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0章居然沒出國

發佈時間: 2023-01-07 16:07:33
A+ A- 關燈 聽書

景越貨貸。

總經理辦公室。

紅木辦公桌,實用,大氣。

藍景伊手中的黑色水筆刷刷的劃過一份又一份檔案,再時不時的拿眼尾瞄一眼桌角的手機。

蔣翰再沒有打過來了。

江君越,他真的很過份。

“叮……”,忽而,手機響起了簡訊提示音。

一定是蔣翰發過來的。

江君越讓蔣翰發過來的。

她用腳趾頭想都知道是這樣的結果。

所以,一定不能看。

筆尖繼續在檔案上遊走,可是速度卻明顯緩下了許多,一顆心不知不覺間就是走了神。

“叮……”手機又響了一聲。

手中的筆輕輕落在檔案上,藍景伊的手到底不受控制的拿過了手機。

“嫂子,尹晴柔是自己自作主張來看江總的,她說的海邊醫院地址沒錯,歡迎嫂子隨時來這邊蒞臨指導,江總他是真沒醒,蔣翰我真不騙你,我若騙你,天打五雷劈。”

手指點在那一行字上面,藍景伊的眼睛眨也不眨,江君越真的沒醒嗎?

可是為什麼第六感告訴她尹晴柔沒有騙她,那男人一定醒了。

他一定是有什麼事情瞞著自己。

就象上一次為了不讓自己傷心難過就把爸爸的死因瞞著她一樣,其實他就是因為她才被江君亮算計了的。

想到這裡,心突的就柔軟了。

想了又想,她終還是放不下那個男人,他做事一向有分寸,若是他真醒了,現在又花心思讓蔣翰發這樣的簡訊給她,也便證明有些事他很無奈。

是的,他不是神仙。

他也不過是個有血有肉的男人罷了。

一定是他遇到了沒辦法公開他醒過來這個事實的事情。

也許是她的要求太高了吧。

再者,他們真的還能在一起嗎?

自從知道是駕之玲把爸爸推下了海,對駕之玲她心中是有恨意的,只是只知爸爸落了海,但是爸爸生不見人,死不見屍,還不足以給賀之玲定罪。

但是她和江君越之間始終橫亙著賀之玲,那是一座很難逾越的大山,想要翻過去,難上加難。

或者,是他早就清楚他們之間一定會有的結局吧。

長痛不如短痛,所以,才清醒了也不見她。

可,他在看守所裏對自己明明不是這樣的。

思緒徹底的混亂了,藍景伊再也坐不住了,撿了幾份重要的緊急的檔案批復了,就叫了司機開車把保姆和孩子們送回了小公寓。

而她自己則是開著車亂無目的行駛在馬路上。

心很亂,很亂。

若他真醒了,她再番捨不得他,可是兩個人還能够在一起嗎?

爸爸,他若知曉自己明明知道是賀之玲把他推下了海,卻居然至今沒有對賀之玲採取行動,爸爸一定會對她很失望。

可,僅憑那一推只能證明爸爸落水,也不足以把賀之玲怎麼樣,這些,她不是沒有想過。

小車行駛在車水馬龍中,不住倒過的景物入了眼裡卻丁點也沒有在腦海裏劃過痕迹。

不知不覺中,海的氣息縈繞在周遭,藍景伊這才恍然回神,也才發現自己不知何時竟然把車子開到了海邊。

不遠處就是成青揚的那幢別墅,回想著曾經在那幢別墅裏江君越那男人專門弄了片子給她看,她臉紅了。

眸光透過車窗玻璃掃向那裡,曾經在裡面,他們那樣的親密,如今卻是遠隔萬裏,他甚至醒來了也不願見她。

忽而,藍景伊眸色一凜,視線直直的落在別墅的陽臺上,有些熟悉的身影,若她沒看錯,那是成青揚。

他不是和蔣翰一起去國外了?

不,不可能是他吧。

蔣翰又騙了她?。

小車徐徐停在了路邊,搖下車窗,她靜靜的再望過去,那個人,一定是成青揚,除了他不可能是別人。

藍景伊脚一踩油門,思維根本不受控制的就朝著別墅駛去。

成青揚,他一定知道些什麼秘密,那她也想知道。

“嘀滴……”車停在了別墅大門外,她連摁了兩聲喇叭,可是別墅陽臺上的那個人就如同雕像一般,一動不動。

“嘀嘀……”她再摁,就不信摁不醒他。

不可能的,成青揚不可能反應那麼慢的。

倏爾,陽臺上的男人轉過了頭來,視線終於與她對上了。

可,只不過是瞬間的功夫,成青揚便別過了頭,轉身進了別墅內。

“喂,成青揚,你開門,我找你有事。”關於江君越為什麼會突然間出國,她一直想不通,她現在不信蔣翰的解釋了,不信是賀之玲要帶他出國,若非有隱情,只要那男人是清醒的,誰也別想左右他,所以那其中一定另有隱情。

