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8章默默的守候

發佈時間: 2023-01-07 16:03:28
A+ A- 關燈 聽書

“為什麼沒人照看君越?”她冷聲問道,心底裏還都是後怕,若她不來,江君越會否出事?

“沒人在?”急切的一句,還不等藍景伊回他,成青揚又道:“他沒事吧?”

“沒人在,他沒事。”

“沒事就好,你先守著他,我很快就回去。”說完,成青揚便掛斷了電話,顯然,他是有急事離開了,還派了人專門守著了江君越,可是那人,她根本沒看見。

到底有什麼事兒讓他居然撇下了江君越離開了?

一定是非常重要的事情,否則,他不會說離開就離開的。

天要亮了,淡弱的光線透過窗紗撒進室內,帶著幾許的柔和,也柔和了男人臉上的線條,他睡得很香,彷彿是要把這幾年的辛勞就用這一次的受傷彌補了一樣,很是恬然。

她捂著他的手,慢慢的,他手心裡有了些微的溫度,讓她的心也暖了起來。

傾傾,就快要醒了。

她看著他的眼看著他的唇看著他的眉,很困,卻怎麼也睡不著,彷彿不看著他,他就會突然間消失了一般。

天亮了,病房外傳來了急切的腳步聲,藍景伊悄然轉首,成青揚回來了,他身後跟著警詧。

推開病房的門,成青揚大步走了進來,目光迅速的掃描了一遍床上的男人,看到江君越無恙,這才長舒了一口氣,“藍小姐,請你跟我出去一下。”

“好。”員警來了,她再不走會影響人家工作,天亮了,這樣的工作場合,再加上江君越是在看守所裏出的事,所以,警詧也不敢馬虎大意了。

隨著他出去,看著他的背影,聽著他的腳步聲,藍景伊的心“突突突”的狂跳著,“成先生,到底什麼事?”他有話要對她說,她知道。

“去天臺。”冷沉的三字,成青揚已經隨手摁開了電梯的門。

兩個人靜靜站在電梯裏,透明的玻璃外T市的晨景盡收眼底,天邊的魚肚白預示著這樣的一天又是一個響晴的天,可她的小傾傾,卻還在沉睡著。

晨風撲面,帶著些微凉。

天臺上,成青揚燃了一根烟伫立在欄杆前,煙氣飄渺間,他輕聲道:“安則煥死了。”

“什……什麼?你說什麼?”她以為他去找安則煥的女兒還有那些該死的視頻和照片了,只要找到了,江君亮就沒辦法威脅安則煥,只要安則煥出面證明那些事與江君越無關,警詧就會放過他了,可現在……

藍景伊真不想成青揚說的是真的。

“安則煥死了。”再度重複了一遍,成青揚依然唯持著他之前的姿勢,筆挺的身形如標杆一樣的立在這微微暗沉的天色中,卻被無形的染上了一抹厚重的色彩。

有些冷,有些殤。

“他女兒呢?”

“依然失踪,本來已經追跡到了的,結果又被那人狡猾的逃脫了,君越的事情有些棘手,現在情况更複雜了,據現場的監控顯示,殺死安則煥的人是小伍,所以警方認定是江君越出事前派了小伍去殺安則煥……”

所以,只怕從今天開始,她再要親自陪著江君越就更難了,警詧不會允許她再隨意進去病房了。

“要我怎麼做?”她知道成青揚找她不只是要告知這些,一定還有其它事情。

“最近你不要再來醫院了,有人要對付你,我不想君越醒不過來的時候你再出事,那樣,我對不住他。”

“尹晴柔嗎?”她輕輕笑,已經猜到了。

“你知道?”

“昨晚的電梯事故是不是她派人去做的?”

成青揚倏的一個轉身,目光欣賞的瞄了她一眼,隨即淡清清的道:“是,她事先抹了醫院的監控錄影,又把我的人引走了,不過,只要是人做的事就一定會露出馬腳的,還是君越懂得未雨綢繆,我放了他從前送給我的針孔監控器發現了一切,從今天開始,你去貨貸公司上班,不過,關於江氏的一切,你要悄悄‘關照’一下,反正,讓江君亮分身無術就好,人一煩躁,就會出錯,也許就會露出馬腳來了。”

她知道要怎麼做了,好歹她在江氏也做了幾天,江氏的員工不管是高層的還是普通的職員,他們認的就是江君越,只怕才捕手的江君亮不見得會贏得老員工的信任。

“好,我會做的,只是,醫院我還是要來。”

“會有危險的。”

她知道,可她有危險,傾傾更有危險是不是?

