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3章低低柔柔

發佈時間: 2023-01-07 16:08:33
A+ A- 關燈 聽書

“啊……”驚叫聲起,而隨著這聲驚叫,藍景伊手轉著方向盤的同時脚也在用力的踩刹車。

她開的是小車,若是撞上那個龐然大物,任她是再好的車也難逃一劫。

電光火石間,她腦海裏第一個閃過的居然是江君越,若她死了,他會回來嗎?

然後才是壯壯和沁沁。

她這個媽,真不稱職。

“嘭……嘭嘭……”

“哢……哢哢……”

紅燈才滅,綠燈才起,十字路口的車除了那輛大卡車以外其實的車的車速都還很慢,卻,接連四五輛車沖到她前面撞向了那輛大卡車。

路口頓時就混亂了。

藍景伊的車撞在了另一部小車上,謝天謝地,沒有被大卡車輾過,她這剛是在鬼門關裏走過了一遭,好在有驚無險。

腿上傳來刺痛,車前已經被撞扁了,她的腿夾在裡面,有些麻有些痛。

就在她著急的時候,車門一下子被拉開,小陳一臉是血的探進頭來,“家後,你沒事吧?”

最近幾天,她對小陳是要多討厭就有多討厭,可從沒有一刻看著他是這樣親切,深吸了一口氣,藍景伊虛弱的道:“我沒事。”

“再忍忍,救護車馬上就到,家後,我扶你出來吧。”小陳說著,也顧不得男女有別,手便伸了過來。

“我……我的腿……”藍景伊試著動了動,可是卡在變了形的車身裏的那條腿根本抽不出來。

“讓開。”就在小陳望過去的時候,身後又一個人沖了過來,一把推開小陳,“景伊,你沒事吧。”

“沒……沒事。”居然是簡非離,看見他的時候,她居然就不疼了,硬是擠出一抹笑意來,她不想他擔心。

可簡非離多精明,一眼就看出她的不對了,只掃了一眼他就轉過了身,“等我,我去拿工具。”

十字路口還很混亂,可她已經不怕了,敲敲打打中,藍景伊終於被簡非離抱出了那輛嚴重變形的小車,再看一眼那邊的大卡車,那司機也傷的不輕,被人弄出來抬上了擔架。

“喝酒了。”藍景伊被送上救護車的時候,聽見有人喊道。

“測下酒精濃度。”這是簡非離的聲音,似乎,並不相信這是醉駕。

藍景伊疲憊的閉上眼睛,她真的好累,腿好痛,她覺得自己要死了,剛剛還有的勇敢,此刻已經蕩然無存,有簡非離在,她只想好好的睡上一覺,傾傾,你不要我了嗎?為什麼這一刻讓我只能相信非離呢?

迷迷糊糊中,藍景伊昏了過去。

大卡車的司機在被送往醫院的途中因救治無效,死亡。

T市的新聞台在報導這起事件時只當是一場普通的交通事故。

M國。

醫院。

病房裏。

江君越明明睡得香沉,突然間心口一悸,他驀的睜開眼睛,明亮的室內陽光暖暖的,一切如常,讓他不由得抿了抿唇,他這是怎麼了,怎麼竟是做惡夢呢。

“什麼?居然沒死?”虛掩著門的陽臺上就在這時傳來了尹晴柔的聲音。

“姓江的,若她沒死,你休想我再轉錢給你,半毛錢也沒有,我要她死,我就是要她死,立刻馬上。”

聽到那個‘死’字,江君越眼皮一跳,尹晴柔打給姓江的,是誰?

難不成是江君亮?

對於尹晴柔威脅江君亮同意他保外就醫這件事他一直沒有多想,只因為這個女人是尹晴柔,他可以相信別的女人會做對不起他的事情,可是尹晴柔不會。

可她想要誰死?

是母親賀之玲還是……

當腦海裡劃過藍景伊的時候,他心口再一次悸痛起來。

陽臺門開了。

尹晴柔已經掛斷了電話轉了回來,江君越靜靜躺著,彷彿沉睡的樣子。

安靜的病房內,只有尹晴柔的腳步聲,一聲一聲,朝著他走來,轉而停在了他的身邊。

柔滑的指尖落在他臉上,“越越,以後你就是我一個人的,好不好?我傾盡所有把我的一切把你想要的一切都給你,你相信我,我是為了你好,都是為了你好。”

