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6章神奇的辦法

發佈時間: 2023-01-07 16:06:06
A+ A- 關燈 聽書

“瘋子就是瘋子,你想他死嗎?他流了那麼多的血,他會死的。”

“越越不會死,不會的……”

“蔣翰別嚇她,別嚇……”忽而,一道低低的斷斷續續的聲音響起,江君越又醒了過來。

“越越,你沒事的對不對?是我不好,是我弄疼了你,我真是個壞女人……”尹晴柔開始不住的撕扯著自己的頭髮,一根根的髮絲落下,帶著隱隱的血絲。

“柔柔,乖,別傷了自己,跟在蔣翰的身後,來,我們一起走……”

他的話就象是一種盅惑一般,尹晴柔居然就安靜了下來,然後鬆開了死拉著推床的手,乖乖的跟在蔣翰的身後,再一起出離了這個病房。

江君越被推進了搶救室。

……

T市。

海天娛樂。

檯球案前。

孟先生手拿撐杆,一個漂亮的擊球,“嘭”,球進了,跟在他身後的女子立刻興奮的鼓掌,“真棒。”

簡非離坐在桌案週邊的沙發上,面前的小幾上是一杯冒著熱汽的咖啡。

藍景伊手臂環胸,專注的看著面前的對手擊球,相較於那個拍馬屁拍個不停的女人,她則是安靜多了。

玩這個,她不是高手,甚至可以說只會拿杆子推球,至於能不能推進去,實在是很困難,她上一次玩這個還是在她讀大學的時候。

“嘭”,又一聲響,但這一次孟先生就沒有那麼幸運了,連進了三個球,這第四個球就如同是這球的諧音一般,這球撞在了檯球桌的邊沿上。

沒進。

孟先生直起了臃腫的身形,不屑的看了藍景伊一眼,“到你了。”

“孟先生承讓。”藍景伊拿起撐杆圍著臺玩桌轉了一圈,小手很隨意的摸過了四個球袋,像是在給自己祈禱她推的球都會進袋似的,樣子很是迷信。

剛剛在開球前已經與孟先生說好了,被扣的貨櫃有幾個櫃子就玩幾局,她贏一局就放行一個櫃子,她輸一局就繼續扣一個櫃子。

事情不大,可也不小。

這决定著自家公司的發展,可藍景伊知道自己牟足了勁也不見得是孟先生的對手,玩這個,靠的不止是運氣,還有對於球距和角度的感覺。

這些缺一不可,缺一樣,不用比也就輸了。

手拿著杆子,藍景伊最後停在了檯球桌一側,眼神瞄著她目標的球,這一擊若不准,這一局她也就輸了,因為,每一局都要由孟先生開局。

明明不合理,明明自己是生手,可是這個世界上所說的公平從來都是相對的,至少此刻在這海天娛樂,她和孟先生之間沒有公平可言。

“景伊,眼,手,心,要在一線,出手要狠,准,快,你一定行的。”不知何時,簡非離來到了她身側,低聲的說了一句。

“嗯。”她咬牙,眼與杆成一條直線,“刷”,杆子擊出,“嘭”,球進了。

“進了,進了。”藍景伊如孩子般的高興的跳了起來,果然,這世上的事是盡了心就有回報。

“呵呵,你心在球上,還有,正義也在你身上,球自然就進了,加油。”簡非離繼續給她助威,一旁那個孟先生帶過來的濃妝豔抹的妹妹不樂意了。

“喂,你少給她指招,你算什麼東西。”

簡非離淡淡一笑,也不惱,“嗯,我是不算,那你就算是東西了。”

“你罵我是東西?”

“那你不是東西?”

藍景伊才彎下的身子直了起來,忍不住的爆笑出聲,在她的認知裏簡非離除了偶爾兩次因為她而打架以外,從來也沒有跟哪個女孩這樣鬥嘴的,而且,鬥嘴的時候還特別的溫文爾雅,氣得那女孩暴跳如雷了,“你……你……阿生,你快來幫幫我,這人,他欺負我。”

肥得跟猪一樣的孟先生挑眉睨了簡非離一眼,男人對男人,不帥的對超帥的,那自然而然就有一種天生的敵意,“簡先生,玩玩而已,別過了火,引火焚身可就不好了。”

“呵呵,孟先生言辭過激了吧,簡某是把孟先生當作朋友的,難道孟先生不把我當朋友?”

“朋友?”一挑眉,姓孟的滿臉不屑,就差沒說‘就憑你?’。

“孟先生不願意?好吧,那簡某便入鄉隨俗,孟先生如何簡某便如何,不過,是時候發一段視頻給我一個朋友了,讓我想想號碼,嗯,是15880XXXXXX……”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簡非離一邊念一邊摁號碼,可最後一個號碼才要摁下去,姓孟的就急了,“你怎麼有這個號碼?”