“我會注意的。”轉身,心很沉,以為經過了一夜,一切會有轉機,結果,不但是沒有轉機,相反的,現在所有的一切對江君越都更加不利了。

出了天臺,蔣翰已經回來了,把江君越交給蔣翰,藍景伊便要打了車奔回別墅去了,今天要搬回小公寓去住,還要請裝修師傅把那個鞋架後的暗門除掉,媽媽要走了,她一個人要帶兩個孩子,她忙,太忙了。

可是只要傾傾能醒過來,讓她做什麼她都願意。

回頭再看了一眼病房裏的江君越,他還在沉睡中,讓她禁不住的開始想像他從前精力充沛生龍活虎時的樣子,人總是失去方知,她現在,特懷念那時候的他,真想他睜開眼睛來看著她,真想他抱她入懷,柔柔的喚一聲,“伊伊……”

可是,他還在靜靜的沉睡著。

從醫院趕回家裡,沁沁和壯壯還在睡,保姆還沒來,藍晴已經整理好了行李,人就坐在沙發上等著她呢,聽見開門聲便轉過頭來,“景伊,你可回來了。”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藍景伊抿了抿唇,真想說‘媽你別走了’,可這到嘴邊的話她愣是忍住了,“媽,你和陸伯伯一起嗎?”此時,她倒是不放心藍晴了。

“嗯。”

“走吧,孩子沒醒,我就不送你了,媽,路上小心。”她拎過行李就要送媽媽出門。

“景伊,好好守著孩子們守著君越,媽很快就回來的。”搶過了行李,藍晴手指落在藍景伊的小臉上,撫了又撫,“瞧你,氣色很不好,你放心,君越那孩子人好又善良,他一定會沒事的,吉人自有天相,相信媽媽,等媽回來的時候,他一準也就醒了。”

原本還有些怨著媽***,可這會兒,聽媽媽說過這些,她的心頓時釋然了,“媽,我等你回來。”

藍晴走了,別墅裏空空蕩蕩,她還不知道老爺子去了,她更不知道自己要搬家,不知多好,她是不會告訴媽***。

想當初爸爸的事江君越也是刻意的瞞著她的。

不知才會少些難過少些傷心。

煮了早餐,等孩子們醒了,一大兩小在餐桌前吃著,兩個小東西似乎是感覺到了她的落寞,居然乖乖的不吵也不鬧的陪著她吃著,就象是小大人一樣,“爸……爸爸……”

一聲爸爸,讓她的心酸了,眼淚不受控制的就流了出來,小東西看不懂,更不會說話,所以,她真的不想再忍著了。

只想大哭一場,如今的她實在是太難了。

“媽媽……”

兩小人像是看懂了她在傷心一樣,齊齊的喚她,兩雙大眼睛也全落在她的身上,小臉也哀淒了,這就是母子連心嗎?

“叮鈴”,門鈴響了。

藍景伊抹了眼淚,起身往門前走去,打開大門前的視頻監控,當看到是陸文濤的時候,她轉身就回到了餐桌前。

不想見他。

若是他早告訴她安則煥在哪裡,讓成青揚的人早些找到安則煥,安則煥也就不會死了。

“叮鈴……叮鈴……”門鈴一遍遍的響,她全然不理會,雖然沒胃口,卻還是吃光了碗裏的米粥,吃好了就開始整理東西,她只拿走兩個寶貝的常用的東西就好,其它的小公寓裏都有。

漸漸的,門鈴不響了,也讓藍景伊終於松了一口氣,那人,終是走了吧。

她是不會見他的。

忽而,警鈴聲起,超高音貝的響徹在別墅內外,藍景伊皺了皺眉,這才迷糊的走到門前想出去看個究竟,門開了,陸文濤狼狽的站在門前,身上的衣服被割破了,臉上也掛了彩,紅鮮鮮的兩道,她這才看到他身後的院門外,幾個人正站在那裡,“家後,我們攔不住他。”

那是蔣翰派來保護她的人。

很明顯,陸文濤是跟那幾個人打過了再爬院牆進來的,“你要幹什麼?”

“景伊,安則煥的死,我很報歉。”

“就為這個來的?”

“是。”

“那好,我已經知道了,陸先生,你可以離開了,我忙,就不送了。”她轉身就要關門,可是,那門怎麼樣也關不上,一隻手夾在了門縫裏,門外的男人輕聲的道:“景伊,你很危險,你放心,我不會碰你,我只要守著你就好,我不會影響你的。”

“我不需要,你撒手。”回頭看著他的手,那是血肉做成的,到底他曾經也幫過她,她怎麼樣也不能夾斷他的手。

“不放。”靜靜的看著她,陸文濤雖然狼狽,可是眼底裏的堅持卻是執著的。

有些情,有些愛,若是不能執手,那便默默的守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