可,無論她怎麼喊,面前的別墅都是靜悄悄的,半個人影也沒有。

沒有任何人來給她開門。

成青揚明顯是故意不想理會她的。

藍景伊再摁了數十遍的嗽叭,刺耳的聲音震得她自己都頭皮發麻,可是成青揚還是半點反應也沒有。

藍景伊不摁了,推開車門就下了車,脚一踢就踢掉了高跟鞋,就在四周其它別墅裏陸續有人探到窗外望著她這個方向的時候,藍景伊爬上了別墅的大門。

“喂,那女人爬大門了。”

“彪悍呀。”

“太男人了。”

藍景伊恍若不覺,今兒,她務必要見到成青揚。

說實話,這還真是她第一次爬大門,所以多少有些吃力,不過沒關係,只要小心些,總能爬上去的。

終於爬到了頂,一條腿跨到裡面,只要順下去,她就算成功進入這別墅的園子裏了。

眼看著她要進來了,別墅的玻璃門終於被推開,一個男人拎著一駕雲梯跑過來,迅速的豎到大門上,“藍小姐,請用梯子。”

呃,早知這樣,何必不早些開門呢。

藍景伊也不会,順著梯子就進了大門裏。

等她跳下梯子,大門這才打開,藍景伊穿上了鞋子便朝別墅走去。

“藍小姐,真報歉,最近成哥不見客。”

“他不見我,我見他就好。”

“藍小姐……”成青揚的人還在試圖封锁她。

藍景伊理也不理,徑直的走到了玻璃大門前。

伸手一推,一股子檀香的味道飄進鼻端,藍景伊不由得皺起了眉頭,大廳真暗,明明是大白天,可是大廳所有的窗子都被拉上了窗簾,水晶吊燈柔和的光茫讓她彷彿從白天走進了黑夜。

歐式沙發上,成青揚靜靜的坐在那裡,若不是他手中的烟還在冒著煙氣,他看起來就象是一尊雕像。

藍景伊抿了抿唇,沒有急於開口,而是徐徐走到了沙發前,落座。

“為什麼還在國內?”

“你不該來。”

幾乎是異口同聲,藍景伊和成青揚一同開口了。

藍景伊微微一笑,“蔣翰說你與君越一起出國了,現在看來,是他騙我,說吧,為什麼還在國內?”

成青揚緩緩抬頭,冷峻的面容上忽而就多了一絲嘲諷,“藍小姐若是想查,大可以出國查個痛快,去了,便什麼都清楚了,你和君越的事兒,與我無關。”

“呵,既然你沒出國,那安則煥女兒的下落呢?你還有沒有再查?”

“沒消息。”

“成先生,你真廢物。”原本面前這男人在她眼裡是很能的那種人,可從江君越出事到現在,他一件事也沒辦成。

“廢物?是的,我就是廢物,所以,你可以走了,不必再與我這個廢物一起浪費時間。”隨手一個抛物線,他手裡的烟便被精准的拋進了茶几上的烟灰缸裏,“嘶”聲響起,一支烟只抽了幾口罷了,可是他周身上下都透著一股子濃濃的烟味,他之前一定抽了很多烟。

藍景伊也不生氣,一向沉穩的男人此刻有些輕浮,這是她從前絕對不敢想像的,“他出國,與你有關?”低聲問出時,藍景伊的眸子眨也不眨的緊盯著成青揚。

成青揚微微一愣,隨即笑開,“藍小姐這是第六感?還是有什麼證據?”

“坦白說,是第六感,可我的第六感一向准,若與你無關,你一定會與他一起出國的。”成青揚微愣的瞬間沒有逃過她的眼睛,這一刻,藍景伊更加確定了。

成青揚淡淡站起,“藍小姐隨便坐,我還有事,先去書房了。”

避重就輕的轉了話題,讓藍景伊微微的眯起眼睛,這明顯是欲蓋彌彰,也是變相的印證了她的話,江君越出國真的與他有關。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看著他的背影,藍景伊還是不死心,“你是不是做了什麼對不住君越的事情,所以,他才不許你一起出國?”

“吳嫂,送客。”踱上樓梯的脚步絲毫也沒有停下來的意思,成青揚越走越快。

“喂,我又不是牛鬼蛇神,你至於那麼忌憚我嗎?”藍景伊也站了起來,快步追上去,“姓成的,你若不告訴我原因,我今兒還就不走了。”不是她要耍無賴,而是面前這人明明知道原因而不告訴她,抓撓著她的心癢癢的,越不知道就越想知道。

成青揚進了一間房間,藍景伊隨手推門而入,可才要邁進去,頓時一歪頭,“你怎麼這樣,明知道我上來了,居然當著還要換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