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7章知心愛人

發佈時間: 2023-01-07 16:06:27
A+ A- 關燈 聽書

“嘿嘿,對待那樣不要臉的人就要以同樣的手段,所以……”對付象姓孟的這種人,是該如此,只為,他又何曾按照規矩辦事呢,若是按規矩,她公司的貨櫃現在已經在船上飄洋過海了。

“嗯,我覺得應該慶祝一下,走吧,去吃宵夜,想吃什麼?”簡非離擁著她就要離開。

“不吃了,我不餓,我想唱歌,非離,你陪我唱歌好不好?”傾傾不在,她心裡煩,想唱歌,想喝酒,若是可以,她還想飛到那個男人的身邊。

只是傾傾,為什麼要去的那麼遠,那麼遠呢?

她想他。

“幹了。”“嘭”一聲響,藍景伊豪氣萬千的撞上了簡非離的酒杯,不得不說海天娛樂的KTV包厢很是豪華氣派,牆壁是會動的魚缸,細窄的翠綠色玻璃內是一條條的熱帶魚,被五顏六色的彩燈映照的如同走進了童話世界一般,特別的瑰麗好看。

“景伊,喝了這杯不許再喝了。”簡非離看著她手裡盛滿了酒的高腳杯直皺眉頭,可他搶下去一回,藍景伊就跟他鬧一回,又哭又鬧的跟個孩子似的。

是的,今晚的她就象是個孩子,纏著他說東說西,她似乎很不開心,可跟他說的又都是些公司上的雞毛蒜皮的事情。

“非離,你這會兒別管我,我就是想喝酒,我沒醉呢,你告訴我,紀敏茹她嫁了誰?住在哪裡?等我以後有時間了我要去找她算帳,若不是她,我們是不是早就在一起了?”那她現在也不用這樣烦乱的想著江君越了,她想他,可是他呢,根本不想她,若是想,他就該醒過來,讓她聽聽他的聲音也好。

“景伊。”心一顫,簡非離不由自主的就握住了藍景伊調皮的揮來揮去的小手,其實更該與紀敏茹算帳的是他,如今,孤單單一個人的就是他了,“若你願意,我們可以重新來過,景伊,好嗎?”他俯首,輕輕貼近她,鼻尖貼上了她的鼻尖,她漫身的酒味,很濃很重,可他居然一點也不嫌弃,就是喜歡這樣的她,真實,一點也不做作。

“重新來過?什麼重新來過?”藍景伊眯縫著一雙眼睛,眼睛裏也泛起了酒意,她是真的多了,不住的回味著簡非離才說過的話,卻,怎麼也理解不了,“非離,我要打個電話,嗯,我要打給蔣翰,我要讓蔣翰告訴他,他再不回來,嘿嘿,我就再也不理他了,非離,我們再幹。”藍景伊搖搖晃晃的起身,高腳杯又與他的撞了一下,響響的,清清脆脆,彷彿在他的心口撞下了一個大大的口子,都說酒後吐真言,這個時候,她滿心裡想的念的還是江君越,那他,就真的再與她沒有可能了嗎?

不。

他真的不想再錯過了。

“景伊,你多了,明天再打,來,我們唱歌,是萍聚,你以前最喜歡唱的。”

藍景伊伸手搶過遙控器,“我不要唱萍聚,我要跟傾傾一起唱知心愛人,嗯,我跟他一起唱了,他就再不會跟尹晴柔一起唱了,我悄悄告訴你一件事情,他在江家老宅裏種的薰衣草不是為了她,而是……嗝……嗝……”打了兩個酒嗝,她笑著點了點他的鼻尖,“你一定猜不到,其實是因為他也喜歡薰衣草,一個大男人也喜歡薰衣草,嘿嘿,傾傾就是喜歡薰衣草……”

皙白的手指摁了又摁,很快的,知心愛人優美動聽的旋律便響在了包厢裏,四周牆壁內的魚兒醉了般的在這音樂的薰陶下游得更加歡實了,藍景伊哼哼呀呀的唱著唱著就拿過了手機,彷彿受了什麼盅惑般的,直接就按下了蔣翰的電話號碼快速鍵,那邊,半天才被接起,“家後,這麼晚了還沒睡?”

“我唱歌呢,蔣翰,你告訴他,我現在跟非離一起唱歌呢,嘿嘿,就唱知心愛人,他從前可以與尹晴柔一起唱,我就可以與非離一起唱,非離,到你了,你快唱呀……”舌頭大了,腦子也有些不清楚了,可這些都無關緊要,反正她想說什麼便說什麼,那男人不醒,她就惱,他真是沒心沒肺,拋下他們孤兒寡母的,他怎麼就那麼狠心呢?

