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7章後怕

發佈時間: 2023-01-07 16:03:09
A+ A- 關燈 聽書

藍景伊虛弱的搖搖頭,“我沒事兒。”她只是累了,只是嚇壞了,“讓我出去,我要上樓,我要上去。”

不知道天有沒有亮,可她還是想要上去陪他一會兒,哪怕是一分一秒的時間也好,讓她再看看他,她就安心就開心。

“小姐,電梯出故障了,現在全都停擺了,可能要等一會兒才能使用,你要是上樓……”

“我走樓梯。”想也不想的就往樓梯間跑,她急呀。

“小姐,你流鼻血了,建議你還是檢查一下比較好,畢竟這是在醫院,很方便的。”

“謝謝,只是鼻血,沒事的。”從小到大,一上火的時候就容易流鼻血,這是很普通很正常的事情,最近,她是真的最上火了,抹了一下鼻子,也不管臉上是不是很花,藍景伊就開始轉起了樓梯。

就快要爬到江君越所在的那個樓層了,藍景伊已經累得要虛脫了。

樓梯間一個黑影在透過聲控燈的燈光掃描到正在樓梯裏往上飛跑的藍景伊之後,便拿出了電話小小聲的道:“尹小姐,那女人上來了,你該走了。”

“我知道了。”尹晴柔一咬牙,藍景伊怎麼來得那樣快呢,“一群廢物,讓你們多封锁她一會兒的。”氣惱的轉身走向另一側的樓梯,尹晴柔很快消失在了病症室的門口,纖瘦的身形正要轉進那另一側的樓梯時,藍景伊正從另一側轉出來,一抬頭就看到了走廊盡頭的一個身影,只看那背影就覺得有些熟悉,可是那人走得太快,快得讓她才要捕捉,那人已經不見了踪影。

未做他想,她想可能是來看病人的家屬離開了吧。

急奔到重症室前,一切還是如她離開時的老樣子,玻璃窗裏,那個男人還在沉睡著,他到底要睡多久呢?

癡癡的看著他,守著他,護士過來了,“藍小姐,你受傷了是不是?你鼻子上還流著血,快處理一下。”

藍景伊這才隨著護士坐到了一旁的椅子上,仰頭,再把鼻子裏塞上醫用棉簽,就那麼的仰了半天,血這才止住了。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鼻子怎麼出的血?”護士隨口問道。

“哦,乘電梯出了事故,墜下去的時候鼻子不知怎麼流血了。”

“天,才電梯出事故的時候是你在裡面?”

“嗯。”

“真奇怪,這半夜三更的,電梯怎麼會出事故呢,咱們醫院的電梯可都是德國進口的,超先進的,每一個月都要檢查一次,這次真邪門。”護士一邊忙碌著一邊有一句沒一句的跟藍景伊說著這些。

藍景伊也沒在意,反正自己還活著就好,大難不死必有後福,她就當是自己以後的福氣來了好了。

鼻子裏的血不流了,藍景伊便轉向了小護士,小聲的求著,“我想進去看看他,陪陪他,你看行嗎?”

小護士人挺好的,一瞟周遭,一直守著重症室的警詧不知道跑到哪裡打盹去了,微微的一笑,“你去吧,不過,不要說是我讓你進去的,就說是你自己偷偷進去的,反正這會也不需要我們護士進去照顧病人,所以,我可是真不知道喲。”

“嗯,你不知道,我一個人悄悄進去的。”欣喜的走過去,推開了那扇門,扯了扯才穿在身上的無菌病服,藍景伊再度的來到了江君越的病床前。

傾傾,我又來了,來陪你了。

病床上,江君越彷彿睡著了般的,安祥的躺在那裡,藍景伊坐在床邊的椅子上,小手捉住了他的大手。

還是那冰冰冷冷的觸覺。

手握著他的,她真想捂熱了這一雙從來都是溫熱的手,“傾傾,你要怎麼樣才肯醒來呢?”癡癡的看著他,她捨不得眨眼睛,彷彿一眨眼的功夫他就會消失不見似的。

如果可以,她真的再也不想與他分開了,若是在看守所她不許他去打拳,又怎麼會出這樣的事情呢?

說到底,他都是為了她,那晚,他就是為了打一場拳好爭取再留她一晚,結果……

此刻回想,藍景伊的眼淚不由自主的就流淌了下來,沿著眼瞼,沿著臉頰,沿著唇角,鹹澀入口。

“傾傾……”直到淚水掩住了視線,讓她再也看不清楚江君越,她才伸手抹去臉上的淚,濕濕的手指情不自禁的落在江君越蒼白的臉龐上,他依舊俊美依舊妖孽,指尖柔柔拂過,“傾傾,你醒一醒好不好?”

