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9章遺囑

發佈時間: 2023-01-07 16:07:11
A+ A- 關燈 聽書

“藍景伊,當你看到這份遺囑的時候,我已經去了,君越是生是死要看他自己的造化,沁沁和壯壯雖然還沒有進了江家的大門,可兩個孩子在我老頭子的心裡就是江家的長孫長孫女,孩子們要過生日了,就送些生日禮物吧,一枚金鎖是早就要給壯壯的,銀鎖是沁沁的,新年的禮物改為生日禮物,嗯,我老頭子一份禮送了兩次,我老頭子小氣了,就再補送一份生不帶來死不帶去的,嗯,江氏百分之三十的股份,就給你這個藍丫頭了,以後你若是見著了你父親,替我跟他說一聲對不住親家公了,江氏就交給你了,答應爺爺,一定不能毀在亮兒的手中,不能呀……”

藍景伊知道老爺子不會虧待壯壯和沁沁,卻怎麼也沒有想到老爺子居然把他手上所有的股都給了她,再加上那枚金鎖的百分之五和銀鎖的百分之一,她手上合計就是百分之三十六的股份了,若是再有百分之十五的股份,那麼,她就可以把江君亮踢下江氏總裁的寶座了。

老爺子,居然把她這個未過門的孫媳婦當成是自家的骨肉了?

藍景伊深度疑惑。

可很快,她就反應了過來。

老爺子這是愛屋及烏。

股份給了她全都是因為江君越。

一想到那男人,她的心又黯然了。

但此刻,也不是她想那些的時候。

這遺囑竟然是老爺子跟她去醫院看過江君越後立的,那個時候他就知道自己要不久於人世了嗎?

這有些古怪了。

“老爺子還有說過什麼嗎?”眸光微凜,藍景伊詢問吳律師。

吳律師將遺囑遞給藍景伊,這才道:“沒了,若藍小姐有時間,這兩日就可將股份轉讓到你的名下。”

“好,吳律師安排就好。”股份到了她手上,她也不會亂來,那是江家的股份,早晚要歸於江家的,她拿來就是想要對付江君亮,想到自己的這個意願,或許,老爺子立遺囑的初衷就是早就想到了他自己會出事,所以才立了遺囑以防不測,也好有個人約束江君亮。

不想,老爺子果然出了事。

送走了吳律師,藍景伊的心情沉重了許多。

其實這些股份老爺子的原意是想要給江君越的吧,可惜他官司纏身,無法接收。

現在算起來,江君亮手上有百分之十的股份,老三家的也有百分之十的股份,合起來就是百分之五十六的股份,其它就是散股和她不知道在誰手裡的股份了,只要她把散股集中到自己手上,那麼,就可以召開董事會把江君亮從公司趕出去。

正沉思間,手機響了。

看到是李雪鳳的號碼,她眼睛一亮,飛快接了起來,“說。”

“一分五,他同意了,接下來怎麼辦?”

“告訴他,我每天轉給他一千萬,但是前提是利息也要按天給我,他若同意就成交,若不同意,那就作罷。”

“我就說呢,你不會一次Xing把錢給他的,這個辦法好,嗯,我馬上打電話給他。”

“別,不急,讓他等上兩三天再找上你的時候,你就說如今借錢的很多,真不缺借他這點子錢,一千萬轉一次,一億就要轉十天,若是這十天內他付不出利息,那麼,所有轉給他的錢就要全部收回,他提供的轉款帳號十天內必須經由我們同意才可以轉出去,原因是他沒有任何抵押,所以,我們不得不小心,等他打過來時,你就這樣回復他,OK?”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然後這十天內你讓他付不出利息,借出去的錢再收回,對不對?”李雪鳳豁然開朗,“景伊,你神呀。”

“沒到最後,鹿死誰手都是未知數,嗯,這件事就這樣定了,你該幹嗎幹嗎去,不過在小量販店要少露面,被他查出你跟我是朋友,他就會防範了。”

“嗯,我不止是要少露面,還會少說話,這樣即便是他的人查到了小量販店,也不會聽到我的聲音。”

“就這樣定了。”餌已經下到了水裏,魚兒就要上鉤了,江君亮,就憑他對江君越所做的一切,她就不會放過他。

想到這裡,藍景伊不由得心底一酸,她是不是有點傻?

那男人醒了連個電話都不打給她,她居然還要為他報仇,她真是沒救了。

手機又響了。

這一次是蔣翰的手機。

藍景伊靜靜的聽著手機鈴聲,靜靜的看著桌子上閃爍不停的手機荧幕,她到底忍住了沒接聽。

他不理她,她又何必去理會他呢。

手機響了又響,足足響了五六遍,最後才歸於了平靜。

門外,小陳的手機響了。

“江總。”恭敬的接起,小陳走到了樓梯角落。

“她在幹嗎?”

