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8章醉透了

發佈時間: 2023-01-07 16:06:51
A+ A- 關燈 聽書

壯壯丟了一次,從此,只要一想起帶著兩個小東西出國,她就會害怕。

“好,我帶你去,乖,太晚了,我送你回去,明個我就幫你辦理出國的手續,景伊,讓我背著你,咱們回家了。”

“好,我要回家,我要回小公寓,傾傾最喜歡小公寓了,我也喜歡,沁沁和壯壯在等我,非離,你快送我回去,等我睡醒了,就可以出國去看他了。”

醉了,藍景伊徹底的醉了,醉透了,身子歪靠在簡非離的身上,他一彎身,便打橫抱起了她嬌小的身形,步出包厢,穿過海天娛樂的大廳,所經,不住的有人在望著他們彷彿絞在一起的身形。

可是,他和她終究還是要分開的。

她的心裡,只有江君越。

只有,那個男人。

藍景伊不知道自己是怎樣回到小公寓的,更不記得是幾時回去的。

醒來,已經是隔天中午。

暗色的窗簾將窗子遮得嚴嚴實實,她睜開眼來,迷糊的掃向牆壁上的掛鐘,十三點二十二分,藍景伊激欞一下就爬了起來,腦海裏先是海天娛樂的那間包厢,然後才是自己的這間斗室,“沁沁……壯壯……”

醒了,徹底的醒了。

手揉著額頭,她頭痛的厲害。

“媽媽……”

“爸爸……”

門開了,兩個小人如小企鹅似的蹣跚的走進來,那每一步都彷彿要摔倒一樣,可是很神奇的,從門前走到床前,兩個雖然走路時東倒西歪的,卻一個也沒摔倒,爬上床就撲在了藍景伊的身上,左親一下,右親一下。

“媽媽……”

軟軟的,肉嘟嘟的小身子貼著她的,那種感覺說不出的暖融,讓她昨晚還混亂的心刹那間彷彿被注入了新鮮的氣息一般,伸手一摟兩個寶貝,“乖,等媽媽起床,帶你們兩個去購物,想要什麼?媽咪買給你們。”既然起晚了,索Xing就給自己放假好了,孩子們要過生日了,他們爹地不回家,她就一個人給他們過,這世界從來都是誰離了誰都一樣轉的。

起床。

洗漱。

更衣。

拾掇好了自己,藍景伊又擺弄了一會手裡這只從昨晚到現在一次都沒響過的手機。

她被人遺忘了,她起晚了沒上班,可公司都沒半個電話打過來,看來她這個藍總在公司裏的地位根本是可有可無了。

快速的按下小王的電話,算了,打個電話回去問問那幾個貨櫃的情况吧,昨晚上的檯球比賽她花了那麼多的心思,若是再搞不定那幾個貨櫃,她就真沒用了。

可,才摁下一個數位,手機就響了起來,公司終於有人想起她了嗎?

藍景伊直接接起,“你好,藍景伊。”

“藍小姐,我是吳律師,下午有空嗎?或者,我們約個時間見個面嗎。”對方禮貌而恭敬的說道。

藍景伊摟了摟正膩在她懷裡的小沁沁,便道:“有時間是有時間,不過我要帶上兩個孩子,可以嗎?”至於買生日禮物,晚點也可以的,她可以自由支配時間。

“可以,老爺子的遺囑正好跟孩子們有關係,帶著一起來吧。”

“行,那就一個小時後見面,吳律師說個地點吧。”不知道老爺子立的什麼遺囑,但看這吳律師語氣裏的鄭重,似乎,很重要。

“就江先生的貨貸公司好了。”

“行,一會景越貨貸的會客室見。”

電話掛斷了,藍景伊若有所思,看來這遺囑一定很重要,隨便吃了點東西,她這是早餐中餐一起吃了。

半個小時後,藍景伊開車載著兩個小東西和兩個保姆直奔公司而去。

不是上班高峰期,車速剛剛好,前面十字路口,紅燈亮,藍景伊緩緩把車停在了路口處。

“嘭”,就在藍景伊耐心的等待紅燈變成綠燈的時候,車窗被一個小紙團砸響了一聲,條件反射的轉頭,副駕駛那一側的窗外,江君亮搖下了車窗,不屑的看著她的方向,“藍景伊,男人跑了?”

