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0章下一個餌

發佈時間: 2023-01-07 16:04:08
A+ A- 關燈 聽書

她還就敢了,“是,我就是打了你,鳳美娟,你去告我呀,不過,你告了也沒用,這房間裏不會有任何人給你做證的,所以即使是到了法庭上,人家也會說是你誣告。”不是只有她鳳美娟會胡攪蠻纏,她也會,只是,她平常不屑罷了,不過今天對付鳳美娟這樣的人,自然是要以其人之道還自其人之身了。

眼看著繼續留在這裡討不到好,鳳美娟老臉沉了沉,惱怒的指著藍景伊,“藍景伊,你等著,今天你若是不搬出去,我一準叫你再也無法在這座城市裏生存。”

“江二夫人,隨你的便。”看都不看鳳美娟,多看一眼,就髒了她的眼。

鳳美娟見無人理她,就象是一隻鬥敗的花母雞,踩著高跟鞋往門外走去,雖然還高昂著頭,可是那臉上的氣勢半點也沒有了初初進來時的趾高氣扯,她灰溜溜的很快就離開了別墅。

藍景伊整理好了東西,搬家公司的車來了,幾個工人很快就將她和孩子們的日用品搬上了車,帶著沁沁和壯壯往那皮卡車走去,身後,陸文濤一把捉住了她的手腕,“景伊,坐我的車吧。”

“不必,謝謝。”淡而疏離的聲音,她和陸文濤,如今還是離遠些比較好。

“景伊……”眸中閃過一抹落寞,但見她終是掙開了他的手,陸文濤低聲道:“等等。”

藍景伊背對著他停在那裡,聽見他續道:“景伊,你確定要回去小公寓?其實你搬去我那裡更安全,我可以去別的地方住,我保證不會打擾你們母子的,不然……”

“你是說尹晴柔吧?我知道,我會注意的,搬回去她若是回去小公寓住,她在我的眼皮底下,晾她也不敢有什麼明目張膽的大動作。”有時候,越是危險的地方越是安全吧,置之死地而後生,她如今,已經沒有什麼可失去的東西了。

不知從何時起,傾傾就成了她的天她的地,他不醒來,她的天她的地便塌了。

坐上皮卡車,透過後視鏡她看到陸文濤一直站在原地,直到車子轉彎,他都沒有動一下。

心,驟然的一痛,她的前夫,他們終是再也沒有可能了。

搬了家,新請的保姆來了,保姆幫忙看著孩子,藍景伊跟著裝修的師傅忙開了。

移開鞋架,打開了那扇與尹晴柔的公寓相通的小暗門,這所有的過程她都是有請律師和公證處的人現場監督的。

可,該來的還是來了。

就在泥水師傅敲掉了那扇門砌磚時,走廊裏傳來了急切的腳步聲。

“嘭嘭嘭……嘭嘭嘭……”

緊接著就是鑰匙開門的聲音,隨後,是一聲驚叫,“啊……,藍景伊,你為什麼動我的房子,你們不許動我的房子。”尹晴柔歇斯底里的高喊,瘋了一樣去推才砌上去還沒有幹透的磚。

那些磚雖然水泥沒幹透,可是一個女人想要推倒也不是那麼容易的,但是,尹晴柔的力氣出奇的大,“拿走,不許封上,不許,這是越越開的門,為什麼你們不經過他的允許就要封了呢?我不許,我就是不許。”死命的推,推著最上一層的磚掉了下去,然後就是下麵的水泥,再是一層磚,很快的,居然就讓她給推去了三層磚。

眼看著旁邊的人看著瘋了的尹晴柔不知要如何下手,藍景伊走了過去,“尹小姐,這小公寓君越已經送給我了,所以,我有權處置這小公寓裏的一切,現在我砌磚也只是砌我這邊公寓牆體的磚,你那邊的我空著呢,隨你愛砌不砌,但是,你不能封锁我這邊的師傅砌磚。”事情臨到了自己身上,逃避也不是解决的辦法,她只能硬著頭皮往上沖。

聽到藍景伊的聲音,尹晴柔眼神飄忽,終於抬起了頭來,空洞的眼神多少有了些焦距,足足盯看了藍景伊有五秒鐘,她的意識才回籠似的,“藍景伊,你這個狐狸精,越越是我的,你不能霸著他,若不是你勾飲他,他根本不會理你的,都是你,若不是你他也不會出事,你這個掃把星,你去死,你替他去死……”隔著那窄小的空間,尹晴柔的手朝著藍景伊抓來,藍景伊不動如山,輕輕一點頭,身側身後便有人開始拍照,其實從尹晴柔蔔一出現的時候,那幾個人就開始對著她拍照了。

