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9章狠狠一巴掌

發佈時間: 2023-01-07 16:03:49
A+ A- 關燈 聽書

藍景伊皺起了眉頭,她不喜歡陸文濤這樣的胡攪蠻纏,“那就別怪我不会了。”

就是這一刻,腦海裏閃過曾經陌小雪對她趾高氣揚的畫面,閃過他把她擲在牆上流了血的畫面,閃過醫院裏江君越沉睡的容顏,若是他早告訴她安則煥在哪兒,江君越早就脫離嫌疑了。

可惜,他沒說。

閉上眼睛,她不想看到血腥,卻又不想對他心軟,用力的關門,門縫裏的那只手還停在那裡,門裡門外,只有沁沁和壯壯奔跑而來的腳步聲。

脚步聲聲聲入耳,讓她心焦,說實話,她並不希望孩子們看到這血腥的場面。

“爸爸……爸爸……”

“媽媽……”

兩小人先是一邊一個的抱住了她的大腿,這才抬眼瞄著門縫裏那張因為疼痛而緊抿著唇的男人,壯壯不認識陸文濤,可是沁沁認識,小手興奮的去扯陸文濤夾進門縫裏的衣擺,“爸爸……”

“沁沁……”陸文濤動容了,他沒想到小傢伙居然還記得他認識他。

一聲爸爸,一聲沁沁,讓藍景伊頓時泄了氣,想起在國外她最難的時候陸文濤對自己和孩子還有媽***好,她終於再也狠不下心腸了,手一松,頹廢的滑坐在地毯上,伸手摟過沁沁和壯壯,把臉埋在小東西的身上,她閉著眼睛恨恨的道:“陸文濤,我恨你。”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她討厭他逼迫她的非要進來,這個時候,她再難也不想看見他。

她甚至於有些後悔,若是自己早就應了他,是不是安則煥就不會死了,江君越現在也脫離嫌疑了?

可是一切,已然發生,她連後悔的機會都沒有了。

不對,她不後悔,若是自已真的應了他而救了江君越,那男人醒過來一定不會饒了她的,傾傾的心,她懂,她知道。

“我的人,也死了。”

這一聲,低沉磁Xing,卻一點也不動聽,讓她倏然抬頭,“誰幹的?”

陸文濤喉頭湧動了一下,彷彿不知道手疼似的,一彎身就抱起了小沁沁,“沁沁乖,想乾爹了沒?”

回應他的是小東西在他的懷裡撒歡的蹦噠,小東西記得他,這就是給他最好的回報了,親了又親那小臉,看著小東西與藍景伊神似的面容,他的心又沉了下去,“一定是江君亮,我會讓他付出代價的,景伊,我想收購江氏的股票。”這句話,他說著的時候並沒有看藍景伊,而是微笑的看著小沁沁的,大人的事太複雜太過陰暗,他實在不想小沁沁感受到那樣的一面。

“江氏被江君亮虧空了很多錢,你就不怕你收了一個空殼子虧了老本嗎?”她仰頭看他,其實他這樣做倒不失為一個擾亂江君亮的辦法。

“不怕。”其實事實真相是,只要與藍景伊為敵的就都是他的敵人,對待敵人或者對手,他從不瞻前顧後,更不會手軟,錢多不咬手,可是錢賺太多了就沒用處了。

“呃,我不贊同。”

“這事與你無關。”抱著小沁沁朝沙發走去,手還流著血,可見藍景伊給他的那一夾有多狠了,他在前面走,小壯壯就在後面緊跟著,大眼睛忽閃忽閃的看著他流著血的手,他沒當回事。

可,當小沁沁沿著小壯壯的視線發現陸文濤手上的血時,小臉頓時變了天,“哇”的一聲大哭了起來,“疼……疼……”她一急,居然冒出了一個音來,順著她的小手指,藍景伊這才發現陸文濤手上的血,白了他一眼,“坐著等著,我去拿藥和紗布。”她已經够亂的了,他來更是為她添亂。

她只這一句,陸文濤頓時就不疼了,微微笑開,繼續逗弄小沁沁,他的微笑終於哄開了小沁沁,小傢伙不哭了,小腦袋趴在他的肩膀上,“爸爸……爸爸……”她不住的喊他爸爸。

抑或,是想她自己的親爸爸了。

上了藥,包紮好,藍景伊正準備繼續收拾東西,門鈴又響了,抬頭盲然的望到門口,“這一次又會是誰?”

看到她的神情,陸文濤起身,“我去開門。”

藍景伊由著他去,反正他這麼一個大活人,她想藏也藏不住,愛誰看見就誰看見吧,她回身上樓就進了主臥,一室的紅,這裡,原本是江君越為她和他準備的婚房,可是他們的婚禮還會舉行嗎?

