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只是說事情

發佈時間: 2023-01-07 15:17:28
A+ A- 關燈 聽書

算了,今晚就只摸摸他看起來很有肉感很有男人味的皮膚好了,嗯,不錯,惹眼的古銅色。

“小傾傾,姐請你跳舞。”纖手一摟他的腰,真希望他長得矮點,跟她一般高她就心理平衡了,可他真高,她穿著高跟鞋才到他下巴,她的手在用力,卻彷彿碰到了石柱子一樣,小傾傾紋絲不動,根本不理會她。

“喂,姐要請你跳舞,你倒是動一動呀。”她的偉大的計畫呀,絕對不能在這一刻停滯不前。

“你找我來,就只是為了跟我跳舞?”

扯呀扯,卻還是扯不動他,他那脚底就象是生了根一樣,而且根部的鬚子還紮得特別的深。

“當然不是了,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單獨跟你談。”是他先問她的,乾脆連舞也別跳了,直接去目的地好了,也免得多生枝生,一瞬間,藍景伊就做了這個決定。

“呵呵,想開`房了?”江君越眨了眨眼,慵懶的抱起了手臂,上次他是意外輸給了洛啟江才在這裡當了一夜的調酒師的,可是這會兒,他卻是自願的,只為了引這個女人上鉤。

他要讓她知道知道,給他下果島片的後果是什麼,他會讓她這輩子都後悔做了那件事。

“喂,我只是要跟你說事情而已。”開`房,那多難聽呀,藍景伊立刻反對起來。

江君越的手機就在這時響了起來,他隨手拿起,是洛啟江的簡訊。

“我猜是黑色內`褲,那妞找你的正事原來是想爬上你的床讓你寵倖呢,哈哈。”

江君越的眸光悠然的掃向角落裏正坐在暗處的洛啟江,隨即手指在手機鍵上按下了兩個字:粉色。

這是他今晚和洛啟江的賭,輸了要坐台的,不坐台就是一千萬,淡然的一笑,洛啟江一定輸定了,雖然隔著衣服看不見藍景伊今天穿得什麼內`褲,可是,憑著感覺他就是這樣的猜了。

洛啟江很快回過來,“別忘了拍照給我看結果喲,哈哈。”

“喂,什麼簡訊呀?”藍景伊的小臉已經凑了過來,若是她知道江君越正和昨天那個猛男在猜她今天穿了什麼顏色的內`褲,她一定跳起來的,可,她的臉才歪過來,江君越隨即就把手機揣進了褲袋裏,“垃圾簡訊,帶點小色的笑話,你要是想看,我發給你?”

“不……不用了。”她要是想看,上網一搜,大把的,用得著他發給她嗎,“喂,你到底要不要跟姐走呀?”

江君越的手臂抬了起來,目光裏含著霧氣一樣的落在藍景伊的臉上,讓她不由自主的就抬手挽上了他的手臂,於是,兩個人一起走出了騷動,身後,是一群女人的長籲短歎,甚至還有兩個女人追了上來,“小傾傾,你別跟她走,今晚陪著姐姐我吧,姐姐大把給錢。”

瞧瞧這行情,好到家了,藍景伊挽的越發的緊了,示威的向那兩個女人炫耀道:“今兒,他歸我了,下次,你們要請早喲。”

帶著他就朝著騷動酒吧斜對面不遠處的一個四星級酒店走去。

進去了,江君越習慣Xing的走向大堂的服務台,“小姐,一個房間。”

眼看著他拿出了卡,藍景伊手裡的卡頓了頓,最後還是揣進了口袋裏,讓他付也好,騙了她兩萬塊呢,雖然是陸文濤幫她付的,可是一想起那天清晨發生的一切,她就恨著這男人恨得牙癢癢。

1808號房。

電梯直抵十八樓,長長的走廊間空無一人,一方紅色的地毯一直延伸到了走廊的盡頭,1808號房前停下,插卡開門,江君越的動作很俐落,他倒要看看這小女人今天到底要幹什麼,居然,真的跟他來開房了。

奢華的房間,一晚上要一千多塊呢,“小傾傾,讓我看看你手臂上的傷。”才一進門,藍景伊就拉過江君越的手,拉起他的衣袖,昨天受傷的地方包紮的很好,這讓她的內疚之心頓時去了些,“喂,我的鑰匙鏈呢?”

江君越隨手一帶,帶著她的嬌軀便貼向了他的胸口,手微微一扣,藍景伊便靠在了他的胸口上,他的臉俯下來,兩片薄唇就在距離她的唇一公分左右時倏的停住,他淡淡道:“說吧,啥事?