“呵,前兩天我出國時母親讓我給這位女士捎了一件禮物,還是我親自選的,一件藍寶石戒指,我可是托人以八折的優惠價帶回國的……”

“你……你是簡鳳樓的兒子?”

“正是。”

“阿生,什麼簡鳳樓,我聽都沒聽過,他很討厭,唉呀,這女人居然又進了一個球……”

幾個人說話的空檔,藍景伊收了小心思,專注的已經接連打進了三個球,只要她再接再厲,這一局就有希望了,果然是絕境面前奇兵出,她今個手真順。

有的時候明明都打偏了的,可是那球就象是長了眼睛似的,她想往哪,那球便往哪滾去,然後骨碌碌,直接進了。

爽。

一局球,藍景伊很快就取勝了。

這真的可以用神奇來形容,要知道,她真的很久沒有打球了。

第二局,姓孟的居然讓她先開球,藍景伊又贏了。

第三局,姓孟的先開球,可他怎麼打也不進球,很快,藍景伊又贏了一局。

興奮呀,她從來也沒有打檯球打這樣順手的,“非離,一會兒你帶我去辦一張這裡的會員卡,嘿嘿,以後我要再來這裡打球。”這地方,是給她帶來好運的地方。

“好,我現在就讓人給你辦一張。”簡非離說著,便揮手叫來了服務生,當真吩咐下去給藍景伊辦了一張會員卡。

姓孟的一張臉越來越臭,而跟著他一起的那個女孩子不知為什麼,被他說了幾句後就乖巧了起來,再也不敢囂張了,只是,時不時的拿眼睛瞄著簡非離。

是的,女人都喜歡帥氣的男人,這女孩也不例外。

打到第五局,一個電話響起,姓孟的接起電話,聽了幾句便掛斷了,這才向藍景伊道:“藍小姐,後面的就算你贏了,今晚你運氣好,我家裡有事,先走了。”

“孟先生,你看……”藍景伊試著叫住姓孟的,可他氣咻咻的轉身就出了這檯球室。

藍景伊興奮的扔了杆子就摟住了簡非離,實在是忘形了,最初當姓孟的說出規則的時候,她覺得自己一個櫃子都不可能贏下來,卻不曾想玩到最後,她,完勝。

小女孩般的掛在了簡非離的脖子上,身側,服務生去撿她才丟下的杆子,正要離開,藍景伊這才從簡非離的脖子上順到了地上,“喂,那杆子送我吧,有了它,以後我跟誰玩都能贏。”江君越也愛玩這個,以後,她就跟他玩,看他還敢不敢欺負她。

想到江君越,藍景伊小臉一下子沉了下來,贏了,她得給蔣翰打個電話,即便那男人沒醒,她也要把這個好消息透過蔣翰的手機讓他感覺到。

“說吧,怎麼贏的?”簡非離含笑睨著她,帶著些好奇的問過來。

“嘿嘿,就知道瞞不過你。”藍景伊小嘴一抿,笑了,這才拿過杆子摸了摸杆子的頭,再把小手往簡非離面前一送,“嗯,就是這個了。”

簡非離伸手接過,頓時,手裡的小片金屬就象是會動一般的往他胸前的扣子上移去,“磁鐵?”他這才反應過來,隨即轉身就到了球臺上,拿過才玩的球,一個又一個檢查過去,果然在球面上貼了薄薄的幾不可見的磁鐵,不,是磁片,居然跟球是同一個顏色,所以,若不仔細看,真的看不出來。

再走到球袋前,趁著服務生還沒有收拾這個檯球桌,很快的檢查了四個球袋,如他所想,全都有磁鐵。

他瞬間明白她是怎麼贏的了,回手捏了捏她的小鼻尖,“你讓李雪鳳送過來的就是這些而不是什麼女人用品?”想起當姓孟的說以檯球决定那幾個貨櫃的命運時,她就先打了一個電話,悄悄的讓李雪鳳來了,還讓他去跟李雪鳳拿一樣東西,說是女人專用的,而她則是拉著姓孟的包厢裏K了幾首歌,等東西來了才興致勃勃的去打檯球。

虧他還替她擔心著,沒想到她居然想到了這個辦法。

“以前用過?”

“第一次,所以我很緊張,嘿嘿。”

這樣想來她打出第一杆的緊張神情果然不是假裝的了,是吧,她也不知道那磁鐵片是不是好用,杆頭上的磁鐵與球上的是同一級的,所以碰到球就會彈出去,而球上與球袋上的卻是不同的,碰到就會相吸了,但是等姓孟的打球的時候,她再把球袋上的磁片拿走,這樣,他就沒她這樣順利的進球了。

簡非離笑了。

原來,她是這樣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