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4章夜色中的黑影

發佈時間: 2023-01-07 16:08:53
A+ A- 關燈 聽書

尹晴柔是在十幾分鐘後‘醒’過來的,飯菜早就送過來了,保著溫,打開來正好食用。

“君越,有餃子呢。”許是心情好,看著那盒三鮮餡的餃子,尹晴柔笑了,那是她最喜歡吃的食物之一,江君越居然還記得,她真的很開心。

“嗯。”輕應了一聲,江君越張嘴咬下了尹晴柔夾給他的餃子,俊逸的面容上不見半絲波瀾,自然的兩個人就象是恩愛的小倆口一樣,這一瞬間,尹晴柔尤其的滿足,“越越,我愛你。”說著時,她輕吻向他的臉頰,彷彿他是她面前的一道美味,尤其的可口。

面前的這張小臉嬌俏可人,微笑的樣子更是惹人憐愛,可,就在尹晴的唇就要落在男人臉頰上的時候,江君越條件反射的一側頭,頓時,尹晴柔紅豔欲滴的唇撲了個空,“越越……”伴著這一聲低喚的,是她水眸中的眩然欲泣。

“吃餃子。”江君越只當未見,費力的躺下去,“我累了,想再睡會。”

“越越,你只吃了一個,你不餓嗎?你怎麼了?”眼看著江君越神情冷淡,不知為什麼,尹晴柔心頭突突的跳,她有點慌了。

“就是累了,乖,你吃吧,我睡會,若餓,到時醒了我讓蔣翰給我弄吃的。”蔣翰的簡訊還沒回過來,確切的說是因為尹晴柔與他在一起,所以蔣翰沒有辦法傳遞給他吧。

這會兒,只要一回想起尹晴柔在電話裏說過的話語,江君越的眼皮便開始狂跳不止。

“好吧,那我先吃了。”

也許是因為江君越只吃了一個餃子,尹晴柔也只吃了一點點就放下了,也不收拾東西,人就呆呆的坐在床前呆呆的看著江君越,像是要把他看化似的。

病房外,蔣翰踱來踱去,不知道轉了多少個圈圈了,可是他現在不敢進去彙報,江君亮那邊已經查過最近打過的電話號碼的清單了,居然有一個是M國的號碼,還是這小鎮上的卡號,難道是自己人有人當了叛徒,最近在悄悄的跟江君亮聯系?

可他和江君越一共就帶過來三個人,用排除法來做排除,居然三個人都被他排除了,他真想不出是誰打給了江君亮。

後來突然間想到江君越讓他調查江君亮電話之前調查的是尹晴柔的,他眼睛一亮,卻更不能在尹晴柔在江君越房裏的時候進去彙報了。

若真是尹晴柔打給了江君亮,那他就是打草驚蛇了。

眼看著尹晴柔不走,他急了,索Xing叫過精神病科的護士,由護士帶走尹晴柔就名正言順了。

江君越的病房裏這才清靜了,可當蔣翰走進去的時候,江大總裁居然把他才吩咐的事情給忘到腦後了,這會兒,正安之若素的好眠呢。

他還真能睡。

也很好睡。

蔣翰只好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等著。

手機已經調成靜音,時不時的看看手機荧幕,只要是小陳發過來的簡訊,一律第一時間打開來,再回復過去。

那邊藍景伊還在手術中,據說是命保住了,但左腿,可能會跛。

正琢磨著怎麼回簡訊,身前突的一暗,等他下意識的抬起頭來的時候,身側,江君越不知何時已站到了那裡。

“江總……”一個激欞站起來,“你怎麼一聲不響的下床了?”

“小陳的簡訊?”

看來,江君越只看到了一條,“咳咳……”蔣翰手捂著嘴低咳了一聲,才道:“他親戚出了車禍,這會跟我報怨呢。”

“哦,我讓你查的事情呢?”

“在這。”蔣翰急忙從上衣口袋裏摸出了那份列印好的電話號碼清單,這樣做的目的就是不想把手機給江君越,以免讓他不期然的遇到小陳發過來的簡訊。

他這是防患於未然。

江君越接過紙單,眸光掠過,“這號碼真是這小鎮上的號碼?”

“是。”

江君越在心底默算了一下時間,那個號碼打給江君亮的時間正好是尹晴柔在陽臺上打電話的時間。

他眉頭微皺起來,“你出去吧。”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好的,江總,我就守在門外,有事你叫我。”摸不清江君越的心思,可蔣翰這會兒一點也不敢呆在江君越的身邊了,他就有一種伴君如伴虎的感覺。

蔣翰走了。

病房裏又清靜了。

江君越吃力的拿起手機,身體較之前兩天已經靈活了些,這是好事。

一記熟悉的號碼摁過,他聆聽著那邊的手機鈴聲。

永遠都是單調的命運交響曲。

鈴聲響了一會兒,然後,突的被接起,急切的男聲響起,“君越,是你嗎?”