“辦公室裏坐著呢。”

“為什麼不接蔣翰的手機?”江君越火了,他是讓蔣翰打給藍景伊,告訴她他根本沒醒過來,一切都是尹晴柔胡亂說的,他不想小女人胡思亂想,可是藍景伊根本不接蔣翰的電話。

“我不……不知道。”小陳摸摸額頭才沁出的細密的汗珠,蔣翰不肯回國,非要守著江君越,然後把他指給了藍景伊做跟班,還要保證藍景伊的安全,這個他可以做得到,可他真不明白江君越和藍景伊之間到底是怎麼回事,這藍景伊不接電話也要怪上他嗎?他有點懵。

“讓她接電話。”“啪”,江君越說完就掛斷了。

小陳聽著手機裏的盲音,丈二和尚摸不到頭腦,他只是跟班,如何管得了藍景伊。

可是江君越發話了,他哪裡敢不理會,戰戰兢兢的敲起了藍景伊辦公室的門,足足敲了五六聲藍景伊才聽到,“進來。”

小陳推開門,“藍總,剛剛我在門外聽到你手機響了,還以為你睡著了呢,怕是有人有急事打過來被你錯過了,所以就想著進來叫醒你,可別耽誤了大事。”

藍景伊擺擺手,“我知道了,我有聽到,是騷擾電話,不用接的,你出去吧。”

“騷……騷擾電話?”難道剛剛不是蔣翰打過來的?

“嗯,是騷擾電話。”

聽藍景伊十分篤定的回應,小陳立碼沒言語了,只好訕訕的退了出去,門外的秘書間,小王狐疑的道:“小陳,藍總做事很有分寸,她接不接電話你也要管,你是不是管得太寬了?”對於一大早空降到藍景伊身邊的小陳,小王看著很不順眼。

“我……我……”‘我’了兩聲,小陳還是噤聲了,他能說是江君越讓他告訴藍景伊接電話嗎?

藍景伊辦公室裏的手機又響起來了。

再聽那聲音,怎麼聽怎麼刺耳,一定是蔣翰又試著打進來的吧。

可是,藍景伊還是不接。

卻也沒有關機。

就是直接不理會。

手機鈴聲又是響了五六遍。

然後,江君越的電話再度的打給了小陳,看著那號碼,小陳頭皮發麻,小小聲的道:“江總,請吩咐。”

“她怎麼還不接?是不是在洗手間或者出去了沒帶上手機?”

“沒……沒有,藍總說才打過來的電話都是……是……是……”頭皮發麻呀,小陳不知道當不當說。

“是什麼?有話快說,有屁快放。”江君越越發的火了,實在是不想藍景伊誤會,那小女人心事重,他放心不下,這會子她一定是在她心裡把他打入十八層地獄了,可他也是才醒過來才聽到蔣翰說起昨晚的事情,是尹晴柔做的,他又能把尹晴柔如何呢,一個病人,精神异常的病人,他什麼也不能對她做。

“藍總說都是騷擾電話,所以,她不接。”

“***!”低咒一聲,江君越掛斷了電話,抬頭看向唇角帶著點幸災樂禍的蔣翰,眉毛皺的更深了,“給她發短信,我就不信她不看,告訴她我沒有醒過來,尹晴柔在胡說八道。”

“是,江總。”蔣翰還是唇角掛著溫溫的笑意,還說不在乎,不在乎這會至於氣成這個樣子嗎。

再有,明明醒了,還說自己沒醒,是怕藍景伊知道他脚踏兩條船嗎?

反正,他就是這樣認為了。

“蔣翰,你那是什麼表情?你把我當什麼了?”不想,蔣翰的小心思一眼就被江君越給看穿了。

“沒……沒當什麼。”

“你以為我脚踏兩條船,是不?”

“不……不是的。”蔣翰恨不得找口井跳進去,怎麼他想什麼,江君越都知道呢。

“最好你沒有這樣想,否則老子跺了你,晴柔的事情你跟我一樣清楚,只要她一天不好,我就不能放弃她,那件事是我對不住她,這些年她受了很多苦,不管怎麼樣,我都要陪著她把病醫好,到時候,再說其它。”

呃,原來是這樣的想法,不過江君越的心裡還是藍景伊最重要就好。

站在江君越的角度,尹晴柔是因他而精神錯亂的,所以,醫治好尹晴柔就是他的責任,那是一個男人的擔當。

男人,若沒有擔當,也就不能稱之為男人了,那讓他蔣翰也瞧不起。

似乎,江君越並沒有做錯。

那麼,到底是誰錯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