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3章醒了

發佈時間: 2023-01-07 16:05:08
A+ A- 關燈 聽書

她喜歡的,就是江君越。

尹晴柔真為了江君越拿走了李總的兩億?

似乎,很有可能。

可她呢,卻是那麼的沒用,她根本就幫不上江君越,想到這裡,藍景伊的心隱隱作痛了起來。

咖啡香滿室,那嫋嫋煙氣中的男子靜靜而坐,“傾傾……”心一走神,她下意識的輕喚,只覺那煙氣中的男子就是江君越。

“景伊,什麼?”

藍景伊的心咯噔一跳,這才反應過來她當著簡非離的面居然喚起了江君越,幸好不是江君越的大名而是呢稱,不自在的一笑,“沒……沒什麼。”

“公司上有什麼事就跟我說,景伊,別跟我客氣,好嗎?”簡非離輕輕啜飲了一口咖啡,一舉一動還是溫文爾雅,讓她想起了芝蘭玉樹這個詞彙,卻很難把他與剛剛那個對李總動手的男人聯系在一起,簡非離,他就是這麼一個看起來有些衝突的一個人,可,合在一起又是那麼的和諧。

“好。”

將杯中的咖啡徐徐喝盡,簡非離這才起身,“時候不早了,你早些睡,我先走了,晚安。”

“晚安。”

從前那麼的喜歡與非離在一起,可是現在,她居然可以在與非離一起的時候走神去想江君越,那男人,果然深駐進了她的心底。

洗洗睡下,卻哪裡能睡得著。

手機開著,時時的拿起瞄上一眼,明明沒有簡訊提示音也沒有來電鈴聲,可她就是忍不住的想要看看,他的飛機落地了嗎?他到了嗎?蔣翰會不會在飛機抵達的第一時間打電話給她?

想他。

念他。

……

M國。

海邊小鎮。

一座醫院靜靜的伫立在潮漲潮落中。

“江總,還是打個電話吧,嫂子她那邊……”蔣翰已經不知道第幾次提議了,可,他這主子就是不肯答應,“江總……”

江君越靠在躺椅上,目光篩落在不遠處的尹晴柔身上,“她還是大哭大鬧嗎?”

“是。”蔣翰有些無奈,他這邊擔心藍景伊一直接不到電話會胡思亂想,可江君越現在擔心的就是尹晴柔。

“下午推我過去看看她。”

“江總,你的身體……”

“無妨,還死不了,我知道分寸。”

“家後那邊的電話……”不怕死的再提出來,反正,蔣翰就是看不慣江君越現在一心都在尹晴柔身上,那女人就是故意的,拿刀架在自己的脖子上威脅讓江君亮放過江君越,江君亮居然就同意了,可他才不相信呢,江君亮是那麼容易好威脅的嗎?

尹晴柔死了於他來說不過是這個世上少了一個尤物女人罷了。

可是,江君越偏偏就信了。

“告訴她我還在昏迷不醒,對了,幫我準備兩份禮物。”

“禮物?什麼禮物?”蔣翰迷糊,他這主子他越來越堪不透了。

“沁沁和壯壯的生日禮物。”

“哦,江總準備送什麼?”江君越雖然不提藍景伊,但是又提起孩子們,蔣翰的心又興奮了起來,只要江總的心裡有藍景伊或者藍景伊的兩孩子就好。

江君越吃力的抬了抬手臂,然後,從上衣口袋裏拿出了一張字條,“就按這上面的準備。”

那天,就給孩子們一個驚喜吧。

蔣翰伸手接過,“江總,到時你不回去?”

“到時再說。”輕闔上眼眸,他累了。

才剛剛蘇醒不到二十四個小時,他是真的累了,這醒來的分分秒秒,腦子裏倒帶一般的倒過他和藍景伊在一起時的點點滴滴,還有和尹晴柔的點點滴滴,若不是那天尹晴柔和成青揚在他的病床前大吵大鬧起來,他一直都不知道她的病的起因其實都是因為……

因為他和成青揚。

“行,那我去準備了,嫂子那邊我也回個電話,告訴嫂子你一切安好。”

“嗯。”低應了一聲,唇角現出一抹溫柔來,是的,只要一想到藍景伊的,他的心底便會柔軟起來。

可,晴柔呢?

他以為他可以放手尹晴柔,讓她自由自在的去飛翔,可現在他才發現他錯了,那個女孩,離了他,就象是離了水的魚,會連呼吸都是奢侈的。

病房裏安靜了,江君越淺淺寐著,耳朵邊是蔣翰與藍景伊有一句沒一句的閒聊,那女人正問著蔣翰一個又一個有關於他的問題,甚至連他手指有沒有動過眼皮有沒有眨過,有沒有可能會醒過來都問了。

心,微酸。

可他現在連動一動都困難,只能說說話罷了。

“蔣翰,那邊的醫生真的說君越能醒過來?”