“說吧,我這你派了幾個人來?”雖然沒有親眼看見,可江君越知道,成青揚一定派了人守在這醫院裏了,他做什麼,他用腳趾頭想都猜得出來。

“三……三個。”成青揚如實據答,他果然什麼都瞞不過江君越。

“兩件事,其一,給你十分鐘時間把藍景伊今天發生的事情整理好彙報給我,其二,準備機票,我馬上回國,不過,這件事你要想辦法瞞住所有人,包括蔣翰和尹晴柔。”

成青揚先還靜靜的聽著,可是最後一點顯然有點困難,“君越,你要回來幾天?”

“不知。”

“那……那我以什麼理由瞞著他們二人?”

“自己想辦法。”說完,江君越直接就掛斷了電話,任憑電話的彼端成青揚在那裡繼續的喊著他的名字,可他已經不理會了。

……

藍景伊睡了兩天一夜。

幽幽醒來的時候,又是晚上了。

還沒睜開眼睛,身邊就傳來了低泣聲,低低的,似是在極力的隱忍著。

藍景伊緩緩睜開了眼睛,床邊,李雪鳳正坐在椅子上抹眼淚呢,那悲悲泣泣的模樣她真是第一次見到,記憶裏李雪鳳從沒哭過,她甚至以為李雪鳳不知道哭為何物呢,可現在,李雪鳳就為她哭呢。

“雪鳳。”她輕輕喚了一聲。

李雪鳳依然在哭,顯然沒聽到她的聲音。

“雪鳳,我餓了。”

“餓了?你想吃什麼?”許是聽到了她的聲音,李雪鳳條件反射的回了這麼一句。

“我想吃皮蛋瘦肉粥。”藍景伊輕笑著,才試著動了動腿,記憶回籠的時候,她已經想起來了,她左腿在車禍中受傷了。

李雪鳳猛的一抬頭,先是不可置信的看了她一眼,隨即一下子笑了,“臭伊伊,你終於捨得醒了,你可嚇死我了,嗯,我就去讓人把粥送過來,不過醫生早就吩咐過了,你醒過來只能吃清淡的。”

“好。”什麼都好,她餓壞了。

很快的,清粥來了,她要自己吃,可李雪鳳不同意,非要親自喂她,一口一口的喂,一邊喂一邊又是哭又是笑的,“藍景伊,你若是再嚇我,我就再也不要你這個朋友了。”

“沒事,你不要我,我要你。”

“你個壞蛋。”白了她一眼,李雪鳳眼窩一紅,“你都睡了兩個白天一個晚上了,我真怕你醒不過來,都嚇死了。”

“瞧瞧,我這不是好好的嗎。”

“好什麼好,腿傷了,打著石膏呢,不知道要多久才能走路,對了,江家三嬸來了好幾次,要不要打個電話告訴她你醒了?”

“嗯。”

醒了真好,她想孩子了。

吃過了飯,她拉過打完了電話的李雪鳳,“我想回家。”

“不行。”李雪鳳沒半點商量的餘地,“醫生不讓。”

“可我想沁沁和壯壯了。”

“那就明天抱到醫院來讓你看看。”

“好吧,也只能這樣了。”孩子們還小,看到這樣的她也不會怎麼著,若是懂事了,她絕對捨不得,真想呀,也許是從鬼門關走過一遭的原因,她這次醒來看見什麼都是好的,就連燈光都無比珍貴起來了,“對了,這兩天那人有交利息嗎?”

“有,不過昨天交得很晚,快淩晨了才交,今個還沒交呢,這還剩三個多小時,若是不交,那些錢咱就拿回來了。”

“嗯。”低應了一聲,藍景伊若有所思的閉上了眼睛,趁著受傷,乾脆好好休息一次吧,她這身體,最近真的很糟糕。

江君越,還有江氏,發生了太多太多的事情,讓她心力交瘁。

夜深了,才醒過來沒多久的藍景伊再度睡著了。

睡著前李雪鳳告知她江君亮已經轉了利息。

這是第七天,若是讓他交滿十天,一億元人民幣就真的借給那匹狼了。

不想了。

還有三天呢。

她早就布好了局,她就不信江君亮會一直有錢,到時候……

夜,更深了。

醫院的走廊裏很久才會出現一兩個走動的人,兩個便衣守在藍景伊的病房外,其中一個是小陳,才兩天,他人就瘦了一大圈,他是吃睡都在她病房的門口,出了這樣的事,他難辭其咎。

所以,這樣的時候再不能出任何差錯了。

兩個人,他睡,另一個就守著病房,另一個睡,他就守著病房,反正,他一丁點都不馬虎。

可,兩個人守著的是門。

暗夜的陽臺上,倏然落下一個黑影,悄悄的蜇到陽臺的門前,先是微開了一條縫隙觀察了一下,隨即一個閃身就閃進了病房。

隨即,一把無聲**的槍口,黑洞洞的對準了病床上的藍景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