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5章意外的發現

發佈時間: 2023-01-07 16:09:14
A+ A- 關燈 聽書

藍景伊靜靜的睡在病床上,她睡得很不安穩,一直在做夢,一忽是壯壯,小東西又被人抱走失踪了,一忽是江君越,有一把槍正對準他的腦袋,‘嘭’一聲響,江君越滿臉滿頭都是血……

“傾傾……”嬌身輕蠕了一下,她低聲喊著,輕皺的小臉上汗珠盈盈,顯然夢裏的情形嚇壞了她。

陽臺門前,那道黑影恍若沒有聽見女人的低喊,手指輕輕扣下扳機,一千萬要這個女人的命,其實真的很簡單,這錢,來得很容易。

殺手只認錢,不認人。

即便是個弱女子,只要有錢,便照殺不誤。

“撲”,一聲極低極低的悶響,低的直接可以忽略不計。

小陳在門外擺弄著手機,一點也沒有感覺到病房裏的異樣。

夜,更加深沉了。

天亮的時候,小陳這才把手機揣進了口袋,叫醒了一旁睡著的同事,“喂,我眯會,你盯一下。”再不睡,他快挺不住了。

“好。”

小陳身子一橫就倒在了長椅上,閉上眼睛準備開睡。

手機突的響了。

他激欞坐起,急忙摁開手機,一段視頻頓時跳了出來。

看著看著,小陳的臉色白了,“蹭”的跳起來,三步並作兩步到了藍景伊的病房門前,輕推了推門,一室的寂靜,他先屏著呼吸嗅了一下空氣裏的味道,見沒什麼異樣,這才敢探進頭去,病床上,藍景伊靜靜的睡著,很安穩,沒有與往常有什麼不同。

長舒了一口氣,小陳悄悄退了出去,可臉色已然黑了,走到陽臺就打給了蔣翰,“翰哥,這是哪來的視頻?”

“才收到的,讓你小心些,若是再有差錯,小陳你直接回家吧。”

小陳摸了摸腦門的汗,“江總有沒有說什麼?”

“他在休養。”四個字吼完,蔣翰刷的掛斷了電話,他帶了三個人隨江君越一起出國,可是江君越居然被成青揚的人給劫走了,至於去了哪家醫院診病,成青揚就回了他四個字:無可奉告。

這倒是他成青揚的作風。

明目張膽,直接帶走了人。

尹晴柔一直哭著鬧著,他也懶著理。

今兒正到處找江君越,突然他手機裏傳來了這樣一個視頻,又是成青揚發過來的,姓成的人總比他的人能,他能不心裡憋屈嗎。

不過,知道江君越在成青揚的手上他卻是放心的,那人,絕對不會傷害江君越,這是真真的。

清晨,藍景伊醒了。

李雪鳳已經到了,才熬好的熱粥小菜端上來,吃著特別的香。

沁沁和壯壯也來了,原本冷清的病房裏一下子熱鬧了起來,兩個小東西東看西看,哪都好奇,“媽媽……爸爸……”

吃完了早餐,左親一個,右親一個,“沁沁,想媽媽沒?”

‘想’字不會說,可小東西聽明白了,很鄭重其事的點了點頭,那意思便是想了,一旁壯壯也跟著沁沁沖她點頭,藍景伊忍不住的摸摸這個的小臉再摸摸那個的小臉,若不是腿不方便,她早就下了床把兩隻都抱到自己懷裡了。

“景伊,沁沁和壯壯就要過生日了,你想好怎麼過了嗎?”

“海吃一頓唄,再帶她們兩個去遊樂場,嗯嗯,小朋友就是喜歡玩,不喜歡看什麼風景,這樣就足够了。”

“也是,到時你的腿應該也好了。”李雪鳳瞥了一眼藍景伊打著石膏的腿,“現在還疼不?”

“不怎麼疼,就是癢,不過醫生說癢是好事,那是傷了的地方在長新肉了。”

“嗯,那七天拆線你就可以回家休養了,藍景伊,美了吧?”

“當然,誰喜歡呆在這醫院這地方呢,VIP病房也不愛呆。”白了李雪鳳一眼,小傢伙們來了,再加上一夜睡得很安穩,她的心情也格外的好了起來。

說著說著,三嬸來了,李雪鳳讓開了位置,三嬸坐了過來,“景伊,查出來是誰幹的嗎?”

藍景伊搖了搖頭,“交通局說是普通交通事故,我腿傷了,啥都沒管,都是小陳在處理,你可以去問她。”不想去Cao心那些個,她現在只想養好了傷,只想把那一億從江君亮手裡拿回來,江君亮想拿她的錢沒可能的,她還要從江君亮那邊賺十天的利息呢。

“老爺子後天要出殯了,你去嗎?”

“這麼快?”