“嗯,是的吧,說是會很快的。”

“那就好那就好,一有什麼好消息,你一定要告訴我。”

“好。”回頭瞄了一眼陽臺上正閉目養神的江君越,蔣翰在心裡罵爹,他這明明醒了,卻偏不肯去見藍景伊,真不知道他是在彆扭個什麼,自己女人孩子撇在T市,自己跑到這大洋彼岸的國外陪著尹晴柔。

“蔣翰,那邊天氣怎麼樣?冷了熱了你可要注意給他加减衣服,還有被子,熱了蓋薄的,冷了蓋厚的,都有備嗎?”

蔣翰聽著,是不是女人都這樣細心呢,藍景伊連這個都能想到,“備了,我記著了,對了,這兩天律師會找你。”忽而想起昨天老爺子的律師說過留給她遺囑的。

“哦,我知道了。”藍景伊失落的應了一聲,現在不管是什麼好事也比不上江君越的消息好,看不見他,她便更加擔心他想念他,止也止不住的掛念。

一通電話,居然打了十幾分鐘,若不是蔣翰受不了她要求他這樣要求他那樣,然後不住的說要去看看病床上的江君越,估計藍景伊還不想掛電話。

是的,看不見他,就只想透過蔣翰的描述來感受他現在的近况。

天早就大亮了。

一夜幾乎沒怎麼睡,藍景伊化了個妝才掩去眼角的黑眼圈,今個公司有一大堆的事等著她處理,還有對付江君亮的事,一件件,千頭萬緒,哪個也不能馬虎了,江君越不在,她就一定要做出個樣子來。

她不能給他丟臉,不能總是太過依賴他。

沁沁和壯壯交給了保姆,孩子快要一周歲了,也就是快要過生日了,出生的時候江君越不在場,真想孩子們過生日的時候他在,卻不曾想,他去國外就醫了。

兩個保姆都到位了,她才離開。

開車從小公寓到公司,一路上車水馬龍,T市還如從前那般的熱鬧,可她的心卻再也不復平靜了。

“藍總,海關還是不放行。”

“貨櫃薰蒸了也不放行?”藍景伊皺眉,這明顯就是在挑自己公司的毛病。

“是。”

“替我與那邊負責的人約個時間。”

“藍總,去約了很多次了,人家都說沒時間。”小王氣惱的道。

“哦?”輕輕抬頭,藍景伊若有所思的看著小王。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藍總,真的要想想辦法了。”

“對方快下班的時候派個人盯著,然後把對方晚上的去處告訴我。”

“好的。”聽著藍景伊沉穩的不慌不亂的聲音,小王就象是有了主心骨一樣,心也穩當了。

眼看著小王出去,藍景伊揉揉眉心,今晚上她要加班見海關的那個負責人,孩子們只能交給保姆,真想媽媽,想了一想,她撥打了藍晴的電話,可撥了一遍又一遍,回應她的都是“你所撥打的電話不在服務區,請稍後再撥。”

想著媽媽可能是去了爸爸的老家,那山區訊號不好吧。

藍景伊只得放下電話,繼續看手中的檔案,她從前很少接觸這些,但是現在,她強迫自己來適應這一切。

沒有人天生就會的。

她可以慢慢學慢慢來。

不知不覺中時間就過了午,肚子叫了她才想起來小王剛剛下班的時候就通知過她了。

餓了。

收拾了一下桌子正要出去,辦公室的門就在這時被敲響了,藍景伊以為是小王,便道:“進來。”

“吱呀”一聲門開,一股子熟悉的香氣飄散進來,“腸粉?”吃驚的望著正拎著食盒走進來的簡非離,她嗅到了腸粉的味道,還是以前在學校大門口經常吃的那家腸粉的味道。

“真是狗鼻子。”簡非離溫溫一笑,便把東西拿到了一旁的待客茶几上,“還沒吃飯吧?”

“你怎麼知道?”藍景伊有些不好意思,她是真的沒吃。

“那坐下來吃吧。”

“是不是你自己買給自己吃的?你一定也沒吃。”藍景伊有些不好意思,這個點,誰知道他是不是買給他自己的。

“我吃過了,在那邊吃了再打包的,喏,我打包了兩份,還有一盒餛飩,我若是沒吃也不會客氣的。”

“哦耶!”藍景伊不会的接過筷子就吃了起來,真餓了,再加上她上大學的時候就特別的喜歡吃這個腸粉,想不到簡非離一直記得,心裡莫名的感動,吃著喝著,都格外的美味。

“景伊,今天路過名島咖啡,晚上一起去吃西餐吧,怎麼樣?”

手裡的筷子一頓,藍景伊抬頭看向簡非離,他似乎是有事情想跟她說,“有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