“小姐,誰讓你進來的?若是被警詧發現被江家的人發現可就……”就在藍景伊靜靜的坐在病床前時,身後的門突的被推開,一個護士站在門口不耐煩的說道,“快出去,讓人看見不好。”

藍景伊的心“咯噔”一跳,也是這個時候才想起原本她是把江君越托付給了成青揚的,這個時候照顧江君越的應該是成青揚,可是她剛剛進來的時候,病房外病房內都沒有成青揚的人。

而這才請‘她’出去的護士才說的每一句話似乎針對的並不是她,什麼被‘江家的人發現可就……’,她本就是江君越的未婚妻,更是江君越兩個孩子的媽媽,腦海裏瞬間閃過剛走上這層樓時在另一側走廊盡頭看到的那抹身影,那是從她上樓到現在她唯一看到的不是護士的外人,難道,這護士指的是那一個人?

藍景伊一動不動,她穿著誰人都可以穿的無菌病服,再加上背對著房門,所以,把她當成是任何人都是可以的。

指尖微顫,難道剛剛的電梯事故真的是人為的?

難道若她上來晚了,真的有人會進來這間病房?

藍景伊後怕了,若是真有人進來對昏睡不醒的江君越做了什麼怎麼辦?

如今的他再也不能够打拳了。

“喂,我讓你出去,你聽見沒有?剛電梯出了事故,已經驚動了院長,一會兒院長會來查房的,還有,警詧也醒過來了,你快……”身後的護士急了,眼看著她不動,便三步並作兩步的沖過來,一手就抓住了她的肩膀要往外帶她出去。

顯然的,這護士怕丟了飯碗。

“呵呵……”藍景伊輕笑,聲音不高不低,可她的聲音在這安靜的病房裏又是那樣的清晰,“啊……”護士一聲驚叫,“你是……”

徐徐轉首,帶著笑意的眸子望著小護士,“我是江君越的未婚妻藍景伊,怎麼,我也見不得他嗎?”她輕聲細語的說著時,眸光灼灼的盯著面前的小護士,一點也沒有錯過她驚慌錯亂的表情,顯然,剛剛在她之前有一個女人守在了這病房外,而且還是這個小護士准許的。

“不……沒……沒有的事,我還以為有外人進來了呢,既然是藍小姐,那你繼續,我……我出去了。”抓在她肩頭的手頓時移了開去,小護士略略有些尷尬的退後了一步,真的轉身就要離開。

“站住。”一聲低喝,藍景伊驟然站起,冷聲道:“剛剛誰來過?你若不說,我這就去叫警詧過來,到時候,別說我沒給過你機會。”

“我……我……”小護士臉都白了,可不過支吾了一下,隨即又昂起了頭,“藍小姐,除了你,我沒見什麼人來過。”

“是嗎?那你說說我算不算江家的人?我來,有必要怕江家的人看到嗎?”她說著,隨意的揚了揚手腕上的腕表,“這可是有特殊功能的手錶,要不要我再播放一遍你剛剛說了什麼?”她輕輕笑,黑眸斜睨著小護士,也是這個時候,腦子裏電光火石一轉,剛上樓的時候就覺得那個女人的背影有些熟悉,她現在想起來了,像是尹晴柔。

“我……藍小姐,你千萬不要說出去,是……是以前來過的尹小姐來了,她說她要看看江先生,就隔著玻璃窗看就好,我想這也不會對江先生有什麼不利,所以,就沒阻……阻攔……”小護士徹底慌了,“藍小姐,求你了,求你一定不要說出去。”

“讓我答應可以,不過,你也要答應我一個條件,否則……”她語氣一轉,嚇得小護士激欞一跳,“藍小姐叫我做什麼我都答應。”

“行,看在你坦誠相告的份上,我就給你瞞著,不過,這事你知我知尹小姐知,若是再有第四個人知道,那警詧也就知道了,可懂?”

尹晴柔的出現,還有電梯事故,怎麼會那麼巧合?

藍景伊不信了。

“懂,我懂,藍小姐放心,我一定不會說出去的。”

“我知道尹小姐來過的事,你也不能告訴她。”

“好好好,我不說,不說。”

見小護士嚇得渾身顫抖,藍景伊皺了皺眉頭,“把你手機借我用下,一會兒我出去就還給你,行了,你出去吧。”

“好,藍小姐隨便用。”小護士摸出手機遞給藍景伊,只要藍景伊不往外說尹晴柔的事情,她怎麼樣都行。

眼看著小護士出去了,藍景伊這才撥出了一串數位,她對數位一向敏感,她記得成青揚的號碼,響了五六聲那邊才接起來,“誰?”顯然,他把她這用的電話號碼當陌生人的了,他能接起已經是給她面子了。