

蔣翰說江君越是因為傷口發作,感染了很特別的病毒,所以醫院把他隔離了,甚至連他都見不到江君越,她原本還不信,可盯了蔣翰兩天,發現蔣翰的確沒有在照顧江君越了,卻也沒有離開M國,便說明他的話有幾分可信。

可她就是覺得哪裡不對。

看不到江君越,她就是不踏實,還有,藍景伊那小踐人一天不除掉,她就一天不能安心。

可她又不能四處去找江君越,她的病一定不能好,好也不能好。

這樣,江君越才會多照顧她些日子。

她相信只要多給她一些時間,早晚她會把他從藍景伊那裡搶回來的。

她的越越是她的,永遠都是。

手機又閃爍了幾次,她這才慢香香的接起,那邊江君亮急切的道:“晴柔,你別掛我電話,我答應你,後天就幫你殺了她,後天是老爺子的葬禮,到時候我想辦法親自弄死那個女人,這樣你總放心了吧。”

“你確定?”微帶了幾分譏諷,對於江君亮的本事,尹晴柔真的很懷疑,可是眼下,除了江君亮,她也找不到可以信任的人。

“確定,我親自出馬,絕對差不了。”

“行,那就等你後天辦妥了事情再來找我請功。”

“別呀,這兩天你就再幫我一下,再轉點錢給我,不然我連找殺手的錢都沒有,哪裡幫得了你殺人,你說是不是?”

“好吧,這兩天我還轉給你那個數,後天若是她還活在這個世界上,我告訴你,你真的就永遠也別想從我手中拿到一分錢,還有,我絕對會把你的事情捅出去,說不定就在老爺子的葬禮上。”清冷的說過,想著是江君亮找人打中的江君越,那一槍,早晚她也會跟江君亮算帳的,江君越是他的,誰也不能動。

“知道啦,晴柔,你什麼時候回來?”嘻皮笑臉的一問,江君亮的腦海裏閃過尹晴柔的小臉,那女人看著不錯,絕對够味,上起來也一定很美味,想到這裡,不由得一陣熱血沸騰,這些日子他真是太緊張了,以至於從老爺子去了到現在連個女人都沒找過,今個就等尹晴柔轉過錢來,他就出去開個葷,也過過做男人的癮。

“他回去我就回去。”

“哦。”見尹晴柔說起江君越,江君亮一下子沒了興致,他現在最不愛提的就是江君越,若不是尹晴柔逼迫他,他也不會允許江君越取保候審。

“行了,掛了。”

很不屑的女聲,尹晴柔似乎很討厭他,可再討厭又能怎麼著,她想辦什麼現在也只有他才能幫得上她,他們兩個就象是一條繩上的螞蚱,其實誰也離不開誰,早晚有一天,她的身體也會離不開他的,女人嗎,一旦嘗到了一個男人的美味,早晚會上癮的,到時候,她從姓李的那裡弄來的那兩億可就是他的了。

到時,他要把她最近給他的折磨連本帶利的全收回來,不論是人,還是錢,全都是他的,任他揉扁搓圓。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拿定了主意,江君亮心情大好,等收到了尹晴柔轉過來的錢,便換了一身衣服,大搖大擺的去迷天會所了。

那能泡到女人。

够野的才有味道。

“景伊,江君亮出現了。”江君亮才一跨進迷天會所的大門,李雪鳳就得了信,這都盯了幾天了,獵物終於上了門,讓她聲音裏都透著興奮來。

“嗯,他若是賭,他坐哪一桌,你讓咱們的人也坐哪一桌,陪他玩幾把,先輸後贏,玩死他。”

“收到,必須的,我去辦了。”這個,李雪鳳很有經驗,想當初這可是江君越教她的,還把藍景伊給唬了幾天呢,這她強項。

天,又黑了。

陽臺門側的那點血迹保潔阿姨下午就擦乾淨了,可藍景伊的目光彷彿受了牽引似的,總會不由自主的瞟向那裡。

拿了本書翻看著,以此來消磨時間,很快就夜裡十點多了,李雪鳳那邊還沒消息,看來,一定是江君亮還在迷天會所裏。

是了,越是夜深,那裡越是熱鬧。

睡吧,萬事都等明天再說。

哈欠一個接一個的,藍景伊歪倒在了床上,閉上眼睛很快就睡著了。

可,白天裏看到的那點血迹就象是刻印在了她的心口一樣,即使睡著了也不安穩。

手心裏一片汗濕,小臉深埋在了枕頭裏,小嘴輕開,時不時的發出一些她自己絕對不知道的囈語。

“傾傾……傾傾……”又做夢了,又一槍打中了江君越的頭,“你快閃開,閃開呀。”她著急的低喊,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小手,突的一緊。

一隻大手緊握住了她的小手,淡弱的牆壁燈的光線下,一張冷峻的面容靜靜的看著床上的女子。

“傾傾,你是不是受傷了?”