一股男Xing的氣息混合著一股淡淡的烟草的味道撲面而來,不得不說,這男人身上的味道真好聞,可是,她藍景伊絕對不能被美男迷倒,她得保持清醒,“鑰匙鏈。”藍景伊先緊著這事兒了,那鑰匙鏈可是簡非離送給她的,那代表著她的初戀,那是她的寶貝。

“先說你的正事吧,說了,那東西我就還給你。”那鑰匙鏈是銀的,作工普通,可藍景伊竟是這般寶貝,可見那東西不是普通人送給她的,不過是幾秒鐘,江君越就已經判定了那鑰匙鏈的原主人與藍景伊關係匪淺了。

“阿嚏……”一個噴嚏,藍景伊轉過了頭,决定先來個緩兵之計,這男人有點不好對付,不如,她先把他迷倒,然後再從他身上把鑰匙鏈搜出來,這樣更快更直接也更有效,是不是?心思一轉,藍景伊就打了這個噴嚏,“小傾傾,我想噓噓,你要不要先陪我去?”她隨手在他的臉上摸了一把,摸在手裡的觸感光滑細膩,嘖嘖,他的皮膚一點都不比女人差了。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那觸感真的讓藍景伊愛不釋手,江君越的臉上一冷,嗤笑的瞄看了一眼藍景伊,“我可沒那個愛好,你快去快回。”還真把他當成是小白臉了嗎?這一刻的他甚至在想,若是她知道了他真實的身份,不知道那一刻的她的表情會是什麼樣子?

這樣一想,江君越居然就開始期待了。

藍景伊一點都沒忸怩,一轉身就沖進了洗手間,他不跟來最好了,他要是跟來就壞了她的好事了。

迅速的合上洗手間的門,到底是星級的飯店,洗手間也很豪華的,藍景伊先是從口袋裏拿出了一粒藥,只要先吃了這個,她買的那藥就奈何不得她了。

倒了杯水,喝了,這才長舒了一口氣,然後,拿出那只網購來的口紅開始均勻細緻的塗抹在自己的唇上,江君越,你對飲料有了戒心,可是,你對我的唇呢?

對著鏡子清然的一笑,無色的口紅只是讓她的唇比進來時多了幾分光澤,江君越一定不會覺察到什麼的。

深呼吸再深呼吸,那藥罷了,只是要把他迷暈配合她的計畫就好了,其實,他也沒損失什麼?

是不是?

藍景伊拉開洗手間的門就走了出去,此時,那男人正背對著她伫立在窗前,一股煙氣飄渺在他的周遭,讓他看起來有些不真實了一樣,她輕輕走過去,兩手從他的腰際上環過,她摟上了他的身體,頭貼著他的背,輕輕的柔柔的喚:“小傾傾……”

一股肉麻的感覺襲上了藍景伊的心頭,同時,也襲上了江君越的心頭,眉一皺,這死丫頭又想搞什麼古怪?

手中的煙頭一個漂亮的抛物線便悠然的落在了飯店窗外的夜幕裏,江君越猛的轉身,有點想要知道她今晚到底是穿什麼顏色的褲褲了,嗯,這個跟一千萬是掛鉤的,手指輕`佻的一勾藍景伊小巧的下巴,隨即,薄唇這一次真的落在了她的唇上。

這一刻的江君越的心思真的很純潔,絕對的沒有想要這個女人的身體的意思,他只是想要看看她今天所穿的褲褲的顏色,可是,當四片唇驟然的貼在一起的那一刻,只一瞬,彷彿天雷勾動地火,那柔軟而馨香的唇,讓他欲罷不能了。

又或者是因為藍景伊的主動吧。

藍景伊吻得激`情而熱烈,沒有什麼技巧Xing而只是胡亂的吻著,她只要她的唇觸到他的唇上就好,只為了她唇上無色的東西可以進入到江君越的口中,隨著江君的呼吸及香咽的動作,很快的,藍景伊一下子鬆開了他的唇,其實,才吻著的時候,她腦子裏全都是這男人被迷倒的樣子,竟然,一點也沒有想起去感受他的吻。

“丫頭,幹嗎?”江君越眉頭一皺,從來沒有一個女人竟然在與他的熱吻中主動放弃了他的吻的,是他的吻不够技巧不够**嗎?

“我想洗個澡,你呢?”藍景伊臉紅了,這一刻的她只想逃進洗手間,等江君越被迷倒了再出來,不然,她覺得自己的心跳越來越快,快得,彷彿要跳出胸腔了一樣,讓她著慌。

“不說事了?”江君越如一頭才睡醒的獵豹一樣,目光盯看著藍景伊的小臉,直覺告訴她,這小女人好象又要耍什麼陰謀了。

“等我洗了澡再說,身上粘膩膩的,很難受。”說著,藍景伊已經不等江君越作答,直接沖進了洗手間,關門,上鎖,動作連貫而一氣呵成,然後,把手機放在一旁的洗手臺上,這樣可以保證與那律師隨時的保持聯系,嗯,大功就要告成了。

可,卻是在這一刻,不知怎麼的,她居然的有點小緊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