早就想到尹晴柔會出現會潑婦駡街,她果然沒猜錯。

“江家後,這還要繼續嗎?”一旁的泥水工眼看著被推亂的磚和水泥,不知道要不要繼續施工了。

“要,不過,我現在要先撥打120通知醫院來接走這個瘋子。”藍景伊說著便真的拿出了手機撥了起來。

“瘋……瘋子?不,我不是的,我不是,藍景伊,你不許撥120,我不要去醫院,不要去。”尹晴柔突的失控,肩膀簌簌發抖,小臉也皺成了一團,神情有些詭異,也有些可憐。

可,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

“媽媽……”沁沁有些怕了,不知何時走過來抱住了她的腿,小小聲的喚了一嗓。

藍景伊一彎身抱起了沁沁,再看壯壯,真是男子漢的小模樣,一點也不怕,小嘴咧著笑意,“爸爸……”沁沁叫媽媽,他就叫爸爸。

“孩……孩子……”不知道尹晴柔是不是聽到了壯壯的小聲音,她眼神突然清明起來,目光柔和的落在了壯壯的身上,嘴裡呢喃著什麼,同時,一隻手不住的撫著胸口,就在大家的注視中,她表情漸漸恢復了常態,這才抬頭看向藍景伊,像是想通了什麼似的,她退後了一步,“藍景伊,你砌吧,可總有一天你會後悔砌了這堵牆的,到時越越一定會怪你,會的。”說完,她轉身進了她自己的房間,竟是再也沒有阻攔了。

藍景伊微微皺眉,不懂她為什麼突然間改變了主意,但現在,她只想把這個窟窿堵上,否則以後她和孩子們會很不安全。

不為自己,她也要為孩子們考慮。

尹晴柔安靜了。

小公寓也終於收拾好了。

看著哪裡都覺得舒坦,或者就是因為她和江君越初初相識的那段日子都是在這裡度過的吧。

她的傾傾,何時能醒?

從小公寓到貨貸公司,藍景伊親自開車載著沁沁和壯壯,孩子們太小,撇下他們留在小公寓雖然有保姆帶著,可終究不如媽媽貼心。

想到媽媽,藍景伊的心底裏五味雜陳,真不明白陸博文對媽媽說了什麼,讓她居然能在自己最需要她的時候離開。

“家後,這是公司最近的業務報表,這是財務部的……”

“撿重要的挑出來拿來給我。”

“是。”

很快,秘書小王將檔資料又拿了進來,重要的遞給她,不重要的放在一邊,供她隨時翻閱,“家後,有什麼需要你直接叫我就好了。”

“嗯,放著,你先下去。”既便是删减再删减,還有厚厚的兩大疊,要消化完這些檔資料只能用瀏覽的。

還好江君越用人一向是疑人不用,用人不疑,他雖然沒有親自打理這家貨貸公司,但是公司兩個最重要最覈心的部門卻做得很不錯。

報表清楚明了。

當看完財務部匯總過來的資料時,藍景伊不由得對江君越暗贊了一下,想不到一個小小的貨貸公司,他只用了個把月的時間就做到開始盈利,而且盈利的數目是她這樣的打工小女人根本無法想像的,不得不說,江君越是做生意的天才,怪不得江氏在他的管理下越來越紅火。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看著上面一串串的數位,她開始熱血沸騰了,“小王,請財務張經理過來。”

“是。”

很快,張經理來了。

藍景伊指了對面的位置請他坐下,“家後,找我?”

“嗯,我想知道公司現在可以挪用的活動資金還有多少?”

“三百萬左右,其餘的,要用來付貨款。”

“就是遠洋貨輪?”她已經看到那艘貨輪的預算和提交方案了,用自己的貨輪出貨利潤空間會提升,但是,先期的投入成本也很大。

“是,這是江總當初的建議。”

“我要用幾日,用過後我還回公司。”

“家後,你看江總他……”

“我知道你相信君越,可既便你們再相信他,現在也必須要聽從我的指令,這家貨貸公司是我的,不是他的。”她不是要以權壓人,而是,是時候為江君越做一些事情了,她絕對不能坐以待斃,她想他即使是醒不過來,她也可以名正言順的去陪著他看著他,而不是只能隔著病房的玻璃看著他虛弱的躺在那裏。

那樣的他是孤單的。

可他有她,她不允許他是孤單的,所以,她必須要儘快的拿出證據證明江氏虧空的那些錢與她的傾傾無關,這樣警詧就會放過他了。

一切,就是這樣的簡單。

“這……”張經理微微有些局促,但頓了一下還是道:“家後是為了江總嗎?”

“是。”她直言不諱,有些貪得無厭的人,金錢就是佑餌,這餌只要一拋,總會讓其上鉤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