她的聲音低低柔柔,很有條理,一點也不像是精神錯亂的女人。

那是從前他最喜歡的聲音之一。

可此刻,當想到從這張嘴裡輕描淡寫的說過要一個人死的時候,他開始心驚肉跳了。

想到這裡,江君越不由得指尖一動,尹晴柔的手便刷的從他的臉上移開了,嬌小的身形迅速的歪倒在他的身側,隨即就是低低的鼾聲,她像是睡著了。

這樣的偽裝,太快,太假。

她一定以為他還沒有醒過來。

身子動了動,他緩緩睜開眼睛,目光篩落在身旁女子的小臉上,居然就是熟睡的樣子,看不出半點假裝。

江君越笑了。

可是心,卻越發的不安起來。

手按了按床上的鈴,蔣翰很快就進來了,“江總。”他低喚了一聲,眉宇間看起來很平靜,可是,看在江君越的眼裡就是有些不對頭。

“推我去洗手間。”江君越平靜的說道,他這個人有潔癖,身子不能動,可私人問題他絕對不能在床上解决,每次都是忍著劇痛去洗手間,才醒過來,這樣的藉口無可厚非,也絕不會讓尹晴柔懷疑。

蔣翰推著他就進了洗手間,正要扶他坐到馬桶上,江君越也不知哪裡來的力氣,一下子摁住了蔣翰的手,“關門。”這兩個字,他的聲音極輕極低,顯然是怕病房裏的尹晴柔聽到。

蔣翰心一凜,不做聲的去關了門,可是心卻開始七上八下了,藍景伊那邊出事了,他瞞著沒有告訴江君越,這會兒,在面對江君越的時候,居然就心虛了。

可,江君越不可能知道吧。

他已經吩咐了下去,任何人等,誰也不許隨便發消息給江君越。

他蔣翰在兄弟面前多少也有些份量的吧。

再說了,那些兄弟知道這個消息對於江君越意味著什麼,估摸著不會有人亂來發給江君越的。

想到這裡,他鎮定了。

門輕輕闔上。

江君越顧不得尹晴柔根本是醒著沒有睡著,便低聲道:“那邊有什麼消息嗎?”問著時,他深幽的眸光眨也不眨的緊盯著蔣翰。

“沒……沒有。”許是因為江君越問的認真而嚴肅,竟讓蔣翰下意識的嗓音沙啞起來,音也顫了。

“嗯,沒有就好,去查一下她的手機,十分鐘內她都打給了誰。”

“家後?”蔣翰一下子沒反應過來江君越口中的那個‘她’是誰。

若是藍景伊,就慘了,江君越一定是知道了什麼。

江君越眸光落在衛生間的門上,努了努嘴,不言而喻指的是外面床上那位,尹晴柔。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哦,好的。”

蔣翰不情不願的拿起了手機,他現在只擔心藍景伊,對尹晴柔的事半分也提不起興趣來,可是主子讓他打,他就得打。

眼看著蔣翰打起了電話,雖然衛生間的隔音很好,江君越還是隨手擰開了浴室的蓮蓬頭,溫熱的水灑在地板上,彙集成一個個的小水窩,他看著,心卻越揪越緊了,蔣翰不說,不代表他聯想不到。

很快,蔣翰放下了電話,手一攤,道:“五分鐘後那邊回我。”

這話說完,江君越點了點頭,就再不吭聲了。

一時間,浴室裏就只剩下了水落在地板上的聲音,很清晰,卻給江君越一種靜極窒息的感覺。

胸口那種悸痛的餘暈始終沒有散去,他的心還吊在嗓子眼那裡,不上不下,很難受。

五分鐘,是那樣的難耐。

江君越靜靜的坐在昏暗的衛生間內,明明他是坐著的,可是蔣翰卻有一種那男人在居高臨下的睨著他似的,讓他很有壓力感。

終於,他的手機震動了一下,迅速的接起,聽見那邊道:“那個號碼半個小時內都沒有任何通話記錄。”

江君越眉頭一皺,若不是他親耳聽見,他也覺得是自己多想了,“去查老二家的號碼,半個小時內打給他的電話號碼全都給我報過來,簡訊即可,推我出去吧。”

不知怎麼的,明明江君越沒有其它的反應,可是蔣翰還是覺得毛骨悚然的感覺,推著江君越出去,病床上,尹晴柔似乎還在熟睡著,江君越目光掃過床前她的拖鞋,剛剛他下床的時候那兩隻拖鞋一個南一個北,此時卻並排擺在那裡。

他輕輕一笑,“她快醒了,你叫餐吧。”

“好的。”蔣翰恨不得一下子出去這間病房,再跟江君越在一起,他覺得自己要瘋了。

迅速的出去,手機直接撥給了小陳,“家後怎麼樣?”

“搶救呢,左腿受了傷,只怕……”

“只怕什麼?”蔣翰心一跳,急了。

“只怕會留下後遺症,這會簡非離守著她,我趕也趕不走,這不,姓陸的也來了。”

蔣翰撓了撓頭,藍景伊出事,簡非離和陸文濤都在,只有江君越這個最該出現的人不在。

可他又能怎麼樣,能催他回去嗎?

答案是否定的,他不能。

這會兒,他只期待藍景伊不要有什麼事,否則,若她萬一有個三長兩短,他吃不了兜著走不說,還對江君越沒法子交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