“景伊……”簡非離看看她手中荧幕在閃爍不停的手機,知道那邊蔣翰在聽著,一時之間他不知做何反應了。

“唱呀,哦,該我了,在風起的時候,讓你感受什麼是暖……”

她的嗓音沙啞,甚至還帶了一點酒醉後的蒼桑,就透過手機傳到了大洋彼岸,蔣翰拿著手機默然走進了已經洞開的搶救室,此時的江君越呼吸已經平穩,身上的血也處理了,只是,他靜靜的躺在病床上,一動不動。

“非離,快,你快唱……”

“一生之中最難得,有一個知心愛人……”簡非離唱了,這一句,唱進了他的心坎裏,江君越,之前每一次藍景伊出事的時候他都會遇到這樣的事情不是出差就是出國,後來他才知道那些全都是江君越幹的。

可是這一次,藍景伊就在自己身邊,而江君越,只能聽見他和她情歌對唱,居然連鬥嘴的能力都沒有了。

“蔣翰,你在跟誰通電話?是不是藍景伊?哈哈,我要告訴她,我現在就和越越在一起呢,越越,為什麼你不告訴她你已經醒過來了,你根本就不想再跟她在一起了,越越,你說你會跟我一起生一個漂亮可愛的孩子的,比她藍景伊生的孩子還要好看還要漂亮,越越,你說話,你快告訴她……”突然間,尹晴柔的聲音就透過蔣翰的手機劈哩叭啦如倒豆子一樣倒了過來。

藍景伊手裡的手機“啪”的落地,可是,尹晴柔的聲音就象是魔咒一般,還在透過手機傳過來,“藍景伊,越越他早就醒了,不信你可以打我們這邊醫院的電話詢問一下,我告訴你,醫院就在海邊,是XXX醫院,你打過來吧,一提越越的名字,哪個護士和醫生都會告訴你的,他醒了,他早就醒了,越越他太帥了,所以這裡的人都認識他……”

藍景伊呆呆的看著地上依然在閃爍的手機,包厢的空間裏依然在回蕩著那首被情人們唱爛了依然唱不够的知心愛人。

知心愛人。

多唯美多溫馨的一首歌。

如今,卻根本不屬於她和江君越。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他醒了。

他早就醒了。

可他,連個電話都不願意打給她。

果然,她是小三,尹晴柔才是原配。

他出國了,帶著的是尹晴柔而不是她。

腦子裏混亂著,時而清醒時而糊塗,包厢裏不住閃爍的霓虹擾亂了她的視野,似乎什麼都是清楚的,又什麼都是模糊的。

恍惚中,好象是有人在喊她的名字。

像是男人的聲音又像是女人的聲音。

是尹晴柔。

一定是尹晴柔。

藍景伊再也受不住的抱住了頭,然後,一隻腳用力的踩下去,狠狠的踩在手機上。

用力再用力。

手機終於不閃了。

那讓她討厭的女人的聲音也終於停下了。

可是,尹晴柔曾經說過的話卻像是一根根的針一般,不住的紮在她的身體上,一下又一下,生疼生疼的。

藍景伊歪身拿起了一旁的一個酒瓶,狂野的一倒,酒水便沿著唇角一半流入口中一半流到了下巴上,再沿著脖頸流進了胸口,酒水很凉,她卻沒有感覺似的,狠狠的灌下了大半瓶酒,直到一隻手握住了酒瓶再一點一點的搶下,她才渾身無力的栽倒在包厢的地板上。

“在相對的視線裏才發現什麼是緣,你是否也在等待,有一個知心愛人……”藍景伊低聲的悄悄的隨著電視裏的韻律哼唱著,一切,都在悄然的歸於平靜,一條手臂緊攬住了她始終顫抖不停的肩膀,那個電話,她就不該打。

傾傾,為什麼?

為什麼她一直感受到的不是他的絕情他的冷寞,為什麼她剛剛還對簡非離說他喜歡薰衣草,他種的薰衣草只是因為他自己喜歡而不是為了某個女人而種,可現在,那個女人就打過了電話告訴了她,他背棄了她。

他和尹晴柔在一起。

明明醒了,卻連個電話都不打給她,可憐她還在這邊傻傻的支撐著他的事業。

“景伊,尹晴柔是在騙你,你有聽見江君越的聲音了嗎?沒有吧,那就證明他並沒有醒過來,那個瘋女人的話你不必相信。”輕搖著她的肩膀,簡非離一字一字卻清楚分明的把他最不願意說出來的話送到了藍景伊的耳邊。

他看不得她如此的傷心欲絕。

藍景伊眨了眨眼,迷糊的轉首看著他的臉,似乎在用心的理解他才說過的話。

忽而,她抬起了小臉,一雙眼睛晶亮無比的看著簡非離,“非離,還是你聰明,是的,他一定沒醒,尹晴柔騙我的,可是,我想去看看他,非離,你帶我去國外好不好?”她一個人很怕去國外,她要帶上沁沁和壯壯,可是帶著那兩孩子,她又怕他們不見了。

壯壯丟了一次,從此,只要一想起帶著兩個小東西出國,她就會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