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5章醋酸味

發佈時間: 2023-01-07 16:05:46
A+ A- 關燈 聽書

“去查查她今晚都跟什麼人見過面,江君亮不是好對付的主兒,不能讓他再對景伊有機可乘。”

“我知道了。”蔣翰在心裡偷笑,江君越這明明是不放心,還把緣由扯到江君亮身上,可他也只敢偷笑,他家主子這才出國兩天而已吧。

可是,他這渾身上下的醋酸味都快要能傳到大洋彼岸了。

嗯,這一點也不誇張。

“江……江先生,不好了不好了。”就在此時,門被推開,一個小護士慌裡慌張的站在門口,“尹小姐不肯睡覺,她說你不在她就不睡,她……她……”

“蔣翰,推我過去。”江君越試著坐起來,可才一動一下眉頭就皺了起來,胸口的傷到現在也沒有癒合,不過,他還能睜開眼睛看見這個世界已經足够幸運的了。

“那明天我還要不要回……”

“護士推我過去就好,你去忙你的。”江君越這才反應過來藍景伊的事情,腦海裏怎麼也翻不過去才手機裏接收到的那張照片,藍景伊和簡非離,不,他不喜歡那樣的畫面。

蔣翰松開了推推床的手,把江君越交給了護士,江君越越是這樣越證明他對藍景伊放不下,既然這樣,他中午就不該把簡非離給藍景伊送午餐的事情攔下删了,物及必反,他現在終於懂得這個道理,只希望為時還不晚。

夜,早就深了,走廊裏空無一人,空曠的視野中傳來尹晴柔歇斯底里的喊聲,“讓我死,我想死,我不活了……”

“快點。”江君越用英文催促著,他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讓尹晴柔恢復正常呢?

終於到了,推床停下,他低聲道:“你們先出去吧。”他說著時就在推床上側過頭看著病房裏的尹晴柔,一旁的護士有些不放心的道:“江先生,你看你這樣進去會不會……”

“沒事,你們出去吧。”

“哦,好的。”尹晴柔是江君越送進醫院的病人,還預交了可觀的治療費用,這裡的護士和醫生誰也不敢對他怠慢了。

門裡門外,只剩下了他和尹晴柔。

“嘭……”椅子被推倒,倒地的聲音震得江君越有些頭皮發麻。

“晴柔……”一出口,居然自然而然的變成了晴柔,再也不是曾經的‘柔柔’。

“越越……”尹晴柔欣喜轉身,“你來陪我睡了,是不是?越越,你心裡還有我,根本沒有那個藍景伊是不是?越越,我也會給你生兩個漂亮可愛的孩子的,越越……”

曾經,“越越”兩個字在他耳中那樣動聽,可現在,不知怎麼的,這兩個字就是變了味道。

“聽話,去睡覺。”他柔聲哄她。

“越越,那你呢?”尹晴柔已經沖到了他的推床邊,手握住了他的手,癡癡的看著推床上的他,恨不得要把她自己揉進他身體裏一樣。

“我就在這裡看著你睡。”手微微一僵,他終是沒有抽出,尹晴柔是病人,他一定要把她的病治好。

“不要,我要跟你一起睡。”搖晃著他的手,尹晴柔撒嬌的道。

“好,我們就在這病房裏一起睡,乖,睡吧。”輕聲的哄著她,眸光也轉到了她的床前,“乖,去吧。”

“越越,你真的不走?”尹晴柔不相信的問他,眼神裏是數不盡的依賴,江君越輕輕一點頭,“嗯,我不走。”

“好,那柔柔就乖乖去睡,越越陪著我。”推著他的推床到她的床前,乖乖的躺到了床上,可是那一隻小手卻怎麼也不肯松開江君越的,側過身子對著推床上的他,“越越,你要是走了,我真的不活了,不活了……”

癡癡的看著他,她小小聲的重複著這一句,眼神也越來越癡迷,“越越,你不知道,這世上,只有你曾經對我好過,別的人,都不好,不好,越越,你別走……”手指輕輕撫上他的臉,“越越,我不是做夢吧,這真的是你嗎?”

“嗯,是我,乖,閉上眼睛,越越給你講故事。”

“越越最好了。”尹晴柔乖乖的閉上了眼睛,身邊另一張推床上的江君越真的給她講起了故事。

農夫與蛇。

白雪公主和七個小矮人。

野天鵝。

從寓言故事到童話故事,一個又一個,低低的講過,病床上終於傳來了均勻的呼吸聲,尹晴柔睡著了。

長籲了一口氣,如今的她就象是一個孩子,手挪開她落在自己臉上的手,江君越有些頭疼了。

靜靜的看著這個女子,當年,若不是她親眼目睹了那一幕,她也不會瘋。

成青揚,就為了堵住她的嘴,他到底都做了什麼?