“原本三天就該出殯的,入土為安吧,可我和你三叔怎麼也不相信老爺子真的是心臟病發,這才拖了這麼些天,可老二家的不同意屍檢,涵銘也捨不得讓法醫動了他老父親,最後還是决定入殯了,你腿傷了,知道就好,就不用去了。”

“不,我要去。”老爺子對她的好她全都知道,那百分之三十江氏的股份不是小數目,老爺子在生前留給她這麼一大筆財富,說不感動,那是假的。

至於賀之玲,她心裡已經有了算計。

該來的總要來的。

“景伊……”

“三嬸,就這樣定了,後天我會帶著沁沁壯壯一起參加。”

後天,也是借給江君亮那一億元最後可以拿回的日子。

什麼事都趕到一起了。

三嬸又坐了一會兒,見她有些累了,便告辭離開。

醫院不是什麼好地方,看到了沁沁壯壯藍景伊也就滿足了,眼看著快要到中午要吃午飯的時間了,她便讓保姆帶走了兩個孩子,那是她的心肝寶貝。

“雪鳳,那邊有什麼動靜嗎?”

“昨晚付的也很晚,今天還沒付。”

“嗯,輪椅推過來,我想去陽臺坐一會兒,曬曬太陽。”今兒上午,江氏的股票又是大漲,不是陸文濤也不是簡非離,這都有幾天了,她還是沒想出那個人會是誰。

不過,有一點她很奇怪,就是這兩天她受了傷之後,蔣翰那邊一個電話也沒有打過來。

江君越那男人還真够狠心的,說不聯系,即便她傷成這樣,九死一生,他也不管她。

一想起這個,她心一酸,眼睛也潮了起來。

李雪鳳小心翼翼的把她扶到輪椅上坐定,再推著她往陽臺而去,這病房是VIP病房,還是簡非離親自申請的,藍景伊昏迷不醒的那兩天,簡非離和陸文濤天天來看她,可是很奇怪的是,她這一醒,那兩個男人居然不來了,只是偶爾打個電話問候一下,她都覺得很古怪,可藍景伊卻不以為意,只當是他們太忙了。

都是生意人,忙是正常的,但不可能前幾天能抽出時間,這幾天就抽不出半點時間了吧?

可她也不好說什麼。

天氣真好,暖暖的陽光讓心情也好了起來,藍景伊試著自己推了一下輪椅,她還沒適應這東西,凡事要慢慢來,她準備今天下午就練練推輪椅,腿受傷了,這輪椅就相當於她的腿,是可以代步的工具。

驀的,她的目光突然間被一點鮮紅色吸引了過去,這間病房是VIP病房,每天上午都會有保潔阿姨進來打掃,今個她要求保潔阿姨下午來了,就是想跟沁沁壯壯聚一聚,而前一次打掃應該是在昨天上午。

“停。”眼看著李雪鳳推著她已經到了陽臺門口,她急忙叫停。

“不是要去陽臺嗎?”李雪鳳狐疑了。

“等下,我看看這裡怎麼回事?怎麼有一點紅色?好象是血迹。”腿受傷了,可她的身體其他部位都好端端的,半點傷也沒有,俯下身去指尖點在那一點鮮紅色上,“這絕對是血迹。”奇怪了,病房裏只有她一個病人,從她醒來,這是她第一次要進陽臺,怎麼可能把腿上的血蹭到這牆上呢。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再者,她腿上打著石膏呢,這血出現的有些詭異了。

“要不要告訴小陳?”李雪鳳也緊張了,這是女人的天Xing,一看見血就會忍不住的想七想八。

藍景伊秀眉輕皺了皺,隨即道:“不用了,也許是阿姨這幾天打掃衛生的時候漏了這裡。”

“不可能的,你昏迷不醒的時候,她也天天有打掃的,哪裡有可能這有血迹她不擦乾淨呢。”

“都不好說,應該是前任病人留下的吧,嗯,不想了,推我進去陽臺,我下午要好好的曬曬太陽。”

告訴自己不去想,可是那血迹卻深印在了腦海裏,總是覺得與她自己有關係,可任憑她怎麼想也猜不出其中的原委來。

那天晚上,到了二十三點江君亮的錢還沒打過來,就在她長吐了一口氣以為會拿回來錢時,手機響起了簡訊提示音,是收到錢的簡訊。

李雪鳳不由得就頹喪了起來,也為藍景伊擔心了起來。

可,事情不到最後一天,誰也不知道會發生什麼。

江君亮轉完了款時,時間還差十分鐘就是另外新的一天了。

拿起手機,他再度撥給了尹晴柔,他不知道今晚他打了多少個電話,可那個爛女人就是不肯接,若不是她手裡有他的把柄,還能借給他錢,他早就不鳥她了。

就在江君亮以為這一次又沒人接的時候,尹晴柔居然意外的接了起來,“江君亮,又找我什麼事?我告訴你,藍景伊不死,你休想我再借一分錢給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