那是一個遙遙無期的日子,頹然的坐在床上,依稀彷彿還是那一夜他在這張床上折騰她,一遍又一遍,樂此而不疲。

“老大家的,你什麼時候搬家?”就在她陷入沉思中的時候,忽而,門邊晃進來了鳳美娟,斜倚在門楣上,不屑的瞟看著她。

藍景伊輕輕轉首,目光灼灼的落在鳳美娟的身上,對於江君越的這個二嬸,她一點親切的感覺都沒有,相反的,從她身上感覺到的全是仇人的味道,“馬上就搬,不過我搬不是要把這別墅讓給你,完全是因為君越不在,我不喜歡住這裡,還有,我會請律師,該是君越的,該是沁沁和壯壯的,只要屬於他們的,我全都會要過來,一分一毫也不會讓給你和江君亮的,你們,不配。”

“藍景伊,你和老大家的連婚都沒結,江家的規矩,只要沒結婚,那就什麼都不算數,所以,你根本沒資格參與進江氏的財產分配。”

“叮”,一條簡訊來了,藍景伊也不理會鳳美娟,低頭看過去,“家後,老爺子生前的律師找過我了,他說老爺子留了遺囑,是專門給你的。”

給她?

她連江家的門都沒進,老爺子怎麼會只給她不給他的兒子孫子?

迷惑的回了一句,“還有給其它人遺囑嗎?”

“律師沒說。”

“約個時間,我想見律師。”

她才回了蔣翰的簡訊,鳳美娟就沖了過來,一把揪住她的領子,“姓藍的,你少不要臉的繼續賴在這裡不走,我告訴你,你要是敢不走,我就讓人進來把你綁走,想霸著江家的產業,門都沒有,這別墅,以後就是我們家君亮的婚房,嗯,看起來裝修的還不錯,不過,一定要掃一掃老大家的留下來的晦氣,我們君亮可是要長命百歲的……”

藍景伊徹底怒了,她的傾傾也會長命百歲的,胳膊肘一轉,“嘭”的就撞在了鳳美娟的胸口上,這一下,她是真用了力的,“啊……”一聲驚叫,鳳美娟踉蹌的後退了一步,手捂著胸口,氣急敗壞的沖著門外道:“來人,把這個踐女人還有那兩個小雜種給我哄出去。”

“誰敢?”正當兩個膀大腰圓的婦女要衝進來時,陸文濤一手抱著小沁沁一手抱著小壯壯如天神般的站到了門前,先是擋住了那兩婦女,隨即斜睨著鳳美娟道:“江家二家後,久違了。”

“陸……陸先生?”似乎是沒想到陸文濤也在,鳳美娟一時不知道要如何反應了。

“正是。”淡淡兩個字,他這才看向藍景伊,“景伊,壯壯拉臭臭了,我才給他摘了尿不濕,屁股也洗乾淨了,你再給他換個新的吧。”

“你……你給他擦的?”兒子什麼時候拉臭臭了?她才沒想到是鳳美娟,還以為是送牛Nai送快遞的人來了,又忙著收拾東西一點也不知道,怪不得剛剛鳳美娟沖進來時不見陸文濤和孩子們呢,原來他是替鳳美娟開了門就帶著兩孩子去了洗手間了。

“嗯。”

藍景伊有些不好意思了,以前兩小東西拉臭臭的時候,江君越是能不伸手就不伸手,即便是伸手也是皺著鼻子一付老大不情願的樣子。

他那人,太愛乾淨。

接過小壯壯放在腿上,拿了尿不濕給孩子換上,舒服了,小壯壯撒歡的順下她的大腿,小手揮舞著,叫沁沁下來陪他玩呢。

本來,這是一個很暖融很溫馨的畫面,卻還是被鳳美娟給打破了,“藍景伊,你到底走不走?”

藍景伊眼皮都沒抬,繼續的疊著衣物,再整齊的擺在箱子裏。

“你……你居然敢不理我,藍景伊,你等著瞧,姓陸的,你也等著瞧,你們一定會後悔的。”

“鳳家後,我想將來後悔的是你,還有你兒子,而不是我和文濤,人在做,天在看,總有一天你會知道什麼叫做天網恢恢疏而不漏的,到時候,既便你想要回頭也來不及了。”

“藍景伊,你這是血口噴人,我還沒說你呢,君越還在醫院裏昏迷不醒,可你呢,居然在他的別墅裏與前夫勾勾搭搭,不三不四,就憑這一點,你跟江家都是毫無關係。”

聽了鳳美娟的話,藍景伊將最後一件衣服放進了箱子裏,這才慢香香的站起,微笑的望著鳳美娟,再一步一步走到她的面前,“鳳美娟,你知道物極必反是什麼意思嗎?”

“什麼意思?”

“就是這個意思。”“啪”,一巴掌狠狠的打在鳳美娟的臉上,那清脆的聲音在這婚房裏久久都不消彌,鳳美娟手捂上了臉,“你……你……藍景伊你居然敢打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