“那是你哥。”

“我哥?連自己女人和親生孩子都捨得拋下的男人我可不認他是我哥,也不配做你男人,藍景伊,若是撐不下去就跟我說一聲,我江君亮可是認那兩個小東西的,來,小侄子小侄女,給二叔笑一個,笑一個……”

車裏,兩個小東西這會的視線真的被江君亮吸引了過去,可,不管江君亮怎麼哄怎麼勸,沁沁和壯壯就是不笑,“嘀嘀……”紅燈滅了,綠燈亮了起來,後面的車開始催促江君亮開車了,“沁沁,壯壯,給二叔笑一個……”

“嗚嗚……”

“哇哇……”

就在江君亮拿出了一個飛機模型逗著兩孩子的時候,兩個小東西不但沒笑,反而大聲的哇哇大哭起來了。

藍景伊一撇唇,不愧是她生的,回手就豎了一個大拇指,“給力。”然後再笑眯眯的沖著江君亮道:“老二家的,不知道你有沒有聽說過一個民間傳言,不懂事的小孩子若是沖著哪個人笑,那麼那個人一定長命百命,若是沖著那個人哭呢,那麼那個人很快就會命不久矣,老二家的,你自求多福吧。”說完,她一踩油門,“刷”的沖過十字路口。

後面,江君亮一張臉已經黑成了鍋底,狠狠的一砸方向盤,“藍景伊,你等著,老子玩不死你。”

紅色沃爾沃開出了一條街,藍景伊再回頭看兩個寶貝,早就不哭了,樂顛顛的玩著呢,“李姨,謝謝你了。”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家後不必謝我,我早就看著老二家的不順眼了,他那個媽,更是個壞的,我聽張媽說老爺子去了的那天就老二家的在他身邊,保不齊是那個臭小子對老爺子做了什麼,可是……”

“哢……”一個急刹車,藍景伊把車停在了路邊,“張媽說的?”

“可不是,她就是覺得不對,可是老二家的不許她隨便亂說,不然,她兒子在T市的生意就甭想做下去了,家後,這事咱們知道就好了,江先生不在,你一個女人家就別去觸什麼黴頭了,兩孩子平安無事就好。”這李姨之前在江家老宅帶小壯壯帶了一陣子,所以對江家的事情多少知道一些,歎息著嘟囔了幾句,就不說話了。

車子抵達了景越貨貸,公司不大,只占了塔樓的一個樓層,車子停在了地下停車場,藍景伊便帶著孩子們到了公司。

公司一切如常,並沒有因為她沒來而有什麼變化,藍景伊徑直走到了總臺面前,“小王來了嗎?”

“藍總,來了。”

“打個電話給她,泡幾杯咖啡到會客室。”

“好的。”

“對了,一會有一比特吳律師會來找我,直接請他去會客室。”

安排好了一切,藍景伊便讓兩個保姆帶著沁沁和壯壯去了會客室,她這來公司總是帶著孩子實在是看著不妥,可今個,這可是律師的要求。

看看時間還有十分鐘左右才到約定時間,藍景伊便轉去了業務部。

“藍總好。”

“藍總好。”不住經過的公司員工一一對她問好。

“薛經理,那幾個貨櫃上船了嗎?”

“上了,一大早海關那邊便放行了,藍總,還是你有辦法,聽說你檯球打得不錯,等哪天你空了,咱們來幾局?”藍景伊臉紅,她昨晚贏的根本不是球,而是手段。

“好,哪天一定玩幾局。”看來那姓孟的倒是個守信的,至少放行了她的櫃子。

從業務部出來藍景伊心情已經好了許多。

江君越,他居然是和尹晴柔在一起,他不就是醒了不理她嗎,她也不理他,她决定今個不打電話給蔣翰了,人就是這樣,你越是貼著他,他越是不把你放在心上。

回了會客室,吳律師已經到了,小王已經端了咖啡過來,看到藍景伊便指著吳律師對面的一個男子道:“藍總,這是小陳,是咱們公司今天才來的新員工,以後負責公司的業務公關,還有藍總遇到什麼難解决的事情都可以交給他。”

“哦?誰招聘來的?”

“早就在招聘了,只是一直沒招聘到,昨兒有幾個來應試了,今天上午幾個經理討論了一下,就錄用了這位小陳。”

藍景伊瞟了一眼這個小陳,覺得好象有點面熟,像是在哪裡見過,可無論她怎麼想也想不起來,“小陳,你與小王先出去,這裡不需要你了。”和吳律師談的是江家私事,她不想讓不相干的人聽到。

“好。”小陳站了起來,可退到門邊就停下來了。

“小陳,你去工作吧。”

“以後只要是工作時間,藍總在哪兒我就在哪兒。”小陳如標杆般的立在那裡,一點要走的意思也沒有。

“這也是上午公司開會時幾個經理的决定?”眸光一挑,隱隱的,藍景伊覺得這裡有猫膩,公司的經理不可能管她管這麼寬吧?他們可沒有這個權力。

“啊……嗯,是……是的。”微微頓了一下,小陳有些不自在的說道。

“行吧,那你候著吧。”藍景伊笑睨了小陳一眼,便不理他了,“吳律師,開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