還有那個李總,不惜一切的把她弄出精神病院,得到了她的身體,可是帶給她的卻是一次又一次的摧殘。

手輕輕撩開尹晴柔寬鬆的袖口,一寸一寸往上推去,在她白皙如玉的肌膚上是一個又一個的疤,縱橫交錯,數也數不清。

刀傷。

煙頭燒過的痕迹。

還有……

她到底遭遇了怎麼樣的非人折磨呢,這一切,都是因為他……

江君越痛苦的閉上了眼睛,可是,黑暗中就是不住的閃過藍景伊的一張小臉,她是他的女人,是他兩個孩子的母親,可是他……

如今,尹晴柔於他,更是一種責任,一種無法推開的責任。

手機“嘀”的響起,江君越費力的拿過來,再費力的消音,眼看著尹晴柔依然睡得香甜,他這才悄然打開了手機。

那是一個金碧輝煌的大廳,暗紅色的地毯上,藍景伊手挽著簡非離的手臂徐徐步向一個檯球廳,視頻拍攝的角度很專業,剛好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兩個人的側顏,但卻不被對方發現。

兩個人,一男一女,般配的即便是他看著也不由自主的在想著他們兩個人的關係。

“藍景伊……”他咬牙切齒,他這裡還在‘昏迷不醒’,她居然給他亂交男人。

忽而,兩個人停了下來,藍景伊與對面的男子攀談了起來,簡非離則護花使者般的站在她的身側,微笑中夾帶著一種說不出的氣場,紳士極了。

開始打球了。

居然是藍景伊與那個男人打球,而不是簡非離與那個男人。

這是怎麼回事?

發了條簡訊給蔣翰,“怎麼回事?”

“那男的是海關的人,公司的貨被海關給扣了。”

原來是這樣,看來,她是公差了。

視頻就在這個時候沒了,等了又等,蔣翰都沒有再發過來,他累了,迷迷糊糊的就睡了過去。

那一覺,江君越睡得一點也不踏實,他一直在做夢,夢裏就是藍景伊嫁給了簡非離,她穿婚紗的樣子真好看,白色的婚紗襯著她宛如仙女般美麗。

“景伊……景伊……”

睡得香沉,脖子上猛的一緊,氣息突的開始薄弱,惹他終於從睡夢中驚醒,天還沒有亮,只開了牆壁燈的病房裏,淡弱的光線中一隻手正死死的掐著他的脖子,“你閉嘴,你不許喊她的名字,不許,我不許……”

“晴柔……放開……”他張開唇,可是卻吐不出半個音來,他是夢裏在喚那個女人的名字,那完全是情不自禁的反應,又豈是他不想做就能做到的呢?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許多事,從來都是情難自禁。

“不許喊她,不許喊,藍景伊,她就是一個小踐婦,是她勾飲你的,不然,你不會要她的……”

江君越試著推開尹晴柔,可他全身沒有半點力氣。

脖子越來越緊,就連呼吸都困難了。

藍景伊沒有勾飲他,是他在要了她一次後又想要第二次,是他對她上了癮,是他不想放過她,甚至還傻傻的騙她去了賭場幫她贏錢,他就是想她開心想她高興,喜歡看她的笑,她笑的樣子很美很好看,就象是一幅畫,讓他怎麼也看不够。

不,他不能死。

他還有藍景伊,還有沁沁和壯壯,一瞬間,也不知道是哪裡來的力氣,他手臂猛的一伸,指尖便點在了按鈴上,那邊護士的聲音很快傳了過來,“江先生,怎麼了?”

“來……來人……”吃力的喊出這兩個字後,他再也支撐不住,整個人瞬間昏了過去。

胸口,一灘灘的血透過條紋病服湧了出來,就象是水一樣染濕了淺色的布料,那顏色,觸目驚心。

尹晴柔一下子慌了神,松了手,發瘋一樣的搖晃著江君越的身體,“越越,你不要嚇我,你怎麼了?你怎麼不說話了?”可她這一搖,江君越胸口的血湧出的速度更快,那畫面也更駭人。

“江總……”蔣翰沖進尹晴柔病房時看到的就是那樣駭人的一幕,“尹晴柔,你發什麼瘋?”一把推開尹晴柔,推著推床就往外去,尹晴柔這才反應過來,伸手拽住江君越的推床,死也不肯鬆手,“我要跟越越在一起,蔣翰,你休想分開我們,休想……”

“來人,把這個瘋子給我拉開。”邊喊邊一脚踹在尹晴柔的身上,什麼也顧不得了,江君越一身的血,再不搶救,只怕他又要長期昏迷了,真後悔把江君越放在尹晴柔的病房,可尹晴柔死也不肯鬆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