“傾傾,你別走,別走……”

“嗯,我不走。”床前的男人再也忍不住,手還緊握著她的手,悄聲的安慰起了她。

藍景伊還在睡著,那聲音就象是也入了她的夢一樣,傾傾說不走呢,她小嘴頓時噘起了一個笑花,“你還喜歡她是不是?”

江君越的心微微一顫,這一次,他終是沒有出聲。

“你一定是還喜歡她,所以,你走了都沒有跟我告別,我受傷了也不理我,傾傾,我知道你不要我了,可你,至少打個電話問候我一下也好,我們,真的再也沒有可能了嗎?傾傾,你說話呀。”小手搖著大手,她聲音裏帶著些微的委屈。

床前的男人喉結湧動了一下,依舊靜靜的看著她的小臉,目光裏都是溫柔。

“你都醒了,還讓蔣翰告訴我說你沒醒,我知道你騙我一定是有理由的,就象當初你要跟我分手是因為你媽媽推我爸爸落海的原因,可是傾傾,我還是很傷心,我把小公寓的那道暗門堵死了,傾傾你若回來了會不會怪我?會不會再把那堵牆打開?”她小聲的說著,小嘴還噘著,樣子可愛的像是一隻被人冷落的小寵物。

江君越再也忍不住,身子一歪便倒在了她身邊,輕輕一摟便把她摟在了懷裡。

她總是會做夢。

那一次她帶著沁沁從國外回來的時候,他也是夜裡潜入了她飯店的房間,可她一點也不知道,這小女人一旦睡著了,別人把她賣了她都不知道,說不定還傻傻的幫人家數錢呢。

笨女人。

可他就是喜歡她這個笨女人。

可愛。

真實。

一點也不做作。

所以再笨也喜歡。

傷已經好了很多,可即便沒好他也顧不得了,這一夜,他想與她一起睡。

只是一夜而已。

就奢侈一回吧。

等天亮了,他就離開。

自己的罪名還沒有洗脫,江君亮還逍遙法外,爺爺的死因還沒有徹底查清楚,所以暫時的,他不想出現在T市,就讓江君亮明面上一家獨大,江君亮越麻痹他翻盤的時間就越早。

還好他及時醒過來了,所以,一切都還在他的掌控之中。

那夜,藍景伊做了一個最美最美的夢。

她夢見了小傾傾摟著她睡了一整晚,可當醒來,身邊空空如也,哪裡有那個男人的存在。

手摸過去,被挪開被子的地方沒有什麼溫度。

真的是一場夢。

可,為什麼空氣裏就是有一種她熟悉的氣味呢?

難道是她的幻覺?

是她太想那個男人的後遺症?

一大早,李雪鳳頂著熊猫眼來了。

一進門就三八的開始彙報起來。

“錢又轉了,我讓人查過他的銀行卡,明明他手上半點錢都沒有,可是不知道怎麼的,昨個有一個陌生人轉了一筆錢給他,正好够付咱們兩天的利息的,他昨晚上玩得可起勁了,本來那一桌我都想坐上咱們的人,可不知道從哪殺出一男一女來,好象跟他是一夥的似的,不是給點炮就是給吃牌,景伊,最後咱們輸了,倒是那三家贏了。”

許是因為事情辦砸了,李雪鳳很不好意思,說著這些的時候都不敢看她。

“呵,瞧你那傻樣,不就輸了點錢嗎,當初你跟我玩的時候不是也輸嗎,怎麼沒見你哭喪個臉。”

“那能一樣嗎,我那時輸江總會給我報帳的,還有,他還額外給我……”說到這裡,她才反應過來自己說走了嘴,也才想起來這兩天藍景伊正跟江君越鬧彆扭呢,“你瞧我這張臭嘴,再不說他了,今晚我一定想辦法讓江君亮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