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2章養小白臉

發佈時間: 2023-01-07 16:04:46
A+ A- 關燈 聽書

從醫院回到小公寓,藍景伊沒有急著進去,而是停在了尹晴柔的小公寓的門前。

兩間小公寓,門挨門,只一牆之隔,當年,傾傾一定深愛著尹晴柔。

所以,才有了這兩間小公寓。

不知怎麼的,江君越不見了,她總是覺得與尹晴柔有關係。

或者是她的錯覺吧,蔣翰都說是賀之玲做的了。

可當她閉上眼睛時,腦海裏閃過的一忽是尹晴柔,一忽是江君越,忽而,一股濃烈的酒精的味道撲鼻而來,肩膀上突的一沉,“藍景伊,晴柔呢?她在不在裡面?”

“李……李總?”藍景伊轉頭,沒有想到李總找尹晴柔會找到這裡,“你找她有事?”

“呵呵,那當然了,男人找女人都有事要辦的,你說對不對?”許是喝多了酒,李總流裏流氣的笑睨著藍景伊,那眼神讓她很不自在,彷彿自己沒有穿衣服一樣。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伸手去拂肩膀上的手,許是李總醉了,她一拂便拂了下去,“李總,請自重。”

“喲呵,藍景伊,你裝什麼假清純,被男人甩了的三手貨,真不明白姓江的怎麼會要你這種別人不要的貨色,說不定你生的那兩個娃根本不是姓江的種而是哪個野男人的……”李總越說越下作,藍景伊眼皮突跳,恨不得一刀剜了這男人的心,“你……”

“嘭……”隨著一聲悶響,李總的身體便驟然撞在一旁的牆上,“啊……啊……”

“嘭……”又是一聲悶響,李總一米八的高大身形便摔在了走廊的地板上,藍景伊頓時瞠目的望著面前仿似突然間從天而降的簡非離,“非離,怎麼是你?”眼睛有些酸澀,腦子裏全都是剛剛姓李的說過的那些髒話,簡非離一定是全都聽到了。

“晚上和客戶應酬,後來離開的時候在路口聽見他打車說要來這裡,不知為什麼,我想到你也住在這裡,便跟過來了,景伊,我今天早上才從國外回來,才聽說江氏的一切,江君越他現在怎麼樣了?”

“江君越現在成植物人了,哈哈,姓簡的,難不成你也喜歡這個被陸文濤用了兩次甩了兩次都不要的女人?不會吧,這種女人玩一玩還成,若是動了真情那就是傻子了。”李總喝多了,腦子裏居然現在都沒反應過來剛剛推倒他的人就是簡非離,還一邊打著酒嗝一邊跟簡非離說話。

“江總真的成植物人了?”眼見藍景伊不說話,簡非離不相信的一把握住藍景伊的手,“他說的都是真的?”

藍景伊這才輕輕點了點頭,這世上沒有不透風的牆,江君越的病情早晚會被人傳開的。

“那你……”大手緊握住了她的小手,彷彿要將她嵌入到他的身體裏一樣,簡非離在擔心藍景伊。

“我沒事。”淡淡一笑,藍景伊隨即輕輕抽手,簡非離的手再溫暖,可他如今再也不是她的依靠,那驟然的分離,讓簡非離身子一僵,看著她的目光也隨之落寞,“景伊……”

“非離,太晚了,我要休息了,改天去我的公司坐吧,我就不留你了。”她說完,轉身,毅然的開了門走了進去,雖然沒有回頭,可她依然能感覺到簡非離看著她的灼灼的目光。

若是時光真的可以倒回,若是那時沒有紀敏茹的插入,而她又沒有嫁給陸文濤,再沒有後來的認識江君越,那麼,她與他現在是不是已經是一對幸福的夫妻了呢?

可是時光,一旦走過,便再也無法更改。

“景伊,保重,有事打我電話。”

“哈哈,藍景伊,晴柔果然沒說錯,你真是個三心二意的女人,自己男人生死不知,居然還敢勾三搭四的,一個陸文濤,一個簡非離,嘖嘖,一定是做那個的活不錯,讓男人做一次想兩次,簡兄,跟我說說她的好處吧……”

“去死。”狠狠的一拳揍在李總的臉上,立碼,整個走廊裏就亂了,兩個男人掐架了。

那樣大的聲響,引得隔壁的鄰居都打開了房門看出來,卻沒人敢出來拉架,這年頭就是這樣,不怕熱鬧大了,就怕熱鬧不够大,藍景伊才進了小公寓準備洗洗睡了,聽到身後的動靜只得開了門,“非離,別理他,他是個醉鬼。”

簡非離眸光微凜,“他罵人。”

確切的說是罵了藍景伊,所以,他火了。

藍景伊絕少見過火爆的簡非離,他在她面前一向是溫文爾雅,打架是讓她不敢想像的事情,除了上一次他回國後與江君越大打出手,這還是她第二次看見他打架,是的,現在的他就在她面前狠狠的揍著李總。

“輕點……啊……你***憑什麼打我,你又不是我老子。”李總東躲西躲,卻怎麼也躲不過簡非離彷彿粘到他身上的拳頭,那一拳又一拳,拳拳都是極准極狠。

不過是須臾,李總的臉上身上便掛了彩,唇角也流了血,那樣子要多狼狽就有多狼狽。

“非離,別打了,別打了。”再打就要出人命了,她可不想簡非離因為她再去局子那樣的地方,一個江君越,已經讓她身心俱疲了,她受不了那樣的打擊了。

“喂,姓藍的都讓你住手了,你快住手。”李總被打的酒終於醒了,一邊躲一邊喊。

“姓李的,你信不信,若你再罵她一次,我簡非離絕對會讓你後悔一輩子,城南那塊地,你別想要了。”

“簡非離,你什麼意思?”手一抹唇角的血,李總已經徹底的酒醒了。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簡非離唇角微彎,好看的俊顏厭惡的看了一眼李總,隨即,又是一拳揮過去,“以後,離景伊遠點,否則,不止是城南那塊地,你永遠別想再拿到一塊地。”

李總才站起來的身形一個趔趄便又栽倒在牆壁上,商場上混得久了,也囂張慣了,他真沒拿簡非離當對手,手指著他就開始破口大駡,“你***不過是喜歡撿別人的破鞋穿罷了,拽什麼拽,威風什麼威風,你說你不給我那塊地,你憑什麼?哼……”

他越罵越大聲,整個樓層六戶人家的門除了藍景伊和尹晴柔的,全都打了開來,藍景伊看不過去了,“非離,走吧,跟我進去喝杯茶,狗咬了咱一口,咱總不能咬回去吧。”

“哈哈……”隔壁一個正開門看熱鬧的婦女一下子沒忍住不由笑出了聲來。

“踐女人,你敢罵我是狗?”李總臉上青一片白一片,這些年他在商場上混得風生水起,何曾有人當著他的面當著別人的面這樣的罵他損他呢,他頓時覺得自己的面子裡子一瞬間全都丟光了。

那一聲‘踐女人’,藍景伊忍住沒反應,可簡非離又是被惹怒了,“嘴欠是不是?”

藍景伊伸手拉住簡非離的衣袖,原本要進小公寓的身形到底還是轉了過去,被李總罵了,她居然不怒反笑,微笑的小臉潤染在走廊裏淡弱的光線中,彷彿被度上了一層金,格外的耀眼,“李總,你咬過我和非離嗎?若咬了,那我罵的就是你,若沒咬,請你立刻馬上滾離這裡,否則,我報警你擾民,還有,走之前,你要跟我道歉。”

李總頓時如霜打的茄子般,整個人一時之間不知道怎麼回應藍景伊了,若堅持說藍景伊罵了他他就是咬了人,若說藍景伊沒罵人,那就是他剛剛錯了,頓了半天,才漲紅了一張臉,氣急敗壞的道:“江君越用過的女人都一個樣,說瘋就瘋,姓尹的就是一個例子,你也是,你這個瘋女人……”

他喊著,整個人便朝著藍景伊撲過來。

“警詧,別動。”

“舉起手來。”

兩聲低喝,隨即,走廊的樓梯入口處便迅速閃來七八個警詧,藍景伊狐疑的看向簡非離,那眼神彷彿是在問他‘你叫的?’。

簡非離搖了搖頭,他是想報警的,可一直沒抽出時間報警,這會警詧已經來了,他已經沒有報警的必要了。

藍景伊再掃過周圍的四家鄰居,好象哪一家剛剛都沒打電話,都在看熱鬧來著,因為,她這邊也沒吃什麼虧,所以覺得報警也沒必要吧。

可一切容不得她多想,警詧便沖到了李總的面前,手銬一銬,押著他便朝電梯走去。

“喂,憑什麼抓我不抓那個女人?”

“你涉嫌滋事擾民,有什麼事請到了警察局再說。”

“我沒有滋事我也沒有擾民,我是來看我女朋友的。”李總這個時候才反應過來他來的目的,“姓藍的,尹晴柔呢?***,那個小娼婦拐走了我兩億的現金,你告訴我,她到底在哪裡?”

聽到兩億這個數位,藍景伊心一跳,那可不是小數目,抬頭看了一眼李總,雖然不曉得是誰替自己報的警解的圍,她還是回了李總一句,“我不知道她在哪。”那個女人,怎麼會告訴她。

“***,你們放開我,我也要告,尹晴柔那小娼婦卷走了我兩億人民幣,是不是拿去養小白臉去了?”嘶聲喊著,但很快就被闔上的電梯門隔住了他的聲音。

藍景伊的喉嚨一哽,若尹晴柔拿走那些錢真的是給男人花了,那尹晴柔養的人也絕對是江君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